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七回 知己相逢梅花前 红颜辞别鹊桥边(其三)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9-01 点击数:308次 字数:

  林雪飞在看完这封请帖之后,将它轻轻放在桌角。周克新瞥了一眼,问道:“看这样子是打算要去了?”
  “是啊。”林雪飞笑道,“这种事情怎么能拒绝呢?”
  周克新拍桌而起,叫道:“善欲人知,不是真善,你从这门里走出去就不要再回来了。”
  “哈哈哈。”林雪飞笑道,“我不但自己要去,连你们也要去。”
  “我不做这样事,如此大张旗鼓地贩卖良善,收购人心不过是小人的行径,助人行善须得诚心实意,要去你自己去吧,别拉上我们。”
  “怎么?我要到巽阴市去了,你竟不去?那我叫业清他们去吧。”
  周克新先是一愣,接着大笑起来,说道:“这才是林雪飞。”又问道:“什么时候动身?”
  “人命关天,不能耽搁,今晚就走,我马上通知采梅、业清他们。”
  “既然这样的话,我要去收拾东西了。”
  傍晚时分,除了周克新之外,杂志社里的其他人也都准备好了行装。常业清和陈海润自然没什么好牵挂的,傅枕云暂时将自己的哥哥托付给同事照料,刘问之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离开妻子,恰好贾思悌正在暑假中,正可消此顾虑。韩采梅正要打电话告知郭谋忠,郭谋忠却自己找上门来。
  韩采梅笑道:“我正要打电话给你。”
  “我听说你要去灾区。”
  “是啊,我正要告诉你……”
  “在那里待几天?”
  “说不准,你听我说……”
  “下周一是什么日子?”郭谋忠一直压制着心中的火气,试图使自己看上去心平气和。
  “我知道,我们可以推迟……”
  “什么都可以推迟吗?”
  “我们可以再约定一个日子……”
  郭谋忠听到约定二字,气愤不已,他说道:“约定?什么是约定?出尔反尔叫约定吗?言而无信叫约定吗?”
  “你说得对,可那里的事更紧急不是吗?”
  “没了你中国就要灭忙了吗?”
  “中国可以没有我,可我不能没了是非之心。”
  “你说我是非不分是吗?是啊,我就是毫无善心!冷血无情!铁石心肠!”
  “谋忠,这一次是我欠你的,只要两个人心意相通,彼此信任,结婚不过是个仪式,什么时候都行。”韩采梅不想同他争吵,试图说服他。
  郭谋忠却并未领会韩采梅的意思,他勃然大怒,说道:“仪式?不过是个仪式?既然你这么瞧不上,那么你也就不用结婚了吧。”
  “你说什么?”郭谋忠说出这番话语,韩采梅难受极了。
  “我在婚礼上等着你,你错过了婚期,就不要怪我不守信用了。”
  “你是什么意思?”
  “你明白。”
  “你怎么变得这么蛮不讲理?”韩采梅也被他激怒,她用极其刻薄的话语回击了他,“在一点上,你一点都比不上晋欢。”
  这句话正说中郭谋忠的痛处,他几乎变得疯狂,大叫道:“晋欢?他不过是个背后伤人的无耻小人,不过因为他救了你,你就对他念念不忘,背弃了你的誓言,背叛了我们的约定,现在连婚期都要借故推迟。我一直不想承认,可你就是这样一个朝三暮四的女人!”
  韩采梅被他的恶语气得发怔,脑子嗡嗡作响,手脚都颤抖起来,她扶着沙发的边沿瘫坐在沙发上,许久才说道;“晋欢是不是背后伤人你心里清楚得很。”
  郭谋忠心虚,又不肯示弱,说道:“难道是我打的我自己不成?”
  韩采梅被他伤透了心,说道:“哼,我同你相识九年,你竟还看不清我的为人。”
  郭谋忠见韩采梅灰了心,自己又渐渐恢复了冷静,再加上心中惭愧,话语稍稍软了些,他讲道:“我们不必争来争去了,只要你肯留下,我们的婚礼就会如期举行。”
  “你回去吧,我一定会去巽阴市的,谁都改变不了。”韩采梅心意已决。
  郭谋忠看出了她的倔强,再纠缠下去事情只会变得更糟,口中只说了个“好”字便摔门而出。
  晚上八点钟,周克新收拾好了所有行装,安排好了一切事宜,只剩下一件事未做——向江月影告别。得知她在笑仙园醉花桥之后便驱车直往,这醉花桥是一架八九米长的木拱桥,用一株株碗口粗细的红松圆木钉制而成,这些圆木并非笔直匀称,桥身也略微倾斜,两侧并没有设立栏杆,然而木桥两端的两棵有些年岁的核桃树恰巧伸出的两臂成为天然的庇护。木桥搭在一条小河之上,周围花木掩映,灌丛簇拥。
  周克新站在桥头寻来觅去,树影晃动,流萤飞舞,轻风时时袭来,河面涟漪不断,却独独少了江月影的踪迹。一对亲昵的情侣站在醉花桥上相互依偎,着实令人厌恶。周克新转身欲走,忽见一群萤火虫飞过河岸岩石边一簇醉花群,隐隐映出了一个少女纯净天真的脸庞。她正坐在淡淡的黄花丛中,两手捧着娇小的脸蛋,出神地望着身边的萤火虫。
  周克新如痴如醉,像这样美妙的场景还是少见为妙,因为你只花一秒钟欣赏它,却要用一辈子怀念它。周克新不知不觉踏上了醉花桥,走过那对情侣身边的时候,心里一沉,这么美丽的夜晚怎容他们在这里扫兴?于是悄悄走到他们身后,拍了拍那男生的肩膀。
  “干什么?”男生没好气地问道。
  “你刚才是不是抱她了?”
  “是啊,关你什么事?”
  “你都抱了,我能抱抱吗?”
  那男生本要发作,见周克新壮如公牛,心生胆怯,拉着女孩走开了。
  周克新晃晃悠悠地走到了桥的那头,站在醉花丛后,正不知如何开口,突然又看到一对情侣走上了木桥。
  周克新大喝一声,随即唱道:“力拔山兮气盖世……”
  正坐在花丛中间石块上的江月影惊呼而起,桥上那对情侣听到声音撒腿就跑,转眼就没了踪影。
  江月影虽然已经认出了周克新,却依旧喘着粗气,惊魂未定,不停用手抚摸着胸口,她跑到周克新身边捶打着他的胸口,嘴里发出嘤嘤之声,似有责怪之意。周克新将她扶到石块旁边,让她重新坐定,并示意叫她稍等片刻。
  周克新大步迈到桥的另一头,将一棵小槐树从中间折断,横在桥头,又跑到这一边折了几枝荆棵堆在桥头阻人去路。大功告成之后方才回到桥边醉花丛中,挨着江月影坐下。
  江月影见他这般胡作非为,十分不满,她用手指比划着,意思是说:“太胡闹了,干嘛折树?”
  “不要动。”周克新说道,“看那边。”
  刚才因为周克新的一番动作,萤火虫全都惊飞而起,此时安宁重现,它们越聚越多,先前只是围着树丛打转,接着越过了醉花桥,现在又折返回来,飞到了他们头顶的上空,追逐打闹,嬉戏游乐,好不自在。两人抬着头,静静地凝望着夜空里闪光的精灵同遥远苍穹中的点点星光,那里是冷的,这里是暖的,那里是死的,这里是动的。相比于永恒的冰冷的死亡,短暂的璀璨的生命原来并不卑微,它只要射出一丝光芒就足以让死亡无地自容。
  萤火虫还在盘旋,周克新却被更加美丽的事物吸引了去,那就是他身边的依旧在凝神望着萤火虫的女孩。他看了看她的脸,萤火虫的微光使它变得蓝莹莹,清澈澈,那精致的嘴巴、鼻子和眼睛无一不在展示着让人心动的美丽和清纯。
  “我要亲吻她的脸颊。”周克新心里这样想着,脸变得火热,心跳得厉害,“这是恋人该做的事。”
  忽然,她笑了笑,用手指在天空中画了一个圈。“太唐突了。”周克新看到她的笑容竟然担心自己的亲吻会玷污了她的纯美,“抱一抱总是可以的。”
  “只要你侧一侧身。”周克新对自己说道,“然后再伸直臂膀就可以了。”
  多么紧张的一刻,一个将军可以在战场上抵挡千军万马,却不敢在闺房中正视他的妻子。周克新的脸上渗出了汗珠,他并没有侧身,但他的手却已经伸到了月影的身后,他想,这样比较隐蔽些。
  “真美。”江月影终于不再望着天空,对着周克新莞尔一笑。
  周克新猛地将手抽回来,心想:“算了,算了,免得她生气。”
  江月影又将视线转向了对面,她抿着嘴,双手撑着石块,两只脚摇来摇去。
  “牵一牵她的手总不至于太过分。”周克新心想,“对,就这么定了。”
  周克新的左手慢慢地移向了她撑在石块上的右手,临近之时,他闭上眼睛,咬了咬牙,用中指的指尖碰了碰她的手背。真是不可思议的一刻,这就是恋爱的感觉无疑了,两个人手指相碰就能将灵魂合为一体。周克新瞪大了眼睛,他只感到一阵眩晕,再也分不清外物与我。在爱情里,所有人都是和善的,因为你已不是你自己,你就是万物,万物就是你。可见爱情亦是大爱,足够让你包容宇宙。
  然而,也许是他力道太轻,也许是她正沉浸在愉悦当中,江月影并没有感觉到他的碰触,周克新不免有些失望,爱情可不是一个人的事,于是他下定了决心,将自己的左手覆在了她的右手上。
  在他的手碰触到她的手的一瞬间,江月影“啊”地一声跳了起来,刹那间离开周克新已有两米远。周克新后悔而又惊讶地望着她,江月影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低头不语。
  “今晚我要走了。”周克新这才想起他来此的目的,此时已近十点钟。
  “去哪?”江月影听到周克新要走,猛地抬起了头。
  “去巽阴市。”
  “我要跟你一起去。”
  “不行,我们一行人都已经安排妥当,你突然加入太仓促,来不及了。”
  “你先去,我随后再去。”
  “不行,那里是山区,交通不便,再加上局势混乱,你去了也找不到我。”
  “那你一定小心,我在这里等着你。”江月影知道周克新的意图,也不想为他增添累赘。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七回 知己相逢梅花前 红颜辞别鹊桥边(其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