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一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8-31 点击数:373次 字数:

第二天,除开吴红蒋志刚,其余都齐了。

田家庆左右观察了好一会儿,没有瞧出人们憋着’坏’高兴,期待召开这次会,估计事先没絮叨,心想人帮还算厚道。于是咳清嗓子眼,仿佛胸有‘生杀予夺’,板起威严冷面孔,明显不情愿地说:“兄弟们,姐妹们,今天开个务虚会,什么意思呢?似若周先生赏言,和具体事情不相干,海阔天空喝茶抽烟,街坊太婆大爷侃山。更像报上常讲的,‘统一思想,继续战斗。’ 今天辩论的题目是,‘个人与集体是什么关系?’ 大家开始噪。“

赵蓉头一个起身问:“田家庆,有带倾向的前提吗?” 田家庆半闭眼睛撇嘴说:“在座哪位不是精巧嘴,有这群‘文神武将’耽耽着,也要能敢啊?没有没有真没事。“脑瓜摇得像拨浪鼓。 赵蓉又问道:“指的集体是本公司?” 田家庆惊诧地答道:“嘿哟哟!想要‘一剑封喉’呀?你世事洞明太有才了。泛指泛指,普遍意义。” 赵蓉再问:“所谓倾向,指某人或者某团体,对某件事情心有向往,你在向往什么呢?” 田家庆不高兴,怒视着她问:“上来就审我?明显走题嘛!”

孙明起身手捂胸口厚貌深情地讲道:“不是专家就别装,赵蓉你故意引嫌疑。俺打心眼里认为题目强,先时学大寨又学鞍钢,因有种精神赵蓉妮子无法否定。前人有话,大意就是,‘个人既自愿参加有组织的集体活动,应最大限度放弃自我,融入当中,集体对个体有约束性,是文明对个人的要求。’ 所以俺认为,作为个体人,一旦加入某集体,就该明大体,集体利益放第一,个人放第二,服从组织的规矩,否则请不要加入,回家当婆抱孩子。” 讲完鄙视着赵蓉,算为赵青出了气 ,室内顿时静了会儿。而后王俊丽发言说:“孙明是位研究生,有理论根据拍马屁,与众真不同。” 周静顺着说:“他是‘扯大旗作虎皮’,意思是不干回家抱孩子,这次的题目不能论,因为前人早讲过。孙明是这样?” 孙明冷笑道:“连这么明白早有定论的都讨论,没事干去洗煤炭!” 周天洋这时起身讲:“问题是我提出的,说是务虚,我看不妥。孙明的观点听起来对,但有‘假大空’味道。我提问题的原意是,具体到了这间公司,当然要以公司为重,服从公司这没异议。但作为个体加入进来,和公司产生契约关系,双方平等。如缔约的某方要求另方为自己的利益而牺牲,除非另方事前自愿,否则违法侵犯权利。” 王俊丽便不屑地说:“周天洋是憨态十足不谙事故一心向学的书痴子,情商非常低,不知法治社会需往前看。” 周静也吼:“周天洋!臭小子!想让人变成唐·吉诃德!你若要是当成老板,大可和风车去斗一斗,可是我们不敢行,真的很怕砸饭碗。” 赵蓉附和道:“就是就是,少点浪漫,多些务实。” 李兰解释说:“和当不当老板没关系,它确实关系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大家想想啊?一间家族的公司,想把障碍理理顺,用我们来当手榴弹,这样做对吗?” 孙明打断说:“李兰高看自己了,真是的,手榴弹还地瓜弹?讲话比东家还硬气,嗤嗤嗤!当伙计就好好当,别失了本分,误人又误己,都别信她的歪理!” 李洋说:“孙明,让人讲完话行不?” 田家庆打圆场说:“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随便说,随便说。”

大家反不敢畅言。

过会儿孙明说:“我搞了记录,对自己说的要负全责,免得尽都信口开河图痛快。” 赵蓉便怒问:“想算‘秋后账’?” 周静愤然说:“孙明是佞臣!”

大家此后加了小心,惜言如金,扯些应景无关痛痒的闲话,时间一到赶忙散。周天洋连连叹:“孙明是新鲜的驴粪蛋,把好端端讨论全搅了。”

田家庆留孙明,关门‘呱呱呱’。

吃午饭时赵蓉质问王兴国:“讨论不开口,在怕啥?” 王兴国就说:“你们这帮唐·吉诃德的后代,精神很可嘉,方法不可取,满口学生腔,人情世故全不懂,还敢出来漂?胖姑娘省省吧?现实不是想的模样,不撞南墙才怪呢?那位呆瓜周天洋,总是‘这应该那不该’,他提早进入角色了?他是在替田家打工,这点他不清楚吗。哦?见田家庆老实就随心所欲?到头你们会知道,那时就晚了!” 赵蓉一丝不苟说:“咱中华的现代文明,毁在你这样的人手里!”

“别扯这么大,老实去吃饭。”

两人默默乘上电梯去餐厅,进去前闻到香,非常诱食欲。

吃饭时,李洋王俊丽碰到吴红就谈起上午,吴红听后想了想,不久边吃边问道:“你们早饭吃撑了?” 李洋说:“我最起得早,连饭都没吃。” 吴红就又说:“这题根本无法讨论,那周天洋和李兰,道地是对书呆子,怎么跟着瞎起哄,你俩刚从火星来?” 王俊丽急了冲口道:“你才是位火星婆!有话不会好好说?” 吴红不想争,转移话题问:“就快放假了,李洋你真不回去?” 李洋摇头说:“‘有志男儿当远游,驷马扬鞭锦衣回。’”

“那么就接父母来?” 问完瞅着王俊丽。

“盯啥,盯啥……,怪眉怪眼盯啥呀?不回去是他自己在拿主意,我回去是我的主意,这是我们商量好的,你在瞎操心。”

“问他接不接父母,这也有错吗?”

李洋见她俩又要吵,赶忙圆场说:“打电话问过好几回,二老不愿来,说我若回去,就寄路费来。” 吴红因问道:“你是怎么说?” 李洋立马眼湿了,盈着泪水说:“我父母哪有余钱啊?他们一定强省着,能吃四两吃二两,该吃肉蛋改豆腐。他们肯定想,两人一趟双倍路费,到了我还得花钱,不如寄个单人费。” 吴红有感说:“我来借,啥时有了再还我,又没利息一点不用太着急。” 王俊丽便嗤笑道:“这才想起啊?若是等你发善心,黄瓜肉都酸臭了。我早问过一千八百九十遍,他就坚决不肯借。” 李洋起来连连躬身作揖道:“你俩都是好心人,但我做事有原则。” 吴红偏就问:“什么事都有原则?真能那样就好了。” 王俊丽听着不是味儿,翻眼问:“什么意思呀?” 这时孙明端饭走来,差几步就高兴地说:“吴红大姐姐错过讨论了,俺为你遗憾。” 说完把饭放桌上,等吴红接话。见她半天不回应,于是继续地说:“大是大非不辩能行?俺看半点也不能行。“ 王俊丽不悦孙明得意,便撇嘴说:“若是全依孙明的,最高境界是奴隶主义。是吗孙明?” 孙明说:“盲目抵制,带有偏激的个人情绪!曲解,颠倒黑白歪曲原意,本质是在反社会。”  吴红不耐烦地说:“吃饭就吃饭,一天到晚捣鼓事。” 孙明莞尔说:“吴红你差矣,‘言不顺则行不正,行不正则运尽失。’ 必须讨论得很清楚。“ 吴红起身说:“你们讨论吧,今天周六我有事,先一步。” 李洋望其背影自问:“又去野人山?世风竟如此。” 王俊丽拍他说:“以后不许乱发问!要高高兴兴送丽人行。” 孙明闻言嘿嘿笑:“她要以人为‘本’了。” 李洋问孙明: “啥意思?” 孙明笑扯扯地说:“抓紧鲜嫩异性之身作本钱,赚取想要的。” 李洋说: “孙明,你小人之心!” 但心里还是堵得慌。 王俊丽突然想到啥,笑一下对李洋说:“大家都周六,我们也快走。” 拽住他大模大样径直离去。

吃完午饭孙明问过田家庆,与赵青同回胡柳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