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七回 知己相逢梅花前 红颜辞别鹊桥边(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8-31 点击数:486次 字数:

  “你胡说。”晋欢被他的话语激怒,侮辱自己尚可原谅,侮辱他敬重的卉姐便决不能忍,他用尽全身力气,将石磊推到桌旁,顶到了桌沿上。石磊将晋欢的头夹在腋下,肘击他的脊背,晋欢则用膝盖顶他的大腿。女人一边捶打着石磊,一边喊道:“你好了伤疤忘了疼,还去赌,你忘了布莱人怎么对付你的?”
  “老子乐意。”石磊苦于晋欢的纠缠,用力夹他的脖颈,晋欢咬牙抱着他的腰,并不打算放手。
  这时候,小房间里传来了孩子的哭声,女人哭道:“你就算不想想我,也该想想你的孩子。”
  “还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呢?”石磊骂道,“别他妈恶心我。”
  卉姐狠狠地抽了他一个巴掌,他夹着晋欢脖颈的右手突然松开,晋欢顺势站起来,石磊却向后倒去,将身子平躺在饭桌上,晋欢猝不及防,随他倒下,石磊趁机翻身,推开晋欢,跳上饭桌,跃到了窗台上,回头笑道:“爷爷花完了再来取。”
  话刚说完,石磊就从窗台上滚了下来,一头栽在地板上,疼得在地上打滚。接着从窗口跳下两个人,原来是贾思悌和吴子清,他们二人从韩采梅那里得知晋欢的消息便来找他,刚刚走到面馆窗外的广场,不想遇上这么一出。
  两人还要上去扭打,却听卉姐说道:“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叫他走吧。”
  “你还来不来了?”晋欢把他揪了起来。
  “再也不来了,再也不来了。”石磊讨好地笑着,颧骨上的肌肉几乎跟额头挤在了一块。
  “把钱给我。”晋欢又喝道。
  “给你,都给你,全在这儿了。”
  卉姐说道:“你快走吧,以后别再赌了,还有,如果你再来我就报警了。”
  “走,我走,这就走。”石磊爬起来,嘴角一扬,一瘸一拐地向门口走去。众人都信了他的话,不想他竟猛然转身跑进小屋子将那婴儿抱在怀中。
  那婴儿竟也不哭闹,只不断地动着胳膊和腿,卉姐在门口哭喊道:“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你要敢动我的孩子我跟你拼命!”
  此时所有人的心都悬着,谁知道这个疯子会做出什么事呢?贾思悌义愤填膺地说道:“拿孩子要挟人,你算什么男人!而且还是你自己的女儿,简直连人都算不上!”
  “做人有什么好的?像你们这样的‘人’不都在为了一个婴儿担惊受怕吗?我却心无挂碍,自由自在,岂不是比得过神仙?”他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婴儿,笑道:“该死的小王八,投胎不选好人家,活该受罪。”
  “你把孩子放下,有什么事大人说话。”晋欢说道。
  “把钱给我。”晋欢没有办法,只好将那一把钱又递给了他。
  “都给我让开。”石磊走出了小房间,缓缓地退到门口,将孩子放在门口的餐桌上,转身跑了出去。
  卉姐冲上前去把孩子抱了起来,晃动着身子试图安抚受惊的孩子,然后对贾思悌和吴子清说道:“你们是小欢的朋友吧,真不好意思,弄得这么难堪。”
  晋欢低头说道:“卉姐,因为我的缘故,让你难堪了才是。”
  “他说什么由他吧。”
  “我还是走吧,这样总是不太好。”
  “你问心无愧,为什么要妥协呢?不要走。”
  “我走不走的倒是小事,可你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女人自己也愁得慌,可是只要活着,就得继续前行。
  “小欢,去给你的朋友弄些吃的,我进屋去哄哄孩子。”卉姐又笑着跟贾思悌和吴子清说道:“真对不起,失陪了。”
  晋欢拿出了一些干果和饮料,三人围坐在桌前,晋欢说道:“是采梅姐告诉你们的吧?”
  “是啊。”贾思悌说道,“你走了总得跟我们说声才是。”
  吴子清也说道:“倘若采梅姐不告诉我俩,咱们以后是不是永远见不到了?”
  “是我考虑得不周全,这些天很难过,也就想没别的。”
  吴子清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晋欢将以前如何遇到卉姐,又如何从布莱人手中救了石磊的事告诉了两人,然后又说道:“从杂志社出来后到这里吃饭遇到了她,跟她说了我的事,她就留我在这里给她帮忙。”
  贾思悌问道:“你打算在这里长久地待下去吗?”
  “我也不知道。”
  “我要走了。”
  “去哪?”
  “出国呀,你不是知道吗?”
  “啊?已经决定了?太快了吧。“
  “嗯,过完暑假就走。”
  “多长时间?”
  “三年。”
  晋欢感叹不已,他舍不得自己的好友,同时也为他感到高兴,他说道:“这三年大概见不到你了吧?”
  “我迟早会回来的嘛,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那么子清你有什么打算呢?马上就要毕业了。”
  “我签了一个工作,不是很满意,现在有一个新的打算。”
  “什么打算?”
  “我要进谎言杂志社,不知道能不能行?”
  “能不能行全看你自己。”
  晋欢说完又问道:“到目前为止,你是否看到了人性之恶?”
  “我从来没有否认过人性之恶,不过那只是万丈白璧上的一点微瑕,浩渺澄空中的一丝纤尘。我虽然是这么认为的,可你千万不要认为我沉迷其中,谁看不到人性的复杂和无常谁就是在暴露自己的无知,谁举着善恶两分的标志牌谁就是在卖弄自己的愚蠢。那么我们就要因此苦闷,悲观,并且自认为没有出路了吗?完全不是这样的,在我的眼里,恶不敢在大街上招摇过市,也不敢在宴厅里耀武扬威,更不敢在会场中为非作歹,它们显然不是主流。”
  “你说的话我大部分是同意的,但是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谎言’了。”
  “为什么?”
  “因为‘谎言’的人,能清楚地看到那一点微瑕和那一丝纤尘。”
  “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就有机会除去它们了吗?何乐而不为呢?”
  这三个年轻人如同千千万万的年轻人一样,为了自己的前程,半是欣喜半是犹疑。然而这世上的许多人却白白地丧失了畅想的权利,无辜的人们,可怜的人们,他们没有犯错却要为造物主的愤怒埋单,他们没有过失却要为上天的残忍献祭,多么不公平!多么不公平!农历六月末某天的中午,中国南方的一个山区——巽阴市,发生了地震,几万人的性命如同草芥一般被尘土湮没,如果天上真的有神,他杀戮百姓,那么我们也不会原谅他,并且要反抗他。
  地震发生一个小时后,林雪飞收到了慈善晚宴的邀请,这张请柬上是这么写的:
  念巍巍五千年,思绵绵千万里,亘古川流,生生不息。今,劫运横生,海外妖邪虎目眈眈,祸患并起,中原魍魉犬齿森森。皇天降恩纷乱方止,厚地无情翻覆中华。异姓同宗,忍见草野暴尸?百族一源,定教黎民安生!兹敬请谎言杂志社林雪飞先生恭临草舍,共举善行,不胜感激。
  信上附着地址,落款是辛向荣。由于地震的突然发生,辛先生将原本定在七月中旬的慈善晚宴改到了当天晚上。他将同样内容的信件发出了几十份,林雪飞并不在列,有人将其纳入其中,这个人便是一直想要扳倒林雪飞的红衣女子,这一次她拟定了一个堪称完美的计划。
  上次跟辛先生、袁定安等一批人聚谈之后,红衣女子大发雷霆,因为她发觉辛先生试图脱离她控制的意图越来越明显,竟然在公开的聚会上就敢断然拒绝她的提议,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看来她要舍弃这枚棋子了。
  她对于衍修说道:“辛向荣不能留了,他不再跟我们一条心。”
  “你打算怎么处置?”
  “叫他永远翻不了身。”
  “你已经有了主意?”
  “只要把今年慈善晚宴上的肮脏龌龊公布出来。”
  “啊!可是,可是那会牵扯太多人。”
  “只要是我们的人,我自有办法保护他们。”
  红衣女子略一沉思,眉毛微扬,说道:“今年的慈善晚宴,我会给林雪飞先生送上一张请帖。”
  “你是想一箭双雕。”
  红衣女子点了点头,说道:“像他这种人,大概不在乎职位高低,钱财多少,你以为他们就是什么了不起的正人君子了吗?绝对不是这样的,他们对于自己名声的爱惜远远超过我们对于利益的珍视。我看不出这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他和我们一样不过都是外物的奴隶。但是他比我们精明得多,我们想要获得钱财便受到世人的毁谤,他们渴求取得名声却收获世人的赞扬,愚蠢的世人。”
  “那他一定会来吗?”
  “慈善二字,多么好的由头!多么完美的借口!标榜自己的德行,公示自己的仁爱,为了巩固自己的声名,他岂敢拒绝?为了培育自己的威望,他岂能拒绝?”
  “你就断定他会像其他人一样结交权势,贿选头衔。”
  “这倒也不无可能,一想到马上就能看到他肃穆脸庞遮掩下的丑恶嘴脸,白衣覆裹下的卑鄙之心我就兴奋异常,揭露骗局不是大快人心吗?刺穿伪善也是功德一件。话又说回来,即便他真的洁身自好,明哲保身,哼,只要他来了这晚宴,我定叫他声名扫地。”
  “我越来越为你担心,你为了这个无关紧要的人太过费心,我希望这当中没有什么你无法说出的隐情。我要奉劝你,我们的世界同他没有交集,不管他是君子还是小人,不管他是正直还是奸邪,我们都还是不要去理他的好。”
  “难道你怕他了?”
  “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至于我怕不怕他你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你做事向来张弛有度,可最近越出了底线,渐渐不能把握自己,我才说出这些规劝的话。”
  红衣女子体会到了他话语的警示,但他仍对林雪飞心怀愤恨,不肯放弃原先的计划。在地震发生一个小时之后,她终于有机会可以将商业上的敌人和心中厌恶的奸贼一网打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七回 知己相逢梅花前 红颜辞别鹊桥边(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