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七回 知己相逢梅花前 红颜辞别鹊桥边(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8-30 点击数:350次 字数:

   随着时间的推移,韩采梅自觉已从晋欢出走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她心中唯一所剩的感觉便是幸福。她与郭谋忠的婚礼提上了日程,正在准备请帖,寻找合适的婚礼地点,并且已经订制了婚纱。
  “他们说,婚纱已经做好了,问什么时候取?”郭谋忠拥抱了自己的未婚妻。
  韩采梅高兴地回答:“当然是现在,这个可等不得。”
  “我的未婚妻已经急不可耐要成为我的新娘了。”
  “油嘴,以后不许说这种话。”
  郭谋忠呵呵笑起来,又问道:“我现在就叫他们送过来?”
  “那可不好,还是我们去取吧。”
  “不用,这是他们的工作。”
  “不,不,不,天气这么热,婚纱店里的员工很不容易的。”
  “他们可是收取服务费的,这是他们该做的。”
  “哪有什么该做不该做的,我们去吧,好不好?”
  “好,好,好,一切都听我未来妻子的。”
  结婚大概是中国人最重视的典礼,它一定要是完美的才可以,每一步都要悉心斟酌,不可有丝毫妥协,不能有一丁点偏差,婚纱更容不得有半点瑕疵。因此店里的人员也就习惯了顾客的挑剔,一来二往,都同客人混得很熟。两人开着车很快就到了婚纱店,婚纱店里的老板娘笑嘻嘻迎了上来:“你们怎么自己来了,我们正要给你们送去呢?”
  “你们已经够辛苦了。”郭谋忠说道,“还是我们自己来吧。”
  “采梅快试试吧。”老板娘笑道,“我可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就爱看你穿婚纱的样子,我要是男的可不能让你跟了别人。”
  韩采梅笑了笑走进更衣室换上了婚纱,老板娘将她推到镜前,一边摇头一边笑道:“谋忠啊,你娶了采梅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韩采梅的神采郭谋忠不知已看了多少遍,她穿婚纱的样子也见过好几回,但此时仍然痴痴地望着镜中的未婚妻,为她的美丽所惊。老板娘的话语中肯定有献媚讨好的成分,然而郭谋忠的神情却是千真万确,韩采梅看着呆呆的郭谋忠不禁红了脸,不管她多么能力出众,卓尔不群,此时此刻,她只是一个憧憬着爱情的女孩。
  “谋忠。”韩采梅笑道,“你看怎么样?”
  “真好,很好。”
  “我看也是,你们怎么裁得这么合适?”
  老板娘听到他们的赞美洋洋得意,自夸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和顾客是对阵的双方,不是我们把顾客降服,就是顾客把我们打倒,每一笔生意都是一场战争,我们是不会打无准备之仗的。”
  韩采梅突然心头一震,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说什么?”
  老板看到韩采梅诧异的神情以为说错了什么话,怯怯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没事。”韩采梅笑起来,“我听差了,听差了。”
  韩采梅换下了婚纱,准备要走,老板娘另拿出了两个礼盒送给了他们。两人上了车,郭谋忠问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韩采梅正在集中精神开车,忽然听到郭谋忠说道:“小梅。”
  韩采梅猛踩了一脚刹车,问道:“你叫我什么?”
  “你小心点开车,多危险。”郭谋忠被她突然的举动吓得不轻。
  “哦,对不起,你以前不都叫我采梅的吗?怎么突然叫我小梅了,多难听。”
  “你至于反应这么大?不是我要叫。”郭谋忠说着将婚纱店老板的礼物递到韩采梅身边,韩采梅侧头一看,原来是做成两人模样的卡通人偶,在底座侧面写着两人的姓名,她的是小梅,他的是小忠。
  “要不我们在外面吃点东西再回去吧?”郭谋忠觉得有些饿了。
  “好啊,我也有点饿了。”
  “你想吃什么?”
  “你说吧。”
  “牛排?无味园?要不我们去香洲?”
  “你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最喜欢吃什么吗?”
  “你是说牛肉面吗?”
  “我们去吃吧?”
  “好吧,我们俩大概有好几年没一起吃过牛肉面了,不妨回味一下。”
  两人在“美食城”找到了一家拉面馆,他们之所以将车停下是因为看到了店外一株高大遒劲的梅花树。这家拉面馆的门面有些破旧,里面却收拾地干干净净。整个房间呈狭长的东西走向,两排整齐的餐桌分列两旁,南面一个大窗户,窗户外面是一个同窗台平齐的小广场,留有一个窄门的厨房在东头柜台的后面,窄门中间隔了一块木板,从外面看上去隔板以上的部分像是一个窗口,柜台北侧有一个小房间,里面不时传出一两声婴儿的呢喃。柜台后面站着一位贤淑温婉的女人,头顶挽着发髻,眉眼里透出温柔和善,只穿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令人看了十分舒服。
  “两位要吃什么?”女人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举止得体,话语轻柔,她将一张菜单递给了两位客人。
  “两碗牛肉面,一个大碗,一个小碗。”郭谋忠同韩采梅商议后决定简简单单吃一顿,就像他们当年一样。
  几分钟之后,一个服务员从厨房窄门的隔板下钻了出来,将一个盛着热腾腾拉面的瓷碗放在他们面前,韩采梅抬起头礼貌地讲了一句谢谢,可当她看到服务员面庞的时候,表情顿时僵住了。
  那服务员竟是晋欢,晋欢见到韩采梅先是诧异,接着是惊喜,随后又有些彷徨,最后才想起来,自己应该是生气的。他肚子上裹着一件白围裙,穿着一双黑面白底布鞋,满身油腻之气。他觉得有些窘迫,将双手放在围裙上抹了抹,僵硬地问道:“你……你们……你们怎么来这种地方吃饭?”
  郭谋忠笑道:“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吃拉面,现在我们就要结婚了,想体味一下当年的感觉。”
  晋欢心里一直存着韩采梅,即便她把他赶走,他心中对爱情的希望也仍未完全泯灭。世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即便身处无边的黑暗,仅仅凭着想象,他也能为自己制造一点光亮,好在绝望中求得生存的希望。说起来很奇怪,晋欢不敢奢求生活过多的赐予,从不梦想爱情的完美结局,但这株爱情的稻草始终漂浮在暗流涌动的思绪之海上。直到此时,他听到韩采梅要结婚的消息,心如火焚,有那么一个短暂的过程,他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也看不到眼前的景象。之后,他感觉自己的眼眶变得湿润,不想让韩采梅看到,转身离开。
  “既然是老朋友。”郭谋忠笑道,“不如过来叙叙旧。”
  韩采梅看了一眼郭谋忠征求他的意见,郭谋忠微笑着点了点头,韩采梅拉着晋欢走出拉面馆,站在了梅花树下面。他看着晋欢如此落魄狼狈,着实心疼,想着这一切皆因自己所致,又后悔莫及,他仅仅因为爱着自己便落得如此地步,实属不该。她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又不知怎么开口,还是晋欢先问道:“你要结婚了吗?”他仍心有不甘。
  韩采梅点了点头,晋欢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他勉强笑了笑,说了一句违心的话,说话的时候尽力让自己不至于哽咽。
  “你要结婚了,你要结婚了,真是好事。”
  “你回来吧。”韩采梅也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她竟推翻了自己的计划,叫他回来。
  “我不回去了。”晋欢这样回答,“谎言”最值得他守候的东西幻灭了,他回去的意义已经不大。
  之后,两人站在原地足足有一刻钟,一句话都没说。郭谋忠从店里走出来,笑道:“既然这样的话,不如我们换一家吧。”
  “那……走了。”韩采梅向晋欢告别。
  郭谋忠带走了韩采梅,晋欢怅然若失地回到了拉面馆,他极力掩饰着自己的痛苦和绝望。在他心里,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前途暗淡令人神伤,然而爱情无望才是真正致命的打击。如果你有足够的阅历,就会发现,上天是多么喜怒无常,又是多么诙谐无赖,他时常将人抛下万丈深渊,因为他喜欢听人哀嚎的声音,看人无助的眼神。不过他总算不会玩得太过,有时候他会给你一根藤蔓让你不至于坠落,有时候他会给你一潭深水,让你不至于摔死。所以,找不到方向的时候,走一步算一步吧,或许能发现一线生机。晋欢长嘘一口气,开始了正常的工作。
  有一天,店里送走了最后一位吃午餐的客人,两名厨师也都回家休息去了,晋欢走进厨房刷洗杯盘。突然有一个人从门口窜了进来,两步就迈到柜台前将那女人推了一把,打开抽屉,也不管是钱还是账单在里面乱抓一通,拔腿就跑,女人大呼:“石磊,你这个混蛋,站住。”
  晋欢听到动静从厨房里钻了出来,追到门口,奋力一扑,死死抱住石磊,不管他怎么挣扎捶打,就是不松手,女人也挣扎着赶了上来,夺他手中的钱,喊道:“我跟你已经离婚了,你还来抢我的钱,你有没有良心?”
  “你不跟我离婚怎么跟你的情人在一起。”石磊一边想要挣脱晋欢的束缚,一边笑道,“外面偷也就罢了,还领到家里来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七回 知己相逢梅花前 红颜辞别鹊桥边(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