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六回 豪杰回归长歌起 小子颓败灯火生(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8-29 点击数:388次 字数:

  一家人刚要动筷子,门铃便响了起来,齐铮抱怨着打开了门,林先生走了进来。
  “哟,我来得不巧。”林先生笑道。
  妻子连忙起身让座,齐铮在老朋友的胸口锤了一拳,笑道:“不是说好明天见面吗?”
  “欲睹君颜,迫不及待。”
  “吃过饭了吗?”
  “没有。”
  “那你还说来得不巧,我看是刚刚好,你是不是算好了的?”齐铮又对妻子说道,“换大桌。”
  “不用,不用。”林先生将手中的水果放在茶几上,随手摸起一个椅子凑到桌前,笑道:“都说了吗?刚刚好。”四个人坐在一起,将那小桌子死死围住,再无一点缝隙。
  齐铮说道:“可惜了,你又不喝酒,要不然……”
  “我不喝酒。”林先生笑道,“但是奶酒可以喝一点。”
  坐在一侧的妻子听了林先生的话噗嗤笑了出来,林先生问齐铮道:“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哪有?不过是刚刚说起要去拜访你,我要给你带些奶酒,内人偏偏不让,因你方才要喝,于是羞愧而笑。”
  “哈哈哈哈。”林先生大笑起来,他指着齐铮连连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你真明白了?”妻子问道。
  “真明白了。”三人一齐大笑起来,孩子环视三人,觉得好不奇怪。
  吃过晚饭之后,妻子抱着孩子进了卧室,齐铮冲上一壶茶,两人促膝长谈。
  林先生说道:“转眼已经五年了,在那边习惯吗?”
  “那里一切都好,最重要的是,也有《谎言杂志》可看。”齐铮笑道,“每一期你都寄给我,多谢了。”
  “我要谢谢你,走得这么远还惦念着我们。”
  “‘谎言’已经蔓延到了荒无人烟的地方。”
  “那不是我们的目的。”
  “抗争的旗帜也要随之覆盖。”
  “说得对,终有一天,自由和平等将充盈世界每一个角落。”
  “我们的力量微不足道,多数情况下,文人的呐喊总是声势浩大却收效甚微,文人的号召总是气壮山河却难以长久,文人的见解总是声色俱佳却华而不实。轻风不动山中雾,微雨难涤叶上尘。可是失败的打击和无功的失落不能使我们放弃,强权的压制和世俗的嘲弄也不能使我们屈服,所以我依然要写,依然要骂。”
  “你做得很好,只是委屈了自己。”
  “我并不觉得委屈,尽管我时常沉浸在痛苦当中。”
  “像你这样的作者,你要知道,也许永无出头之日。”
  “这你大可不必为我担心,我做矿工足够养活我的家人。”
  “虽然我很欣赏你,也喜欢你的文章,可是我必须告诉你,只要你改变关注的事物,收敛张扬的文风,你会在文坛有大成就。讽刺、隐喻和咒骂很难走得远。”
  “我又何尝不明白呢?讽刺文章总免不了让读者心怀芥蒂,有时我会想着避开某些人,然而面对世上一切不公不平之事,面对人性的丑陋,面对世情的险恶,最终所有人都沦为讽刺和嘲弄的对象,我实在不愿意做一个折衷的批判者。”
  “知道你的想法,让我对你越加敬佩,只要你肯写,我就愿意给你发表。”
  “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如你所说,讽刺并不是一个好出路,为什么‘谎言’会有这么大的名声?”
  “‘谎言’的发展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林先生解释道,“他的读者渐渐学会了自省。”
  “我就是其中一员。”
  两人相视一笑,共同举起茶杯,林先生说道:“这是最后一碗,以后到了欣源矿万事小心,我会等着你的文章。”
  齐铮送林先生下了楼,两人又同行了四五里路方才依依不舍地分开。林雪飞又独自前行了一段路,突然发现竟来到了陈海润家的楼下。他不由自主地朝他们家的窗口望了一眼,窗口上印出了两个正在搏斗的人的身影,他们的手里似乎都拿着棍棒,试图击打到对方。
  林雪飞心中担忧,慌忙乘电梯上到了陈家所在的楼层,他摁了两次门铃试探,竟无人开门。他确信里面发生了大事,正要撞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傅枕云走了出来,笑道:“雪飞,你怎么来了?”
  “饶命,饶命。”屋里传来一阵告饶之声。
  “发生了什么事?”林雪飞一边说着话一边冲进了房间,却看到陈海润正瘫坐在地板上,傅枕云的哥哥双手掐腰,问道:“服不服?”两个人的手里各拿着一个空气棒。
  “服了,服了。”陈海润笑道,“你又赢了。”
  “咦,雪飞,你怎么来了?”陈海润看到了林雪飞。
  “我从楼下经过。”林雪飞笑道,“上来看看你们。”
  “现在几点?”
  “十点钟。”
  “这么晚了你还不走?快走吧。”陈海润说道。
  林雪飞不解为何要赶他走,莫非真有什么事不成?
  “走,走,走。”陈海润推着林雪飞出了屋门,“小云,咱们去送送雪飞。”
  陈海润又对傅枕云的哥哥说道:“傅哥哥,我们要去送这位林先生,你在家里等着我们,马上就回来,不要害怕。”林雪飞这才恍然大悟,陈海润是要争取一个和傅枕云单独相处的机会。自从傅枕云和她的哥哥傅枕山搬到了这里,陈海润和傅枕云每天都要像看护小孩一样照顾枕山,而且他最不喜欢一个人独处,因此陈海润和傅枕云单独相处的机会倒不如之前多了。所以陈海润这才着急赶着林雪飞走,不过是想给两人找个独处的机会。
  三人很快下了楼,陈海润迫不及待地对林雪飞说道:“咱们一起走走?”
  “我回去吧。”林雪飞笑道,“不早了。”
  “一起走走吧。”
  “你们去吧,我真的要走了。”
  “哦,那你走吧。”陈海润说道,“你开车了吗?要不开我的车?”
  “不用了,前面打车。”
  林雪飞走后,陈海润跳将起来,伸开双臂尽情呼吸着自由的空气。
  “咱们回去吧。”傅枕云说道,“天太黑了。”
  “连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那我们沿着小路走一圈好了,时间也不早了。”
  陈海润暗自兴奋,他准备了很长时间,经过无数次修正的暖人话语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两人彼此有意,双方心知肚明,陈海润往常爱说一些暧昧的话语,做出一些亲昵的举动,但是自从傅枕云住进他家之后便不敢再有任何过分的言语和行为了,因为他知道傅枕云性子烈,怕她有委身之感,倘若心里不快,即时搬走也是有可能的。因此,他费劲心机才想出了这些情理既通,真心可表的言语。
  “小云。”他说道,“我有话跟你说。”
  “老陈,妹妹。”傅枕云的哥哥突然从身后蹦了出来,“家里不好玩。”
  陈海润好事被搅,心中怨叹。傅枕云说道:“哥哥,我们回去一起玩。”
  “哥哥。”陈海润说道,“在老家的时候捉过蛐蛐没有?”
  “嗯,嗯,嗯。”哥哥连连点头,“蛐蛐在叫唤呢。”
  “不如你到里面捉蛐蛐。”陈海润指着路旁的小林子哄他道,“捉到一只的话,明天带你去游乐场。”
  哥哥兴高采烈地跑进了林子中,傅枕云骂道:“该死的,里面这么黑,多危险?你哄他干什么?”
  “只要一会儿功夫。”
  “我随哥哥一同进去。”
  陈海润伸手拉住了傅枕云,笑道:“你且放心。”
  “你刚才要说什么话?快说!”
  陈海润见傅枕云静静地靠在槐树旁,完全没有平日跋扈张扬的影子,似是一副娴静淑女图,心里想着一直憧憬的美事,不禁心荡神驰,魂游天外。
  “你说不说?”
  “她一说话竟少了几分端庄。”陈海润依旧在遐思。
  “不管你。”傅枕云抽身要往林子里面去。
  “别走,别走。”他整了整自己的衣领,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想说……”
  “明天去游乐场喽。”哥哥又蹦了出来,拎着一只蛐蛐在陈海润面前晃来晃去。
  “非常好。”陈海润说道,“那么现在你就回家休息,要不然明天会很累。”
  “都回去,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现在我要跟游乐场的人说一声,叫他们做好准备,你要是不听话我就不带你去了。”
  “听话,听话。”哥哥不想回去,又不想错失机会,因此勉勉强强,委委屈屈一步三回头地往回走。
  “再也没人打扰了。”陈海润说道。
  “是啊,你要说什么就说吧,我倒有些好奇了呢。”
  “你过来。”陈海润又叫傅枕云站在树边,双手扶着她的肩膀,缓缓地酝酿好了情绪,开口说道:“其实……”
  突然一阵晚风吹来,将傅枕云脖颈上的丝巾吹起,挂到了身后洋槐树伸到路面上方的枝条上。陈海润走过去跳了两下够不着,只好跑到林子里面找来一根细细的枝条。不想出来之时,那丝巾已被一位路过的高个子男孩够了下来,递给了傅枕云。
  陈海润接连几次好事被破坏,心情糟糕,又以为这个男孩半夜还在街上闲逛定不是什么正经人,因此走上前来夺过丝巾,笑道:“这点小事还用得着别人吗?”说完将那丝巾往高处一扔,挂到了更高一点的枝桠上。
  “我来就行了。”陈海润用手中的枝条去够,不想用力太猛,枝条碰到了粗枝从中间折断。那男孩走到丝巾下方,奋力一跳,又将那丝巾够了下来,递给了傅枕云。
  “岂有此理?你认为我做不到是吗?我只是嫌它太矮。”陈海润又将那丝巾夺了过来,揉成一团,往上方一抛,丝巾舒展开来,挂在了树冠顶端。
  傅枕云气愤地说道:“你有完没完?”
  “嘿嘿,小伙子,还行吗?”陈海润走到林子里抱出一根粗木棍,举到空中顿觉难以驾驭,只好在空中乱搅一通。
  “不要动。”那男孩惊恐地大叫一声。
  丝巾缓缓地从空中飘摇而下,陈海润拿在手里,笑道:“都说了不用你。”
  “你要是弄坏了我的灯。”男孩说道,“他们一定饶不了你。”
  “什么灯?”陈海润和傅枕云不明白他的意思。
  说话之间,路旁近百米内的树顶之上一齐显出光亮,唯独他们身边的这棵树暗淡依旧。每一棵树的树头上都燃着一只灯笼,灯笼里面有一只发着微光的红烛。陈海瑞认清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谭立言,在他和晋欢帮吴子清抵抗学校强权运送物资的时候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谭立言也认出了他,慌张地说道:“快走吧你们,快走。”
  正在两人疑惑之间,一群青年男子围了过来,他们全都赤裸着上身,胸前皆用各色油漆涂成莫名其妙的图案,脖颈上挂着一块巴掌大小的人面项链。这不禁让两人想起远古的祭祀或者祈祷仪式,一股怪诞的,恐怖的气息扑向二人,使他们忘记了正身处文明包裹的都市,难道他们生活的地方存在一张时空薄膜,这边是现代和文明,那边是原始和和愚昧。
  “立言。”有人问道,“他们是谁?”
  “路过的。”谭立言在为他们掩饰。
  “你的树怎么没亮?”
  “树上栖着一只乌鸦,我把它惊了,它碰灭了我的灯。”
  “你怎么还没脱衣服,快脱了。”
  谭立言脱掉了上衣,胸前露出了同他们一样的图案和项链。
  “喂,你们两个,还不快走。”
  “我想知道。”陈海润凑到他们跟前,“你们要干什么?”
  那群人听了都围拢过来,把两人逼到了树旁,有一个人说道:“你活得不耐烦了?”
  “不,不,你们误会了,我们只是想加入你们。”
  “滚蛋。”他们叫喊道。陈海润顿觉毛骨悚然,想象着他们的脸都扭曲成了魔鬼的样子,眼中射出红光,嘴里露出了滴着诞液的獠牙。
  “兄弟们,给个机会,看得出来你们是有信仰的人,我很羡慕你们。”
  “这里有人捣乱。”一人说道。
  “别叫他走了。”“打死他。”站在后面的一些人叫嚷着。
  “我们所信仰的,亦是他的信仰。”谭立言在人群之后大声喊道。
  人们齐刷刷回头看着他,有人问道:“你怎知道?”
  “我曾和他一同膜拜。”
  “真是这样的?我们可容不下欺瞒天神的人。”
  “是这样的,所以,叫他们走吧。”
  “下次来时,记得纹好祭绣,戴上图腾。快走吧,你们”谭立言说完,推着他们走出了人群。
  陈海润没有弄清事情的真相,本不想走,然而再待下去或许真有性命之忧了,更何况还有傅枕云在此,怎能叫她冒险?于是只好拉着傅枕云走开了。他们远远回望,只见那群年轻人排成一字长阵,双手合十,对着那树上的星星烛火虔诚地祷祝。这是什么仪式?他们到底在祈祷什么?向谁祈祷?这仪式的本来面目就如此还是因碍于城市的地貌和习惯而遭受阉割?陈海润和傅枕云带着这些不解的疑问回到了家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六回 豪杰回归长歌起 小子颓败灯火生(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