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九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8-27 点击数:418次 字数:

王兴国看完房子很满意,但不答应与赵蓉同住,皱着眉说不然算了。赵蓉拗不过,问他想和谁?王兴国说蒋志刚,赵蓉听了就噘嘴,两片嘴唇努啊努啊很不高兴,盯牢地面失望一会儿,仿佛下了最大决心,朝向别处忧伤地说:“也行吧!好歹今后是近邻。” 她前后左右来回顾盼,稍时盈泪瞅着他说:“不问我眼睛怎么有泪?因爱在咫尺有若天涯。我若约你,马上出来?” 王兴国坏笑说:“本人可以不出来,使计把蒋志刚支走?” 赵蓉才又高兴了,两人似乎合好如初,你推一掌我打一下。可是刚刚乐一会儿,又开始担心房东那双老耳朵。

李洋吴红王俊丽,下午下班同去李琼花的家。

出来时李洋望着路灯说:“嘿!同事们,下雪了。” 吴红欣喜扬起脸,闭目迎接雪花说:“不知荆州下了吗?” 李洋说:“家里讲,下过场小雪。” 王俊丽就夺话说:“我们大连早下了。” 李洋感慨道:“又要过年了!” 说完昂首闭上眼,朝着远方感慨唏嘘,深情背诵道:“父母‘举颈遥相望’,最是思儿早返乡。时光一去终老矣,子愧难作锦衣郎。” 吴红背:“思乡愁,怏然雪,情催却,总乱离人夜。辗转反侧终无眠,晓鸣枝头雀。” 李洋背:“年饭入梦,香甜几回。”  吴红再诵:“感哽父母筷,再夹盈喜泪。”  李洋又诵:“梦里失声唤而哭,醒来泪水咸且苦。” 吴红应:“又是一场空,梦醒冷夜中。” 王俊丽就跺脚嚷:“行了!够了……!你们没完没了啦?啊?啊……?啊!?屁出来这么多打油诗,经得起平仄推敲吗?经得起格式框验吗?完全像牛屎,把传统文化糟蹋了!” 强挽李洋朝吴红怒:“天太冷,回去了,谢免送!” 李洋见她生气了,忙慌慌地解释道:“是背诵往年的旧作。” 同时招手说:“吴红再见。” 吴红点头浅笑说:“我也赶紧回去了。” 跑出一段再回头,见李洋拥着王俊丽,在飘飘雪中相依去,便就含了泪,咬唇目送,心中唤道:“李洋回来……!” 泪水顿时花了眼,路灯长出许多刺。

这夜雪大,直到天明。

也在这天,孙明赵青到胡柳庄外已黄昏。

公交开走孙明望着村发呆,稍顷弱微微地说:“赵青吔,赵青啊,俺再嘱咐你一遍,环境变了人要变,工作方法也要变,只能见机而行事,不可鲁莽成傻蛋,丫头你可记实嘞?” 赵青踢踢地上的包大声说:“古人亦知 ,‘远道而来,必先安之。’ 帮我提进去。” 孙明好像没听见,望着村口店铺灯,昏暗很‘乡下‘,有间亮着红十字,知道那是医务所,一般仅卖药。细听道旁杨树响,于是腿脚发软问:“赵青你说怪不怪?咋就觉着是俺村?就快见到爹娘了,快见孩子了?” 赵青理解的微笑,安慰说:“平原的村庄,猛溜都很像,进村后就不像了。” 孙明神情鬼祟说:“咋就冒出俺那村?咋就不愿往前呢?还那啥……?腿脚咋就打颤呢?” 赵青不假思索问:“因为有我,怕见媳妇?”  孙明心烦意乱说:“并不完全是这样,只有七成到八成。这些年里念大学,欠债怕见村里人?忆起俺爹那熊样,善良但是有点笨,肚里实在很窝囊,就像希特勒恨卖报?心理有了障碍啦?啊……?这咋行!莫斯科都不信泪。思前恐后若想活?咱就更是不能够,要做生活的强者!” 吓得孙明讲家乡话,一点都不装,诚恳到极点。赵青若有所思道:“虽说比不了希特勒,但心病根子是一样的,这叫‘自卑感’,也称 ‘往事不堪回首。’ 是种心理的缺陷,从幼儿时期开起的,天下不止你一个,人家照样活。再说也不是到你家,心虚什么嘛?天不早了进村吧?今晚还不知住在哪。” 孙明点点头就走。 赵青喊:“我的不管了?” 孙明头也不回说:“俺去问地方,自己慢慢来。”

赵青双脚来回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三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