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五回 驱走后生凭忍心 邀来老朽因旧情(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8-26 点击数:518次 字数:

    直到傍晚时分晋欢才回到杂志社,似乎受到惊吓,带着几分憔悴和仓皇。同事们已经走了一大半,有人告诉他韩采梅正在办公室里等着他,晋欢一听便来了精神,心中乐不可支,以为韩采梅由于担心的缘故一直在等着他。
  晋欢两三步便迈上了楼梯,走进办公室,看到了倚在座位上的韩采梅神情严肃不似往常,紧皱的眉头透出愤怒和焦躁。她用晋欢极其陌生的语调问他:“你是不是去了南阜街?”
  “是啊,那里去了好多人,你没见……”
  “群众是不是和警察发生了冲突?”
  “你怎么知道?吓死人了,到现在我的心还突突直跳……”
  “你动手了吗?”
  晋欢心中暗笑,韩采梅竟如此关心他,以至于把自己弄得紧张兮兮,他笑道:“你放心,我没事。”
  “你可曾见到郭谋忠?”
  “他也去了那里吗?我没看见,人太多了。”
  “可是他看见你了。”韩采梅忽地站起来,“他现在正在医院里。”
  “啊?他没事吧?我听说有几个人受伤了,竟会有他?”
  “你向来玩笑开得惯了,我以为你只是随便说说。”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晋欢听这话有些不对。
  “有人趁乱袭击了他,你还不明白吗?”
  “你……你以为……那个人是我?”晋欢结结巴巴地问道。
  “起初我也不信,可是有人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
  “我没有,我没有。”晋欢大叫起来,“谁说的?谁说的你叫他来。”
  “你走吧。”韩采梅坐在了座位上,又变得异常平静。
  “我……我去哪?”
  “想去哪就去哪。”
  “你是要赶我走吗?”晋欢满腹委屈,他难以相信一直平易亲和,宽容他,教导他的采梅姐竟说出这种话,眼中噙满了泪水。
  听到晋欢的质问,韩采梅没有作声,晋欢说道:“我不走,我不走,伤郭大哥的人不是我,我不走。”
  “我难道冤枉你不成?”
  晋欢一心想留在杂志社,为了自己喜欢的工作,为了身边一群值得信赖的朋友,更为了韩采梅,他说道:“我一直都喜欢说大话,你知道的,你想想,我既然说出那样的话,又怎么会真的去做呢?”
  “这就是你狡猾的地方。”
  “我不是这种人。”晋欢无法接受韩采梅对自己的认识,她冤枉他,他是可以承受的,然而她不了解他,这让他心寒透底。但是他依然想要挽回局面,软软地说道:“我相信你了解我的。”
  “我当然了解你。”韩采梅又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晋欢面前,大声说道:“是你不了解你自己吧。”
  “你……你……”晋欢只觉胸闷喉梗,支支吾吾说不上话。
  “‘谎言’不需要你这样的人。”不知为何韩采梅如此反常,这大概是她有生以来发出的最高的声音,“谎言不需要一个大言不惭,心胸狭隘,乖张善妒,背后论人是非,暗地伤人性命的无耻之徒。”
  晋欢的眼泪从眼睛里滚了出来,他侧着脑袋,牙齿紧紧咬着下嘴唇,瞪大眼睛望着韩采梅,倔强而又无助,他打开门奔下楼梯跑出了杂志社。韩采梅瘫坐在座椅上久久不曾起身,直到月上中天她才想起要去探望郭谋忠。
  “你怎么又来了?”躺在病床上的郭谋忠心疼地说道,“都这么晚了?”
  “伤口还疼吗?”
  “不疼了,这些天市里乱,不要在晚上到处走动,我不放心。”
  “知道了。”
  “怎么有些不高兴?有什么事吗?”
  韩采梅趴在郭谋忠的床头哭了起来,郭谋忠的胸口感觉到了她颤抖的身体,他用右手紧紧搂住她,左手抚摸着她的长发,安慰她道:“不要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爱人的胸怀总是让人感到安逸,韩采梅竟沉沉睡去,待她醒来,已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理了理脸上的发丝,笑道:“我怎么睡着了?”
  “梦见什么了?”
  “你的胳膊都酸了吧?”
  “不酸,抱一辈子都不酸。”
  韩采梅笑了笑,在包里翻来翻去,说道:“我给你带了些吃的,差点忘了。”
  “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就够了,还要吃东西吗?”
  韩采梅浅笑作答,没有说话,郭谋忠笑道:“今天是怎么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你受伤了,还有……”
  “怎么没有?而且是双喜临门。”
  “哪来的双喜临门?”
  “这第一件,你当上了集团董事长,难道不是喜事吗?”
  “还有一件呢?”
  “还有一件,还有一件就是有一对恋人要结为夫妻。”
  “谁?”
  “你和我。”
  “你……这是……”韩采梅完全没有准备,惊喜却又茫然。郭谋忠拿出一件精致的蓝色礼盒,将金光闪闪的戒指套在了韩采梅的无名指上。
  “的确有些不合时宜,地点很寒酸,时间很仓促,我们的家人朋友也不在身边。这我知道,但我从来不是一个浪漫的人,而且我也实在找不到一个跟你的美丽和善良相配的场景。七彩的烟花,翻腾的大海,翠绿的苍山,它们都没有资格映衬你的美。所以我想,不必去找了,也不要再等了,就让你成为我的妻子,让我成为你的丈夫。不过一直以来,你没有发现我的惴惴不安,跟你在一起,我总怕玷污你了的纯情,辱没了你的天真,我甚至反复揣摩过纯情和天真这两个听上去美好的词汇,我本不想将它们拿来安在你身上,但是人类的语言是多么无力呀!当你在形容心爱的女孩时这种情形越加凸显。你一定以为我说得太过了,没有,一点都没有,人在适当的时候是该谦虚,但是更多时候我们要面对实情,你明白吗?韩采梅,韩——采——梅,跟这三个字对应的那个女孩,原谅我的唐突和冒失,但是人都是自私的,谁不愿意选择心仪的女孩作为自己的妻子呢?今天我便是这么做的,感谢父母赐予的生命,感谢上天赐予的因缘。”
  郭谋忠同韩采梅相恋近十年,今天终于要给爱情一个答案。郭谋忠自从去年去年年底因警局百姓促亡事件同韩采梅大吵一架之后,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隔阂渐渐产生,距离慢慢拉远。但不可置疑的是,两人仍是相爱的,韩采梅试图补救,郭谋忠更想挽回,像任何一个男人一样,他决不会放弃一个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完美爱人。此时他感觉时机已到,便向韩采梅伸出了右手,就要挽着她踏上红毯。
  第二天早晨韩采梅走在回杂志社的路上,心绪不宁,魂不守舍,她心内纷繁复杂的思绪正在撕扯,搅拌,发酵。很快,她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她几乎在一夜之间达到了事业和爱情的巅峰,她的人生从未如此辉煌,那唯一令他心神不定的因素来自晋欢的离开。这让她有些匪夷所思,难道他竟在无声无息间渗入了她的内心?难道自己的能力被认可,自己的爱人表露心迹,这两件足以让所有人都沉醉其中的美事还比不上一个相识不到一年的毛头小子?难道自己竟然是一个见异思迁的轻浮之人,轻易便忘却了相爱十年的恋人?不,不,不,她在心中大声呼喊,我是一个专一的人,我爱的人是郭谋忠,我之所以陷入挣扎只是因为愧疚于昨日一时气愤所说的稍显严重的话语。至于晋欢,他来就来了,走也就走了。
  韩采梅想到这里稍稍释然,回到了杂志社,却仍然坐立不安,她最终决定把林雪飞叫进来一问究竟。林雪飞披着白色外套,倚在门框上,只将那门虚掩着,问道:“什么事?”
  “我就要走了,到集团去。”
  “都知道了。”
  “是吗?以后你就搬到我的办公室吧。”
  “我只做主编,而且我要跟我的同伴们在一起。”
  “这样?那就算了吧。”
  “就这些事吗?”
  “就这些。”
  林雪飞转身离去,韩采梅又结结巴巴地叫住了他,问道:“昨天晚上……晋欢……他回家了吗?”
  “没有,他已经走了。”
  “去哪了?”
  “不知道。”
  “你怎么没去找他?”
  “又不是我要他走的,我为什么去找?”
  韩采梅听出了林雪飞言语当中的责备之意,无意之中便想为自己开脱,她说道:“也许回老家了吧,你不问问?”
  “不问,谁想问谁问吧。”
  林雪飞见韩采梅低头不语,转身下了楼。韩采梅担心起晋欢来,她知道他在城市里没有方向感,又行事鲁莽,想法单纯,想要打电话询问,又放不下面子,待要问他家人,又怕他根本没回去,徒惹其家人忧心,只好打电话问询他的几位好友,可他们都说没有见到。韩采梅越来越后悔自己昨日所说的今日看来十分恶毒的言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五回 驱走后生凭忍心 邀来老朽因旧情(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