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我们都上报纸了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08-25 点击数:537次 字数:

1971年国庆节前夕,厂里给车间增加了很多的生产任务,模型房的任务大体上已经完成,但翻砂工段包括化铁炉及浇铸工序,存在着严重的劳动力不足的问题,按照当时的相关规定,必须体现工人阶级当家做主,和工业学大庆的精神,有困难,不依靠外援,自己想办法解决。为了解决这一矛盾,车间里的领导也做出了决定:不向外求援,在车间范围内部进行调剂,把我们模型房所有的年轻人全部抽调到翻砂房去增援,以缓解暂时劳动力不足的困难。

既然是车间领导的决定,我们不再说什么,各自找一套工作服套在身上,马上集合排好队,目标翻砂房,跑步前进,一会儿就到了翻砂房。一起编倒了六班。(清砂班)手上戴着蓝黑色的帆布手套,头顶上带着有风眼的防火防尘帽。手里提着清砂用的小锤。冒着满车间的粉尘,开始了紧张的清砂,清理铸件的工作。
  其实我们到铸造车间翻砂房里来增援,不光是只做清砂,就像一支突击队。什么活儿都干,只要一声令下,马上就到。在那个年月里,不是常有那么一句话嘛。叫做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这段时间,车间所有的年轻人,几乎都在翻砂房集合了,我们很多人都在做清砂,清理这每天铸造出来的各类铸件。这些铸件被埋在高温下的造型沙土里。所有的人。就站在这满含铸件高温的砂尘土里,脚上的鞋已经被烫坏了好几双。用筛子从冒着热气高温的砂尘土里,把铸件一个一个地筛出来。小的铸件,我们就用铁锹和手锤,把铸件上的砂和土清理干净后,再转运到车间外面找一个堆场堆放起来,做自然冷却时效处理。大件的铸件就请那些开行车的师妹们帮忙配合,用钢丝绳套好以后,悬在半空中,用大锤、空气压缩振动枪进行震动冲击,把贴在大型铸件上的砂和土清理干净后,再请几个开铲车的师兄们帮忙运出车间,在车间外面的露天堆场,分门别类地堆放起来,做自然冷却时效处理。我们成天都挥舞着铁锹和大锤,还有停不下来的手锤。摆弄着各类钢丝绳,成天到晚都在车间里忙碌着。
  从早上上班到下午下班,晚上还经常加班加点,我们成天在金属粉末和其他粉尘里钻来钻去,穿在身上的衣服,在车间里碘钨灯的灯光照射下,每个人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反光闪亮的。每个人都是只看见两只眼睛发亮,浑身上下除了尘土之外,找不到一点干净的地方。我们经常感觉到:鼻子里总觉得是干干的,两个鼻孔也都是黑黑的。在翻砂房里干活儿,身上出汗以后,一会儿就被车间里的高温给烤干了。每个人只要一休息,都赶紧拿着大茶缸喝水。特别渴得厉害,一喝就是一大茶缸子。就是那种画着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图案的大茶缸。喝一次水大概就有0.6公斤。
  当时也没有什么加班工资,我们这些学徒工每个月拿的都不叫工资,那是学徒津贴,每个月只有18元5角。那个时候,车间里的伙食还算可以,我们吃住都在厂里,吃食堂,住宿舍。但在车间里,当时,我们看到车间的全体领导干部,都能以身作则,他们在车间里,身先士卒,自觉地起模范带头,没白天没夜晚地拼命干,我们也只能不甘落后。
  其实,在那个年月里,车间里需要加班的时候,根本无需动员,只要说是党团支部的号召,大家都会主动地争取去,唯恐领导不要自己去,没有去成的反而还会对领导有意见,好像是党团支部看不起自己,生怕因此会影响到自己的政治生命。
  在翻砂工段里干的这些体力活儿,和我们过去在农村的庄稼活儿先比较,不算是太累,主要是有了机械化设备的原因。车间里有两台行车来回跑着,很多的大型铸件,都是运用行车起吊,我们再用工具进行清砂,扣掉粘在铸件上的带着高温的泥沙。这带着高温的泥沙,是可以把饭盒里的鸡蛋给烫熟的。
  其实。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车间里的粉尘。那个时候,车间里的风扇都不多,就别说是空调了。说真的,不怕笑话。我们还真不知道什么是空调。只是在文件里说过什么空调之类的名词。这空调到底长成啥模样,没有人能知道。
  那个时候我们都在食堂吃饭,一到了吃饭的时间,大家都拿着饭盒往食堂的卖饭口跑去。不论是多大的干部,还是工人,大家都在食堂的卖饭口,拿着饭票自己去打饭打菜。就算是上级有关部门到厂里来办事的,中午到饭点也都是自己找碗筷,到食堂打饭菜。这真正地体现了紧密联系群众的干群关系。
  还有就是晚上加夜班,那是经常有的事情,下了夜班以后,我们赶紧找地方,打上几桶水,用冷水洗一下身子,回到宿舍。赶紧抓紧时间睡觉。有些人的肚子饿了,夜班饭又卖过了,空着肚子躺在床上实在难受,万不得已,有几个小青年悄悄地溜进食堂,在食堂偷偷地拿几个馒头带回宿舍,慢慢地烤着吃。我们在睡梦中,闻到了烤馒头的香味。这个馒头考得水平的确不怎么样,但是这烤馒头的香味却是谁也无法抵抗的。于是乎,大家纷纷地从床上爬起来,大家围在一起,争抢着那些烤馒头片吃。那个热闹的气氛绝对是另有一番风味的。
  那个时候,车间里的党团支部的确在发挥着战斗堡垒作用,很多的年轻人,纷纷向党团支部提出入党入团的申请,请求党团支部在突击活动中考验自己,把最重最复杂的任务交给自己。纷纷表示坚决响应党团支部的战斗号召,不怕苦不怕累,不怕任何艰难困苦。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一切任务。

经过了十多天的艰苦努力,我们铸造车间终于超额30%,完成了厂部给车间的预定任务。受到了厂部领导的表扬。特别是对我们模型房这些前去增援的同志,领导特别强调表扬了模型工段的二十来个学徒工。我们的心里特别高兴,总算是可以得胜回到模型房了。
  国庆节以后的一天,我正在往模型房走的路上,还没有到模型房的大门口,在大老远的地方,我就听到,我们模型房里的一个女徒工,不知道她正在和车间里的党支部副书记激烈地争论着什么:“你说我表现比别人差,比别人差未必还能够上报纸受表扬吗?”支部副书记笑了,“受表扬和受批评都是相对的。对你要求严格一些,只有好处,没有害处。”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车间。
  眼看着那位支部副书记走出了模型房的大铁门,一转弯转向到翻砂房的方向走去,看着他已经走远了。我这才走进模型房,小心翼翼地问这个女徒工:“你上报纸受表扬,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怎么一点儿风声都不晓得喃?”这个女徒工笑着说:“这里边儿不光是我上报纸受表扬,这其中也有你一份呀。我们模型房里,所有的学徒工都上报纸受表扬了。”
  她这一下的确是把我彻底给搞糊涂了,我站在那里一头雾水,望着那个女徒工,疑惑不解地说:“这不可能啊,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女徒工笑得更厉害了,她弯下腰,从她的工作台里拿出一份《冶金报》递给我,在报纸的第一版上,我看到了这样一篇文章。题目我记不得了。
  这段文章的中心大意是介绍了冶金工业部第五冶金建设公司机械修配厂铸造车间模型工段的全体青年工人,为了响应车间党团支部的号召,打破工种界限,支援翻砂工段完成车间生产任务的事。号召冶金系统全体青年工人,打破工种界限,要提倡一专多能。
  文章中,重点赞扬了青年工人不怕吃苦,连续奋战的精神。还讲到要青年工人干一行,爱一行,要体现一专多能,为了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努力,不怕困难,要增强工人阶级当家做主的责任感,做好企业的主人翁。
  看到这里,我总算是弄明白了:《冶金报》是冶金工业部的新闻报纸,在这份报纸上所表扬的是:五冶机修厂模型工段的全体青年工人,那么:首先我是模型工段的全体青年工人中间的一员,其次到翻砂工段去支援有我一个,在报纸上受表扬里当然也就有我一份,在这里,我也算是上过报纸,当然也要算是受到报纸的表扬了。
  当我还沉浸在上报纸受表扬的喜悦中沾沾自喜,自我陶醉的美妙时刻,我们车间里的一个党支部委员,他突然来到模型房,径直走到我的身旁,拍着我的肩膀,从模型房里把我找出来,我莫名其妙地跟着他一起来到车间外面的一个避风的角落,在一截废旧的混凝土预制梁上先后落坐。
  请看下一节《一件大事发生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我们都上报纸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