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八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8-24 点击数:346次 字数:

两人出来到街上,赵蓉乐得‘噗嗤’笑。 王兴国就诧异道:“瓜笑(傻笑)啥子嘛?”  赵蓉瞅着又开笑,嘻嘻盯他问:“你这家伙不傻吧?” 王兴国疑惑道:“问的没头脑? 要看遇到啥情况。最难做的是,该装糊涂耍精明,该装傻时不会傻。”

“哎哎王兴国,午饭时讲的那地方,到底想去不想去?”

“……?”

“哎呀呀,呸呸呸,还是男的呢?这么明显都不懂,你不会是‘娘炮’吧?更不会是‘同志’吧?”

“肌肉梆硬,从来不是!”

“这就好。我租住的单元里,有位退休教书婆,待遇比当工人的退休姐姐高两倍,她在五楼独住二居。老人腿不便,儿女不常来,遇上我就扶。上回帮忙拎着东西,到她家一看,屋里挺整洁,什么都不缺?”

“ 你个丫头货,别起歹意啊?”

“老实听!我呀说,‘奶奶您该雇个人?’ 她说请不起,我去凑她耳朵喊,‘那我来,不要钱。’ 她怀疑一切上下打量老半天,见咱忠厚又诚实,这才说,‘很好啊,姑娘你忒太关心人儿。’ 我说租不起你的房,她就问,‘您住六楼多少钱?’ 我说一间十多平,两人合着租,每月每人掏九百。她连着呸了好口,说六楼这家太可恶,常在背后搬是非,在楼梯间里存杂物。又说套形都一样,若肯去她家,同样屋子每人一月八百五。我想她也够黑的。”

“社会很客观,一人一月少五十,快去吧!”

“好好听着,别乱打岔!讲件事要一百次吗?这几天为了找房住,弄得心情黑灯瞎火。于是我又去,说两人共给一千三,租下说过的那间,附带帮着做家务。今早奶奶回话了,说姑娘你就快来吧,昨晚与儿女通电话,大家认真盘算了,一千三就一千三,租屋得两人。我说我有未婚夫,商量好就搬进来。怎么样棒不棒?王兴国咱去不去?”

“说我吗?谁是你的未婚夫?”

“哎呀扭捏啥?你是咋的啦?决定去?不敢去……?”

“去是肯定不行的。”

“王兴国,你根本不像真男人,是个男娘们儿!”

“咱们正经找房吧?为了前途多想想,你不知道我多穷,欠着学债毕业证都赎不回,决不能让爱情因穷变悲壮。”

“你只出六百?”

“倒是很诱人。”

“我也来同住,更诱人了吧?”

“到底看上我哪点?”

“说不清,很朦胧,真要看清楚,也许就不喜欢了,你可要抓紧?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这个决心不好下。”

“一个女的都不怕,你怕啥?难道我是坏人吗?啊?!狗东西你亲过我,上战场就怂包啦?”

“赵蓉你呀特好,特别的单纯,容易上大当。”

“你不让失望,就不会上当。”

她见王兴国左看右瞧踌躇不定,推他一把说:“上哪找房?租得起吗?离几十里的破旧屋都不便易,每天搭上大把时间挤车转车,一月交通费也不少,别再犹豫冒傻气?脚一跺,牙一咬,为爱情咱拼一把,马上决定去!”

“撺掇我?故意的?”

“这里没旁人,承认动心了。”

“还是下不了决心。”

“穷倔啥呀……?”

“看了房子再说吧,我是真怕拖累你。”

“嘻嘻嘻……,多虚伪。”

两人笑着去看房。

王兴国和赵蓉,在公交车站遇到孙明与赵青,双方看了看,男的不开口,女的打起招呼来,与男性相较她们更具‘政治性’。赵蓉嘴角撇着坏笑斜眼道:“赵青你猫乖狗顺跟姓孙的胖鳖孙,赶去最烂的地方,意义好比变肥料,抛进地里贡献自己,公司得粮,比如玉米土豆啥的。你说你个良家倔女,行为异常不简单嘛。”  赵青听后怒火中烧,当场举掌就要扇她。吓唬几次见嬉皮笑脸不在乎,试几下又没扇,露出狰狞切齿道:“胡说八道的小巫婆!忌妒了?娘给你俩个机会,假装最后劝一回,闺女有屁就哧溜。” 赵蓉顿觉不自然,头扭去扭来反击说:“赵青你算三八婆,放开一切跟他去!别顾人们会惋惜,玩味人生的喜剧。到了乡下开荒种地,多养鸡鸭鹅,得闲提着新鲜土蛋,进城探望你的老祖,啊?” 赵青恼怒狠狠道:“亲爱的赵蓉,你是坨猪屎?” 赵蓉乐她被气了,兴高彩烈差点蹦,望眼公交还没影,把赵青拉到一边说:“孙明在老家有婆娘,他若想自毁,咱吧认真劝几回,也就不再管他了。可你破坏别人家庭是反社会!本老祖我细琢磨?一位自毁的,一位骚扰别家的,开始结伴流窜了,人民政府多担心?别去了,听话啊……?让给王兴国和我,那里适合咱发展。你俩去算咋回事?最多算私奔,也就一小段,终究得回来,伤心难见人,多不合算嘛?”  赵青上下地审看,扁嘴眼露不屑问:“终于讲出实话了?” 赵蓉面带恳切道:“现在回头,立马上岸,敢肯定还来得及!”  赵青深不以为然,加重语气说:“天真愚昧的憨妹妹,胖妹妹,傻妹妹,你真以为除去雨天就是晴天?没有阴天和雾天?除了好人就是坏人?没有复杂性的适应性?‘适者生存’怎么论?除了被你正确的,都是错误的?傻妞呀,婶娘我来告诉你,有种婚姻是被迫,有种同情会升华,有种私奔是抗争,有种面对是无畏,有种脚步叫坚定,有份‘讨厌’送给你。别总看孙明不顺眼,他的情商比你高。猪八戒的亲妹妹?我俩这份真感情,因为世俗而痛苦,因为向住而不顾。猪妹妹?不懂生活真可怕,妄加指责真可恨,你个肥妞真烦人!”  赵蓉窘了会儿,疑惑地问道:“你俩这么崇高吗?不会是缺心眼吧?孙明像个东西吗?不是老祖吓唬你,从古至今怀不良动机的都狡猾,都是披羊皮的狼,是为能够吃掉你!”  赵青严肃认真提醒:“赵蓉!请你尊重我的智商。”  赵蓉嗤笑道:“认错路又跟错人,还情有独钟奋勇朝前?谁敢保证你智商正常?”  赵青反问:“你是故意想找事?”  赵蓉连连摇头说:“没有没有真没有,只是瞅着你别扭,痛心拔脑,不吐不快。” 这时孙明喊车来了,赵青跑去上了车,探头说:“赵蓉你是个坏蛋,真心让人烦。”

车开走了王兴国问:“你们刚才说什么?”  赵蓉哈哈笑:“上下左右全不顺眼,给她添堵。”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三十八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