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四回 诸生激愤事何益 君子琢磨德更明(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8-24 点击数:358次 字数:

  年关过后,不出三个月工夫,寒意全消,暖意渐长……
  杂志社里一如往常,然而花间市却暗伏着一股猛烈的力量,如地下的岩浆一般,正在酝酿,伺机喷发。花间市里有些人也蠢蠢欲动,想要摧毁他们的敌人,巩固他们的尊荣,他们便是狂躁的布莱人。
  在布莱人地下赌场的一个小房间里,三个人正在拷打一个得罪了他们的男子,原因是他的弟兄跟布莱人起了纷争打了布莱人出逃在外,他却不肯说出弟兄的下落。“长下巴”和“络腮胡子”正坐在一旁喝酒,“络腮胡子”说道:“得罪了布莱人就是这个结果。”
  “长下巴”左边嘴角一扬,笑道:“有的人却还没有得到这个结果。”
  “谎言杂志社是吗?走着瞧。林雪飞!周克新!哼。”
  “你们布莱人的拷问就是给人挠痒痒是吗?”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女人走了进来,“长下巴”和“络腮胡子”慌忙起身,那三个打人的人也都弯腰致意。
  “长下巴”恭敬地问道:“您怎么有空来这里?”
  那女人也不做声,走到被打那人面前掏出手枪,说道:“说吧。”
  “不知道。”那人回答。
  女人连开三枪,子弹从他耳旁呼啸而过,那人闭眼大叫,然后发狠笑道:“吓唬人谁不会?”
  女人朝他两腿各开一枪,登时血流如注,那人抱腿痛苦大叫,女人将枪口对准他的左肩,笑道:“说不说。”
  那人稍一迟疑,子弹已经穿肩而过,女人又将枪口对准了他的右肩,笑道:“说是不说?”
  “长下巴”连忙跑过来握住女人的枪柄,陪笑道:“算了,算了,打死他也无益。”女人推开“长下巴”,将枪口移到了那男子的胸口,那人毕竟疼不过,又看出这人是个狠角色,挨下去必死无疑,便连连求饶,只好讲出了实话。
  女人笑问“长下巴”:“你的手段呢?”
  “咱那点儿玩意儿,怎敢在您面前显摆?”
  “你刚才可是在说林雪飞?”
  “他伤了弟兄们的颜面,就算是和我们结了仇。”
  “是不是谎言杂志社的林雪飞?”
  “还能有哪个?”
  女人夺过“长下巴”嘴里的烟扔到了地上,用脚捻了捻,说道:“乌烟瘴气。”
  “快把烟都灭了。”“长下巴”吩咐其他人。
  “这个仇,我帮你们报,你看如何?”女人说道。
  “怎么敢劳您大驾?”
  “那个林雪飞好像有点来头,我想跟他斗斗法。”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放心了。”“长下巴”笑道,“这回可有他好看的。”
  与布莱人商量完生意上的事情后,她来到了赌场外面,上了她的朋友于衍修的车。对于她盯上林雪飞一事,于衍修十分不解,他问道:“以你的身份,为什么要帮布莱人做事?”
  “他们?”女人笑道,“他们也配?”
  “那你是……”
  “听说林雪飞磊落刚正。”女人笑道,“这必定是传闻,世上哪有这种人?我平生最恨沽名钓誉人面兽心的伪善之徒。我会揭穿他的面具,要他身败名裂,”
  “要我出手吗?”
  “哪用得着你?给我找群小混混,先给他点颜色瞧瞧。”女人以为对付这种人切不可用自己的人,倘若有所疏忽自己便要倒大霉了。
  几天之后,他们纠集了一群暴徒,这些人不是人性尽失,残忍血腥的帮派中人,也不是好吃懒做,无聊生事的街边混混,他们之所以从事这样行业,是因走投无路,别无选择。
  少在黑夜里走路,在这个世界不值得信任的时候。当时林雪飞正在夜色中快步疾行,突然有几辆黑色汽车停在了距他七八米之外的前方,接着,一辆红色汽车停在了更远的地方。
  所有黑色汽车的车门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开,十几个手持棍棒的男子快速地从车上窜了出来,十分有序地向林雪飞移来,动作轻盈熟练,看上去非常专业。刹那间,已来到林雪飞面前。
  为首男子说道:“对不住了兄弟,有人要买你的命。”。
  “我的命竟值得有人买么?”
  “咱不做无名的买卖,您通个姓名,将来阎王爷那里好说话。”
  “人间都这样混账,阎王爷那里恐怕也无理可讲吧。”林雪飞说道,“你们的雇主没有告诉你们我是谁吗?”
  “他们只说你是一个混蛋。”
  “那你们就当我是一个混蛋好了。”
  “你不怕吗?也不问问是谁要你的命?”这群人对他的镇定从容产生了好奇。
  林雪飞看了看远处的红色轿车,说道:“你们的雇主恐怕要着急了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林雪飞,你们只管动手。”
  歹徒们面面相觑,似乎对林雪飞有所了解,为首者问道:“哪个林雪飞?”
  “既然接了别人的活,又岂管得了那么多?”
  众人看他一身白衣打扮同传说中并无二致,又见他处事不惊,临危不乱,心内已认定此林雪飞便是传闻中大名鼎鼎的林雪飞。那人一扭头,所有人又都极快地并且轻盈地消失在夜色中。林雪飞心内并无一点波澜,迈步向前走去,从那辆红色轿车一旁经过,毫不在意。
  待林雪飞走后,为首那人跑到红色轿车窗前,将一包钱扔进车内,说道:“老板,这买卖咱接不了,您另请高明吧。”
  “有钱不赚,这是为什么?”那女人问道。
  “咱不知那人怎么得罪了您,咱是无义之人,干这营生糊口,却不敢伤了那有义之人。”说完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这女人将身子倚靠在座椅上,右手拖着脸颊,若有所思。于衍修却难以服气,推开车门,朝林雪飞狂奔而去,女子在后大喊:“衍修,回来。”于衍修已经跑远,女子只好驱车追赶。
  于衍修动作矫健,很快就追上了林雪飞。他身子轻捷,在林雪飞背后腾空而起,右腿朝林雪飞头部踢出。等到他的飞脚快击到林雪飞耳边,林雪飞才有所察觉,低头闪过。于衍修不给他喘息机会,落地瞬间,右脚横空袭来,林雪飞疾步后撤躲了过去。于衍修再次跃起,用右膝顶林雪飞前胸,林雪飞见他来势凶猛,招招狠毒,心生愤怒,抬腿还击,以脚背击他膝盖。于衍修感其力道强劲,心知不能硬拼,快速伸直右腿,用双手向下摁他脚踝并借势转身,落地之后稳稳站住。
  两人相持,谁也不动,红色轿车驶了过来,车内女子推开车门向于衍修授意,于衍修一头扎进了车里,车子很快远离了林雪飞。
  “这人怎么样?”女人问道。
  “绝非泛泛之辈。”
  “连你都对付不了?”
  “我没有十足的信心,他也没有。”
  “这人倒有些手段,竟收买了不少人心。”
  “难道就这么算了?”
  “这才刚刚开始。”女人不知又想出了什么恶毒的办法,“找人盯着他,还有杂志社那帮人,我不信他们没有弱点。”
  再说晋欢这边,他同往常一样老早起来赶往杂志社。他的身体走出了大门,脑袋却还在梦中,迷迷糊糊地立在公交站台旁,突然,一阵阵暴怒的狂吼接连不断地袭来。晋欢努力睁了睁眼,一支庞大的十几列纵队从远处缓缓走来,队伍前面拉着横幅,上面写着:坚决反对帝国,誓死护卫国土。后面的人有的举着色彩夺目图像怪异的旗子,有的抬着标语纵横符号交错的木牌,有的擎着表情夸张涂鸦堆叠的人像,群情激奋,意志昂扬。有些人头上裹着鲜红的头巾,有些人裸露着写满口号的胸脯,有些人将自己的脸涂成五颜六色。人流之中,色彩辉映,旗帜乱舞,呼声震天,那队伍从晋欢身边经过,足足走了十分钟。
  作为一名媒体人,他自然知道事情的起因,中国与东陆国领土争端再起,历史积怨被重新燃起,民众情绪喷涌爆发,不可收拾。在队伍中间,晋欢看到了自己的两位好友——贾思悌和吴子清,他们在队伍的边缘随着人流向前涌动,如同被人牵引的木偶。
  “嗨,子清,小悌。”晋欢向他们打招呼。
  “晋欢。”两人暂时脱离了队伍,来到晋欢身边。
  “你俩怎么也来了?”
  “同学叫我的,我不好意思不来。”吴子清说道。
  “我觉得好玩。”贾思悌笑道,“要不你也来。”
  “吴子清,你在这干嘛呢?”队伍当中又走出一人,满怀激情,激动异常。
  “江省。”吴子清跟他打招呼,“这两位是我的朋友。”
  “还不快进来。”江省满脸通红,脖子的青筋都爆了起来,“什么时候了?还有工夫闲聊。”
  “就来了。”吴子清和贾思悌准备走进队伍。
  “我还要上班呢?”晋欢笑着拒绝,“先走了。”
  江省跳到他跟前,大声质问道:“上班?国家重要还是上班重要?”
  他反应如此强烈,大出晋欢意料之外,晋欢不想去惹他,只好笑道:“自然是国家重要,不过我的确有些重要的事,你们先行,我随后就来。”
  “你莫不是帝国的走狗?”江省揪起了晋欢的衣领。贾思悌和吴子清赶紧上来拉住他,笑道:“他的确有要紧的事,叫他走吧。”
  江省极不情愿地松开了晋欢,边便走便骂道:“中国的败类,华夏的耻辱,毫无血性的懦夫,丧失本心的腐肉,就是因为有了像你这种人,帝国才会有机可乘,民族才会面临危机,罪人,不可原谅的罪人。”
  晋欢吓得跑了起来,来到杂志社的时候依然有些心神不宁,使右手上下抚摸着自己得胸口,几秒钟后,安定了许多。他看到秦大姐又在收拾卫生便跑上前去夺过拖把,笑道:“秦阿姨,这是我的活,你不能越权呀。”
  “俺反正没事做,闲着怪难受。”
  “秦大姐,你说那个韩小梅可恶不可恶,我已经是个老员工了,怎么还叫我干这种活呢?”
  “你可不许说小韩的坏话,她对你多好你心里还没数吗?”
  “什么?她对我好,他把我当驴使还说对我好?”
  “干活好啊,什么时候不能干活了人也就完了。”
  “哼,你被她收买了,从此咱们敌我分明。”
  秦大姐被他逗得咯咯直笑,她说道:“你不想做,以后我做吧。你小孩子本来也干不惯这种活。”
  “别,那还是我做吧。”晋欢笑道,“不是心疼您,是怕那韩小梅趁机使坏。”
  “这就对了嘛,小伙子,中午给你多加个鸡腿。”秦大姐笑呵呵拿着拖把上了二楼。
  “干就干。”晋欢赌气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叫韩小梅尝尝这个滋味。”
  晋欢说完这句听到了背后门开的声音。“不会这么倒霉吧。”晋欢心想,“又被韩小梅听见了?”
  “年轻人。”传来的似乎是一位老人的声音,晋欢松了一口气,“真勤快。”
  晋欢回过头看到是一位年近花甲,鬓须全白,然而却意气风发,精神饱满的老者。他穿着一身户外运动装,戴着白色棒球帽,背着高出头顶的旅行包,晋欢上前笑道:“老先生,您好,您是……”
  “一名读者。”老人笑道,“我是杂志社的一名读者。”
  “您是要投稿,还是找人,还是……”
  “你是哪位?”老人问道。
  “我叫晋欢。”
  “你就是晋欢?”老人笑道,“果然不错。”
  “您认识我?”
  “你忘了?我是你们的读者。”
  “您读过我写的文章?”
  “看过几篇,怎么后来不写了?”
  “工作繁杂,没有时间。”
  “还是要拿起笔,写字总好过看字,明白吗?”
  “明白,老先生,您说得对。”
  “为了我们这些读者,也为了你的手和你的心。”
  晋欢正在揣摩这位老者的话语,凑巧韩采梅、林雪飞和常业清一起走进了杂志社。看到这位老者,他们全都大吃一惊,赶紧走上前来,韩采梅笑道:“董事长,您怎么来了?”
  “董事长。”林雪飞也向他问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四回 诸生激愤事何益 君子琢磨德更明(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