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三回 可怜魂断梦未惊 应叹恩绝意难平(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8-23 点击数:396次 字数:

    贾思悌与晋欢乘车赶往杂志社,两人刚下车就看到秦大姐提着一篮子菜慌张地向杂志社跑,并不时紧张兮兮地回头张望,身后一个穿着蓝色工人装的瘦弱男子紧紧地跟着她,并不断指着秦大姐叫喊,叫她停下。
  “这还了得?”晋欢说道,“光天化日的。”
  “遇到我们正义双侠,算他倒霉。”贾思悌说完同晋欢一起奔向那人,贾思悌从侧面一跃,搂住那人脖子,晋欢弯腰抱住那人双腿,两人同时发力,把他撂倒在地上,狠命地踢了两脚,嘴里骂道:“大胆劫匪,找打,找打。”
  不想那秦大姐又折返而回,推开晋欢和贾思悌,蹲下身子,问那人道:“哎哟,伤着了吗?”
  “孩儿他妈呀,你怎来这里了?啥时来的?来这里干么?在哪里住着?怎不跟我说一声?”那人一连串问了这许多问题,晋欢和贾思悌这才知道,原来这位老汉是秦大姐的丈夫,连忙俯下身去将他搀起,道歉不跌。
  “这俩孩子恁有劲呢。”老汉说道。
  “对不住啊,叔叔。”两人说道,“我们还当……”
  “怨我,怨我。”秦大姐说道,“他俩也是好意,寻思俺遇上坏人了呢。”
  “那咱快进杂志社吧。”晋欢说道。
  “别介。”秦大姐说道,“老头子你快回去吧,这里恁干净,你穿这样可别进去了,晚上我找你去吧。”
  “别,别,别。”晋欢拉着那老汉说道,“什么干净不干净的,还不是我打扫的。”接着又凑到秦大姐耳边说道:“你还不知道那些人背后做些什么事呢?我见到有人把从牙缝里抠出来的菜叶吃了,还有鼻涕流进水杯里的,还有一个月不洗头的,最恶心的是,有人上班的时候抠脚丫,吃饭的时候还不洗手。”
  “哪有这样事?”秦大姐笑道,“你哄俺呢。”
  “真的,陈海润、常业清还有周克新他们都这样。”说话之间,晋欢已经把老汉拉近了杂志社。
  “这位是秦阿姨的老伴。”同事们听了晋欢的介绍都起身向老汉致意,弄得老汉都不好意思了。晋欢却仍拉着老汉往里走,上了楼梯。
  晋欢猛地推开韩采梅办公室的门,一下子跳了进来。韩采梅正在埋头工作,着实被晋欢惊得不轻,她生气地说道:“这是在公司,我说了你几回了,你再这么没大没小,一惊一乍,看我怎么治你?”
  “我带了客人来。”晋欢把贾思悌、秦大姐和秦大姐的丈夫拉了进来。
  韩采梅只得收了愤怒,笑道:“小悌怎么来了?”接着又问晋欢:“这位大哥是……”
  “这是秦大姐的丈夫。”
  韩采梅赶紧离了座位,走上前去握了握老汉的手,让他坐下,并为他倒了一杯水,说道:“秦大姐,怎么不跟我说声?”
  “俺也没寻思……”
  晋欢接过话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秦大姐说道:“俺不是寻思孩子要买房,老伴儿一个人辛苦,俺给他分担分担。”
  “孩儿他娘呀,我自己一个人能行,养家糊口不就是老爷们的事吗?”
  “我本来寻思瞒着你和孩儿,不巧被你碰见了。”
  “哎,看到你的这位老板人这么好,俺也就放心了,等过年咱俩一块回家吧。”
  “咱别在这里坐着了,咱到厨房里吧。”
  “不用,不用。”韩采梅笑道,“你们就坐在这里聊吧,我正好要出去一趟。”
  “别介,别介。”秦大姐谦让道,“也该做饭了,叫老伴儿给我帮帮忙。”说完便拉着丈夫进了厨房。
  “孩儿他娘,你这个老板真好。”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
  “人又好,长得又俊,咱儿找个这样的媳妇就好了。”
  “别瞎说,咱儿能配上人家?”
  “咱不是说说吗?”
  老汉又问:“你出来了,咱娘怎么办?”
  “咱娘上孩儿他姑家去了,等咱挣够了钱就把咱娘接回来。”
  “家里都好吧?”
  “都好,都好,他爹你那个活怎么样?”
  “我那个活也不孬,干得多挣得多,我一天使使劲儿,加加班能挣一百多。”
  “别太累,身子要紧。”
  “不累,不累,咱硬朗得很。”
  “孩他爹,我给你看看好东西。”秦大姐从角落里的一个箱子中提出了一个尼龙袋。
  “这里面是什么?”
  “我拿出来你看看。”秦大姐将那半袋子东西倒腾了出来。
  “你真土,你当是俺不知道?”老汉拿起了其中一件,“这个东西叫牛奶。”又指着地上的那些吃的喝的东西,一一说出了它们的名字。
  “在外面干活的人就是不一样,什么都知道。”
  “这不是你偷的吧?孩他娘,咱可不干这事儿。”
  “你说什么呢?这是老板和孩子们给我的。”
  “那你怎不吃了?”
  “我寻思过年带回去给你、咱娘和孩子吃。”
  “我的娘啊,你不知道,这个玩意是有日子的,叫保质期,你看看。”老汉指着那盒牛奶的保质期给她看,“过了这个日子就不能吃了。”
  “这个过了吗?”
  “哟,还有两天,你快喝了吧。”
  “俺不喝这古怪玩意,你喝了吧.”
  “俺不喝,喝不惯。”
  “你喝过?”
  “没喝过。”
  “那你怎说喝不惯?”
  “你想想牛肉那个膻味,这奶能好喝吗?”
  “也倒是,那我再给孩子们喝了吧,扔了怪可惜。”
  “光顾说话了。”秦大姐说道,“差点忘了做饭。”秦大姐为大伙准备了不算丰盛却足够美味的午餐,老汉吃过午饭便匆忙赶回去做工了,自此之后两边相互探望,不在话下。
  却说吃饭之时,办公室里林雪飞几人都隐隐闻着有些酸腐之味,不过,这味道很明显不是来自秦大姐的饭菜。陈海润问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是有些怪味。”常业清也说道,“哪里来的呢?”
  “难道墙角里死了老鼠?”陈海润说道。
  “还吃不吃饭了?哪里来的老鼠?”傅枕云虽是玩笑,却带着些莫名的火气。
  陈海润在办公室里嗅来嗅去,最终停在了周克新身边,笑道,“老周,你几天没洗澡了?都酸了。”
  周克新只顾吃饭不搭理他,陈海润一伸手掏走了柜子上的铁盒,笑道:“味道就是从这里来的。”
  “给我。”周克新站起来伸手要夺,“敢拿我的东西。”
  “我看看里面是什么?”陈海润转身背对着周克新,想要打开盒子,周克新将他抱起来,把手伸到他的怀里去夺。
  “这么紧,还是你打开吧。”陈海润将那铁盒扔给了傅枕云,若是在以前,傅枕云早就参与了打闹,今天却懒得动弹,可是见盒子朝自己飞来又不能不接。周克新见状松开陈海润赶了过来,骂道:“再不给我,我要你们好看。”
  “你们玩你们的,干嘛扯上我。”她又将盒子扔回给陈海润。
  陈海润接在手里,很快掰开了一侧的铁扣,周克新转身捏到了铁盒的另一端。陈海润并不打算不放手,周克新用力一抽,那铁盒摔在地上,盖子飞到一旁,一堆黏在一起的水饺滚了出来,上面长满了绿毛,酸腐之味更加浓重,陈海润捏住了鼻子。这些是前些日子小影给他送来的水饺。
  周克新的眼珠子快蹦了出来,他跳上去掐着陈海润的脖子,叫道:“我要你的命,我要你的命。”
  “别闹了,别闹了。”傅枕云烦得紧,“你留着不吃,她以后还怎么给你送?”
  “你看看,我不过跟他玩笑,你就护上了。”周克新又反过来打趣他们两人。
  “谁护上了?”傅枕云说道,“有本事你掐死他才好呢?一下少两个,清净。”
  陈海润见傅枕云有些异常,便不再玩笑,老老实实地坐在座位上。一下午的时光匆匆而过,傅枕云心内忐忑不安,离家越近这种感觉越加强烈。进门的时候,她的哥哥嫂子还有姐姐都已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小云。”大嫂看见她,站了起来。
  “大嫂,你们都来了。”
  “坐下吧。”大姐说道,“好好谈一谈。”
  “不必了。”傅枕云厉声说道,“我搬出去。”
  大姐见她如此坦荡,又遂了他们的心愿,说话稍稍软了些:“我们也不想,只是那样一个人跟妈住在一起,我们实在不放心。”
  “我是该走。”傅枕云说道,“你们两个,必须有人住进来,老姨身边不能没人。”
  “我看这样吧。”大哥说道,“把妈接到我那里去,总行了吧?”
  “这样也好。”大姐说道,“妈也有人照顾,还省下了这所房子,收拾收拾卖了吧。”
  “人啊,人啊。”老太太从屋里走了出来,“人要是忘了自己的根那就算不得人了。”
  “妈,你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大姐说道。
  “小云啊,你不要走。”老太太拉傅枕云坐在沙发上,“跟别人我住不惯。”
  “妈,咱不都说好了吗?您怎么又变卦了。”大哥说道。
  “说好了?”老太太轻蔑地说道,“你听差了吧?我跟不讲理的人没什么好说的。”
  “妈,我们不是为您好吗?”
  “你们不要为我好,我从来没有为你们好过,要不然怎么会教出这样混账的儿子和闺女?”
  “妈,您的思想得变变了。”
  “哦,现在年轻人思想都变成这样了?兄弟姐妹的情分也不顾了,母亲的心意也不管了,连老家老宅都瞧不上了,瓢子湾的房子叫你们卖了,现在又要卖这个,到底是谁该变变了?”
  大姐皱了皱眉,说道:“妈,人家小云都答应了,您还犟什么?”
  “小云答应了,好,好,小云去哪我就去哪。”
  “您看您……”大哥大姐无可奈何。傅枕云拉着姨妈的手说道:“老姨,您跟大哥住吧,说实话您跟哥哥住在一起实在太不方便,我也时常挂心,不如我就出去吧。”
  “我这把年纪还能再活几天啊?就偏偏让我这么难过,还不如死了呢。这个王八羔子叫我到他那里去住,他哪里能如我的意呀?”
  “老姨,你不要难过,我会经常去看您的。”
  “就是啊,妈,小云反正在花间市。”大姐见事要成了,非常开心。
  “我走就走吧,这房子留给小云,别出去找房子了。”
  “妈……”大哥大姐异口同声地叫道。
  “老姨,我已经找到住的地方了,你放心。”
  大姐听她这么说,赶紧接话:“是吗?房子怎么样?在哪儿啊?什么时候搬?”
  “今晚就走。”
  “不用这么急,总得收拾收拾东西吧。”大哥说道。
  “没什么东西。”傅枕云说道,“一个箱子而已。”她起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大姐也跟了进来,笑道:“我帮你收拾收拾。”
  在傅枕云房间里的床上,小敏正在和哥哥对面坐着玩耍,大姐一把把小敏拉了下来,嘱咐她道:“快去找你爸爸,真不懂事。”哥哥见玩伴跑了出去也跟着下了床,傅枕云拦住他道:“哥哥,一会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傅枕云只带走了些衣服和日常用品,所以很快就收拾完毕,她拖着行李,拉着哥哥的手走出了家门,临走之前,她向大哥大姐鞠了一躬,说道:“大哥大姐,谢谢你们多年的陪伴。”又向姨妈说道:“老姨,你跟大哥大姐好好相处,我每个星期都会去看您。”
  傅枕云说完转身而去,此时的她无家可归,她说她已租好了房子,只是不想让老姨担心和难堪。傅枕云心里盘算着今后的计划,不过她首先要度过今晚。
  “去哪?”哥哥问道。
  “还能去哪,先找个酒店吧。”傅枕云心想。
  “哪里有好玩的?”
  “我那里有好玩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突兀却又温暖,陈海润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你怎么来了?”
  “碰巧吧,碰巧。”
  “你要去做什么?”
  “我瞎逛,你这是要回老家呀?”
  “我要找住的地方。”
  “我知道一个地方,又舒服又便宜?”
  “哪里?”
  “我家呀,正好还有两个空房。”
  “我就是冻死也不去你家。”
  “在你找到房子之前,可以暂时将就一下嘛。”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要找房子?”
  “猜的,我猜的。”陈海润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木偶人一边摆弄一边递给傅枕云的哥哥,说道:“好玩吗?”
  哥哥拍手笑道:“好玩,好玩。”
  “我这里还有。”陈海润说着从包里又拿出了许多木偶人,“都给你。”
  “真好,真好。”哥哥高兴得不得了,嘴角流出了口水。
  “你好要吗?”
  “还要。”
  “我家里满满一屋子都是玩具,跟我来。”陈海润跑了起来,哥哥迫不及待地跟在后面,傅枕云也只得跟了上去。就这样,傅枕云暂时住在了陈海润的房子里,一开始她还四处打听,后来遭到陈海润的多次阻挠,这事才搁浅下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三回 可怜魂断梦未惊 应叹恩绝意难平(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