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磨 刨 刀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08-23 点击数:320次 字数:

你也许见过木匠磨刨刀吧?我过去可是经常干这样的事儿。
  记得1971年3月份,从被分配到五冶机修厂铸造车间的模型工段当木模工起,我开始学推木工刨了,每当看到,我推出的木刨花从我的刨子上口飞出去,随着我右手食指,轻轻地滑动而飞落到我的脚面上,感到特别的惬意,木刨花擦着手指间飞出的细微摩擦,会让人的皮肤痒舒舒的。
  在外行看,木刨花越多越说明木匠越能干活儿。从内行来看,木刨花越薄越才说明木匠的手艺高超。但是,世界上从来没有永远不再磨的刀。磨得再好的刨刀,总会有用钝的时候。刨刀的刃口用钝了以后,就会使刨子不好用,甚至于推不出木刨花。
  在开始学徒的时候,每当刨刀用钝的时间,我就得用左手拿起刨子,右手用钉锤敲击刨子的尾部,手指顶在原来夹在刨子上的刨刀和盖铁后面的木楔子,让刨刀和盖铁轻轻地从刨子上退下来,再把退下来的刨刀和盖铁放在工作台上,拿着退下来的刨刀,到模型房后面的水槽边,沾着自来水,在一块磨刀石上磨刨刀。
  我开始学着磨刨刀的时候,并没有留心去看别人是怎样磨刀的,只是把刨刀的刃口在磨刀石简单地来回磨几下,自己感觉到比较快能用就可以了,所以,我磨出的刨刀基本上都用不到多久,就不能用了,不能用也没关系,再磨就是了。反正学徒期间,别的东西没有,时间可有的是。学徒起码要三年吶。
  有一次我还是照着老样子,在模型房后面的水槽边磨刨刀,自认为已经是磨好了,正准备车转身,想回去继续干活儿,突然背后伸出一只大手,顺势一把,就从我手里夺了过去,把我刚刚磨好的刨刀拿在他的手上。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的师傅。
  施师傅拿着刨刀,用手指轻轻地摸了一下刃口。
  他问了一句:“刀磨得怎么样?能用多久?”
  我说;“用一个上午应当没问题,反正能将就用得就行。”
  施师傅皱着眉头,非常不满地冒出一句上海话:“小赤佬,你是这样如此混混的。那个想法都是不对的。”
  我一下就楞住了。
  明白了,“小赤佬”这是上海骂人的土话,施师傅在批评我了。而且是真生气了。他开始骂人了。
  我赶紧向施师傅解释道:“前段时间你在上海,我在这里磨刀,都是自己学着磨的。过去我在乡下当知青的时候,跟着生产队里的木匠出去干活儿,也都是这样磨刀的。那些木匠师傅都夸奖我,说我磨得还可以。”
  施师傅这时候的脸色,比起刚才那个阵势,要好看得多了。他慢慢地舒了一口气,再一次缓和了一下刚才的紧张气氛。
  施师傅笑着说:“说起来你还算是一个老手嘛,在乡下的时候,你那样磨刀,不能算错,还是有你的道理。乡下的生活艰苦,生产队里的木匠师傅之所以要你那样磨刀,那纯属是在磨洋工。究其根本原因,非常简单。说穿了也就是要在别人家里多干些时侯,大不了就是想多混几顿饭吃。可你现在不同了。现在你已经是全民企业里的木模工,按农村里的话讲,是正规军了。就要想着尽可能地多干活,多出合格产品,肯定地说,对你的水平和要求就会比以前要高一些。决不能等同于原来的水平。”
  施师傅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拿出一把钢板尺,在我磨的刨刀刃口面上一碰,转过身对着灯光凝视着。
  要我过去看:“你看你磨出来的这把刨刀。它的刀刃口斜面是圆鼓形的,这种圆鼓形的刀刃口刨刀用不了多久,刀刃口部位就开始与木材的加工平面发生干摩擦,常见的毛病,主要表现在,不论你用多大的力气,推刨子,就是不出刨花;或者是刨子在木板上推的时候,特别费力气。这就是你老去磨刀的根本原因。磨刀的时候,一定要把刃口斜面与刨刀上口平面磨成小于15度的夹角。刀刃口的锋利程度要达到能够轻轻的一碰,就能剔掉手臂上的汗毛,那才能算合格。这样磨出来的刨刀,在正常使用的情况下,起码可以用上十天半月的,应该是没问题。你只有这样磨刀,才能提高工效。俗话说砍柴不误磨刀功就是这个道理。我刚才磨好了一把刨刀,你拿着做样板,比照着我磨出来的样子,把你所有的刨刀全部返工,全都重新磨。当学徒主要的任务,就是学好技术,你先不要光想到图快。图省事,关键是摸出来的刨刀要好用。”
  没办法。师傅都下命令了,师傅的命令哪个敢不听。当徒弟的也只能照办。我一声不吭地回到工作台前,把所有的刨刀和其他木工刀具、斧子等工具,全都拿到模型房后面的水槽前,严格按照师傅的要求,花费了两三天的时间,老老实实地全部重新磨过了一遍,然后在规规矩矩地请施师傅检查。施师傅过来挨个地检查了一遍,满意地说:“以后你就这样磨刀。不许偷懒。”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笑着小声说道:“我记住了。”
  通过这一次磨刀的体会,感觉到我的工效的确是提高了,而且经常是磨过一次刨刀以后,二十多天都可以不用再磨刀了。完成的生产任务也越来越多了。做出的产品也比原来更受看了。工段长杨师傅也经常在班组会上表扬我,说小石的工作水平的确提高的很快。其他的学徒工都要和小石多多交流工作经验和体会。大家都尽快地提高技术水平。好多完成生产任务。当然我也看到了,当工段长杨师傅在会上表扬我的时候,我的师傅施心谷的脸上总是挂着一副得意的微笑。
  我在广阔天地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时候,也曾经跟着生产队的木匠,在大队的小学校工程干过几天。也帮那些木匠磨过刨刀。那个时候,是在路边的青石板上,沾着路边小溪沟里的溪水,所谓的磨刀,就是沾点儿水,在石板上咣几下,用手摸着比没有磨得时候锋利一点,就算可以了。
  现在车间里。磨刀用的石头,都是经过加工的合成材料。有很强的硬度。有用水来磨刀的合成石头,还有用油来磨刀的合成石头。在乡下,我们用来磨刀的石头,就是天然的青石板。两种材料的磨刀石,磨出来的刀,效果也不尽相同。在最终的功效上也就各显其功。
  我在当知青的时候,在崇山峻岭中的中秋院水利工地上,打隧道的时候,也和那里的木匠混的很熟,我基本上就没看见他们用刨子。忘了。那些木匠还是用过刨子的,这刨子是用来做隧道里,推碎石用的小车轨枕和轨道用的。这工作量不大,我们闭着眼睛都能算得出来。但它们是根据打隧道的进展情况,逐步向隧道里延伸的。他那个轨枕和轨道,框断面的尺寸要求不高。就是八九不离十就行。接头处的木轨道是用木楔子来调整的,只要是木轨道上表面高度一致就行。
  我现在工厂里当木模工,做出的产品,必须有严格的尺寸数据规范。要经过多层次的严格检查。需要完成的产品数量不同,也有各自不同的模型制作方案。每一种产品,都有着特殊的制作模型方法,制作的方法各有千秋。木模工做出的产品也就前差万别。没有那个木模工敢说,他是把模型全部都做完过的。可谓是活到老,学到老。
  单一就从磨刀这一件事来说,就是相当复杂的。每个木模工,他的刨子种类就是相当多的。有常规的木工刨子,有长的,最长的甚至有800毫米长的,600毫米长的,还有300毫米长的,还有150毫米长的,有宽度不同的,有两英寸的,有一英寸半的,还有一英寸的。还有专门拉槽用的槽刨,有专门的刨内圆弧的圆弧刨,有专门刨外援户的铁刨子。等等,每一种刨子,就会有不同的刨铁。还有各种各样的平铲、圆铲。对于不同的刀具,就要准备各自不同的磨刀石。这另类奇形怪状的磨刀石,还得自己想办法搞出来。
  除了用水磨刀的磨刀石,以及用油磨刀的磨刀石,还有一些既不用水。也不用油的方法,是用三角刮刀,在刀刃上直接刮,慢慢地刮出来锋利的刀锋。
  还有一种刀具,就是平面刨床上的滚筒刨刀,它是平面刨床的核心部分,这个机械核心部分的滚筒,上面一共有四把刀。这四把刀,分别安装在该滚筒机械上下左右的四个方向。转速在每分钟3600转以上。每一个单片刀具,都是用弹簧钢锻造而成。这四片刀具,我们自己磨不了。一旦需要磨这四片刀,我们只能委托机加车间的磨床工师傅。在磨床上借助专用夹具来磨
  我在模型房里,跟着施师傅学徒三年,木匠的基本功练得比较扎实。这不,几十年以后,退休下来,这磨刀的工底还是没有丢掉。在家磨菜刀,也还是按照师傅说的基本方法。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磨 刨 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