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三回 可怜魂断梦未惊 应叹恩绝意难平(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8-22 点击数:402次 字数:

  刘问之与妻子告别了长白山,回到花间市已是夜半时分。风尘仆仆,旅途劳顿,再加上妻子身体孱弱,两人稍稍整理了一下便躺在了床上。
  妻子说道:“除了一件事,我今生再无遗憾。”
  “什么事?”
  “拥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可惜已成了泡影。”
  “有你,我就满足了。”
  “不知是我思虑过甚还是疾病使然,我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睡觉吧,你的身体正在慢慢好转,放心。”
  妻子闭上了眼睛,将头埋进了刘问之的臂膀。片刻之后,她睁开了眼睛,说道:“问之,那声音断断续续,似乎是一个婴儿。”
  “倩,并没有什么声音,想想我们的旅程,想想我们的过去,慢慢地闭上眼睛。”刘问之抚摸着妻子的长发,想要安抚她进入梦乡。
  “问之,这大概不是幻觉,自从生病以后,我的眼睛越来越模糊,耳朵却越来越灵敏,快扶我起来。”
  刘问之顺从妻子的意愿,为她披上一件大衣,扶着她走出了屋门。妻子生病以后,刘问之生活拮据,卖掉了汽车,换了一所小房子,他们现在居住的地方是一个破旧小区的一楼一间狭小并且潮湿的老房子,门前有一大片空地,附近的居民有时会把车子停在这里。
  刘问之问她道:“在这里还能听见吗?”
  “向东走。”妻子说道,刘问之仍旧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越来越近了,就在前方。”妻子说道,“你听到了吗?”
  “没有。”
  “不只有哭声,还有摩擦和抓挠的声音,这么清晰你都听不到吗?”
  “没有。”刘问之疑心妻子的状况极度恶化,已无法分辨现实和虚幻。
  “就在这里,前面是什么地方?”
  “有一辆汽车。”刘问之围着车身转了一圈,车内并没有孩子。他对妻子说道:“里面什么都没有。”
  “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的,绝对错不了。”
  “可是……”
  “打开后备箱。”妻子命令似地说道,“要不然孩子会死。”刘问之先前没有检查后备箱,因为他不认为有人会这样对待一个婴儿。
  可是当他站在后备箱旁边仔细聆听的时候,里面的确隐隐传出了些声响。刘问之不暇多想,撬开了汽车后备箱,赫然发现一个一岁大的婴儿正同一些塑料袋、抹布还有笤帚躺在一起,身上裹着一层棉被,两只小手伸到了棉被外面,虽然有些虚弱却仍不断地挣扎着,每隔几秒钟就会“哇”地哭一声。
  “果然是个孩子。”刘问之将他抱起来,右手触到了他冰凉的小脸,赶紧将自己的脸贴了上去,他已经认出了这个孩子。
  妻子惊恐地说道:“这……这……难道是人贩子吗?”
  “我想不是的。”刘问之将孩子搂在怀里,扶着妻子往屋内走去,“杂志社里出事了。”
  “怎么了?”
  “等我慢慢告诉你。”刘问之携妻子进了屋,向她讲述了这个婴儿的故事。
  世事难料,由于刘问之夫妇的巧遇,郑唯心终于能够得偿所愿了,一上午的时间,她整个人一直神经兮兮的。大喜如同大悲,所有让人迷失心智的东西都是不好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悲喜同质吧。
  鉴于上次的事情,韩采梅决定同她一起赴约,她感觉得到,离咖啡馆越来越近,女孩越来越不安稳,郑唯心问道:“采梅姐姐,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
  “说真的,飘在云端的日子不会长久,真正的生活是站在地上的,我懂得这一点,并且不久之后我就会步入这样的状态。但是现在,请允许一个女孩畅快地遐想,原谅她对美好生活疯狂的向往。在天地之间我是渺小的,可天地在我心中何尝不是这样的呢?宇宙能容得下多少星辰,我的心就能容得下多少幸福。”
  韩采梅早已习惯了她的疯癫,在这一点上她倒是跟晋欢有几分相似。郑唯心继续说道:“采梅姐姐,我不是在朗诵诗歌,也不是在表演歌剧,你一定在责备我用词的华丽,语句的堂皇,这对我来说太过苛刻。你难道没有发现,生活本身美过所有一切,诗人和作家只是捡起了无边草原上的一片枯黄萎缩的草叶,却赢得了过多的赞叹和掌声,人们是多么愚钝,只要你热爱生活,欣赏生活,到处都是歌声,遍地都有惊奇。”
  “我们该下车了。”韩采梅说道,她们已经到了咖啡馆门口。
  “采梅姐姐,我结婚的时候,你一定要做我的证婚人。”
  韩采梅笑着下了车,帮郑唯心打开车门,她迫不及待地抱着孩子下了车。她走得极快,如同小跑一般,韩采梅很吃力地在后面跟着她。就要走进咖啡馆了,郑唯心回头对着韩采梅莞尔一笑。
  一辆急速奔驰的汽车从她们左前方的路口驶进了人行道,刹那之间,生死两隔,郑唯心摔到了十米之外。汽车从韩采梅身边擦过,奔逃而去。韩采梅顿感天旋地转,不能站稳,待她清楚了眼前的一切,便拼命地跑到郑唯心身边,斯人已去,韩采梅悲切难忍,可又能如何?
  世上最令人惋惜的是功亏一篑,最令人痛心的是无能为力。在医院的病房里,韩采梅坐在郑唯心的尸体旁边,杂志社诸人站在她周围,医生走了进来,韩采梅急切问道:“孩子还好吗?”
  “感谢他的母亲,他没有大碍。”医生传递了这个消息之后离开了房间。
  “你们都不在场,只有我在。”韩采梅脸色煞白,“我看着那车冲过来,冲向郑唯心,我早就发觉了,她本有一线生机,我有足够的时间把她推开,或者我只要稍加提醒,她就能轻易躲开。”
  韩采梅的眼里闪着泪花,一眨眼,泪珠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傅枕云安慰她道:“他在暗,我们在明,躲不开的。”
  “那个男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我难道不知道吗?雪飞你也知道,晋欢也知道,海润也知道,我们都知道,为什么我们还要由着她呢?我们早该阻止她对不对?妥协滋生罪恶,软弱育养压迫,我们在做什么?杀死她的是汽车吗?是那个混蛋吗?就算是,我们也是帮凶,是从犯。如果他该死,我们也该死。”
  “屠戮生灵,草菅人命是最大的邪恶。将别人的尊严和生命踩在脚下的人,必将遭受毁灭的洗劫。”周克新说道,“清明的世界没有污浊,干净的天地容不下肮脏,等着吧,等着吧,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决不能放过他。”陈海润也说道,“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我们也要扳倒他。”
  “业清。”韩采梅说道,“拜托你去请律师,即便我们证据有限,也要同他周旋到底。”
  “你放心。”常业清说道,“谁都无权审判他,除了正义。”
  “现在我们必须要为这个孩子找个归宿。”韩采梅说道,“莫非我们要把他送进魔鬼的怀抱吗?”
  “这真让人为难。”傅枕云说道,“我们养得了他一时,可养不了一辈子啊。”
  “我不会把他送到孤儿院,也不能把他送给别人抚养。”韩采梅说道,“不然,我怎么对得住唯心。”
  “你既然这么说。”傅枕云说道,“把孩子给我吧,我养他。”
  “你带不了孩子。”韩采梅说道,“至少现在你还不行,就让他待在我这里吧。”
  “孩子,请交给我吧。”一直站在窗前没有说话的刘问之开口讲道,“我的妻子,她一直想要一个孩子,我也想要个孩子,请把孩子交给我抚养吧。”
  “可是你的情况……”众人都有些忧虑。
  “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相信我,我能行。”
  “也罢,反正有大家在。”韩采梅说道,“一切都不是问题。”
  众人在医院里守护了三天,孩子的身体复原了,可是他的妈妈再也回不来了,就在三天前,他失去了母亲,同时,也失去了父亲。
  “我们的律师向法院提起了诉讼。”韩采梅说道,“该是谁的债,就由谁来还。”
  “不管结果怎样。”傅枕云说道,“可怜这个孩子。”
  “业清。”刘问之说道,“给他起个名字。”
  “你叫问之,就用明思做他的小字吧,名字就叫刘识。”
  刘问之答应道:“好,好。”
  “我要把孩子带回去了。”刘问之说道,“他的母亲非常想念他,现在他的父亲要把他带去母亲身边。”
  “我跟你一起去。”晋欢说道,“小悌放假了,我要去找他。”
  晋欢跟随着刘问之来到了他在郊区的家中,贾思悌的狗儿们正在楼下打闹,看到两人走来立即围了上去,晋欢在它们中间打着转,时不时地抚摸它们并依次向它们问好。
  自从刘问之换了房子之后,这是晋欢第一次来,连他都感到这间房子太过狭小阴暗,不宜居住。里面只有一个前厅和一个卧室,客厅里的摆设极为简单,一台电视,一个茶几和一个立柜,另外还有几把木椅和一套茶具。卧室半掩着门,贾思悌和姐姐正在里面说着话,听到有人进来,姐姐问道:“是你姐夫回来了吗?”
  “是的,还有晋欢。”
  “晋欢来了,快坐,快坐,小悌快去泡壶茶。”
  “姐姐,我不喝茶。”晋欢说完坐在了靠窗的木椅上。
  “问之,孩子呢?”
  “孩子在这里。”刘问之将孩子递到了妻子怀中,孩子伸了伸小手,瞪大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哼了两声似乎要哭。
  妻子看不清孩子的模样,将他贴近自己胸前,拍打着他的小身体。孩子慢慢闭上了眼睛,不久便沉沉睡去,他一定是感觉到了母亲怀抱的温度,妻子说道:“这是上天给我的孩子,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
  “是这样的,我们就是孩子的爸爸妈妈。”
  “老天爷待我真是不薄。”妻子说道,“我知足了。”
  小悌怕晋欢无聊,便起身想要走出卧室,姐姐把孩子放到床上,叫住了小悌。刘问之见状走到客厅里陪着晋欢,却觉无话可说,独自点了一支烟站到了窗前。
  晋欢听小悌在里面说道:“我不要出国,咱们哪来的钱?我不去。”
  听到小悌出国的消息,晋欢非常惊讶,他站起来走到门口,听姐姐说道:“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姐姐姐夫还有一些积蓄。”
  “可是你还生着病呢。”
  “姐姐的病就快好了,姐姐还得养好了身体好照顾孩子呢。”
  “我要是出去了,我的狗怎么办?”
  “它们会等着你回来。”
  “那我也不去,外国有什么好的,吃不惯穿不惯的。”
  “你从小跟着姐姐,姐姐没给过你什么,我希望有一天能看到学成归来的贾思悌,那时的你高大帅气,斯文庄重,就像爸爸年轻的时候。再后来,你就成了学识渊博的律师或者法官,用你的才华和勇气,维护正义,揭露罪恶。小悌,这不是你的梦想吗?你难道不想为之努力吗?”
  贾思悌一时无话,陷入了沉思,晋欢却显得有些激动,转身问刘问之:“怎么突然要送小悌出国?”
  “这是倩的意思。”
  “可是你现在……”
  “还有一笔钱……”刘问之猜出了晋欢的意思。
  “你可以找采梅姐还有雪飞哥……”
  “小欢,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雪飞他们,我没有问题。”
  “问之哥。”晋欢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问了出来,“你……为什么和大家走得这么远?”
  刘问之看了晋欢一眼,什么都没说。
  “是怕连累大家吗?”晋欢接着说道,“大家可没有这个担心。”
  刘问之熄了烟,说道:“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
  “我跟谁走得都不近。”刘问之说道,“因为我知道,人跟人之间的关系是靠不住的,还是互不相欠的好。”
  晋欢对他的回答着实感到惊愕,不知如何作答,就在此时,贾思悌走出了卧室,回头对姐姐说道:“就这样吧,姐姐,以后再说。”说完便拉着晋欢出门玩去了。
  晋欢一直挂念着贾思悌出国的事,无心玩闹,他问道:“小悌,你是怎么打算的?”
  “什么怎么打算的?”
  “出国的事啊。”
  “哎,我们说点开心的事。”贾思悌皱了皱眉,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咱们去哪玩?”
  “今天不是周末。”晋欢说道,“我还得回杂志社呢。”
  “那我跟你一起去,反正他们我都认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三回 可怜魂断梦未惊 应叹恩绝意难平(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