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六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8-20 点击数:361次 字数:

田家庆见李洋进来招手道:“快来快来,孙明出了个好主意,正在热议呢?” 孙明忙着自谦道:“哪里哪里,俺把意见归纳归纳,去繁就简捻住重点,免得众人乱哄哄的顾此失彼。不过如此,仅此而已,不敢劳烦特助鼓励。” 咪咪笑得谦逊极了。李洋想着刚才的事,心不在焉没有听实,笑微微地支吾过去,回到王俊丽旁边坐下,愁眉不展摇头叹气。王俊丽上瞧下瞅犯起琢磨,心想这才多一会儿啊?这人咋就痴呆了呢?因此疑惑地探问:“去趟卫生间,这么长时间?魂丢了?迷糊了?我还正想去找你。”

“我顺便去请李阿姨。”

“时间定下了?”

李洋不知该怎么讲,犹犹豫豫,微微摇头。

这时田家庆讲道:“我的小叔这个人,真被大家议透了,他从小练就不在乎,你急他更急,你慢陪你慢,如此任他拖下去,何年何月是头啊?依我看,的确应该去驻厂。李洋王兴国,今天就去吧?”  李洋吃惊道:“什么什么?指派我去?路程太远每天怎么乘公交啊?上半夜就起床?” 田家庆便笑笑说:“住厂里。” 李洋诧问:“厂里有地方?大伙都去过,情况不是不了解,难不成和民工挤住石棉瓦的简易房?睡通铺?又臭又乱,我不想去。”  孙明拍桌质问道:“嘚!怎么了,啊?啊……!事找你还是你挑事?高穷帅的臭草包,想和公司闹条件?啊!?不满意就不工作,啊!?如果都学你,对待工作随心所欲,俺要请问野蛮人,公司没有规矩了?王兴国!你也有同感?”  王兴国斜着眼,冷冰冰地藐孙明,用鼻哼笑说: “卑职从里到外面,都由衷地很服从,我爸就是民工嘛?从上高中到如今,老人家总在异乡睡大棚,我是他的大儿嘛?因该继承大铺命,完全没敢有意见。” 赵蓉愤然起身,怒指孙明喝道:“公司有位奸臣,名字就叫孙明!” 李洋急赤白脸也要说,但被王俊丽拉住。她装作气定神闲说:“其实办法挺好的,请孙明别翻母狗眼来洞察我。办法真的非常好,等同打入敌人内部,正如孙明学长所讲,这下他们再干坏事,都有人在旁边观看。只是还有小漏洞,敌人很坏但狡猾,善良人去易受骗,去的这人要比敌人更狡猾,要更坏。强烈建议推荐孙明,同意请举手。”  

除田家庆和孙明外,全都举了手,赵蓉甚至举双手。

王俊丽就点头说:“很好非常好,绝对的多数,应该宣布已通过?” 孙明气急败坏问:“赵青!你也跟着乱起哄?” 赵青已有通盘考虑,含羞带笑胸有成竹,眼珠里面全是梦,充满期待与向往,脸露润红抿嘴道:“田特助,能在胡柳庄租房吗?我和孙明一起去,省得呆在公司里,尽听小鬼们说胡话。”  孙明生气道:“赵青你出发点是好的,也得让他们先暴露。”

孙明居心叵测,众人一片哗然。

田家庆用掌压压说:“偌大一个胡柳庄,好房有的是。”  王俊丽追问:“是派孙明驻厂吗?”  田家庆直摇头。 赵蓉马上说:“那就需要继续讨论,一天不行增加一天,两天不行讨让论三天,直到一致同意孙明。”  

孙明内心因特助不舍而高兴,听了这话冲赵蓉问:“你以为开会是个嘛?只不过是听意见,让你说出心里话,仅供领导们参考,你还来神了,做起主张了?嗤,嗤嗤嗤!” 其实孙明早打算好,是田家庆不愿他离开,经过大家的‘折腾’,最后决定孙明领着赵青去。

孙明赵青走了以后,周天洋和李兰回来,大家忙问协商结果。周天洋说:“发展部的工作内容有点怪,和公司发展没有多大的关系,精力全在公司产品,负责审批具体事项,没有市场研究计划,说不清是什么定位,可能是个‘权力部’吧?本人对它没有兴趣,李兰也不愿意去,所以一起回来了。”  田家庆低头想想说:“总得去一个?” 李兰说:“是个‘发号施令’部,万能的,全都懂,不合理?” 赵蓉以手‘搭棚‘张望,上瞅下瞅左瞅右瞅,笑冲王兴国撇嘴,不以为然说:“快看快看,火星来的,不知地球今属何年,这么好的饭碗不端。有良心的厚道人,必须尽到告知义务。” 于是大声地劝道:“两位‘窝瓜’大老壳,虽有瓜瓤不会想事儿。我们地球的情况,统计就业形势好,不是一般好。鼓励创业,赔本活该!周天洋?别以为进了就业超市,捡个好活儿不太容易,你俩似有半仙之体,不明白就哀哉呜呼,是否需往深里陈述?” 王俊丽听了就发笑,抬头望天感叹道:“但凡不懂饭碗与梦想关系的,要么腰包有几个,要么不晓得现实,愚蠢且自爱,最好少在劳动人民眼前晃,傻得让人瘆。” 王兴国接着说:“摆句老实龙门阵,他们两个是臭显,表示活得从容不迫,纯净的资格瓜娃子!(四川人骂’瓜娃子’,指他(她)精神有问题。)”  周天洋尴尬想解释,被李兰抢先说:“人对生活的选择,能力从来不一样,这不是德性是现实,属于客观的真理。物质条件决定人的意识目的,你们想自欺?尽早承认吧?”  赵蓉手扇鼻子说:“狗臭屁又放出来,哲学早晚把她‘埋’。” 田家庆却很高兴,搓手说:“巴不得人多,不去就不去,我也烦那发展部,居高而临下,老子早晩整整他们。”

不知吴红啥时到的,听着这些全没兴趣,轻轻敲门说:“该去吃饭了。” 王俊丽对这音调特警惕,猛回头见吴红依门怏然愁立,公然像个假‘林妹妹’,还明目张胆瞟觑李洋,一副盼妇的鬼模样,因此不高兴,冷冰冰地问:“哟!小可人儿,唤谁吃饭?”

吴红像是没有听见,转身自语飘然而去。

散会后,李洋要去寻吴红,王俊丽心急如火在后头劝:“她自愿要走生活捷径,想救你也救不了,放弃吧,啊?” 李洋匆匆在前说:“朋友被困,理当帮忙。” 王俊丽耐心继续劝:“你的这位所谓朋友,一心要当别人情妇,赶着上劲容易混淆。”

“她是被逼的。”

“没人信。”

“就是被逼的!”

“全世界的二奶三奶七奶八奶,都是自愿姘上去的。”

“主观主义,很要不得!”

“李洋你是臭鸡蛋?不然旁边咋老有她!”

“我是想救她。”

“呆瓜,站住!”

“到底在哪呢?不行还得找。”

“不听劝是吧?” 王俊丽冲到前面拦住,伸开双臂恨恨地说:“站住不许动!你魂不附体到处找,是在侮辱我!” 李洋突然眼一亮说:“看!她和蒋志刚在一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三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