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尾声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8-19 点击数:359次 字数:

尾声

鲍平建、叶溪、蒋博三人初二回的北京,他们没有劝动蒋毅哥嫂去北京生活。蒋毅哥哥说:“我们俩老了,在小山村生活惯了,不愿意离开,要不你们把蒋鑫和蒋丽带到北京去,他们在广州我总是不放心。”

蒋鑫和蒋丽听说爸妈同意他们到北京发展很高兴。鲍平建和叶溪考虑到兄妹俩刚从广州回家,应该多让他们陪陪爸妈,就和他俩商量好过了正月十五去北京。兄妹俩来北京后,鲍平建把蒋鑫安排在杨展手下学习空调设备维修,把蒋丽安排在前厅部当文秘。

2014年初夏的一个下午左茜接到一个快递,打开一看是姚燕彦写的长篇小说,书名为:《遇见》。左茜立刻打开书阅读,她在书里看到了姚燕彦,看到了一个她熟悉而又不知道的姚燕彦以及姚燕彦的痛苦、孤独、挣扎、疯狂。左茜也从书中看到了鲍平建,知道了姚燕彦想告诉她的那段她和鲍平建的故事。左茜还从书中看到了自己、顾磊、杨展、溪澜宾馆的众生相。左茜看了一个通宵,天快亮时才把书看完,左茜合上书走到窗前,望着静谧的夜空念道:“该死的,什么时候回来看我!”

2015年夏天蒋博考上了外地的一所名牌大学,临走时,蒋博对鲍平建说:“老爸,我不当灯泡了,你可要抓紧啊!”鲍平建忽然明白了儿子为什么偏要报考外地的大学了。“好!”鲍平建重重得拍了儿子一下。

蒋博走后鲍平建开始张罗蒋鑫的婚事,蒋鑫在杨展的培养下已经做了空调主管,找了一个在客房部工作的唐山女孩做媳妇,准备十一结婚;蒋丽通过自己的努力做了前台领班,交了一个北京籍的男朋友。蒋毅哥嫂准备十一来京参加儿子的婚礼,顺便见见未来的女婿。

蒋鑫的婚礼很隆重,席间鲍父劝蒋毅哥嫂:“别走了,在北京住下吧,明年蒋鑫他们有了孩子,你们就该带孙子了!”蒋毅哥嫂还真听了鲍父的劝,在北京住了下来,没事时就到枫栌香郡鲍平建的别墅和鲍父聊聊天。

2016年7月中旬的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韦晓嫚带着畅畅来到曹伟力墓前。畅畅把一大束白菊花放到墓碑前的黑色大理石上,又拿出录取通知书站在墓前念,她考上了一所5年制的本硕连读。韦晓嫚穿了一身黑色衣裤低头站在墓前叨唠:“......女儿像你,女儿心大着呢,她说5年后还要考到国外去上学。”话落一只鸟儿从树上飞起,咋咋叫着飞向天空,韦晓嫚抬头望着远飞的鸟儿,流着眼泪说:“伟力,我知道你听到了。”

那年枫叶红了的时候,叶溪和鲍平建终于走到了一起,他们没有举行婚礼。第二年春末叶溪生了一个儿子,取名鲍天成,名字是鲍父起的。

又是一年秋风乍起,树叶变成金黄,西山披上了锦缎般的色彩。那天傍晚太阳浮在山顶,绚丽的光焰把天边染红,   枫栌香郡东北角的那座小楼沉浸在一片橘红色光耀中,鲍父和几个老人坐在庭院的藤椅上喝茶,天成和三个小孩在旁边玩耍,天成刚学会走路、一个小姐姐要抱他,他啊啊的叫着不让小姐姐抱,穿着背带裤的小哥哥跑过来拉小姐姐。

鲍父手托着下巴看着孩子们笑了,眼前浮现出鲍平建小时的情景-----他和哥几个坐在树荫下聊天,鲍平建和一群小孩在旁边玩耍,那个姗姗学步的小男孩是二平,穿背带裤的是平建,菊子,臭蛋,曹伟力,不远处还有曹伟力父母,叶溪,叶溪的爸妈.......好多好多他认识和不认识的人,笑着,闹着,争吵着向他走来。

鲍父感到很累,一歪头,趴在桌子上睡了,睡的很沉,很沉。


  
上一章:第十四章 3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尾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