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四章 3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8-18 点击数:314次 字数:

3

星期日的天气和昨天一样好,一早鲍平建和叶溪带着蒋博去了西山陵园。

事情像在很多年以前就安排好了似的,鲍平建母亲和叶溪父亲的墓都在西山陵园,一个在南山坡向北的一片墓地里,一个在东山坡向西的一片墓地里,中间隔着一条山路。

鲍平建和叶溪带着蒋博祭拜完奶奶,又去祭拜老爷。

叶溪刚回京时独自来墓地看过父亲,那时天闷草深树木葱绿,只过了三个月这次再来已经是天凉草枯树木萧瑟了。

叶溪扒着墓旁的荒草想,世间的事不也是这样吗,才三个月,她身边发生了那么多事,一切都是那么难以预料。她想着抬头看鲍平建,鲍平建也正看她,她突然感到鲍平建变了,那种独特的坚硬与冰凉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看透一切的淡然和温和。但眼眸还是那么深邃,好像藏着无尽的爱。

    一场风刮过,冬天便来了。枫栌香郡中的鲍家别墅在冬日里也是温暖的。阳光和笑声伴着别墅里的人们走过冬日走进新年。

新年的头几天鲍父就给蒋博打电话让他元旦那天和妈妈到枫栌香郡这边来,过来吃饺子。蒋博说:“爷爷,您放心吧,我知道您的意思,我一定把我妈拽过去。”

鲍父说:“那好,你们上午就过来,你爸那天也在。”

其实鲍父和蒋博都是瞎操心,鲍平建和叶溪早商量好了,元旦在枫栌香郡过。鲍平建说:“元旦早上我去接你们。”

叶溪说:“不用,我开车带博儿过去,我正好练练手。”

鲍平建说:“那好,主意安全。”

鲍平建一个月前给叶溪买了一辆白色别克。他知道叶溪肯定不会要,就先斩后奏。

那天是个周六,叶溪正在厨房做晚饭,窗台上的手机响了,叶溪擦擦手忙接电话。电话是鲍平建打的,鲍平建说:“送你辆车。”

叶溪说:“我不要。”

鲍平建说:“车已经买了,就停在楼下。”

叶溪忙扒窗观看,鲍平建正站在一辆白色的别克车旁,手机举在耳朵边,仰着头往上看。鲍平建说:“下来看看吧,不喜欢白色,我们换红的,但是不能退。”

叶溪说:“喜欢,喜欢!”

俗话说“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元旦这天正在二九里头。天晴,风不大,但很冷。叶溪和蒋博都穿了羽绒服,叶溪还戴了围巾帽子。母子俩九点多钟就往枫栌香郡去,路上堵车,叶溪的车技又不太好,十点多钟才到别墅。

鲍父正和鲍平建坐在客厅里下棋,一看叶溪母子进来,把手中的棋子往棋盘上一撂,说:“不玩了,孙子来了!”

鲍平建也放下手中的棋子,笑着说:“找辙!我一直输,刚要反转,您就不玩了。”

蒋博说:“爸,别泄气,我一会儿陪你下两盘。”

鲍平建朝叶溪挤挤眼,“一会儿我还得输,老子,儿子,我谁都惹不起!”

叶溪陪鲍父聊了几句,对大家说:“你们聊,我到厨房看看缺不缺人手。”

鲍父说:“好,去吧,他们包饺子呢。”

叶溪走后,鲍父问蒋博:“我听你爸说,你过年不陪爷爷过了?”

蒋博拉住鲍父的手说:“嗯,我去浙江看我大伯父,大伯母,就去几天,过完年就回来。”

鲍父说:“去吧,应该去,你爸和你妈也应该去。”鲍父说完转向鲍平建,“平建,你这次去,最好把博儿的大伯父大伯母也接来,接来让他们住我那套房子,那套房子空着也是空着。”

鲍平建说:“好,先让他们住那儿,我和叶溪正在为他们买房,看了几处,选好了就买。”

鲍平建、叶溪、蒋博三人是腊月二十八下午到蒋毅哥嫂家的。当时正下小雪,雪粒像白沙糖一样细小绵软,落到树木、房屋上,铺了薄薄的一层。

雪中,坐落在群山中的这个小村庄是素然静寂的,但屋内却温暖而热闹。屋内开了热风机,桌子上摆了各种小吃,煮肉的香味从灶间飘出来。在广州打工的儿子蒋鑫、女儿蒋丽都回来了,北京又来了客人,蒋毅哥嫂高兴得合不拢嘴。

雪下到半夜才停,第二天早上太阳出来了,那一层薄薄的白雪很快变成了水,从房檐从树上滴落下来,炊烟袅袅升起,像水洗过似的小山村瞬间动了起来。

吃过早饭鲍平建跟着叶溪、蒋博来到蒋家的坟地。蒋家坟地在一个向阳的坡地上,周围种满了树木。蒋毅的坟紧挨着他父母的坟,前面立一块墓碑。

由于地域不同,过年上坟的风俗也不一样。北方人一般在大年三十前一两天上坟;蒋毅老家的风俗是初三上坟,所以现在蒋家的坟地长满了荒草。

叶溪妈是印尼华侨又是老师从没跟叶溪讲过上坟方面的事,所以叶溪不懂上坟的规矩。临来时叶溪特意问过同事,昨晚又问了蒋毅嫂子,心里还有了点谱。

叶溪三人把蒋毅坟旁的荒草拔干净,用铁锨给坟培了土,蒋博把一大束白菊花摆在墓碑前,叶溪从塑料袋中取出四个小盘,蒋博帮助爸妈把供品拿出来摆在小盘里,供品都是蒋毅爱吃的,四个山竹,四个猕猴桃,四块莲蓉蛋黄酥和一盘芹菜猪肉馅饺子,饺子是叶溪昨天晚上包的。摆完供品叶溪又拿出香炉,点着三根香插在香炉里。蒋博在坟前跪下给蒋毅磕了三个头。香烟缭绕,三个人站在坟前肃立谁也没说话,但谁都在心里默默地向蒋毅倾诉。香燃尽,三个人开始烧纸钱。烧完纸钱,鲍平建坐在坟前拿出酒瓶和两只酒杯,他把两只酒杯倒满开始喝酒。叶溪看了看鲍平建,捅捅蒋博说:“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山右边有一条小河,你带我去看看。”

蒋博知道叶溪是想给鲍平建单独和蒋毅说话的机会,便说:“好,我带你去。”

一个多月前鲍平建跟叶溪提出过年和他们母子一块去蒋毅老家时,叶溪就从鲍平建的眼神中看出鲍平建很想去蒋毅坟上看看,去和蒋毅道声谢,去和蒋毅说说心里话。

两个兄弟,17年没见,分手时是那么一个夜晚那样一种情景,产生了那么深的误会。一个盼着有朝一日要报仇雪恨,一个盼着再见面时要解释清楚,可再见时已经阴阳两隔。仇人原来是恩人并已长眠于地下,死了的人死了,活着的人是一种什么心境啊!叶溪想着就难受。

叶溪理解鲍平建,何况她也是如此哪!自从她把蒋毅的骨灰埋在这里时就盼着早点回来,回来向蒋毅汇报查找真相的结果,汇报把博儿交给鲍平建的经过,好让蒋毅在地下能够安息。听到曹伟力自杀的消息时叶溪特别失落,她为没了机会当面质问曹伟力,替蒋毅抽曹伟力两个嘴巴子而沮丧。可当她看到曹伟力留给鲍平建的那封信就释然了,她想,要是蒋毅活着,蒋毅也会饶恕曹伟力的-----蒋毅是那么善良。

叶溪跟着蒋博来到河边,望着流淌的河水想起了鲍平建的那句话:“查找真相不是目的,查找真相的过程让我们看清了过去的自己,让我们知道了以后应该怎样活着,让我们有时间去弥补犯下的亏欠。”

一个小时以后叶溪和蒋博往回走,走上山坡看到鲍平建正向他们走来,阳光下鲍平建的身影是那么清晰。


  
上一章:第十四章 2
下一章:尾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十四章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