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回 暗海渺渺揽明月 苍山茫茫飞暮雪(其三)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8-17 点击数:249次 字数:

    那些人渐渐远去,晋欢赶紧为那些光着身子已经冻得僵直的人披上大衣,他们也渐渐苏醒了过来。韩采梅不愿见到警察以免让郭谋忠知道自己没有回去,朝着与布莱人相反的方向快速离开,完全不理会晋欢。
  晋欢见警察已赶到,看到韩采梅走开,很快追了上去,说道:“采梅姐,你可吓死我了,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韩采梅不理他,自顾自地向前走,晋欢又说道:“采梅姐,咱们一起出生入死已经两回了。”
  晋欢见韩采梅仍不说话,又跑到韩采梅跟前嬉皮笑脸地问道:“采梅姐,我问你个问题,你刚才……你刚才有没有……担心我呀。”
  韩采梅还是不睬,晋欢一下蹦到了她的身前,喊道:“嘿,吓唬你。”
  晋欢玩笑没开成却看到了韩采梅流泪的眼睛,泪珠在她的脸上划出了两道泪痕,这么冷的天又有寒风,流泪的话极易皴了脸皮。晋欢想要用手为韩采梅拭去泪水,又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这个权利,便将棉袄的袖口蹭到了韩采梅的脸上,并且说道:“采梅姐,你怎么哭了?我气着你了?快别哭了,风这么大。”
  韩采梅见晋欢用棉衣袖子为她拭泪,哭笑不得,躲开了他,说道:“你是大英雄,还用别人担心吗?”
  “采梅姐,以后遇到这种事,千万不要为我担心。”晋欢说道,“你总是忘记我说的话……”
  “你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
  “我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
  两句话同时从两个人的嘴里说了出来,韩采梅破涕为笑。
  不知不觉间,两人踏上了摘月崖,从摘月崖南面离开是最方便的选择。韩采梅看到晋欢不停朝天空吹气,便问他做什么,晋欢说道:“我要把遮住月亮的云吹走。”
  “别吹了你。”韩采梅又被他逗笑了,“今晚的云不打算给机会了。”
  “可是我想看‘碧海揽月’,你刚才看过了吗?”
  “那种东西大概真是可遇不可求吧。”
  两人已经来至摘月崖顶,云朵真的被晋欢吹走了,月亮再次被释放出来,韩采梅已不抱有任何幻想,直接往崖下走去,晋欢凭栏俯视,突然惊呼:“采梅姐,你看那是什么?”
  “什么呀?”韩采梅以为晋欢又在故弄玄虚,探头之时,却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
  海面之上,在他们所能观察到的区域的中心,一面如铜镜般大小的昏黄的圆月倒影出现在冰层之中。那几近完美的圆形正在快速地朝周围扩展,原先月影中的斑点也随之放大,并且显出越来越清晰的轮廓。眨眼间,一副方圆数百米的巨大月影图展现在他们面前,一座座山丘耸峙起伏,一片片洼地星罗棋布,石块棱角分明,沟壑蜿蜒绵长。整副图画已全无昏黄之色,只剩银白与土灰交错,宁静异常,寒意凛凛,单调不失静雅,恢弘更兼细腻。
  两人已经看得痴了,不知是梦境仙境,似乎飘飘然升于半空,仙袍裹身,长袖舞动,漫步云中。两人只觉吞吐匀称,步履轻盈,浮于明秀清丽的山水之上,天地之间,一派干净澄澈,通透明亮,无一碍眼杂物。
  月影在刹那间踪影全无,昏暗重现,韩采梅和晋欢又回到了人间,不禁跌足叹息,若有所失,只恨那景象太过短暂,又太过美好,以至于让人只顾观赏,无瑕记忆。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晋欢呆呆地问道。
  “那是真的吗?”韩采梅说道,“还是一个梦?”
  两个人如梦游般走下了摘月崖,也不打车,也不叫人来接,只在路上慢慢走着,没有任何交谈。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天上下起了雪,魂不守舍的两人有了知觉,此时天已经微微亮了。
  “下雪了。”晋欢说道。
  “是啊。”
  “叫雪飞哥来接我们吧。”
  “走着吧。”韩采梅说道,“反正也不远了。”
  雪越下越大,地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见到一群人冒雪站在桥头,韩采梅问道:“这些人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你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吗?”
  “我不知道,你告诉我。”
  “是等待雇主的劳工。”
  “哦,是这样。”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本享受闲情逸致。”
  韩采梅看了看晋欢,笑道:“天就要亮了,我们去吃早点吧。”
  “吃什么?”
  “无味园,那里的早餐茶最有名,我请你。”
  “哇,我可以不去吗?”
  “怎么了?”
  “把我那份折现,我可以吃一个月早饭了。”
  韩采梅笑道:“爱去不去。”
  “要不我请你?”晋欢笑道,“那里的饼全市闻名。”
  “什么地方?”
  “土掉渣饼屋。”
  “撒谎,我从来没听过。”
  “说明你孤陋寡闻。”
  两个人说说笑笑,在晋欢的带领下果然进了土掉渣饼屋。韩采梅看到店里的设施非常简陋,桌面上脏兮兮的,纷乱地摆着些盛着醋、辣椒还有大蒜的瓶瓶罐罐,墙面上贴着破旧的报纸,屋顶的横梁被烟熏得焦黑。晋欢连忙用纸擦了擦板凳让韩采梅坐下,韩采梅对这里的环境和气味感到不适,一直左顾右盼,显得有些窘迫。
  “小兄弟来了。”做饼的大叔将一个大木箱子搬进了屋里,跟晋欢说道,“又是一场大雪。”
  “你要什么,采梅姐?”
  “我跟你一样。”
  “大叔,四个饼,加鸡蛋,还要两碗疙瘩汤。”
  热气腾腾的饼和汤端了上来,韩采梅忐忑地尝了一口,想不到这脏乱破旧的小店里的东西竟然如此可口。一夜没睡的两个人很快就吃完了所有东西,晋欢打了个嗝,问道:“吃饱了吗?”
  “可以了。”
  “其实我最喜欢吃牛肉面,我怕那里面的味道你受不了,所以没带你去。”
  “我也爱吃。”
  “你吃的跟我吃的可不一样。”
  “懒得跟你说。”
  两人走出了小店,听着脚踩在雪上发出的咯吱声,十分惬意,韩采梅说道:“林雪飞又要高兴了。”
  “采梅姐,雪飞哥为什么这么喜欢雪?”
  “我不知道,你跟他住在一起你不知道吗?”
  “他没跟我说过。”
  “哦,我们恐怕要分开走了。”
  “为什么?”
  “我要去警局看看谋忠,你回家休息一天吧。”两人就此分开。
  经过一夜折腾,韩采梅放心不下郭谋忠,径往警局走来。警局大门前,一排警察穿着大氅戴着棉帽整齐地站在那里,另有两个人正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那一排警察就挡在他们跟前。两个人身上堆了厚厚一层雪,仿佛两个逼真的雪人。韩采梅绕到她们前面,左边一位中年女士,面上全无一点血色,绝望而又坚毅,一位幼年女童靠在大人右侧,泪痕重重,眼睛肿胀地无法睁开,看上去十分虚弱。两人身穿素衣,头戴孝帽,下半身已经埋进了雪里。韩采梅非常诧异,上前将她们身上的雪除掉,女子背后素衣上的字显了出来,写的是“天理昭彰”。女孩背后则写着“公道何存”。
  一位警察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对跪着的两人说道:“事情就是那个样子的,我也知道你们的不容易,但在你们的思维里,当官的总是欺压老百姓。你们习惯了这样想,很多事自然而然就往这上面靠。这是可怕的,因此是要摒弃的。你想想,当埋怨变得像呼吸一样自然,毁灭就不远了。坏事总有人做,但还是做好事的人多,不要出点事就把责任归到别人头上。说没有欺凌是假的,但的确已经不多了,你看看你头顶的国徽,那就是我们的紧箍圈。信任是社会安宁的基石,你们不信任我们,实在让我们难过得很,幸好我们不怕委屈,这是我们的重任的一部分。我讲了这么多,你听明白了吗?跟你的孩子回去好好过日子吧。”
  那警察给韩采梅使眼色叫她进去,还没迈进门口她就听到了警局里面的叫嚷声,韩采梅听得出来,叫喊的人是黄敬庭。等她进了警局,只看到了黄敬庭在一间房间门口一闪而过的背影,他被一群警察簇拥着推进了房间。突然,有四五个警察从门口飞了出来,碰着了墙壁然后倒在了地上,接二连三的又有几个警察被推了出来。这些倒在地上的警察爬将起来,再次跑进了房间内。
  韩采梅见到了郭谋忠,询问此事。郭谋忠把韩采梅拉到一边,说道:“昨天陆向期和赵恭凌不是带来两个人吗?那年纪大的突发疾病死了,家属这不来闹吗?”
  韩采梅的心里咯噔一下,问道:“你们怎么跟家属交代的?”
  “如实说的。”
  “怎么解决?”
  “虽然不是警察的错,但多少给点赔偿吧。”
  “可是家属还在外面跪着!”
  “真能闹,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等人多起来,这事怕对你们警局不好。”
  “那能怎么办?”郭谋忠不耐烦地说道,“我们警察难道能强行把家属拉走吗?”
  “我可以劝走他们。”
  韩采梅说完话走到警局外面,在那对母女耳旁低语一番之后,她们果真起身走了,郭谋忠问道:“你说了什么?”
  “不说这个了。”韩采梅说道,“昨晚……昨晚你没事吧。”
  “放心吧。”郭谋忠说道,“警局最近事多,你先回去吧,最近不要来找我,有时间我去找你。”说完话,两人便分开了。
  鹅毛般的大雪整整下了一天。苍天是不会说话的,但隐隐之中,它总是用某种方式表达着它的情绪。到傍晚时积雪已经没过了膝盖,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如果没什么意外,每当下起雪林雪飞都会独自一人去飞雪山,这次雪这么大,他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危险他是从来不惧怕的,即便真的要死去,也一定要埋进雪里。从飞雪山下远远望去,渺渺茫茫,模模糊糊,这大概就是天地本初的样子,因为祖先们留下传说,天地本是一片混沌的。北风吹起,飞雪斜飘,如一簇簇交叠的珠帘被人掀起。苍山无语,静静体会着上天的馈赠,英姿依旧,傲骨铮铮。四野之上,万物仰观苍穹,寂寂寥寥,更带三分落寞,七分清高。
  林雪飞来至山腰,那条他走了无数遍的狭窄山道早已被积雪掩埋,没了半点踪迹。山上北风更大,树木枝头的积雪也随风扬起,碎雪迷眼,视野变得更为模糊,如梦如幻。林雪飞隐隐约约看到远处有一个身影朝他缓缓移来,身形轮廓全不清楚。及至近处,才知是个女子,一袭大红鹅绒衣,在纷纷白雪中格外扎眼,帽子与衣领将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眉眼。那双眉毛如横空滑过的燕尾,英气逼人,一对眼睛似明珠般透亮,摄人心魄。
  他们彼此望去,对视的目光切断了飞雪,明晰得看清了对方的世界。林雪飞不敢多看,立在靠山一侧,那女孩极快地走了过去,不久便消失在雪里,只留下一丝淡淡的与那情景浑然一体的香气。
  林雪飞立在崖边久久不曾离去,无声无息,思趁着,憧憬着。她从雪里来,又回到雪里去,连足迹也很快消失在风雪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回 暗海渺渺揽明月 苍山茫茫飞暮雪(其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