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HB铅笔和木工铅笔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08-17 点击数:340次 字数:


铅笔,是我们在学习和工作中经常使用的消耗性文具用品,在当小学生的时候,都是爸爸妈妈给我们买好削好装进我们的文具盒里,文具盒里再装上一把铅笔刀,削铅笔是我们当学生经常用的基本功,凡是当过学生的几乎是必备的本领。还没有听说过哪个学生自己不会削铅笔的。
  就是这普普通通的HB铅笔,在我学徒期间,居然在我的心灵深处留下了很深的烙印。那是在一个星期一的上午,刚上班不久,工段长杨师傅要到车间办公室去开会,临走时他急急忙忙地看我一眼,没有说什么,就走出了模型房的大门。
  我和往常一样,正在模型房里用刨子推刨着一块小木板,车间里的材料员来到我的工作台前,拿几十支铅笔,整整齐齐地摆在我的工作台上,要我马上签收。
  我有些疑惑不解地望着面前的这个人,这个人,我从来没见过,更不可能认识他,也不知道他找我,要我干什么的。我看了看他,向他点点头,没有说话。
  身边的刘家贵师傅站过来,忙着介绍说“这个是车间里的材料员。今天来给我们送铅笔。需要杨师傅签收。
  我接过话头,轻言细语地问道:“这些都是要交给杨师傅的吧?”
  材料员点了点头,严肃认真地回答道:“是的。”
  我说:“既然是要交给杨师傅,那就应该由杨师傅签字验收。”
  材料员笑着回了我一句话:“你说得道理是对的,不过按照厂里的一条历来不成文的规矩,师傅不在,徒弟可以代替师傅签收。”
  我只好说:“实在对不起,杨师傅还没有告诉过我可以代签。我不能签收。对不起了,师傅。”
  那个材料员看了看我,又点了点头,什么话也不说。转身走到了我的工作台对面,杨师傅的工作台前,停住了脚步。他大概已经认了,我是杨师傅的徒弟,对我他倒是很客气。不过,他已经看出来,我也在执意坚持着,肯定不会代签字验收,于是,他就在杨师傅工作台前的一条长木凳上,坐了下来,和我东说南山西说海的,非常热情地跟我套着近乎不停地拉着家常话。已经摆出一个不达到目的,绝不罢休的架势。
  我是新来的,刚进厂的学徒工,一时半会儿地,我也弄不明白,这个材料员和杨师傅之间,他们之间到底是个啥关系,也怕弄不好就得罪人,肯定我不能把话说得太死。但是我一直坚持着,就是不签字,他就一直坐在那儿,坚持着不走。双方就这样将上军了。正在这个时候,杨师傅回来了,他扫了那个材料员一眼。那个材料员立刻从木凳上站起来。
  杨师傅来到了工作台前,顺手从台面上的那堆铅笔中,随机抽取了一支,捏在手上看了看就放回原处,不满地说:“我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不在这儿,你就钻空子跑到我这儿欺负老实人来了。”
  材料员满脸堆着笑容:“杨师傅,看你说些啥子话,哪个有胆子敢来欺负你的人呐?”
  杨师傅摆手打断了这个材料员的话:“你给我们拿来的都是些什么铅笔呀?”
  “HB呀”材料员微笑着应声回答。
  杨师傅这时候提高了嗓门:“你自己好好看看。看清楚一点儿,这不是HB,是6H。你这铅笔不是给我们模型房准备的,应该是给厂部机关的技术员画图用的。你是干这个的,应该明白木模工用的铅笔都是HB的。”
  材料员接过一支铅笔看了看,吐了一下舌头,无可奈何地做出一副鬼脸,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接着,他又把带来的所有的铅笔都拿起来,依次仔细地看了一遍,用手拍了一下后脑勺,自我解嘲地笑了笑。
  他不好意思地说:“杨师傅,这一回,可能是我们真的搞错了,不过就请你就给将就这一回吧。我敢向毛主席保证:绝对下不为例。
  杨师傅的语气非常坚决,他斩钉截铁地说:“不行。你必须把它都换成HB的。否则,我决不验收。”这个材料员忽地一下,一边在嘴里小声不满地嘀咕着什么,一边把他带来的铅笔全部收起来,通通装进了随身的军用挎包,狠狠地瞪了杨师傅一眼,头也不回地跨出了模型房的大门。
  材料员走了以后,杨师傅这才转过身来,认真地对我说道:“你都看明白了没有,在这儿,领铅笔也得有学问,你要记住该领什么样的铅笔,那些铅笔不该领,刚才,你没给他签字是对的。以后我要你签字,我肯定会告诉你的。你就别管别人说什么,不该签的,说破大天也不能签,原则必须一定要坚持。没有规矩则不成方圆。
  杨师傅接着就告诉我:HB和H还有B,这三个标注法都是指铅笔芯的硬度:HB是软硬适中的。最适合我们木模工在木材表面划线使用。
  H1~H61-6是指他们的硬度牌号。而H6是铅笔心中最硬的一种,适合于在纸张上划线段,一般都是留给技术员们画图用的。这种笔芯在木材表面不易留下墨线痕迹。说的直白一些,就是在木头上画出的线段,色彩太浅,人眼睛不容易看清线条。没法干活儿。
  B型笔芯一般都是给画画的艺术类人员使用的。例如画家等。从B1~B6.大致分六个等级。B6是铅笔心中最软的一种。
  过了几天以后,那个材料员又拿来了几盒木工铅笔,正好杨师傅在模型房里,我正在忙着给一个模型上拧着几个木螺丝,听见杨师傅叫我,我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儿,来到杨师傅跟前。
  杨师傅打开了那四盒木工铅笔,抽样检查了几支铅笔以后,把我叫到他面前,让我再复查一下,我经过认真检查完毕,铅笔的牌号,数量都与材料单上的数据一致。对杨师傅说了一句:“牌号和数量都是正确的。”
  接着就照原样重新装好,盖好盖子,站在一旁。
  杨师傅吩咐我说:“这回你可以给他签字了。”
  我不解地问:“这铅笔怎么会是扁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扁扁形状的铅笔,这些东西对的吗?”
  杨师傅笑着解释道:“这一回人家确实倒是对的,木工铅笔可就是扁形的,它是为了方便木工使用的专用铅笔。你过去完全可能是没有见过。干模型工以后就会经常用的。在上木工机床下料的时候,为了操作方便,木匠经常把铅笔到耳朵上,干活儿的时候,不可能不出汗,只要头上一冒汗,这圆形的铅笔,耳朵夹不住,容易掉。这扁扁的,断面为椭圆形的铅笔,卡在耳朵上,它不容易掉。
  我在那张材料单上签过字以后,那个材料员拿起那个单子。仔细看了看,抬手向我打过一个举手礼,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工段长杨师傅的工作台,跨出了模型房的大门。
  材料员离开了以后,杨师傅拿出一支木工铅笔交给我,要我削好,我结果这支铅笔,从我的工作台历里找出一把学生用的铅笔刀,按照学校里削铅笔的方法,动手要削铅笔。杨师傅从工作台里拿起一把刨子,翻过来放在工作台上,再从我手里拿回这把铅笔,拿起铅笔的一端,铅笔末端在这把刨子的刨铁口上轻轻地刮了几下,铅笔就削好了,削好的铅笔头上的铅芯也是扁平的,留着一道短短的扁平刃口。
  杨师傅告诉我:“铅笔要削成这样的,才能是木匠用的。你们学生削铅笔的方法和木匠削铅笔是不一样的。同样是削铅笔,用途不一样,削的方法和使用的结果也是不相同的。”
  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杨师傅又拿出一支铅笔交给我,要我按照我平时削铅笔的方法,再削一支。我削好以后交给他。杨师傅拿着他刚削好的木工铅笔在一块大木板上放样,他告诉我:“为了保证工艺尺寸的精度和准确率,铅笔的铅芯一定要有锋口,运用这个锋口在木板上放样划线,可以提高它们的准确度。”
  接着他用木工的削法削好的铅笔在那块木制的样板上先划一条直线,再拿着我削好的学生式的削法在同一部位上划上一条直线使其重合,果然由于铅笔芯一个带锋口,一个不带锋口,两种型号两种削法的铅笔划出的线段粗细就是不同。

  这时候的杨师傅,放下手中的两支铅笔,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你都看清楚了没有?这两支铅笔芯一个有锋口,一个没有锋口,划出的线段粗细不同。由于铅笔粗细的程度不同,肯定就会影响到划出线段的精度效果,这线端都划出了问题,肯定就会影响工件的制作效果。我们是第一道工序,假设我们出了问题,后面的工序必然就会跟着出问题,到最后出厂的产品,决不可能是合格的。”
  杨师傅的这句话,在我心中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在我几十年的工作中几乎成了我的座右铭。
  杨师傅还告诉我,任何工作都离不开数据,数据是假的,它比没有数据更可怕。我们希望宁可是没有数据。绝不要假数据。因为你不知道这个截数据假到什么程度,所以,对每个数据都要复核。你有复核的时间,倒不如重新检测出数据。这样更可靠。
  我对我的工作,始终坚持严格的要求和科学的工作方法,还有认真负责的工作作风。都是和杨师傅的言传身教分不开的。在以后的几十年工作中,我始终坚持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不论在任何地方,做什么工作。一直都坚持着高保准。严要求。不说假话。
  两个星期以后的一个下午,还差半个小时就要下班了,车间的党支部书记快步走到我们模型房里,直接找到工段长杨师傅,小声说了几句。杨师傅马上就抬起头来,向车间里的所有人喊了一声:“大家把手里的活儿都停一下。马上都到我这里集中,开个短会。”
  请看下一节《学哲学小组长的风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HB铅笔和木工铅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