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回 暗海渺渺揽明月 苍山茫茫飞暮雪(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8-16 点击数:338次 字数:

 “完了。”他心想,“我也要被扔进冰窟里了。”韩采梅此时十分惊惧懊恼,为晋欢捏了一把汗。刚才她也如此担心过郭谋忠,但是她清楚郭谋忠老练精道,跟各样凶狠毒辣的人打过交道,因此心里多少有些底。而晋欢莽撞无知,怎么能够应付得了这些心狠手辣的人?“天哪,怎么办?”她在心里大叫,“刚走一个,又来一个。”
  听到晋欢的话语,布莱人的目光再次向岸边聚集。晋欢心惊胆战,他为自己说出的话追悔莫及,英雄并不是那么容易当的。“长下巴”又急速向他走来,肩上扛起了一把砍刀,晋欢的双腿开始发颤,额头也冒出了冷汗,此时想跑也跑不动了,韩采梅把指头放进了口中,用牙齿死死咬住。
  晋欢连忙晃动着双手,结结巴巴地说道:“停……停…我…我找……我找石磊。”“长下巴”刚好走到晋欢跟前,笑道:“就这么简单?”晋欢这才想起身上的那包钱,手忙脚乱地掏出来递给布莱人,说道:“放……放了他吧。”
  “长下巴”叫过了一个只有一只眼,嘴巴还有点歪的人,将钱递给了他。“歪嘴”将那带血的塑料袋扔到了晋欢脸上,数了数钱,然后对着“长下巴”点了点头。“长下巴”扶着晋欢的肩膀说道:“来得正是时候。”随即示意手下的人将石磊从冰窟里提了上来,扔到了沙滩上,并把他的衣服摔到了他身上,此时石磊已经不省人事。
  晋欢挪动着沉重的双腿,走到石磊跟前,为他披上棉衣,接着却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长下巴”说道:“还不走?你也想进去?”
  晋欢渐渐适应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气愤,恐惧也慢慢地从他身上消退,他觉得必须要为那些人做些什么,这样才配称得上是“谎言”的人。他把石磊倚在礁石上,站起来说道:“凌晨过后就是第二天了,天亮了你们不怕吗?”
  “我们又不是鬼我们怕什么?”“长下巴”冷笑道,“你怕吗?”
  “鬼当然怕天亮了,就像罪犯一定会怕警察,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了。”晋欢说这些话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
  “哈哈哈哈哈。”“长下巴”大笑不止,转身对其他人说道:“我们是罪犯,我们怕警察。”之后,所有人都大笑起来。晋欢的心里又开始发毛,那邪恶的笑声产生了一股强劲的力量,迫使晋欢后退了好几步。“长下巴”将长刀高高举起,左臂一挥,正插在晋欢两腿之间,晋欢救人的热心凉了大半。
  正在他退却之时,脑中灵光一闪,打算再试一番,他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地大声说道:“我叫你们把人都放了。”
  “长下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嗖的一声拔出了长刀,晋欢又向后疾跑了两步,转身说道:“你听得没错,我叫你把人放了,立刻。”
  “长下巴”将刀架到了晋欢的脖子上,晋欢咧着嘴,用眼角瞥了一眼那把冰冷的射出寒光的长刀,韩采梅惊呼一声,心提到了嗓子眼。晋欢只能进不能退,说道:“拿开你的小刀片子,你们这些孬种,知道我是谁吗?”
  “您的大名一定会吓我们一跳,洗耳恭听。”“长下巴”冷笑,“只是不知我的大刀听没听过?”
  “你们这些混蛋们听好了,我是孔复兴。”
  “长下巴”将刀背切向晋欢脖颈,说道:“看来你的名字不够响。”
  晋欢只觉一阵生疼,用双手捂住了脖子。他以为那人真的砍了下来,也许这次活不成了,直到看到自己的双手没有沾染鲜血,才庆幸逃过一劫,继续说道:“我的爸爸是中华慈救会会长——孔献良。”
  “长下巴”先是一怔,转而哂笑道:“孔先生我倒是有缘见过一次,也听说过他有一个公子,不管你是不是,你既然要救人,就要先替他们还钱。”
  晋欢说道:“中华慈救会缺钱吗?爸爸知道了他们的事,正在筹措资金,叫我先拿着手头的一点钱过来,算是订金。”
  “叫我把他们先放了。”“长下巴”笑道,“之后你们再替他们还钱是吗?”
  “说得没错,就是这样。”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让你走。”“长下巴”收起了刀。
  “你们不信是吗?明天你可以到我家里去证实一下,只要你先把他们放了。”
  “你放弃了这个机会。”“长下巴”给手下使了个眼色,几个人便走过来将晋欢绑了起来。
  “长下巴”说道:“你根本不是什么孔复兴,慈救会会帮赌博的人还贷款吗?从来没听说。”随即示意手下把晋欢扔到冰窟里,晋欢还不放弃,依旧大喊:“我们只是帮他们垫付,他们还要还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我爸。”
  “长下巴”一摆手,几个人把晋欢往海面上拉去。
  “他说的是真的。”韩采梅从礁石后闪了出来,站到了神女像下方。连月亮也被这一声惊扰,从云中探头张望。礁石的暗影遮住了韩采梅的大半个身子,银白的月光洒在她的脸上,将那原本就洁净白皙的面庞映得如美玉琼冰一般,海风轻撩,几丝乱发飘忽而起,众人惊呼,莫不是神女下凡,各个都看得如痴如醉,不知不觉向她走来。晋欢惊呼一声,不曾吓死,拼命挣开了几个人的束缚,朝韩采梅奔来。
  “长下巴”大喝一声:“你又是谁?”众人这才如梦初醒,晋欢跑得太急,摔倒在韩采梅跟前,连连说道:“我的妈呀,你怎么也来了?快跑,快跑。”
  韩采梅只是不理,从礁石的阴影中走出来,说道:“他的确是孔复兴。”
  “就算你长得美。”“长下巴”说道,“说话也未必真。”
  “会长先生知道复兴来得匆忙,必定难以应付,我是会长先生的秘书,叫我来作保人,欠款马上就筹措妥当,会长先生改日必登门拜访。”
  “就像我不相信他一样,我也不相信你,空口无凭。”
  “这里有会长先生亲笔书信一封,请您过目。”韩采梅将郭谋忠大衣里的信拆开来递给了他。
  “行不行啊?”晋欢早已站到了韩采梅身边。
  “不知道,赌一把。”
  “长下巴”拆了信,左右瞧了瞧,有些字不认识,便将信交给了一旁的“络腮胡子”,嘱咐:“给我念一念。”
  “络腮胡子”看了看,皱了皱眉,又把“歪嘴”叫了过来,将信交给他,说道:“你上学多,你念。”
  “歪嘴”遂用并不清晰的话语将信读给两人听:
  中华慈救会会长孔献良敬禀:
  白公勋鉴:犬子无知,懵懂冒昧,以使诸位多有不便,敬请体谅,还望周旋。本人不才,俗务缠身,秘书带步,趋庭赔礼,暂作保人之用,先有区区定金奉上,妥善之后,保金补足。公与手下若有任何烦难之事,愿效犬马之劳,改日必登门拜谢。
  不肖子之父孔献良
  “歪嘴”读错了好几个字,总算磕磕绊绊地念完了,“长下巴”似懂非懂,只听见了些保人、定金、保金之类的词,如前面所说的都相吻合,又看那信上红印赫然,签字、日期一样不错,疑心已去了一大半。又想起有人曾说孔献良好色如命,恰见到韩采梅这般绝色女子,果然契合,已经信了八九成,只是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这封信好怪。”“长下巴”说道,“为什么没有称谓?”
  韩采梅心里窃喜,看来他还真是没有听懂,因而说道:“仓促之间,局长先生并不知道诸位名姓,只用‘白公勋鉴’一句,意思是说,告诉你们知道。”
  “哈哈哈,你们说谎,这封信根本就不是给我的。”
  韩采梅和晋欢心里着了慌,莫非他看出了破绽?其实一开始韩采梅的心里并没有底,因为信上的称谓极容易暴露。幸好那信上的称谓只是“白公”二字,而布莱人又识字不多,不解何意,以为事必告成,想不到他竟然瞧了出来。
  “怎么不是你的?”
  “你们敢说你们没有骗我?”
  “没有,我们不敢骗你。”
  “还想抵赖,我差点忘了,既然你爸要你救出所有人,你刚来的时候为什么只救石磊,可见事情有蹊跷。”
  晋欢忽然大笑起来,接着说道,“你知道是谁找我们求救的吗?”
  “是谁?”
  “是这石磊的老婆,你知道石磊的老婆是谁吗?”
  “是谁?”
  “哈哈哈哈,说起石磊的老婆,真是个标致的娘们儿,你们见了也要流口水,说实话,我的女人多得是,可我就是喜欢这种丰满又风骚的小妇人。”晋欢说完这些话,不得不被自己的机智折服。
  “白公子果然与众不同。”那布莱人邪笑起来,韩采梅也吃惊地看着晋欢。
  “所以你们知道了,那小妇人天天跟我在一块,可还是记挂着她的男人,这不是被你们抓来了吗?她就去求我借钱救他,我爸爸听说了这件事,便要把所有人都救下来,事情就是这样。”
  正在说话间,星月湾外的马路上响起了警笛声,“长下巴”伸了伸懒腰,对众人说道:“警察们来了,咱们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还不回去睡觉。”一会儿功夫,所有布莱人就都聚到了一块,那些冰窟里的人都被拖到了沙滩上,临走之时,“长下巴”说道:“明天到贵宅拜访,打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回 暗海渺渺揽明月 苍山茫茫飞暮雪(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