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四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8-15 点击数:313次 字数:

第二天吴红去了行政部,李经理见面说:“拍手欢迎,我们部来了文化人。” 于是众人热烈鼓掌,李经理就十分满意,瞧着又说:“可人儿,嘿!比我足足高半头,鞋跟帮了不少忙?文化人,好打扮,花枝又招展,好看真好看,就是很好看!再次死劲拍巴掌,表示今儿个真高兴!” 大家恭顺猛拍巴掌,面带‘五颜六色‘怪相,假心假意万分快乐。李经理末了说:“欢迎场面到此解散,该干嘛干嘛去。” 又喊:“吴红?你来我屋。”

众人悄没声地散了。

吴红跟进去问:“怎么都像木偶人?”

那是,咋说咋做,不听滚蛋,咱老胡家不养傻瓜。”言毕关门拉过拍肩,快乐出了大门牙。

李经理叫李岩,山东那边的,区房产局长胡思乾的上门女婿,田董事长的妹夫,住在胡柳庄,仗着关系稳坐行政经理,在公司那算说一不二。他有三好,一是打牌。常夜不归家,口袋装着西洋参片,说是可以提神醒脑;二是信佛。初一、十五必去城西观音庙,可算虔诚到家了。区旅游局的宣传册说,庙是徽宗给兰妃的,求啥来啥灵验得很,欢迎广大游客随喜,以期搞活地方经济;三是温泉。李岩鼻宽耳大掌厚肥胖,不笑也像笑,肥吃肥喝走道晃摇。他有一个大优点,对半傻老婆特别好,依着哄着从不倦。

此时李岩笑眯眯地自唠叨:“来就好,真的好。”捋捋背头亢奋极了。 吴红瞅他神志不清的样子,灵机一动推口说:“我先收拾桌,再来听指示?” 李岩上下打量点头,甜甜密密说:“很好很好实在很好。” 吴红就在心里骂:“我是你老婆的亲娘!” 赶紧躲了。

蒋志刚去法务部后,简直兴奋得不行,按捺不住心中喜悦,头个念头是找吴红来分享。他进行政部,数数共八格,中间有走道,便笑眯眯对吴红说:“一格一格啊?多像养猪场,单间那位最肥吧?具体做啥?怎没电脑?“ 吴红就说:“经理不会用,这里还是手工作坊。” 蒋志刚再问:“我听说,‘肥猪’做事很肥猪?” 说完马上掌嘴道:“总是咋想就咋说,蒋志刚呀蒋志刚?你大大危害了和谐!” 自个儿 ‘啪啪啪’,连扇好几个。

闻有窃笑。

吴红马上说:“咱们出去讲。” 出来之后她又说:“咱去楼梯间讲吧?” 进到楼梯间,吴红怒目而视问:“你来给我找麻烦?” 气得皱冷眉。

蒋志刚窘了会儿,眨巴见怒,误作是嗔,一股怜念顿上心头,化作理解眼露柔婉。

许怪吴红选错地点,许是其他的‘也许’,他莫名其妙生错觉,因暗恋已久很惊喜,自作多情激活‘青春荷尔蒙’,年轻的心“嘭嚓嚓”,竟使这位学法律的好学生,被春情愚得‘剧烈氧化发热生光’,行为失当拖进怀里就抚慰,又拍又晃‘喔喔唷唷‘ ,柔情大发退化返祖。

吴红很无奈,恨人更怨己,心中一半火焰一半哀叹,脑袋‘嗡嗡‘把持不住,正在将软未软时,耳旁传来绵甜温语,口气胜过低沉埙曲,晕晕乎乎如在浪中,委屈交加痛哭起来。

女性嘤嘤,附怀抖动,蒋志刚的男子气概全部催发。他因心痛道:“亲爱的,哎呀呀,痛痛快快伤心吧?这是男人的胸膛。” 生化反应支配行为,近而基因产生活性,犹致以脸磨蹭脖子,公然大有亲肤之举,温情变激情,搂抱搓揉狂放起来。

吴红开初心堵想哭,稍后脖痒,渐次急切,渐次狠猛,又被仰面亲到嘴上,搞得身上也不太平,大觉不好挣脱喊道:“蒋志刚,你干啥!” 羞怯带怒脸蛋红透。 蒋志刚哪能再把持,拖来抱得更紧说:“吴红咱们非常爱你!” 言毕吻得更加仓促。

正在难解难分之时,楼梯间里突起掌声,又听见说:“我们看见了,清楚听见了。” 二人惊得赶忙分开,一看竟是孙明赵青,笑嘻嘻的依偎上来。 孙明喜出望外道:“正常人,有四急,这里算个好地方,不过还有更好的,哪里不会受干扰,蒋志刚可以‘图穷匕见‘“。吴红等到他俩走近,上上下下卑视着问:“想再窥吗?” 问完拉过蒋志刚,当场吻了吻,然后叉腰瞪眼道:“你俩当着亲一个?快!可惜孙明结过婚,他不敢!” 孙明便嗤道:“急中生智不管用,激俺更没用,那人也已结过婚,吴红咋敢呢?真没想到啊,生活如此让人心跳又心酸。哼,老子们不服!你不过是位学汉语的野丫头,凭啥去了行政部?吴红你千方百计出头地,‘人活脸,树活皮。’ 有你好看的那天。俺是正经八百工商硕士,却干这份没头没脑的差事,就因咱俩性别不同?日你个骚孙?俺想说,恨你就是恨不公,骂你就是骂日子,俺操你先人!” 蒋志刚忙制止道:“哎哎哎,言过了。” 吴红冷笑说:“做件好事吧?让嫉视一切的野猪讲,孙明侉子无非多些坏脾气,慢慢他会疯,疯了没痛苦,精神如仙人,我们就不烦他了,可以去嫌,真心同情。我现在就很同情孙明,一位衰人非要干啥,连自己也毫无办法。” 孙明听完哈哈大笑,气急败坏嗓音干沙,咳口浓痰愤愤呸了,狠巴巴地再呸一口,挽起赵青愤然下楼。

静默了一会儿,吴红轻叹抬头笑问:“真的到此吧?蒋志刚我不怪你,只要人正派,被爱总会甜滋滋,咱俩会有结果吗?但我珍重你的心。” 蒋志刚很难为情,有话堵着讲出不,口中犯嘀咕。吴红见他窘,微笑拉手说:“蒋志刚?你有大目标,定会做成好律师,前面路正长,别耽误。” 见他豪放全没了,低头怯情不言语,于是劝慰道:“我俩擦肩而过吧?回头甜甜爱上一眼,然后各自毅然赶路,渐行渐远仅留青春美好记忆?” 蒋志刚极其不情愿,眼泪吧哒的抽泣:“那么,那么……,好吧。”

“怎么哭了?”

“心情酸楚,不哭行吗?”

“该咋办?擦肩止步爱上一把?然后各赶各的路途?”

“这不严肃。”

“对呀,严肃的爱情导致婚姻,我们立足还未稳,头顶没有半片瓦,属于城中‘野猴子’。”

“别提别提,提就灰心。”

“你是好人,我们正处于奋斗期,今天的努力寄托未来,一点不得马马虎虎,它关系今生的幸福。蒋志刚?要珍惜努力,决不分心。”

“如果这时爱情来了?”

“坚决忍!不然悲剧就开始。”

“若义无返顾去爱呢?”

“说明脑袋进水了。”

“非要坚持到底呢?”

“女孩就被吓跑了。”

“你为啥这样现实呢?”

“因为人都会长大。”

吴红说完内心不忍赶忙告辞:“我该走了?”

“不走行吗?有事问你。”

吴红猜到他想问啥安慰道:“中午等着我一起下楼吃‘半亩园‘的牛肉面,不见许不散。” 讲完转身就跑了。

蒋志刚望着被推开又自动关闭的安全门,空空落落独自惆怅,怏怏不乐回法务部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三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