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回 暗海渺渺揽明月 苍山茫茫飞暮雪(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8-15 点击数:342次 字数:

  摘月崖顶,夜色森森,松柏萧萧,韩采梅和郭谋忠凭栏远望,视野尽头,幽邃神秘,传说中的海神一定住在那里。苍穹之顶,惨淡昏黄,几卷云丝在月边舒展,嫦娥仙子也许正在俯视人间,羡慕着成对的伴侣。迷迷蒙蒙的海雾多少夹杂着些恐惧的因素,也许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冲出一只青面獠牙的怪物,一口就能吞下半个山头。
  郭谋忠皱着眉头望着天,说道:“可恶的云彩怎么还在?”
  “它在考验我们的耐心。”韩采梅的身体靠郭谋忠更近了些。
  “管它在不在呢?只要你在就好了。”郭谋忠轻轻搂住了韩采梅,“冷吗?”
  “我感觉很温暖。”
  “如果浪是海的妻子,那他就该永不冰冻,因为即使有一秒钟看不到她,他就是行尸走肉。”
  “可是你整天都看不到我。”
  “我不是海。”
  “那你是什么?”
  “我是一块礁石,而你呢,你是一只鱼,我不奢望成为庇护你的家园,也不妄想你每天都会经过我的身边,甚至我都不敢要求你知道我的存在,我只求每天都能远远地看着你在水里自由自在地遨游,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韩采梅眨着眼睛,抬头看着郭谋忠,就像仰望一座大山,被爱是上天赋予女人的特权,女人须要加紧享受。正在两人沉浸在浓浓爱意当中时,郭谋忠的手机响了起来,作为一名警察,他必须时刻保持警惕。看完短信,郭谋忠大吃一惊,白局长被布莱族的人抓到了海边,叫郭谋忠带人去救他。
  “真倒霉。”郭谋忠叹了口气,“采梅,对不起了,你要先回去了。”
  “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布莱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快回去,自己小心。”
  “那你也要多加注意。”
  “对付这种人,我有分寸,你放心。”说完将自己的军大氅披在了韩采梅身上,把她送到摘月崖南端,自己返回从北侧下了摘月崖。
  韩采梅知道郭谋忠的脾气,因此也不多说,但她素来听说过布莱人的恶名,又怎么放心得下他?即使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她也不会弃他而去,即便会遭遇不测,也该两人一起承受,因此她悄悄地跟在了他的后面。
  郭谋忠停了下来,韩采梅躲到了神女像下的礁石之间。她接下来看到的惨绝人寰的一幕使她不得不捂住了嘴巴以防止自己叫出声来。海岸之上四五十个穿着大衣,带着棉帽的大汉聚在那里。另有二三十个男子光着身子,被绳子缚着手臂,在地上整整齐齐跪了两排,都在那里哭喊求饶。
  韩采梅战栗起来,一面担心着那些受冻的人,她穿着羽绒服和军大氅都感到寒风刺骨,那些光着身子的人如何受得了?一面又诅咒着那些作恶的人,他们当中有些人为了御寒手里提着酒壶,随时举起,相互之间碰壶畅饮作乐。有的人踩着跪在地上的人的脊背,扬起头颅,痛饮几口,便将剩余的酒从跪着的人的头顶浇下去。那些人便撕心裂肺地叫起来,挣扎着站起,又被布莱人一脚踢倒,看着他们光着身子痛苦地在沙滩上打滚,布莱人仰天大笑,击掌相庆。
  现在,郭谋忠站在布莱人的面前。他对布莱人的底细略有耳闻,当年他们的祖辈迁到这里,做些贩菜卖肉的小生意,靠着族人的团结渐渐打下了一片天地。布莱族的人从来不让孩子在学业上下功夫,父母从小就灌输他们弱肉强食的天道法则,只让他们在生意、赚钱上用心。近年来,布莱族越发壮大,开始走偏门,到了现在,布莱族人砸通了上面的路,又钻了国家民族政策的空子,在花间市开赌场、放高利贷、走私毒品、开设色情会所,无恶不作,人人谈之色变,但鲜有人管。现在又把市公安局白局长拉下了水,更是如虎添翼,在花间市称王称霸。
  郭谋忠之所以有勇气面对那一群野兽,一方面的确是出于警察的职责,善与恶是恒久不变的宿敌。另一方面他觉得如果就此放弃,那多年来在局长身上用的心岂不白费了?倘若侥幸能够救出局长,即使他已经被人踩在了脚下,也并非一无所用,到时候他肯定会对自己感恩戴德,难保哪一天用不上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已经通知了黄敬庭,这个家伙嫉恶如仇,脑子也灵光,手下有一批忠心的弟兄。所以,实在不行的话,他可以拖延时间,直到黄敬庭到来,一群匪徒必然不敢贸然和全副武装的警察对峙。郭谋忠站在人群之前,一眼就望见了穿着单衣,站在跪着的那两排人尽头的局长,他壮着胆子说道:“请你们放了局长先生。”
  所有人一齐向他看来,连那跪着的人有些也转过了头,他们一定幻想着救世主的出现。布莱人面面相觑,当中走出了三个人,前面两个一个凹眼高鼻,长而且尖的下巴几乎抵住了脖子,四肢孔武有力,气势凌人。另一个脸方口阔,络腮胡子遮住了半张脸,整个身体看上去像是一个正方体。这两人身后跟着一个光头,足有两米多高,壮如岸边的礁石,跨步走来,虎虎生风。
  “络腮胡子”很快走近了郭谋忠,郭谋忠的心里害怕起来,他根本没有同眼前的这种人打过交道,即将发生的事不可预料。韩采梅此时更是战战兢兢,为郭谋忠牵肠挂肚,她双手合十,向神女祈祷。
  “长下巴”叫住了“络腮胡子”,自己走到郭谋忠身边,把脸几乎贴到了郭谋忠的脸上,猛然转身,捏了捏鼻子,阴阳怪气地说道:“什么叫放了局长?局长先生是我们的老朋友,不过是老朋友聚聚会。”
  “随你怎么说,我要把局长先生带走。”
  “带走。”那人笑道,“你现在就去把他带走,我敢拿命打赌,没有一个人敢拦着。”
  郭谋忠自然不敢动弹,想了想,说道:“我听说布莱人虽然争强好胜,不拘礼节,但各个都是真汉子,对朋友更是大方,义气,所以才打下了这片天地。局长先生曾经多次提起过你们,说你们豪气干云,顶天立地,屡屡救济灾民,帮扶穷困,如今局长先生得罪了各位,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那人捏着下巴,低下了头,摇晃着脑袋,说道:“你说得这么好听,我真想如你所愿。说局长先生得罪了我们实在不敢当,不过欠钱总是要还的嘛,你们警察也得认这个理吧。”
  “你说到理字,真是再好不过了。”郭谋忠说道,“不管什么时候,走到哪里,就怕无理可讲,布莱人果然是名不虚传。理字摆在那里,钱自然是要还的,我知道你们带来的每个人都已经穷得只剩下裤子,哦,现在他们连裤子都没有了。可是局长先生不一样,不管怎么说,弄到那么一丁点的钱应该不是问题,我想你们心里是清楚的,只要你们多给些时间,这对你们来说没有坏处。”
  “是没有坏处,你说得一点没错。”“长下巴”转到了郭谋忠的后面,郭谋忠没有回头,却感到脊背发凉。
  “长下巴”又说道:“你说我们顶天立地那可真是言过其实,不过我们说话算数倒是真的,说好了今晚给钱就得今晚给,晚一秒钟也不行。”
  郭谋忠见他不肯松口,着实难缠,转身走到那人跟前,悄悄跟他说道:“你们当时把局长拉下水下了不少功夫吧?你们所为何来?莫非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普通赌徒,从中收钱渔利?还是要让他为你们遮阴避雨?即便你们只是要立威的话,目的也算是达到了。现在为了这点蝇头微利撕破了脸,即使你们今晚杀了他,世间不过少了一位糊涂官,不但他拖欠的钱你们拿不到,到时候你们还要下大工夫重新笼络一位新入职的局长,岂不是得不偿失?倘若现在你们给他一个面子,他有这么个把柄在你们手上,还不任你们差遣,布莱人不会只是一群目光短浅的人吧?”
  “长下巴”听完没有说话,拍了拍额头,拢了拢头发,走进了人群当中,将自己的大衣脱下来披在局长身上,大声骂周围的人:“说是把欠钱的人给我带来,谁把局长先生请来了?这么冷的天,你我这样的粗人受得住,局长先生受得了吗?等我找出来,也扒光了你的衣服。”然后将局长送到了郭谋忠身边,低头说道:“局长先生,请您回去,大家都是朋友。”
  郭谋忠扶着局长颤颤巍巍地向北方走去,韩采梅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倚着礁石,拍了拍胸口好让自己顺顺气。郭谋忠是安全了,可是那些剩下的人也不能这么放任不管,正在忧虑之时,她听到“长下巴”大喊:“马上就凌晨了,他们的钱还没送来,兄弟们,怎么办?”
  “扔进冰窟里。”
  “扔吧,还等什么?”
  说话间那些布莱人已经将好几个光身子的男子塞进了他们早已凿好的冰窟里,那些人起初鬼哭狼嚎一般叫喊,一会儿功夫就再也听不见动静了,大概昏厥了过去。韩采梅忍不下去了,她打算自己站出来,即使起不到什么作用,她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受罪。她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转身之时,却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一个她熟悉的声音——晋欢来了。晋欢话语出口之时,悔意随之袭来,他看清了眼前发生的事,吓得魂飞魄散,心突突直跳,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何曾见过这等惨无人道的阵仗?这分明是炼狱里的场景,为何会出现在现实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回 暗海渺渺揽明月 苍山茫茫飞暮雪(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