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三章 3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8-14 点击数:341次 字数:

3

下午4点多钟鲍平建接到二平电话。二平说:“哥,曹伟力给你留下一封信,是曹伟力媳妇韦晓嫚交给我的,她说她没打开看,我也没打开。我一会儿给你送去。”

鲍平建说:“好,你马上来,我在8018办公室等你。”

过了半个多小时,二平走进8018办公室。二平进屋忙解释:“路上堵车,耽误了一会儿。”

“信呢?”鲍平建没接二平的话,伸手要信。

“啊,给。”二平从棕色皮包里掏出信递给鲍平建,然后转身离去。

鲍平建拆开信看了几行,手便开始抖,他的情绪随着信的内容越来越激动,他看完一遍又看一遍。鲍平建看了三遍后把信扔到桌上,点燃一只烟在屋里踱步。

鲍平建无法相信那封信是曹伟力写的,但他又不得不相信,那字体,那小时候生活的情景,都是真实的。不真实的是从那个弱小躯体里发出的呐喊。那痛苦,那怨恨,那挣扎,那绝望,不仅流淌在每一句话里,还渗进了每个字中,那细瘦又疯乱的字就像一个被挤压着又拼命挣扎接近疯狂了的魂灵。

这颗魂灵是鲍平建未曾见识过的,更无法让他安到曹伟力身上,但它就那么存在着,赤裸裸,一丝不挂,向他抗议。这颗魂灵讲述着曹伟力做过的一切,讲的很清楚,很动情。随着它的讲述,一个善良文弱的小男孩就一点点地变成了一个阴郁、狡诈、猥琐,心中充满了怨恨之火的疯魔。

现在让鲍平建无法接受的已经不再是17年前曹伟力陷害他的那件事了,而是曹伟力把那个疯魔的形成说成是他的杰作。他才是制造了一切的凶手。

鲍平建出汗了,脑门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走到门口把门锁紧,回到桌前拿起那封信又看了起来。看完靠在椅子上一根接一根地吸烟。

鲍平建把自己埋进烟雾里,任由大脑在往事中游离,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用严厉的眼光审视自己做过的一切。他看到了一个张扬粗暴的男孩,他看到了一个骄横跋扈自以为是的大哥,那个大哥还在为保护了兄弟而骄傲,其实他正制造着悲剧。是他制造了阴郁、猥琐的曹伟力,让曹伟力心中住进嫉恨阴狠的恶魔。他是杀死曹伟力的侩子手。

鲍平建对自己的剖析是苛刻的,他像一个法官在审判自己。

8018房间的灯亮了一宿,鲍平建对自己梳理、审视、审判了一宿。太阳升起时,鲍平建从烟雾中站起来。他把桌子上的信折好,放进信封,锁到柜子里。

鲍平建决定除了叶溪不再让任何人看到这封信,特别是韦晓嫚和畅畅,他想曹伟力也一定是这么想的。曹伟力那么想让别人看得起,那么想得到别人的尊重,他一定更在乎自己在妻女心中的形象。那就让信中所讲的事情隐秘吧,让曹伟力的妻女永远以为曹伟力是一个好人。特别是畅畅,她正处在性格和世界观形成的重要阶段,绝不能让她心里留下阴郁和仇恨的阴影,她应该在关爱和阳光下长大。至于自己,应该时常拿出这封信看看,警示自己尊重别人,尊重每一个灵魂。

鲍平建锁上柜门,拿起电话找总办主任,让总办主任联系二平,商量去曹伟力家慰问,出人出钱协助曹家料理曹伟力后事的一切事宜。

曹伟力的葬礼是三天后举行的。葬礼办的很像样,去了不少人。曹父流着眼泪说:“死了比活着风光,儿啊,你这一辈子还从没这么风光过!”

葬礼、买墓地、下葬,都是二平带着人操办的,钱也是从二平手里花出去的。那天叶溪向鲍平建提议,钱还是以二平的名义出吧,这样地下的曹伟力会高兴的。鲍平建立马领会了,叶溪总是能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他本来就不想张扬,他做这些是在向曹伟力忏悔和赔罪,是一种自我救赎。如果因为这些引起别人的感激和赞扬那是对死者的亵渎。

其实站立在曹伟力墓碑前的人们都和鲍平建一样,都在心里默默忏悔。对于曹伟力的死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都做了推手,他们或多或少或处于爱或处于恨对墓碑下那个死去的人都推了一把。他们的忏悔不是为了解脱自己,而是为了让那个平庸卑微的灵魂安息。

下山的时候鲍平建瞥见一个黑衣女人从路的另一边走过,心里忽地一下,“那个女人怎么那么像姚燕彦?”他再回头看时,那个女人已经走远,身后留下一个细长孤单的黑影。

鲍平建没有看错,那个带着墨镜,穿了一身黑色衣裙的女人就是姚燕彦,她正往山上曹伟力的墓地走。她看到了鲍平建、叶溪、还有杨展。那一刻她心里涌动出一种情绪,但她没有停下脚步。她继续往前走,那种情绪便被另一种情绪压下去了。

那另一种情绪是懊悔,巨大的懊悔把姚燕彦的脚步变得沉重,她一步步走到曹伟力墓前,把手中那束白菊花放到墓碑上,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十三章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