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九回 佳侣暗会心怡悦 兄妹重逢情幽咽(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8-14 点击数:276次 字数:

且说傅枕云此时离开花间市有些时日了,事情尚未办完也不急于回去。这一天清晨闲来无事,她离了宾馆,在公园里闲逛。天寒地冻,人烟稀少,公园里只有几位晨练的老人正在摆弄着并不协调的姿势,几只小狗蹲在老人附近静静地看着他们。傅枕云感到无趣,便从公园里走了出来,街上的人稍多一些,一对身材高挑的女孩并排从她面前跑过,穿着红色运动装,戴着黑色头套。一位中年男子推着轮椅缓缓而来,轮椅上坐着一个年迈的老太太,两人说着话,一团一团的白色雾气不停从他们的嘴里冒出来。一个新婚车队渐渐远去,傅枕云心里默默祝福着两位新人,不由得扬起了嘴角。
  在她遐想之时,看到正前方一个人穿着红白格子外套,背影像极了常业清,她不禁向前紧跟了几步,不过马上就停了下来,并且嘲笑自己的无知,穿同样衣服的人多了,再说,倘若常业清真的来了这里,能不告诉自己吗?不过,这么冷的天气这人却只穿着这样一件稍显单薄的衣服,不免好奇心起,又往前赶了两步。恰好一群穿着蓝白校服的孩子奔跑着从她的两侧穿过,将傅枕云围在人墙之中,再看时那人已经不见了。
  傅枕云打了个哈欠,心想不如回去睡个回笼觉,便要迈步返回公园,却突然听到一群孩子的叫喊声。傅枕云抽身回来,远远地看到那群穿着蓝白校服的孩子们又跑了回来,他们的前面跑着一个男子,穿着红白格子外套,背着一副画轴,怀里夹着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哭泣着,拼命地挣扎着,后面的孩子们也在一边追赶一边呼救。周围的人群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也在后面追赶起来,傅枕云心想,这还了得,大白天的就敢劫持孩子!等那男子距他一步之遥,傅枕云奋力跃起,将他扑倒在地。她顾不上别的,先将那女孩扶了起来,一边安抚一边看她有没有受伤,赶过来的孩子们也都围在女孩身边安慰她。那男子爬将起来,还要来抓女孩,后面的人群很快赶到,将他摁在地上,把他的双臂拧在身后,质问他为什么要抢女孩。
  那男子贴在草地上的脸已变了形,沾满了泥土和草叶,嘴里不住流出诞液,地上积起了一堆白色泡沫,口内不停喊着:“妹妹,我妹妹,把妹妹还我。”
  众人一下失望至极,好不容易彰显了一回正义,做了一回英雄,竟然捉到一个傻子,白忙活一场。
  “把他送到警局。”依然有人如此提议。
  “送去也没用。”有人说道,“傻子总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就像那些有权势的人。”
  “不能这么便宜了他。”又有人提议,“揍他一顿,叫他长长记性。”
  “打一个傻子也不怎么光彩。”
  “难道就这么算了?”
  “要不咱们问问小女孩。”
  众人总算达成了一致意见,他们问道:“小姑娘,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我看他挺可怜。”那女孩脸上的眼泪还没干,“让他走吧。”
  “我们上学快迟到了。”女孩说完跟其他同学一起跑走了。
  众人这才放手而去,只留下傅枕云一人。她将他搀扶起来,在看清他脸庞的那一刻,她僵在了寒冷的空气里。他满脸褶皱,脏污不堪,头发如蓬草一般杂乱,跛足驼背,衣着破旧,身形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傅枕云一眼就认出了他。没错,她就是他的妹妹,他苦苦寻求的妹妹就是她。十几年前,枕山、枕云兄妹两人相依为命,哥哥救出了掉进冰窟中的妹妹,自己却被冰水淹没,被救之后,连日发烧颅脑受损,再难照顾妹妹。自此以后,哥哥跟了大伯,妹妹被远方的姨妈带走,两地相隔,音信不通。
  此时哥哥摇晃着脑袋看来看去,当他看到傅枕云流泪的双眼时,目光稍作停顿,即刻又朝别处望去。
  “往北走,往北走。”他嘟囔着,“找妹妹,往北走。”
  “哥哥。”傅枕云轻声喊道。
  “我要找妹妹。”
  “我是你的妹妹。”
  “找妹妹,往北走。”
  “哥哥。”她搂着他的脑袋让他的眼睛注视着自己,“我就是你的妹妹。”
  “啊,你不是。”那人说道,“妹妹只有这么高。”他比划着妹妹的身高,那只是一个小女孩的身形。
  “我长大了。”傅枕云说道,“我变高了。”
  那人还是不信,将他背后的画轴取下,双手展开,看看那幅画又看看傅枕云,说道:“妹妹长这样。”
  傅枕云凑到哥哥身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幅画,一个冬日里在河畔放羊的小女孩,戴着厚厚的棉帽,两颊通红,嘴角干裂,蹲在一块大石旁边抚摸着洁白的小羊,石上摆着细细的绳鞭,小河里清冽的流水擦过冰块,荡起水花。
  傅枕云的泪水夺眶而出,哥哥对妹妹的印象定格在了他落水前的那一刻。
  “我就是你的妹妹,你要找的小香妞。”傅枕云试图让哥哥相信自己。那人听到小香妞三字,突然兴奋起来,接着又陷入到犹豫当中,不停打量着傅枕云,比对着那幅画。
  “水牛儿,水牛儿,先出犄角后出头。”傅枕云念起了他们小时候的歌谣。哥哥先是呆呆地望着她,慢慢地,他也跟着哼了起来:“爹娘买了烧羊肉,你不吃也不留,叫猫儿叼走……”
  哼着哼着,他开始不停跺脚,抬头仰望着天空,挥舞着双手,突然将自己亲爱的妹妹紧紧抱住,不停地转着圈,把妹妹勒得生疼。
  尽管我们不想承认,但很多时候我们面临的真实情况都与我们所期望的理想状态相去甚远。听到爱人去世的那一刻,人们首先悲切的是自己的时乖运蹇,担忧的是自己即将面临的无依无靠的未来;当父母们闻知孩子的噩耗,那种无以复加的悲痛之中夹杂着对于自己付出无果的哀叹和希望落空的凄然;知交零落,红颜离去,我们痛饮浇愁,断琴弃斧,可是我们真正痛惜的,只是自己的才华和本领无人赏识。讲到真正的全然的爱,没人敢说自己做到了。
  说到这一点,那些所谓的傻子们却比我们正常人做得好。他们从不仰赖你的荣耀,也不厌弃你的惨淡,他们不会因为利益的纷争离你而去,也不会因为你的关怀和赠与而对你加倍亲昵,他们看不到你的诚实,也不在意你的卑鄙。当然,这样的人无益于人类的发展,也违背了自然的本性,但是正常人制定的标准和规则的确不适用于他们。
  再说花间市这边,此时已是三九末天,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连海里都上了冻,又恰是农历十五日。韩采梅一整天都兴致勃勃,让众人有些费解。她约好了郭谋忠晚上见面说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傍晚之时,郭谋忠因为一些小事耽搁了,韩采梅为了节省时间打算直接去警局接他。
  晋欢见她急匆匆出门,便追上去问道:“你要去哪?采梅姐,出什么事了?”
  “我要去摘月崖。”韩采梅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他,慢慢的,他也许就会死心的,“跟你郭大哥一起。”
  “你们疯了吗?大晚上这么冷去那里干嘛?”
  “碧海揽月你听说过吗?”
  “没有,那是怎么回事?”
  “天极冷的时候,海面会结冰,如果天气适合,白天表面的冰会融化,到了晚上又会冻成冰,时间久了,海面就会形成很多的冰层,十五的时候月光最亮,光线在冰层之间折射,如果运气好的话,就会看到巨大的月亮倒影,就叫做碧海揽月。”
  “哈哈,你骗人,我从来没听人提起过。”
  “许多年前曾有人亲眼见过。”
  “那你也未必能见到。”
  “我打算试试,说不定老天爷会可怜两个相爱的人呢?”
  晋欢听了这句话有些不受用,撅着小嘴说道:“那你快去看吧,快去吧。”自己闷闷地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
  韩采梅跟警局的人混得很熟,进门之后警员们都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将她让进了传达室。韩采梅正在跟一位老师傅说着话,看到两个人吵闹着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名警察,他们是郭谋忠的朋友——陆向期和赵恭凌。
  那两个人当中方脸高颧骨的中年男子说道:“你撞了我的车,你还有理了。”
  另一个长相俊俏的年轻男子说道:“你那也叫车,谁叫你停在路中间的?”
  “我看你小伙长得挺俊,怎么满嘴放屁?怎么回事你还不清楚吗?”
  “像你这样粗野的人根本不配跟我讲话,警察,你看看这人。”
  “橡皮脸挂油布,脸皮可真够厚的。”
  “都住嘴。”郭谋忠从楼上走了下来,“向期,恭凌,快去处理。”
  两人正要带他们走时,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墨镜的男子走了进来,年轻男子喊了一句付叔叔。这位付叔叔只朝他摆了摆手,转而对郭谋忠说道:“您好,我是付朝阳,刚才给你们打过电话。”
  郭谋忠说道:“局长先生还没回来,有什么事可以交代给我。”
  “这是会长先生写给局长先生的信,请代为转交。”那人说完将这一封信并一个文件袋递给了郭谋忠,转身离去,郭谋忠将这信与文件袋随手放进了军大氅的口袋里。韩采梅从传达室走到了郭谋忠身边。陆向期和赵恭凌将他们两人往询问室带去,两人搂住了那中年男子的肩膀,韩采梅模模糊糊地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我们也算是老熟人了。”陆向期嘻嘻笑着。
  “可我不认识你。”
  赵恭凌笑道:“好好想想,你不是飞雪山下捏泥人的吗?”
  “是啊,是啊,你们怎么认识我的?”
  “你真是健忘,上次我们买了你的泥人,你忘了吗?”两人说道。
  “买我泥人的多了,我可记不住。”
  “那倒没关系。”两人笑道,“我们记得你就行了。”
  两个人把他们带进了询问室。
  “那个年轻人是谁?”韩采梅问道,“有什么来头?”
  “嗨,他叫孔复兴,父亲是中华慈救会会长,孔献良。”
  “原来就是他。”韩采梅心中一惊,“听晋欢说是个浪荡子弟,岂不苦了那女孩?”
  今晚很重要,韩采梅暂时不让自己去想这些事,把她的打算告诉了郭谋忠。郭谋忠一开始不同意,只说那是不可能的事,后来经不住韩采梅的软磨硬泡,只好应允。他想道,万一真的遇上算是幸事一件,倘若遇不上,就当陪自己的丫头疯了一回。
  郭谋忠和韩采梅来到星月湾,只觉寒风阵阵,阴冷难忍,夹杂着潮气的风刀轻而易举地穿透了绵软的羽绒服和厚实的大氅。林中不时传出树木的哀嚎,岸边的灯塔偶尔射出一缕可怜的暖色光向冬天做着无谓的抗争,更为不幸的是,连月亮都冻得瑟瑟发抖,使它不得不拉过一片黑云盖住了自己。一层稀薄的雾霭悬浮在海面,往日嚣张的海浪荡然无存,整条海岸线结成了一块巨大的冰层,让人惊呼:大海死了。
  但两人的心里却涌动着翻滚的热流,正在经受着切割的脆弱敏感的肌肤成了内外两个世界的围墙,郭谋忠握着韩采梅冰凉的小手,缓缓地向摘月崖走去。
  “海岸的确结了冰。”郭谋忠担心地说道,“月亮却被挡住了。”
  “放心吧。”韩采梅心里有莫名的自信,“等我们走上摘月崖,云自然会走开的。”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这种人——当别人忧心忡忡的时候,他却幸灾乐祸。晋欢因为韩采梅跟郭谋忠一起去看“碧海揽月”心里难受,便独自一人在莲池公园徘徊。他不停地望着天空,诅咒月亮失去光泽,诚心诚意地祈求云彩帮忙。当月色暗淡下来的时候,晋欢有一种复仇似的快感。但这种感觉很快消失,他又陷入百无聊赖之中,垂头丧气地往回走,狭窄悠长的马路上没有任何行人和车辆。
  “有人吗?”晋欢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他没有听清,浑身颤抖起来。
  “听说孤魂野鬼好出现在这种地方。”晋欢只觉毛骨悚然,加快了脚步。
  “救救我。”晋欢这次可听清了,他头皮发麻,汗毛竖立,在马路上跑了起来。
  “没事的。”他安慰自己,“像我这样一身正气的人连鬼也怕的。”
  忽然,他的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住,身子一倾倒在地上,顿时吓得灵魂出窍,连滚带爬,猛然回头却看到绊住他的是一只手臂,手臂周围有一摊血。晋欢恐惧到极点却意想不到地获得了少许冷静,他看到那只手臂从路旁的花坛当中伸出,于是壮着胆子走近花坛。
  “帮帮我。”晋欢又是一颤,接着拨开花坛,一个女人躺在花坛里,紧闭着双眼,奄奄一息,地上的血滩还在不断扩展。更让人担心的是,从这女人的肚子看上去,她至少有七八月的身孕。晋欢立刻拨打了急救电话,却不知该如何下手帮助那个女人。
  晋欢安慰她:“你伤得不重,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女人有气无力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晋欢。”
  “你……是……做什么的?”晋欢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她会问出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
  “我是一名编辑。”晋欢回答,“你还是先不要说话了,再坚持一会。”
  那女人艰难地睁开了双眼,脸上肌肉有些抽搐,表情中似乎闪过一丝希望的神色,她又问道:“哪里……哪里……的编辑?”
  晋欢越来越捉摸不透这女人的想法,回答道:“谎言杂志社。”
  那女人听了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晋欢不知道她为什么变得躁动。他不敢冒然搀扶,忙贴近她身边说道:“你不要乱动,要说什么,可以跟我说。”
  “是……林雪飞的‘谎言’吗?”
  “是的。”
  女人听了之后动了动嘴唇,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看得出来,她是在笑,接着晋欢听到她嘟囔了一句感谢上天。她将手伸到了衣服里面,这个动作使她痛苦地呻吟了一声。然后她将一个不知包裹着什么东西的硬邦邦的塑料袋递给了晋欢,并且说道:“这钱……星月湾神女像……给布莱人……救石磊。”
  “好的。”晋欢答应着接过了钱,“等我送你到了医院,我就去。”
  “现在……就去。”女人激动起来,扭动着身子,用尽全力表达出他对晋欢决定的不满。
  “可是你……”
  “快去。”女人的气息变得极为不顺,声音颤抖得厉害,晋欢左右为难,他不能为了救一个人而抛弃另一个,然而倘若他再不走,两个人就都有可能救不了。幸好此时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晋欢赶紧朝星月湾奔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九回 佳侣暗会心怡悦 兄妹重逢情幽咽(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