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三章 2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8-13 点击数:366次 字数:

2

畅畅被喊声和敲门声惊醒,穿着睡衣、拖鞋,跑去开门,开了门就愣了,随后哭喊着疯了似的往楼下跑,楼下围了好多人,血水从人们的脚缝间流出来,畅畅向人群冲去。

离曹伟力家不远的6号楼5层二门,二平媳妇刚睡醒,正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想心事,听到敲门声喊二平去开门。二平说:“你开吧,我拉屎呢。”

“烦人,这么早就闹腾,还让人活不活了。”二平媳妇穿着睡衣,揉着眼,嘟囔着出了卧室去开门。门打开,保姆小凤站在门外,二平媳妇阴着脸问:“这么早,怎么了?”

小凤说:“老爷子让二哥过去一趟。”

二平媳妇挡在门口,回头冲卫生间喊:“快着,让你过去一趟。”

“好,”二平穿着短裤从卫生间跑出来,说,“跟爸说,我这就过去。”

二平媳妇对小凤说:“你先回去,二平这就过去。”说完关上门。

“怎么回事?”二平边穿衣服,边问媳妇。

二平媳妇说:“不知道,反正不是好事。”

二平说:“你做饭吧,我过去看看。”

二平从父亲屋回来,站在门口一边换鞋,一边伸着脖子冲厨房喊:“曹伟力死了,爸让我过去瞅瞅!”

“什么?曹伟力死了!”二平媳妇慌着从厨房走出来问:“怎么死的?爸怎么知道的?”

二平说:“小凤说的,小凤去买豆腐脑,看到4号塔楼下面围着好多人,地下全是血,一打听才知道,11层2号姓曹的男人跳楼自杀了。”

“诶呀妈!好好的,曹伟力干嘛自杀呢?”

“不知道,”二平看着媳妇摇头,说,“爸让我过去看看,说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去,快去!”二平媳妇帮二平把门打开,嘟囔着,“真可怜,他一死,晓嫚可咋办啊!”

“手机,把手机给我,我一会儿给哥打个电话。”二平走出门,又反过身,挤在门缝,伸着手跟媳妇要手机。

“嗯,”二平媳妇回身拿茶几上的手机,然后递给二平,说,“给,总这么丢三拉四的!”

鲍平建今天起的很早,今天他高兴,“华夏寻根之旅”接待工作圆满结束,领队对他们的接待很满意,一再表示以后还要选择溪澜宾馆;失火事件处理完了,郭老板给了一些赔偿,并答应更换全部已经使用的不合格的电器器件,杨展正带着工人日夜加班在东配楼忙活。现在的杨展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仅把他当成老总言听计从,还把他当成了可以信赖的大哥,佩服欣赏。

鲍平建洗漱完,换上运动衣,正准备出门,手机响了。鲍平建一看是二平来的,心里一紧,以为父亲怎么了,赶紧按接听键,不等二平说话就问:“爸怎么了?”

二平说:“爸没事,曹伟力死了!”

“曹伟力死了?”鲍平建一惊。

“曹伟力跳楼自杀了,爸让我过去看看,爸说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伸把手。我现在正往那边走,你说他怎么会自杀呢,好好的,他......哥,哥,你听着吗?你怎么了?哥......”

“啊,听到了,”鲍平建攥着手机,半天才说话,“你去吧,爸说得对。”

鲍平建攥着手机坐到沙发上,他不想去跑步了。曹伟力自杀的消息让他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震惊?憋气?沮丧?恼怒?都有一点,又都不全是。

“为什么呢?为什么曹伟力要自杀?”他已经听了父亲的话,不再报仇了!但他想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想知道那些他被栽赃陷害的细节,想问问曹伟力为什么对他下毒手。他对曹伟力那么好,曹伟力却对他下毒手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可这些随着曹伟力的死都成了枉然,都再也不可能了!那个一直存在他心里的谜团就永远也解不开了,就会永远的待在他心里时不时跳出来搅乱他的思绪。

“为什么?为什么要自杀?”曹伟力的自杀又一次报复、愚弄了鲍平建。

曹伟力自杀,让鲍平建感到是自己逼的,让他感到自己不够仁慈。自从他知道蒋博是自己的儿子后他就发誓,放弃仇恨,感恩命运,感恩所有人。这里面就包括了对曹伟力的宽宏和大量,当然让他忘了仇恨跟曹伟力握手言和是绝对不可能的,但他可以做到和曹伟力谈一次话,当面了结,从此不再相见,各奔东西。可曹伟力却自杀了,没给他半点机会。

鲍平建像要攥碎手中的手机似的攥着手机。愤恨、气恼、失望、懊悔等等,各种情绪一起袭来,使他不由得把发泄的情绪全部集中到了手上,要毁掉手中的东西。

韦晓嫚接到曹伟力自杀的消息时正坐在怀柔老家的院子里和妈聊天,她看了一眼飘着几片白云的天空对妈说:“我明天就回去,伟力和畅畅都不会做饭,我出来这两天他们爷俩不定怎么凑合呢。”

韦晓嫚妈说:“回去吧,你不用总惦记我们,我和你爸爸跟你弟弟一家过的挺好。你一会儿把刚收的花生,栗子装上点,带回去让他们爷俩尝尝新。”

韦晓嫚说:“好,我这就去装。”韦晓嫚说着起身去屋里拿塑料袋,拿了塑料袋往外走,身后炕上的手机响了。韦晓嫚转回身拿起手机接电话,听了几句跌坐在地上,半天才“哇”地哭出声来。

“晓嫚,晓嫚,这是怎么了这是?”韦晓嫚妈听到哭声跑进屋,使劲拉躺在地上的女儿。

“妈,妈!伟力跳楼了!妈,我要回去,我要回去!”韦晓嫚躺在地下哭着喊着,韦晓嫚妈拽不起女儿,跑着去找韦晓嫚弟弟。

韦晓嫚赶到医院时曹伟力早已经躺在了太平间。韦晓嫚见到曹伟力没有哭,曹韦力睡得那么安静,嘴角似乎还带着笑,她不能哭,不能吵醒曹伟力。

韦晓嫚是爱曹伟力的,除了曹伟力父母,这个世界上只有她爱曹伟力。曹伟力的父母爱曹伟力是处于父母的本性,而她爱曹伟力是因为她知道曹伟力。她知道曹伟力聪明,知道曹伟力心气高和别人不一样。虽然曹伟力总是喝酒,喝完了拿她撒气,那是因为曹伟力有能耐,没处使,心里苦。她是曹伟力老婆,曹伟力不找她撒气找谁撒气?

韦晓嫚佩服曹伟力,特别是她看到女儿的时候,那种佩服使她的眼睛都有了神采。女儿聪明、要强、不爱说话但有心眼,学习总是第一,这些都是曹伟力遗传的。不像她,木呆呆的,什么事都看不出来。

那天曹伟力把她从睡梦中拧醒,她是吓得不轻,但她并没有想离家出走。离家出走是畅畅说的。她只是有点害怕,想回娘家躲躲。躲两天,曹伟力高兴了再回来。可没想到,这一躲就再也见不到活的曹伟力了。

韦晓嫚不会说“阴阳两隔”那个词,但她懂,她深深的感到了那种痛。所以她站在曹伟力的尸体旁任弟弟怎么拽都不肯离去。但她还有畅畅,她必须离去。

韦晓曼回到家看到了曹伟力给她写的那封信,那封信只有三十九个字,但那三十九个字牢牢地刻在了她心里:“晓嫚,我走了,我对不起你,你老说生活难!生活难!但不管怎么难你都要活着,为了畅畅你要活下去。”

韦晓嫚拿着那封信,流着泪叨唠:“我不说了,再也不说了,我不说生活难了,我和畅畅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韦晓嫚没有打开牛皮纸信封,那上面写着“鲍平建收”她就不会打开,她就一定会交给鲍平建。常被一些自以为有修养的邻居笑话木讷、傻气的韦晓嫚,此刻表现的那么有修养;尽管她那么想看这封信,那么想知道信里面写的文字是否跟丈夫自杀有关。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十三章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