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九回 佳侣暗会心怡悦 兄妹重逢情幽咽(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8-13 点击数:195次 字数:

  天冷得受不了,晋欢所在的大厅角落里更是寒气逼人,他跑到楼上林雪飞办公室里抱着窗台下的暖气片一动不动,韩采梅走进来向众人交代一些事情,林雪飞从外面办完事回来走进了办公室,羽绒服的帽檐上还沾着雪片。
  “花间最大的好处就是雪大。”林雪飞换了一件外套,走到窗前看着窗外飞舞的雪花。
  “有一件事情……”傅枕云实在不想打扰林雪飞的兴致。
  “怎么了?采梅在跟大家讲什么。”
  “新闻上说……”韩采梅难以启齿,又不得不说,“黄忆晴案,证据不足,嫌疑人无罪。”
  晋欢也才知道事情的结果,从暖气片上滑了下来,林雪飞依然站在那里,什么都没说。
  “说说我们自己的事吧。”陈海润说道,“这次的差事,还是我去吧。”
  “说好了我去的。”傅枕云说道,“我倒要去看看那座骄傲得容不得人的城市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晋欢问道:“去哪?”
  “南都。”傅枕云回答。
  陈海润还要说些什么,傅枕云打断了他:“该吃饭了。”
  韩采梅看了看时钟说道:“看来中午要订餐了,雪这么大就别出去买了,算我的。”
  “算你的?”晋欢说道,“雪花灌进脖子里算你的?北风吹皴了脸也算你的?倒在雪窝里磕破了膝盖也算你的?”
  “你在说什么?”韩采梅不解。
  “韩小梅啊,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还说?没大没小!”韩采梅说着话竟不自觉地抬起了手臂,不过她马上反应过来,把手放在了耳边。
  “你只知道享受那香甜可口,热气腾腾的饭菜,你不知道送餐的员工多么辛苦!”
  “可是,他们就是靠这个挣钱呀,下雪天生意才会多。”韩采梅觉得很冤枉,这本是稀松平常的事,在晋欢眼中竟有了几分邪恶。
  “老板靠这个挣钱,员工可不是。”晋欢说道,“杂志卖得越多,你得到的越多,我们还不是一样?韩小梅,你已经走到了人民的对立面!”
  一席话把大家都逗笑了,韩采梅却有些生气,晋欢忙笑道:“采梅姐,你快把钱给我。”
  “什么钱?”
  “你不是要请大家吃饭吗?把钱给我,我出去买。”
  韩采梅拿他无可奈何,递给了他一张银行卡,说道:“你不要买我的那一份,我不吃你买的饭。”惹得大家又哄笑一次。
  几天之后,傅枕云出差去了南都,一切都一如往常,不过大家发现,周克新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比如,看到刘问之起身倒水,他会马上把他按在座位上,为他接上满满一杯,送到他的面前,还会对他说,“太热了,现在不能喝”。常业清中午要去为大家买饭,他会马上出面制止,说以前都是他的不是,像这种粗活以后都归他干。陈海润跟人发生了口角,他把陈海润拉到一边,告诉他要与人为善,跟人家吵架是不好的,还嘱咐他以后暴躁的脾气一定要收敛。
  他的这些作为,让大家一致认为他精神失常,大部分人都赞成让他去看心理医生。
  “看来真的是挺严重的了。”陈海润为自己的朋友担忧。
  “也许他的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刘问之猜测,“可是从来没有听他提起。”
  “大概是工作压力大的原因吧。”常业清则如此猜测。
  “你们都大惊小怪了。”晋欢自信满满地说道,“只有我知道他为什么变成这样?”
  “为什么?”
  “他爱上了一个女孩。”晋欢笑道,“你们信不信?”
  “你以为他是你啊。”陈海润对这种说法颇为不屑,“为了爱情神魂颠倒。”
  “不信等着瞧,敢打赌吗?”
  “我才没你这么无聊。”陈海润走开了。
  实际上,晋欢和陈海润果然都是顶无聊的,他们为了验证晋欢的想法正确与否,多次偷偷地跟着周克新。很快,他们发现了周克新的秘密,并且,晋欢的想法得到了证实。
  这一天,天气转晴,积雪稍有融化的迹象。周克新走出杂志社,先是进入了一家超市,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塞得满满当当。晋欢猜测那一定是为女孩买的零食或者衣服。他只猜对了一半,这里面还有他为暂时寄养在韩采梅家的婴孩买的奶粉、衣物还有几个玩偶面具。
  周克新最后进了华夏大学,在一座宿舍楼下的一棵粗大的绒花树下停了下来,不时探头张望。晋欢和陈海润已经看到了他所窥视的目标,原来是报亭里卖杂货的女孩子。只见她油亮的黑发后披过肩,前覆额心,嘴角微微上扬,鼻尖一点痣,身形娇小,性情温婉,正值少女年华,单纯清雅之态自然流露,真有超世独立之意。
  “周大哥。”晋欢站到了周克新的左边说道,“有眼光。”
  “不过做我们的大嫂,似乎有点年轻。”陈海润站到了周克新的右侧。
  周克新左右环顾,羞得脸通红,好像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般。正当此时,一个身材匀称,面容俊朗,披着黑色貂皮大衣,穿着棕黄高筒靴的年轻男子走到了报亭的柜台前,女孩看了他一眼,便低下了头。
  年轻男子满面堆笑,说道:“亲爱的,想我想坏了吧?”那女孩只是不理,周克新怒目圆睁,就要冲出去,被晋欢和陈海润拉住,劝他先观望一下,弄清那人到底要干什么,说不定人家还是情侣呢。
  “怎么?还不快出来抱抱我。”
  “哎,你们女人呐,总是扭扭捏捏,明明心里喜欢却又羞于开口。”
  年轻男子说了这两句见女孩依然无动于衷,便又说道:“其实我知道,你早对我有意,我也喜欢你啊,我是真的爱你,你要相信。所以现在,赶快投入到爱人的怀抱中来吧,不要让那虚无缥缈的自尊心阻塞了爱的大道,也不要让别人的闲言闲语扑灭了你心中炽热的火焰。”
  “来吧,我的爱人,让心中压抑的情感释放吧,冲破世俗的樊篱勇敢去爱吧,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让你快乐。我最可爱的小情人,从你的世界里走出来,去拥抱外面五彩的生活,大胆承认你对我的爱吧。”
  男子见女孩依旧低头站着,便走向前去,伸手要去摸她放在柜台上的双手。女孩猛然将手抽回,快速向后退了一步,身子撞在板房的铁皮上,马上又低下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周克新忍无可忍,马上就要爆发,却又看到一群穿着鲜艳的女孩赶了过来,领头的是一个红发女子,周克新暂时退了回来。晋欢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怎么报亭里的女孩和这个红发女孩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陈海润说道:“你还没反应过来,你刚来的时候,在步行街……”
  “哦,我说呢。”晋欢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周克新也不管他们说什么,只专心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红发女孩老远就喊:“孔复兴,你混蛋!”
  年轻男子见红发女子跑了过来,笑脸相迎,抚摸着她的脸蛋说道:“亲爱的,我只是路过这里。”
  “你骗谁?我刚才都看到你牵她的手了。”那女孩推开了他的手,向报亭跑去。年轻男子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嘴巴贴近她的耳边,说道:“我爱的人只有你,我怎么会喜欢像她那样的人?”
  那女孩全然不听,甩开了他的手,跟其他女孩一起围在报亭前,将柜台上摆放的食物、杂志还有报纸等所有能看见的东西乱砸乱扔一通,并将随手拿起的东西扔到了女孩的脸上,女孩退到了门口,始终一言不发,任凭她们打骂。
  周克新从绒花树后走了出来,陈海润喊道:“且慢。”
  “又怎么了?”周克新已经忍无可忍。
  “把这个戴上。”陈海润看到了周克新袋里的玩偶面具,他最喜欢恶作剧。因此当听到喝止声的时候,在场所有人看到的是齐天大圣、天蓬元帅和卷帘大将。
  “你们是谁?”红发女孩问道。
  天蓬元帅在三人当中最是威武,他没有回答女孩的问话,径直走到孔复兴面前,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是谁?”孔复兴生气地说道,“把你的脏手拿开。”
  孔复兴见他不动,抽身要走,却被他死死按着,动弹不得。
  “你要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天蓬元帅将手轻轻移到他的脖颈,只顺手一擦,孔复兴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叫苦不迭。红发女子跑了过来,在后面不停捶打着元帅的后背,嘴里骂道:“该死的混蛋,敢打我的男人。”那一群女孩也都跑过来帮忙,天蓬元帅猛然回头,弯腰一声怒吼,女孩子们都停在了原地,谁也不敢上前。只有那个红发女子还在不停地挥舞着拳头,只是她的打击对于天蓬元帅来说无关痛痒。
  孔复兴爬了起来,揉搓着自己的脖子说道:“你爷爷我是……”
  天蓬元帅并未等他说完,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他踉跄着倒出去三四米远,撞上了一个大雪人之后,滚到了地上。
  “我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孔复兴嘴角渗出了鲜血,红发女孩跑过去伸手扶他。
  天蓬元帅还要上前,被卷帘大将抱住,齐天大圣走过去想要看一看孔复兴的情况,不想被他一巴掌打在脸上。大圣恼羞成怒,又将他推倒,狠狠踢了两脚,抓起一个雪球塞进了他的嘴里。
  孔复兴好一阵才缓过劲来,几个女孩子跑过去把他扶了起来,红发女孩说道:“敢不敢把面具摘下来?”
  “哈哈哈哈哈。”三人一齐大笑,然后说道:“不敢。”
  “懦夫。”女孩骂道。
  齐天大圣大笑两声,怪模怪样地说道:“小姑娘问我家住哪,一声懦夫把俺骂。”
  卷帘大将也照着齐天大圣的模样说道:“眼前这混蛋不一般,师弟我心里着实怕。”
  “若把‘谎言’说出来,忌惮后来是非大。”天蓬元帅如法炮制。
  天蓬元帅又说道:“周克新,陈海润还有小将叫晋欢,切莫将名姓告与他,免得来日受惊吓。”
  齐天大圣接过来说道:“非但名姓不可说,青莲占竹相交叉,叫他晓得难作罢。”
  孔复兴被他们如此戏弄,心中怎能气得过?此时却又无计可施,因此叫道:“你们等着。”说完,在那群女孩的搀扶下离开了。
  三人摘下面具,俯身去捡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报亭里的女孩走了出来,对着陈海润鞠了一躬。令晋欢和陈海润感到震惊和痛惜的是,这个女孩不会讲话,因为她用手势表达了谢意,看来她还没有忘记那天的事。
  陈海润陷入了沉思,周克新推了他一吧,用夹杂着醋意的声调说道:“人家谢你呢!”
  陈海润回过神来,连连说道:“不客气,不客气。”
  周克新把所有的东西都归置利索,从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礼品盒递到女孩面前,轻声细语地说道:“小影,这个送给你。”女孩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
  周克新把盒子放在柜台上,笑道:“你饿了吗?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女孩没有答应,周克新又问道:“刚才那个人是谁啊?怎么……”
  周克新尚未说完,女孩瞅了他一眼,他便不再说下去,改口说道:“以后不要待着这里了,换个地方吧。”
  女孩始终都没有理睬,周克新最后笑着说道:“袋子里还有些东西,放在这里了,这样的话,我先走了,明天再来。”
  回来的路上,晋欢调侃说道:“你看到没有,好性子就是这么磨出来的。”
  “回去以后,谁也不要说。”周克新交代他们,“现在还不是时候。”
  “好的,放心吧。”两人满口答应,“我们向来是靠得住的。”
  走着,走着,陈海润突然想起了什么,跌足叹道:“你们听到那个红发女孩叫那个男的什么?”
  周克新思虑片刻,说道:“好像叫孔复兴?”
  “孔复兴?”晋欢大叫,“不就是那个婴儿的妈妈要找的那个男人吗?”
  三人后悔不跌,看小影对涉及到他的话题如此抗拒又不敢马上回去问她。后又想到既然他会在学校里出现,那么下次再找到他应该不至于很难,而且待小影平静之后,大概会说出他的底细。现在大家真正担心的是,那个女孩朝思暮想,苦苦追寻的男人竟然是这种货色,她知道真相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他会好好待她吗?他能成为一个好父亲吗?他们不禁为这个女孩的付出感到不值,为他们母子的将来感到担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九回 佳侣暗会心怡悦 兄妹重逢情幽咽(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