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晚会唱歌唱出了麻烦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08-12 点击数:351次 字数:

为了丰富新工人培训班的业余文化生活,培训班的高层领导做出一个决定:利用一个星期天晚饭后的空余时间,整个培训班全体学员,在大院的操场里举行联欢晚会。事先只提出了一个大致的要求,每个班都必须出一到两个节目;演出的内容,要体现青年人的特点,只是说,只要求反映朝气蓬勃奋发向上的革命精神。至于具体的细节,没有做出要求,节目也没有说是否还要经过审查。
  整个培训班的各个连队和各个班,都在为联欢晚会积极地排练节目。大院里的各个角落,都能听得到激昂嘹亮的革命歌声。还有的班开始筹划服装和道具。我大概看了一下,好像只有我们二连三排的动静不大。大概都是准备全班合唱,随便唱点啥,反正在我内心深处,也没有把这件事真正地放在心上,也不想争个什么名次,只要能够交差就算不错了。
  我们班里的十来个弟兄,大概和我差不多,谁也没有什么文艺细胞,但这也是是为了完成连部交办的任务,只好向连里报了一个全班合唱的节目,忘了报歌名,其实倒也不全是忘了,关键是大家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只好等临场发挥到时候再说。
  晚会开始了,各连各班的节目一个接着一个地表演下去,虽然说节目表演的水平都不算怎么样,但这毕竟是学员们自己的节目,好在都是自编自演。我们的培训班开课已经有一段时间,经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磨合,大家基本上都熟悉了,起码说,对联欢晚会的态度,大家还是很积极的。要说到这个歌唱得水平如何嘛,反正是天晓得,该咋样就咋样,谁也不用笑话谁,反正能自娱自乐也就行了。特别是当每个班的节目一演完,大家都给予鼓掌表示鼓励,其中还夹杂着善意的挖苦话语。晚会的气氛倒还显得很活跃,也很和谐
  这时候,只听到报幕员大声地宣布:“下一个节目由二连八班演出,男生合唱。”
  话音刚落,全班十来个学员整整齐齐地到了由人围成的大圈圈中间,我们班里一个中等个子,身体消瘦的学员自告奋勇当了合唱的指挥,他把双手有力的合在一起举过头顶,身体转了一周向大家潇洒地打着招呼,操纵着流利的标准普通话大声地说:“第一支歌,赶快上山吧勇士们”在无伴奏的情况下,全班的学员们以小合唱的形式唱起了当时流行的阿尔巴尼亚电影插曲《赶快上山吧勇士们》。
  当唱到歌曲的第一段“赶快上山吧勇士们,我们在春天参加游击队,敌人的末日即将来临,我们祖国将要获得自由解放……”的时候,我突然发觉,我们二连的连长,此刻突然皱起了双眉,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他只是张了张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接着,“第二支歌,打靶归来”日落西山红霞飞这样的歌词,大家都是相当熟悉的,整整齐齐的歌声很快就唱完了。我们八班的全体学员迅速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观看其他班学员们的节目演出。
  不一会儿,我们的二连连长,来到我们班的座位前,他的面目表情十分严肃,二话不说,就直接把我叫到了连部,进了办公室以后。
  连长看了看室外走廊,确信四周无人。便随手关上了房门,走到他的办公桌前,用手指着旁边的一把藤椅,示意让我坐下。他压低了往日的大嗓门,从嗓眼里低沉地冒出一个个的单字:“你—们---唱---的---是---什---么---歌?”
  我的面目表情也开始严肃起来,非常认真地回答:“《打靶归来》和阿尔巴尼亚电影插曲《赶快上山吧勇士们》。这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连长面目表情更加严肃了,他的嗓门开始提高了:“问题何止是不对。”
  他看到我当时坦然自若的神情,非常不满地挥舞着一双有力的胳膊,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我,继续大声说:“全中国都解放那么多年了,你们还要上山干什么?谁让你们参加游击队啦?”
  我也提高了嗓门,赶紧认真地向他解释道:“我们刚才唱的是阿尔巴尼亚电影《宁死不屈》插曲,这首歌目前在全中国都很流行,电影院里现在也是天天都在放映,应该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假如真的要是有问题,特别在这个时期是不可能拿出来放映的。再说,阿尔巴尼亚这个国家也是共产党所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是欧洲社会主义的一盏明灯。和我们中国是同志加兄弟的关系。”
  我说到这里,连长的气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虽然表情还是那么严肃,但是,和刚进门的时候相比,要显得平和了许多。他停下来简短地思索了一下,接着就提高了嗓门,又对我批评开了:“毛主席是全中国人民心中的红太阳,你们应该多唱唱歌颂红太阳的歌曲,能唱的歌曲成千上万,唱哪个不行啊,你们干嘛就就偏偏唱起那个日落西山呢?
  我当时的胆也算是够大的,马上站起身来,针锋相对地和他顶上了火:在我的印象中,你不是也当过兵吗?我就不相信,《打靶归来》这首歌你就肯定没有唱过?当年你在唱这支歌的时候,你的指导员不是也没有批评你唱日落西山不对头嘛。干嘛你就老是和我们过不去,对我们就这么不客气,如此这般地批判我们?再者说了,我们谁也没有听说,这支歌有谁规定说是不准唱的歌曲。
  连长大声喊道:“有人说。《打靶归来》这首歌是大毒草。”
  我也不客气,马上回应他:“谁说的,《打靶归来》这首歌是大毒草。拿出根据来。有理走遍天下。我就不相信,没有地方说理去。”
  就这样开始你一言我一语争论起来,二者之间谁也不能说不服了谁,谁也不肯让谁。于是,在这间办公室里。我们争论的声音也就越来越大。嗓门一声更比一声高。

    正在这时候,五冶军管会的孙主任推门走了进来,微笑着说:“你们两个在争论什么?走廊外边都听到了,那么大的嗓门,火药味这么激烈。”
  连长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地简单叙述了一番。
  孙主任听完之后,沉思了一阵,突然低声问:“现在你们争论的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连长肯定地回答:“只有现在的办公室,你我他三个人知道,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孙主任把手在桌子上狠劲地拍了一掌,震得桌上的茶杯盖儿都跳将起来。
  他斩钉截铁地说:“好了,谁都不要争了,在这里,在这间办公室,刚才和现在,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听清楚没有,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我再重说一遍,刚才在办公室里,连长和你没有说过任何话,没有任何争论。从现在起直到永远,谁也不许再提这件事。八班长,我和连长还有事情要商量,你先回去休息吧。”
  我点了点头,心事重重地离开了连部的办公室。
  果然,从那以后,一直到现在,从新工人培训班到工作单位上,一直到现在的退休回家,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过去了,我的确再没有听见过,有人在议论过这件事。
  其实,这个连长是个转业军人,还是很不错的人,就是文化水平太低了一点。字认不了一箩筐,但是他敢于坚持原则。对工作认真负责,不管是谁,只要是对工作不利,他就敢不留情面,当面提出批评指正。争论规争论,吵归吵。难能可贵的是他从不为工作上的争吵而记仇。争吵完了也就算了。在培训班期间,他对我们班的关照还是很多的。只是说实话,他有时候太过于坚持。他的坚持,有时候是正确的,当然也有时候,他的坚持是没有根据的。当面给他提出,他在口头上的表现是绝不愿意接受,而在实际行动上,他确实是按照你给他提出的意见办的。
  再说那个军管会的孙主任,在部队上,他是个副军级的干部,三支两军到地方国营企业,他担任军管会的主任。也是一个大好人,作风比较正派,也是一个热心肠,愿意帮助人的人。不论谁有困难,那家有点大事小事,只要是他知道了,就一定设法帮忙解决。
  当然,好人也有犯浑的时候,他一旦决定错了的事情,谁也没办法说他,谁说他跟谁急。特别是当着大家伙的面儿,他绝不会听。只要是他认准的事,谁也改不了。在背后,他可以当面找给他提意见的人,诚恳地接受意见,找别人的意见办。
  还有就是不论是对干部,还是对工人,都能做到一视同仁。这可能是他在过去的战争年代,枪林弹雨中养成的习惯,他非常尊重敢于说真话的人,喜欢和敢于说真话的人探讨问题。对敢于坚持原则,敢说真话的人一旦有难,他会千方百计地尽全力加以保护。
  第二天一早,连部文书来到各班,通知各班的班长,都到脸部开会。在脸部的办公室里,连长主持会议,连部文书传达了新工人培训班下一阶段的培训计划安排。从本周开始,要求培训班的每一个学员,都必须认真总结自己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的自我表现。会议结束后,连部给各班学员,每个人发一本稿签纸。要各班的班长拿回班里,分发给全体学员。拿来写总结。

我们的新工人培训班按照事先确定的计划安排,培训正式进入了第二阶段,要求每一个学员都必须写出一份总结材料。认真总结自己在农村广阔天地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基本情况。大家开始忙开了,每个学员都拿着笔和纸,每天都在写总结。
  请看下一节《写总结材料》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晚会唱歌唱出了麻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