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华阳镇的便衣队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08-11 点击数:356次 字数:

1971年2月上旬,按照五冶建设公司劳动工资处的统一安排,我们第一批刚从农村抽调回城的知青,在劳动工资处进行报到以后,在家休息两天,整理自己的东西。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
  两天以后,我带上简单的行装,背着自己打的背包,来到五冶子弟校的大操场。这里已经有好几百的新工人正在这里集结。我们这一批人,都是从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里出来的知青。同样的命运,大体相似的经历,把我们这帮知青紧密地聚集在一起,操场上早已汇成了一个欢腾的海洋,不论我们原来是否曾经认识,反正大家都是知青,都是从广阔天地里过来的,只要知青聚集到一起,悄悄话就是没法停下来。
  大会主席台上的那个身穿军装,带着红领章帽徽的军人,手里拿着麦克风,大声地向大家喊话,费了很大的力气,总算是把大家的热烈情绪,强行扭到开大会的正常秩序上来。大会主席台上的这位军代表宣布:“五冶1971年度新工人培训班从今天起,就算开课了。你们的第一堂课:就是步行二十多公里。从这里出发,徒步行军走路到华阳。队伍马上就要出发。目的地是双流境内的华阳镇培训班大院。跟大家说清楚,没有汽车送你们去。这二十公里的路程。不算近,也不能算远。我们相信,你们这帮人,都是经过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锻炼出来的。对于走这么点儿路,应该说是不成问题的。徒步到华阳镇,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要求你们在四个小时以内赶到。为了方便今后培训中便于学习和管理,公司决定把你们所有在场的全体学员同志,都按部队的建制规则进行编组,今天所有的人分成四个连。每个连下设三个排,每个排下设三个班。共计五百余人……”
  在大会上宣布了各连连长、排长和各班班长。及各连各班的人员名单。公司里来的老职工和专业军人干部及工人分别担任培训班的各连的连排长,各班的班长由来学习的各位知青新工人中产生。可能是我在洪雅县参加过县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的缘故,被公司有关部门认为是表现好的知青,我被任命为二连八班的班长。我的这个班,包括我在内,一共有十名知青组成。他们分别来自夹江、峨眉、峨边、洪雅等偏远山区。
  大会结束后,新工人的队伍开始整队出发。五百余人的学员队伍,按照连排班的序列,排成两路纵队,浩浩荡荡地离开了五冶子弟校的大操场,走出了大门,踏上了向着双流县境内的华阳镇出发了。
  这个队伍行进的一路上,引起了很多行人的关注。这个队伍很奇怪,身着各式各样的装束,显然不像是军人,却都背着整齐划一的背包,前进的步伐和军人步伐也差不到多少。两个女生连,举着大旗走在前面,两个男生连紧跟其后。这面大旗上没有任何字迹,未标注任何单位名称,正因为这样不带任何标志,反而使这个500多人的大队伍平添了很多神秘感。在市区的慢车道上,这支队伍引起了很多市民好奇的猜测。

这支近数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走出了市区,踏上了通往华阳的简易公路。走上几里路,就在公路边稍作休息。休息一阵再往前走。走走停停。经过了三个半小时的步行,我们终于到达了预定的目的地。一路上大家经过聊天,我们二连三排的全排的知青,基本上算是都认识了。也都算是交上朋友了。
  在华阳镇的新工人培训班,按照建设公司的统一部署,进行封闭式的学习,任何人都不得离开培训班。每天都学习《人民日报》一九七一年元旦社论,学习毛主席语录。从早上一直学习到晚上。学习的组织形式以每个班为单位。各班的学员高度集中。大家吃饭在一起,学习在一起,天天生活在一起。我们的宿舍就被高度利用起来,学习室、寝室、活动场所都在这里。

在华阳镇的新工人培训班,按照军队的规矩,早上还要出操,进行严格的队列训练。

  每天的天还没有亮,培训班大院里,早早地就响起了尖利刺耳的口哨声,接着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喊口令的声音,“立正”“向右看齐”“向左看”“报数”“向左转”“跑步走”

  接着,只看见学员们的队伍,都是以连排为单位,,从大院里依次跑步,经过华阳镇的大街小巷,来到镇外河边的沙滩地带,联系队列训练。不论刮风下雨。雷打不动。始终坚持队列训练。在河滩地,每天早上训练半个小时,结束后再经过华阳镇的大街小巷,跑步回到培训班大院。
  在华阳镇的新工人培训班,按照军队的规矩,早上还要出操,进行队列训练。我们这些知青,过去在学校里上体育课都接受过队列训练,有一定的的基础,经过几天的训练和学习,大家的队列就已经是有模有样的了,在外行看来,我们培训班的队列训练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记得有一次,五冶建设公司军管会的孙主任前来检查工作,颇有兴致地观看了我们培训班学员的队列训练。他很满意地说:“这支部队训练得还不错,挺像那么回事了。”
  每天早上出操,我们的队列跑步穿越过华阳镇的大街小巷,整齐威严的脚步声,经常都会引来不少的大人和孩子沿街观看,还有不少的人都在胡乱猜测:“这可能是从前线撤下来的队伍,不晓得这些是从啥子地方撤下来休整的便衣队。”
  有一天吃过晚饭,五冶建设公司的文艺宣传队到我们培训班来慰问演出现代样板戏《白毛女》。华阳镇街道上的一些地痞、操哥们聚集在演出的剧场门口挑衅,想要趁机捣乱,培训班的高层领导再三告诫我们,千万不要去理睬他们,免得滋生事端。
  无论我们怎样的克制,令人担忧的烦心事,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我们三排的张排长,在剧场门口维持秩序的时候,已经被一群地痞、操哥们裹胁去了。得到消息后,我们都非常着急,来不及向领导请示,必须马上行动。此刻只听七班长大喊一声:“二连三排紧急集合。”
  说话间,不到半分钟,我们全排知青集合列队完毕,七班长代理排长职务,大喝一声“向左转,目标剧场外大街,任务,营救我们的排长。全排都有,列队跑步前进。出发。”全排的知青学员立刻跑步出发。随着一阵齐刷刷整齐有力的跑步声,不大一会儿功夫就追上了这伙地痞操哥们。当时我们谁也没有向这帮坏家伙动手,但是整齐威严的队形,已经把他们团团包围得水泄不通。几十双愤怒的眼神齐刷刷地瞪着他们,训练有素原地踏步的脚步声,齐刷刷的响着,震得华阳街道的地面发出咚、咚、咚地响声。
  这伙地痞、操哥们从来也没有见到过这样的阵势。此刻眼前的街道上又出现了前来增援我们的队伍,几乎整个培训班的人都来了。二连一排、二排。一连三个排。就连那两个女生连队也都出动了,威严整齐的脚步声,来自华阳街道的不同方向,声音整齐洪亮的口号声彼此起伏,齐刷刷地脚步声由远而近,增援我们的知青队列已在前后两面街口的转弯处露头,威严的队形和整齐脚步声,距离我们三排越来越近。更大范围的大包围圈已经形成。
  想逃跑已经根本不可能了,想打又没有胆量,这伙地痞操哥们,已经完全被我们这威严整齐的队形,完全给威慑住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现在能做的只能是,规规矩矩地把手里的棍棒放在地上,惊慌失措地跪在地上,乱糟糟地大声喊着:“算了嘛,各位师傅,求求你们,饶了我们嘛。”一个劲地磕头求饶。

我们救回了那位排长,把这伙地痞操哥们夹在我们的队列里,一直押解到了当地的公安机关,受到了当地的公安机关的好评,也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赞扬。
  我们培训班的高层领导们,得到当地的公安机关的电话通知后,专门把我们二连三排集合在办公室外面的空地上,手舞足蹈地讲了好一阵,把我们三排的全体学员好一番夸奖。滔滔不绝地说:“好,好,好。你们干得漂亮。这件事办得有理有利有节,既没有吃亏,又显示了我们培训班的威风。好、好、好。”
  从这以后,一直到我们培训班结业,撤离华阳镇的这段时间里,华阳镇的街面上,再没有发生过地痞、操哥们捣乱的事情。街道上一直都是很平静的。就连小偷小摸的事情,那段时间里都没有发生过。
  在这里参加培训学习,与在农村当知青的时候相对比,所不同的是,当知青的时候,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管,但必须自己做饭,吃饭问题自己解决。在新工人培训班的学习,有着严格的纪律和统一的作息时间。但在这里参加新工人培训,吃饭睡觉都有专人管。作息时间不论如何紧张,星期天总是可以休息的,而这个星期天恰恰是最难打发的。百般无奈,总得要找点什么事情来打发时间。
  记得在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们八班的学员们,在培训班的大门外一边嗮太阳,一边先聊天。无意中看到大门对面:有三个农民在用耕牛翻耕着一块长满杂草的荒地;还有七八个农民在用锄头,把耕牛拉着铁犁翻起来的大块泥土切碎成小块。

反正也没什么事,我们班几个学员一起和我说:“班头儿,咱们今天能干点啥?”

我不禁笑了,随即反问他们:“想干点老本行啦?手是不是发痒啊?”一个学员微笑着说:“未必你就不想干点嘛?”

我回答了一句话“那还等个啥,上。”

全班的知青学员蜂涌而上,立刻把这伙农民包围起来,三个知青学员顺手接过了牛鞭,举过头顶,用手挥了挥牛鞭,熟练地耕起地来。我和班上的其他知青纷纷上前。接过那些农民的锄头,熟练地切碎这田里的大块泥土。

这些农民被我们包围起来,开始有点紧张,他们的人没有我们多,不敢和我们对抗,不过他们很快就感觉出来,我们对他们没有任何丝毫的敌意和歧视,正相反,由于我们用耕牛耕地和拿锄头这些熟练的动作,反倒引起了他们对我们浓厚的兴趣。
  我们一边干着手里的活儿,一边和那几个农民聊着天,在相互摆谈中,那几个农民当中,有人就提起了前几天剧场门口附近发生地痞捣乱被抓的事情,随即就有人很好奇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队伍?又会种田,又能打仗,是解放军的便衣队吗?从哪儿下来的?”

由于我们新工人培训班当时住的地点,曾经是一个部队的营房。为了维护解放军部队的声誉,新工人培训班的高层领导做过规定,任何人都不准说出去,我们是哪个单位的。我们只能回答说;“对不起,我们有纪律,要保密。不能告诉你们。”

 在培训班学习如何紧张也都无所谓,就是我们知青刚从农村出来,回到城里,对当时的粮食定量规定猛一下子不能适应。经常感到在分班学习讨论的时候,总是一会儿就饿了。肚子一觉着饿得慌,在学习情绪上大家免不了就要受到影响。势必要分散学习的精力。
  请看下一节《关于一天一斤二两的话题》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华阳镇的便衣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