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二章 3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8-08 点击数:209次 字数:

3

鲍平建和蒋博在溪澜宾馆西配楼的休闲馆打了一个多小时的乒乓球,又带蒋博在庭院转了转才领着蒋博去主楼三层的竹菊包间用餐。

竹菊包间在三层东南角,清雅幽静,向东开了一扇窗,窗外是绿树和花草。

鲍平建一早打过电话,让服务员把窗户打开放放屋内的空气。现在窗外的光线柔和,秋风微动,东配楼的一角恰好的隐现在绿叶摇曳中。窗下相对而坐的父子俩是那么喜悦,他们对彼此是那么欣赏。

通过一上午的接触蒋博对鲍平建很是崇拜,吃饭时他和鲍平建多次提起妈妈,提起妈妈向他讲述的过去,他是想借此引出鲍平建对过去岁月的回忆,破解自己心中的疑问。

鲍平建没有让蒋博失望,他给蒋博讲了自己的小时候,讲了他和叶溪上学时的趣事,话语中隐约地透露出他对叶溪的爱恋。鲍平建讲的很克制很含蓄,但蒋博听出了他像火一样燃烧的感情。

蒋博正处于青春萌动期,对爱情充满了幻想。他被鲍平建感动了,一个男人能如此的爱一个女人,他只有在小说里看到过。

叶溪和蒋毅都喜爱文学,蒋博深受他们的影响,从小喜爱看书。书香的熏陶和蒋毅的病逝使他阳光明朗的外表上蒙上了一层文雅忧郁的气质。他身体里的血液即澎湃着鲍平建的张扬勇敢又蕴含了叶溪的孤傲温婉,所以他具有一颗怜悯敏感的心,偶尔会显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沉静与深刻。

鲍平建已经感到了这些,这让他更加的喜爱和心疼儿子,他恨不得立刻扑过去把蒋博抱在怀中,倾注出所有的父爱。

蒋博感受到了鲍平建的爱,他把这种爱归结为,是鲍平建对妈的爱------妈是他的初恋情人,但妈选择了爸,所以他就把对妈的爱藏在了心里,一直没有结婚,一藏就是17年。现在爸走了,妈又恢复了单身,他才出来重新追求妈。这是一个多么有情有义的男人啊!

蒋博开始考虑可以接受妈和鲍平建的事了。蒋博是个明事理的孩子,何况现在的孩子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听过,都能接受。蒋博想,“爸走了,再也回不来了,可妈还要过后半生。现在有自己陪着妈,可几年后哪?当自己考上大学离家而去,妈就要孤零零地面对清冷寂静的家。要是有个人陪着妈挺好,面前这个男人对妈用情这么深,我不应该反对。”

蒋博怀着这种心情和鲍平建吃完饭,怀着这种心情去听课,怀着这种心情回到家。蒋博回到家时叶溪已经捏完饺子。韭菜的香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蒋博走进厨房看到摆在盖帘上的饺子叫道:“嘿,吃饺子!”

叶溪说:“韭菜猪肉馅的,我这就煮。”锅里的水是热的,火一打着,水就冒泡,叶溪端起盖帘往锅里放饺子。等蒋博洗了手,拿了碗筷摆到客厅的餐桌上,叶溪煮的饺子就熟了。

太阳落到楼后面去了,屋内的光线暗下来,蒋博打开灯,坐到餐桌前和妈吃饺子。娘俩边吃边聊。叶溪问:“你和鲍叔叔打球谁赢了?”

蒋博说:“当然是我,不过鲍叔叔的乒乓球打得也不错。”

叶溪说:“那是,他当年可是学校里的乒乓球冠军啊!”

蒋博嬉笑道:“嗨,你们可真默契,商量好了似的互相吹捧。”说完咧嘴瞥眼,做怪脸。

叶溪笑道:“臭小子,有什么默契的,只不过是话赶话说到这了。”

蒋博放下筷子,看着叶溪不说话,那眼神似乎在说:“别瞒我了,你们俩在搞什么我还不知道!”

叶溪也放下筷子,说:“博儿,我们不是瞒你,有些事情说起来太长,太复杂。”她停了一下说:“但总得告诉你,17年前我和鲍平建是恋人,都快结婚了,那天......”

叶溪讲完看着呆愣的蒋博并不惊慌。她像卸下了千斤负担,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心想“讲完了,终于讲完了,你总要面对这一切。哭闹也好,摔东西也罢,来吧,发泄完一切都会过去。”

蒋博并没有像叶溪想象的那样激动,而是默默地站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叶溪几乎一夜没睡,一直伸着耳朵听蒋博屋里的动静,但听不到任何声响,快天亮时才迷迷糊糊睡着。

第二天早上,叶溪被一股好闻的饭菜香味惊醒,她穿着睡衣走出卧室,发现餐桌上摆着煎蛋,烤面包片,心里美和卷心菜做的两盘小菜,蒋博正端着粥锅从厨房走出来。

叶溪惊叹:“博儿,你把早饭都准备好了!”

蒋博把粥锅放到餐桌上说:“妈,您尝尝我做的怎么样。”

“嗯,”叶溪俯下身,挨着盘地看了一遍,吸吸鼻子说,“好,味道不错!”

“那就快吃!”蒋博拿起碗和勺子盛粥,盛完递给叶溪。

叶溪接过碗,隐去眼里的泪水,低头取了两片面包,夹上煎蛋咬了一口,嚼了嚼说:“好吃,好吃!”

娘俩边吃边聊,谁也不提昨晚的事。吃完饭,蒋博去厨房拿了抹布收拾碗筷。叶溪抢过抹布说:“我来吧,你洗洗手上学去。”

“好!”蒋博回卧室换了校服,背着书包和叶溪打了招呼走出家门。

望着儿子走出家门的背影,叶溪的眼泪哗地流了出来。儿子长大了,只一夜功夫儿子就突然长大了!这一夜儿子是怎样度过的?儿子的内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才能在今天早晨坦然的面对她,为她做了一顿那样的早饭。那顿早饭代表了儿子的心;代表了儿子理解她,疼她;代表了儿子接受了鲍平建是他亲生父亲的现实。

叶溪洗完碗,摘下围裙,走到客厅,给鲍平建打电话,她向鲍平建讲了昨晚及今早的事。电话那头的鲍平建沉默了一会儿说:“谢谢,谢谢你和儿子,我真没想到博儿这么懂事!”声音颤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十二章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