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二章 浮生
本章来自《第三病区杂谈》 作者:吴幽
发表时间:2018-08-08 点击数:64次 字数:

有这么一个词,叫浮生若梦,我常常伴有这种浮生感,我分不清什么事真实,什么是虚幻。我似乎隔离于这个世界,又隐于其中,有时我甚至我周围的一切是不是一场梦,一切都是假的。

若非医生判定我抑郁症,我会以为我是精神分裂或人格分裂呢。我经常怀疑真实与虚幻,不可自拔,这听起来荒谬,但就是我的真实状况。我就是分不清,一方面确定自己真实地活在世上,有喜怒哀乐;另一方面又矛盾地否定自身的真实性,觉得周围一切都是假的,包括自己都一场虚构的梦,也可能是幻觉,甚至一切都是我臆想出来的。我越是徘徊于二者之间,我就越是混乱和痛苦。我不知道这种情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更不知怎么会有种情形存在,我估摸最有可能是中考前后开始的,慢慢地一直蔓延到今天,越来越严重,甚至否定自己的存在。

人们常说“人生如梦”,指的不过是人生短暂,然而我确实是“浮生若梦”,指的是的人生短暂而虚幻,可惜即使它再短暂,对于病中的我而言,人生也是漫长而折磨人的。虚幻飘忽倒是真的,我总觉得我目前的生活,周围的事,周围的人,各种经历都是梦,都是假的,是我臆想出来,等有一天我醒来,发现我不存在,我世界中的一粒尘埃,代替那人活了一回。

有时我又觉得我也许是一个疯子,一株草,一个灵魂,因为无所居,我创造了一个孤立的世界,一个不悲不喜的永恒国度,也因为太寂寞了,太无趣了,所以我臆想出人与物来陪伴我,创造出世界的美与善、丑与恶,以供我欣赏。看看吧,这就是我的虚幻感,所有都是我臆想出来,明明一切皆真是,却不愿意相信,偏执而恐惧。

更离谱的是,有时,我觉得所在的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虚幻或者是我的幻觉,我被困在其中,到处飘离,经历悲欢离合,生老病死,但我又清楚知道我的感情是真的。总之我就这么的矛盾,明明生活在阳光下,有影子,有喜怒哀乐,五官俱全,却又矛盾得不相信所见所闻的一切,不停地否定世界真实。我常常怀疑我的好朋友、闺蜜、亲人等都是假的,不存在的,是我的臆想,是我疯魔地入编乱造出来的,别人是看不到他们的,摸不着他们的,只有我才能看得见、摸得着他们。话说到此刻俨然我是精神病的疯子,有时我甚至猜想其他根本没有看到我,我不曾存在过,我只是臆想认识他们。

天啊,再写下去,我就要疯了,连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在说什么,我实在是拿自己没办法了。

在我的日记里,在2016年8月23日,我尚未住院,两个同学约我去渔港公园走走,他们规劝我想开一点,我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的痛苦,可惜,他们越是劝导,我越难过,甚至越来越烦躁,似乎想毁去周围的一切。我开始怀疑他们究竟来开导我,还是逼我上绝路。

我发现我似乎把所有开导我的人都成敌人了,也可以说不知何时开始我已经处于敌我不分状态。当晚,我们三个人找了个简单的糖水店喝了碗糖水,稍稍放纵了些许紧绷的神经,较晚才回家,心情好了些。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回到家不久我又开始抑郁,开始怀疑今晚发生的一切是不是我幻想出来的,我又开始陷入虚幻这一死循环命题,,我怎么都找不到证据说服今晚的真实性。即使我打电话给同学确认,我依旧不信,甚至连打电话给同学这事的真实性都被我否定了。

其实别说亲友,就连医生我都在怀疑其存在性,我似乎不相信任何医生,即使这样,我不想一次次换医生。在我的思维力,既然一切都是虚幻的,那么医生自然也不例外。因为尚存一份理智,一份愧疚,所以我挣扎在求生与求死之间,为了亲友,我才去求医,争取去活下来,但似乎不太可能是为了自救,而是为了死得安宁与名正言顺,而非如我的堂妹般任人揣测,流言蜚语四起。但是一切对于我而言,其实在慢性自杀,因为求医期间实在在太折磨了,看着家人奔波,我愧疚,可是我费尽力气就是恢复不了,于是形成死循环。

于是我创造力了一个自己的世界,一个连自己都能欺骗的世界。我把那位医生真的顺我的愿望,把他看成是我臆想出来的医生,我开始接受治疗,乖乖吃药,尽可能伪装正常。哪怕父母也见过那位医生,按常理说那就是真实,但我就是扭曲地认为他是不存在的,只在我的臆想中,然后强制把一切不合理的地方合理化,

偏执地认为一切是虚假,恐怕父母医生看到的现实只是我愿意呈现给他们看到的吧,因为我发现我连自己都能欺骗过去。

什么是浮生若梦,那是短暂的,可是我的人生才开始,短暂不了,那就意味若我的病好不了,就得痛苦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也意味着我的虚幻感一直不会消失,我一直飘忽在虚幻与真实之间,时刻挣扎着。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我已经迷失在其中,很难再走出来。一方面我想怒力证明自己是真是的,另一方面我却又偏执地否认自己的经历是真实的。

有时候连自己都是不真实的,何况我的父母兄弟姐妹朋友都无法确认其真实性,有时对于我来说,她们是虚构出来。根据我的日记记载,2016年9月10号,是教师节,我的一位朋友地蒲教师人生的第一个教师节,我快递订一束向日葵作为贺礼送给他,我看着他开心地发在朋友圈的鲜花照片,当天我倒是觉得心情不错。可是第二天醒来,我又开始觉得郁闷了,我又在想不通了,一窜的为什么蜂拥而出,为什么送花,为什么是向日葵,为什么送给他,

是不是我在做梦,他究竟存不存在?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怀疑一切,就算后来我打开朋友圈看到他发的图片,虽有稍稍安心,但终究是无法斩钉截铁的告诉自己我和他都是真实的。哦,天啊,我不会得了精神分裂或人格分裂症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吴幽
对《第十二章 浮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