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九章 珍惜别人的生命,践踏自己的生命
本章来自《第三病区杂谈》 作者:吴幽
发表时间:2018-08-08 点击数:42次 字数:

面对我们这类人,也许会有人说,你以为你自己有多痛苦啊,看看在医院里有多少人挣扎在生死边缘,努力求生,你有何资格在这里寻死觅活说自己怎么怎么痛苦,你考虑过亲友的感受吗?是啊,我也纳闷为何有如此极端两面存在,不过存在即合理,说穿了大家都自私的,批评我们的人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子非鱼,焉知当事人的无奈,你怎么知道医院里哪那些求生的人就没有自己的无奈与求死欲望,你怎么知道我们这类人就不渴望在社会生存下来。一个是为亲友和牵挂求生,一个是为亲友挣扎而痛苦活着。在生命面前,谁都不比谁高尚或低贱。

我一直认为世间最值钱的就是生命,最廉价的也是生命。

假如有一个得了不治之症的老人自杀,可以减少子女的负担,那你们是责骂子女不孝,照顾不好老人呢,还是责骂老人自私,把悲伤和骂名留给子女呢,还是责怪社会的冷漠和贫富分化呢,还是说一句世上没有什么过不得坎呢,还是只能无奈的感慨现实就是这般无奈呢?假如有一个女子因为莫名的流言蜚语而自杀了,那你们是责骂她不孝,把痛苦留给家人呢,还责骂她不够坚强呢,还是为她惋惜呢?假如一个高考生考完试后跳楼了,事实上每年都有这样的事,你们是责怪他自私,不顾父母的悲痛呢,还是劝告考不好再复读呗,惋惜这么年轻就离开了呢,还是炮轰中国高考制度呢,还是把责任推给学校父母呢,还是批评这一代年轻的受挫心里差呢?假如有一个大一新生因为诈骗电话被骗去学费而自杀了或猝死,2016年暑假就发生几起相关事件吧,你们是责怪骗子可恶,为他们鸣不平呢,还是责骂他们这一代长一颗玻璃心,动不动就寻思,没有考虑父母的感受呢?

我们尊重别人说话的权利,但请弄清一个道理,没有调查事实就没有说话权利,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你了解事实的真相吗,了解故事背后的无奈吗,了解每一个人的性格和过去吗?现代社会互联网四通发达,一句话不慎分分钟足以杀人,真希望有一天语言文字不用背上“舆论杀人”的骂名,回归本质。现代社会动不动就把“玻璃心”“自私”名号加在80、90一代,甚至00头上,可是有谁想长了一颗易碎的玻璃心呢,谁不想长着一颗闪亮坚硬的钻石心啊,好好在这个和平又浮躁的社会轻松活着。可是,谁告诉我,为何我偏偏有一颗玻璃心,是我自己制造的,还是别人制造的,有谁能告诉我,玻璃心最初诞生于何处啊,总不会从胎儿开始就有吧,荒谬极了!

鲜花的命也是生命,蚂蚁的命也是生命,人的命也是生命,按宗教的说法呢,就是众生皆平等,万物皆有灵,可事实上,大概只有人命才是生命,是地球生命的顶端,当然甚至不排除有些人连人命都不当回事,我想假如有一天熊猫伤人了,危急之下,二选其一的话,保住的肯定是人命,不然舆论口水分分钟淹死你,看,也只能如此了,谁让人命最忌要呢!

根据我的日记,2016年9月9日这天,我又看一次电影《五月的声音》,是关于2008年汶川地震的,在灾难面前,地球所有的生命都是如此的苍白脆弱,却依旧渴望活着,奋力求救,奋力救人,甚至可以为别人而牺牲。我永远记得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这个时刻,因为当时我们那天打扮的漂漂亮亮,正在教室集中,准备去操场拍高中毕业照,落叶飘飘,是个拍照的美丽时刻;然而很远以外的汶川却无数生命永远定格在此刻,甚至包括无数像我们这样的学生。这大概就是天灾人祸,生命无常吧。人性因灾难而丑陋,人性更因灾难而美丽。

此刻,我却因这电影陷入一个关于“生命”话题的漩涡,我在遭受着一场头脑风暴,我的头阵阵发痛,一丝一丝的抽痛,我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究竟生命是什么。我不断在脑力问自己:为什么有人求生,为什么有人求死,为什么死法还分等级,不都是一堆骨灰吗?为什么别人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下还奋力求生,而我自己平平安安却一心求死呢?如果像电影里那样,我同样可以牺牲自己救别人,但现实为什么却不愿救自己呢?为什么自杀就得遭唾骂,为什么他杀就博同情,为什么在苦难求生值得欢呼(当然排除不择手段),为什么救人而死就是高尚呢?为什么我就不可以自杀呢?命是自己,为什么自杀还要考虑别人?一连窜的为什么像洪水般控制不住的在脑子里奔腾,吞没我的理智,我彻底懵了,为了清醒,我不断地把磕在书桌上,直到额头发痛,头发晕了,才平静下来,紧接着吞了两粒阿普唑仑片,慢慢镇静下来才睡去。

太痛苦了,我不想再思考“生命”这个话题了,所以说嘛,世间最值钱的就是生命,因为你的命有可能是别人以命换命换来的,最廉价的也是生命,任意屠宰下一级生物链,或者杀人夺命,不把同类的生命当回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吴幽
对《第九章 珍惜别人的生命,践踏自己的生命》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