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 两只麻袋--可怜天下父母心
本章来自《第三病区杂谈》 作者:吴幽
发表时间:2018-08-08 点击数:54次 字数:

是的,这是一家特殊的病院,善意地说,这是脑科医院,恶意地说,这是精神病院,住着各种各样的病人,有情感障碍,有强迫症,有偏执症,有人格分裂,总之无论男女老少病人都有,在所谓正常人眼中,这些就是异类,所以送来这里救助或安置。

我住在11层情感障碍3区,平时不爱交流,所以认识的人不多,基本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着,悄悄地看着其他人,拿着本子涂涂写写,趁清醒时写写日记或病友的故事。

不过,巧合之下我倒是认识了一位同乡,约莫40多岁的样子,一头扎起来却总是卷起来的黑发,其中掺和着不少白发,皮肤连黄皮肤都称不上,黑黝黝的,脸上长着不少米粒般大小的祛斑,眼尾纹已经明显地贴在眼角,性格挺平和的,素日也挺好说话的,可是说实在,我也最近才认识她的,知道她竟是同乡,噢,差点忘了介绍她叫季可可。即使住同一病区,我还有社交恐惧症,害怕跟别人交流,所以我还是较少跟她说话,也只知道她是因为焦虑症而入院。

这天,大约是11月月底了,我从发现上午起她就特别的高兴,一点也不像平时那样脸上总挂着一层层浅浅的焦虑。趁着中午吃饭时,她特意来跟我说话,竟然是告别,她告诉我她母亲下午会来办出院手续,过会就到,明天就可以回家了,十足像个活泼。

果然,在差不多晚饭时,她的母亲来了,因为她先前的告知,我特意注视着这位母亲,一位朴素的老太太,一头苍白而利索的短发,大概有70来岁了,穿着老式的布鞋,身上是一套旧式的麻衣,背着一个玻璃麻包袋,一双粗糙干裂的双手。总之,就像电影里一般农村老妇进城的朴素之风及土包子新奇感传来。

我也不好意思打扰别人母女相聚,毕竟人家母女已经1个多月没见啦。过后,由于天色已晚,按医院规定,晚饭前家属必须离开。所以她母亲只得先离开了,在外面住一宿,明天正式办出院手续。于是,她母亲小心翼翼地留下玻璃麻包袋匆匆离开了。季可可吃完饭后,打开袋子,她到时惊讶地对我说了:“看,都是我平时喜欢穿的衣服和鞋子!”然后她突然抱着衣服抑住不止地抱着衣服开始小心翼翼地哭到最后嚎啕大哭,像一个在外面受尽委屈的孩子。她怎么也想不到母亲连她的衣物都备好了,出院更像做梦一般,她絮絮叨叨跟我说了好一会。直到晚上8点吃过药才安静睡去等待明天的到来。

接下来,这个故事应该轮到明天在继续上演了,可是在第二天探望我时,我母亲告诉我了这个故事在今晚下半场。

根据我母亲讲述,因为当时我母亲跟另一位护士在聊天,目睹了一切,原来大概在季可可吃过药后,她母亲又悄悄回来了,手上提着另一个玻璃麻包袋,然后就在等候区椅子坐下,从袋子里拿出一条毯子,盖在腿上,然后又掏出两个包子和一瓶矿泉水,一口接一口地吃着,吃完后便盖上毯子卷缩在椅子上睡觉。我母亲说:“我看着辛酸极了。”

听完我母亲的讲述,我才明白昨天约莫8、9点时为何病区走廊似乎很热闹,因睡不着,我在大厅走动,看了点热闹,恐怕与这位母亲有关。

这个时间基本是换班时间,这应该是一位见习护士守夜,刚从护士室出来就看见一个陌生的老太太睡在长椅上,也许出于本能,她以为老太太是病人,我听见喊老太太:“阿姨,醒醒。”

这位母亲终于醒来了,说明自己是家属,我隐约听见护士又问:“你的女儿是谁呀?”两人说了好一会话,隔着门我大部分难听清她们在说什么。反正最后就是这位护士把这位母亲带进病房睡觉,即使有违规定。

果然,第二天,在值班室,见习护士还是责备了,隔着玻璃窗我亲眼目睹的,被护士长训得双眼通红通红,不敢为自己辩解半句。当天又从我母亲那得知老太太不住宿的缘由,原来这位母亲之所这么做,只是为了省住宿费,又怕女儿知道而自责,于是特意假装离去,过后在悄悄回来,反正在医院风吹不着雨打不着,在家时已做好充分准备,能省则省,药费就本身便宜。家里的老头子也死了,女婿早就和女儿离婚了,无儿无女,儿子一家自顾不暇,只能两母女相依为命。我母亲听完唏嘘不已,也把这故事告诉了我,果然上天爱捉弄人。双方总以为以为对方好,事实上只是加重对方的自责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吴幽
对《第四章 两只麻袋--可怜天下父母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