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 诉说是奢望
本章来自《第三病区杂谈》 作者:吴幽
发表时间:2018-08-08 点击数:45次 字数:

不是不想说,而是无力说,不是不敢说,而是不能说,不是不愿说,而是无从说起。至少我此刻已经不信任任何人,包括自己,有些想法说开了,也许伤害更大,既伤害了别人,也会把自己逼上绝路。

我几乎不跟任何人深入倾诉,我怕他们的反应让我失望,更怕给别人添麻烦。我只把我目前的情况轻描淡写告诉几位好友,如此大家略知我的状况,若有一天我真的熬不下去了,突然离世,众人也不用觉得意外、愧疚,因为我这早已打下的预防针,大家已有心理准备,爱我的人们不用如此痛苦,我只希望大家惋惜一下我终究还是走上这一条路,然后慢慢淡忘我,开始走到生命尽头。

对于活着的人,遗忘是世间最美丽的选择,我不曾来过,你们不曾见过。从我什么性格我还清楚的,所以我一直喜欢低调、隐形,尽量远离大家的视线或像此刻一样选择慢慢淡出大家视线,来去不影响别人。

我习惯自己的事自己负责,尽可能不给别人添麻烦。我害怕一旦习惯倾诉于别人,便形成依赖,时不时有所期待,但是我们是成年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别人不可能事事关注于我,我的情绪便会有所起落,只会更加难过,甚至打乱别人的生活,我不忍心啊!

也许有时我的倾诉也会招人厌的,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听这些负面东西,也没兴趣听我的不幸,例如我的堂哥,那天在车上我说起自己的一些想法,他就打断了我的话,说不必说这扫兴的话题,跟我妹妹吧,她总是不要跟她说。说实在,面对这反应,我真的有点伤心呢,不过也意料之中。

有时我想找人倾诉了,深怕会为别人带来不便,因为别人会很忙碌的,我不确定我的行为会不会为别人添上一笔千斤重的麻烦,打扰了别人的工作生活,实在舍不得。

有时即使我有意愿向亲友倾诉我的心声,我会担心这些负面情绪是否会传染给他或她,最后连累得别人一起煎熬难过。更多时候我的说法是别人无法理解的,这是最悲哀的,因为他们无法理解,出于好意,往往会善意劝解、开导、安慰,但事实上,越是听他们的建议,我反而更加烦躁,更加难过,价值观更混乱。

最凄凉的是被歧视,被误解,有些人会当我无病呻吟、矫情懒惰、玻璃心,不免会碰到尖锐问题,有天,我的弟弟直接问我,你就没什么想法吗?你以后的人生打算怎么办?呵呵,真悲哀,在我如此状况下问我这个问题,有意思,我若是清楚还用得着生不如死的地步吗?我的人生已经看到尽头了,你以为我不愧疚吗?我的存在就是罪孽,我恨不得以死谢罪。你以为我不想承担该承担的责任吗?我不知其他病友怎么想,对于我而言,此刻我真的无能为力了,最好办法就是离去,消去所有的累赘。

有时说了没有人相信,认为我在说胡话,被认为无病呻吟。

故不能说,当然我也不愿意说,说话很累,很辛苦,因为我宁愿封闭自己,只求一个安全的安身之处。其实于我而言,最好的办法是自我封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吴幽
对《第三章 诉说是奢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