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二章 2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8-07 点击数:95次 字数:

2

半夜刮起了北风,风不大,太阳升起时就停了,天空湛蓝如洗,没有一丝云彩。

周末的教工楼小区门口比往日热闹了许多,鲍平建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右侧卖水果的摊位前,摇下车窗往小区出口望去,蒋博正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衣走出来,阳光斜射在他的脸上闪着金子般的光泽。鲍平建把头探出车窗喊:“博儿,这边!”

蒋博听到喊声朝车走去,走到车旁喊了声:“鲍叔叔好!”

鲍平建笑道:“好!”一歪头,“走,上车!”

蒋博心里赞叹:“好酷!”绕到车右侧,坐到副驾座上。

此刻曹伟力就躲在离他俩不远的墙角,惶恐而嫉妒的盯着他俩。他像一只没有几丝活气的惊弓之鸟,躲在夏利车里,感叹命运如此的不公。为什么?为什么鲍平建总是那么幸运,判了十年刑,坐了八年大牢,还能风光显赫的站立在人们面前,叶溪还那么爱他,儿子又这么帅气。而他,费尽心机设下圈套一次次把鲍平建推入险境,鲍平建越战越勇,他却面临绝境。

鲍平建开车离去后,曹伟力仍躲在那里,他不想再拉活了,挣钱还有什么用?活着为了谁?他心里残存的那点光亮随着昨晚女儿看他的眼神已经熄灭了。

昨晚曹伟力回到家,家里漆黑一片,他开了灯边换鞋边喊韦晓嫚,没有回声。他正想发作,畅畅站到了他面前。他问:“你妈哪?”

畅畅说:“你还知道问我妈,我妈离家出走了!”

“什么?你妈离家出走了?”曹伟力瞪着小眼问女儿。

畅畅说:“对,你把我妈拧成那样,我妈不离家出走,还等着你弄死她?”

“爱走不走!”曹伟力一甩手,脱了外衣,坐在餐桌旁拿起酒瓶喝酒。

畅畅奔过去,抢过酒瓶说:“别喝了!喝完了又耍酒疯!”

曹伟力抢过酒杯,“去,别管我!”

畅畅瞪着眼睛说:“管你,你以为我爱管你哪?你看你的样子!”

曹伟力的脸刷的黑了,“我什么样子?我这副样子给你丢人了?”

畅畅说:“你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吗?哼!”畅畅瞥了曹伟力一眼转身往自己屋走,走进屋“啪”地把门关上。

许多年后畅畅和妈妈说起那个晚上,泣不成声,她说我那晚简直疯了,用那样的态度对爸,爸怎能受的了,其实我是因为你突然离家出走气的,气得我找他撒气,什么话狠毒说什么。

曹伟力那一刻伤心死了,他几乎被畅畅鄙视的眼神击垮了,一个快死的人被心中仅存的一点亮光抛弃,除了绝望还有什么。

曹伟力带着绝望走进卧室,躺到床上,天亮后又带着绝望从床上爬起来,混混沌沌来到这里。这里让曹伟力如同僵尸般的躯体有了一点活气,那就是对鲍平建的嫉妒。这种嫉妒曾经在他的躯体里燃烧起熊熊大火,给他带来过胜利后暂短的快乐;现在这种嫉妒又在他的躯体里蔓延,让他燃起了生的渴望。

“活着,活着就有希望,我就不信鲍平建总这么幸运,我要活着,活着看到鲍平建再倒霉的那一天!”曹伟力眼里有了一点亮光,那点亮光让他抬起头向小区门口望去,于是他看到了叶溪。他笑了,笑的像个幽灵,飘出夏利车,飘向叶溪。

蒋博走了以后,叶溪也出了家门。叶溪想去小区门口的菜摊上买点韭菜,晚饭给博儿捏韭菜馅饺子。这两天叶溪跟郭老板请了假,在家休息。鲍平建向她提了几次,希望她到溪澜宾馆工作,做副总,做办公室主任,做部门经理随她选。叶溪没有答应。但叶溪也不准备再到大华建材城上班了,她想先休息几天,然后找个适合自己的工作。

叶溪选好韭菜,掏出钱包付了钱,正准备离去,突然感到身后有人,猛一回头,曹伟力站在面前。叶溪像见到鬼一样拿起韭菜就走,曹伟力紧跟身后。

叶溪走到没人的地方站住,回身问曹伟力,“你到底想干嘛?”

曹伟力说:“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叶溪说:“放过你,你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曹伟力眼睛里闪着亮光,“你是菩萨心,放过我,别跟鲍平建说好吗?”

叶溪说:“你妄想,我不跟鲍平建说,姚燕彦难道不会和鲍平建说吗?”

“姚燕彦,”曹伟力用死鱼似的眼睛看着叶溪问,“你是说姚燕彦把什么都告诉鲍平建了?”

叶溪突然感到很痛快,说:“看你那怂恿,鲍平建不会饶过你的,你最好去向鲍平建坦白!”

“向鲍平建坦白,哼哼,”曹伟力眼中现出绝决,怪笑着,一字一句吐出,“向鲍平建坦白,没门!”曹伟力使

劲挺着佝偻的躯体像一具僵尸,走向夏利车。

叶溪打了一个寒战,扭头便走。“哼哼,向鲍平建坦白,没门!哼哼......”曹伟力的声音像叫鬼一般,从后面追

来,叶溪加快了脚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十二章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