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8-06 点击数:360次 字数:

王俊丽四面八方找李洋,急得直跺脚。忽见赵青闲适舒缓款步而来,脸润热红像刚搓过,大眼盼顾满面娇媚。心想这才多一会儿?这位家伙满脸春色从哪里来?上前拦住问:“嗨!小春婆?脸上怎么热腾腾的?” 问完发现眼镜片上有指纹,摘过笑看,疑窦顿生:“咦……?这是谁的大指印?乱七八糟重重叠叠?” 见她鼻头有汗再问:“和谁‘运动’了?这个项目涉及品格,非理莫为。” 赵青眼镜被夺走,眼前发花想夺回来,抓了两把没抓住,连连作揖哀求道:“王俊丽,本女子这厢有礼了,饶了吧?我是低血糖,腿软要倒了,必须马上吃上饭,求求请还来。” 不停地作揖。 王俊丽乐呵呵的对她说:“贵娘娘我数三下,若不老实转身就走!臭丫头呀?扶着墙壁慢慢探索,开始数了?1……,”

“好好好,你赢了,我从楼梯间跑来的。”

“为什么?”

“追个人。”

“谁?”

“王俊丽?这个算隐私,不能随便讲。”

“2……,”

“好好好,蒜(算)你狠,又赢了,追孙明。”

“嘻嘻嘻,呵呵呵!接着说?”

“他把我的眼镜抢了。”

“哈哈哈,嘿嘿嘿!讲重点?”

“没重点。”

“不说是吧?奶奶去也!”

“好好好,后来他被追上了。”

“嗯,接着呢?”

“拿回眼镜。”

“急死我,走了!”

“别走别走,我俩闹了一小会儿。”

“哈哈哈!怎么闹的?”

“就那样,‘叭叭叭’ ,行了吧?”

“不行!哪样呀?谁‘叭’谁?相互‘叭’?”

“哎呀王俊丽,你就饶了吧?”

王俊丽嘻嘻哈哈还了眼镜,等她戴好劝告道:“赵青你要小心上当,他在农村有个婆娘。” 赵青轻蔑鄙视她,不耐烦地说:“哎哟知道!‘咸吃萝卜淡操心,狗拿耗子管闲事。‘叭叭叭’是跑楼梯。”

“打你这个狡猾东西!”

这时李洋他们来了,大家一起去买饭。

吴红端盘炒饼,独自坐到窗前,眺楼群望远山,峰峦尽朦胧。她目光空落默默的念:“‘到不了的就是远方,回不去的便是故乡。’ 问世间能有几人还?非不回,因敬畏,不荣何以归?我们留下担忧去往远方,父母泪,藏笑后,他们正在慢慢老,那思念,千山万水隔不断。理想是诱惑,期望寄异乡,我拼我奋斗。不要责怪我,生存本是使劲活,一切努力包括坠落,都是故意而为的。” 言罢淌出两行泪来。

李洋端着炒饭过来,见吴红正在伤心流泪,吓一跳问:“竟敢朝着那方向哭?又想家了?不是要过年了吗?” 吴红吸鼻用餐巾纸擦,等他坐下勉强笑道:“家在心里想回就回,家又遥远留在昨天,继日难返。唉……!”

“唠唠叨叨,神经了?”

“你今年应该回趟家。”

“哎!穷不返乡呀。”

“死要面子活受罪。”

“我讲面子?很对很对,回故里需要钱!怕父母人前丢脸面!”

“今年我也不回去。”

“你为啥?”

“这里的年多好啊?”

“扯?扯!到底为啥?”

“为个不该你问的原因。”

“佼人见外了?”

“吃你的饭,瞎打听啥?”

“哦?难怪哭,又想父母又割舍不掉一个人?唉!养个女娃有何用?跟头肥猪就跑了。”

“你混蛋!”

“羞了?急了?”

“倒要问你,王俊丽找了高级住处?听说不要钱?别是把你养了吧?”

“是守房子搞卫生,不给工钱免费住着佣人房,主人在国外忙挣大钱。”

“她干嘛自己不去守?”

话音刚落就听见吼:“吴红!你管得着吗?”

两人抬起头,见王俊丽横眉立目阴沉着脸。 李洋忙说:“快坐快坐。” 王俊丽依然斜眼瞪着吴红说:“最看不惯有些人,不甘心就造谣,找茬把人往坏处猜,不信世间有善良,以为凡事都是套。这人沾三惹四找欺骗,年纪轻轻上够当,心理很阴暗,还想传染人,哼!比老疯婆子更可怕,该送精神病医院!” 说完坐下‘哐’地一声放下餐盘,猛挤李洋,再挤一下气乎乎说:“滚过去,挨着她!” 李洋赔笑说:“从命就是。” 起身要让。王俊丽翻眼喊:“敢!不许去,美得有些人。” 说完给李洋夹卤鸡翅,很不屑地瞟吴红,皮笑肉不笑,尖声怪气说:“刚出锅的,香气袭人,李洋小心招来苍蝇。” 吴红懒得斗,自顾吃炒饼,暗笑‘醋缸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三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