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一章 4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8-01 点击数:230次 字数:

4

姚燕彦前天晚上歇斯底里的爆发后特别痛快。“有什么,不就是水晶鞋吗?我得不到就把它摔碎了!我看到了它粉碎时的模样,痛快!一下了甩掉伪装把真实的自己显露出来,从此不用再精心装扮,不用提心吊胆地害怕那些事情会暴露,是多么的痛快。”

姚燕彦从那晚奔出溪澜宾馆就没再来上班,姚燕彦没来上班谁也没问。未来的老板娘不来上班,鲍平建不问,谁敢问。明着不问不等于暗着不问,暗着问也讲究方式,道术浅的人用嘴问,道术深的大师们用鼻子、耳朵、神秘莫测的眼神探问。

姚燕彦在家躺了两天开始后悔,于是她带着一颗有些悔意的心披着午后的雾霾走进了溪澜宾馆,进入溪澜宾馆姚燕彦便被那些眼睛鼻子搞得悔意深重,她被那些萦绕着她的意味深长的眼神驱使走向8018房间。

姚燕彦走到8018房间门口停下脚步,伸手推门的那一刻里面传出鲍平建和杨展的谈话声。姚燕彦听了几句就知道自己来晚了,她已经失去了坦白自首的机会,于是她转身向电梯厅走去。姚燕彦走得很快,走到电梯厅又退了出去,绕道去了消防梯。

姚燕彦沿着消防梯台阶往下走,越走越慢。她想去二层找左茜和左茜聊聊,可聊些什么哪?告诉左茜她这几天经历的一切,左茜听了会怎么想?自己找左茜聊天想得到什么?同情,嘲讽,同情左茜肯定会说几句,那又有什么用呢?嘲讽就算了吧!她已经一败涂地,再经不住左茜的胡椒面围攻了。何况左茜这几天都没有找她,这很不正常,说不准左茜已经像那些人一样感觉到什么,在躲着她呢。人呢,说不好,落魄时自己都会厌恶自己,更何况别人。姚燕彦走着想着,走到二层拐弯处没有拐入去左茜办公室的楼道,而是继续往下走,一直走到负二层,走进那间小屋。

姚燕彦趴在小屋的床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哭够了,翻身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想了好长时间,才起来去柜子里翻找。姚燕彦把找出的东西一件件放到床上,然后从柜子下面找出一个帆布提包,把找出的东西放进提包里。

姚燕彦提着提包,打开门,往外走时停下了脚步,回身环顾屋内的一切。这间小屋曾经那么温暖,似乎现在还残留着几丝暖意。姚燕彦想“要是不发生以后的一切,或许她会像刚走进这间小屋时设想的那样,做两年鲍平建的秘书,找机会活动活动,升任部门经理,在溪澜宾馆工作下去。”

姚燕彦提着帆布提包走出小屋,走出溪澜宾馆,在宾馆门前坐上出租车回到莱茵国际她那间一居室。姚燕彦此时突然感到,当初鲍平建为她租下这间一居室时就预示了他们的结果------短暂的昙花一现。

姚燕彦整理好行装,拿起手机坐到椅子上发了两条微信,一条给鲍平建,一条给左茜。

给鲍平建的写到:“我走了,去旅游,没有行程也没有目的地。或许途中的风景能漂洗我布满灰尘的灵魂,或许远方的山水能给我一颗清澈的心,别找我,当我躁动的心安静下来时我会回来的,晚安!”

给左茜的写到:“我走了,去西藏,可能还会去更远的地方。我失败了,与其说是败给了叶溪,不如说是败给了我自己。先别问,想好了我会告诉你。我不知道自己会流浪多久,会以怎样的方式向你讲述这些日子的经历。可能会在哪个不眠之夜我守着一堆篝火给你写信,用诙谐的语句告诉你;也可能是我走累了在哪个地方租一间小屋住下来,写一本书,把这段经历埋进书里让你猜。不说了,我走了,晚安!”

姚燕彦发完两条微信,关闭手机,提着拉杆箱走出房门。

“什么情况?”左茜正在溪澜宾馆三层的梅兰包间陪着客人吃饭,看到姚燕彦的微信差点叫出来。“对不起,我先接个电话!”她向众人笑笑拿着手机往门外走,走到门外拨打姚燕彦手机,手机已经关机。

失火以后鲍平建把接待、安抚华夏寻根之旅的任务全部交给了左茜。左茜每天忙的脚不沾地,对姚燕彦的异常没有丝毫察觉。“怎么会这样?姚燕彦跟鲍平建掰了?姚燕彦就这么一走了之?”左茜攥着手机又回到包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十一章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