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八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8-01 点击数:372次 字数:

这天早晨大家到齐,田家庆说:“有外出任务。” 孙明解释:“我和田特助讨论,认为该去预制板厂宣布了。” 王兴国就问:“方案送法务部斟酌过?” 孙明说:“情况紧急,没时间了。” 李洋和王俊丽相互对看,感觉一定会出事。

到了工厂大门紧闭,有几十位冰沉着脸的守护人,个个持着棍。

田家庆在车内见到这阵势,动怒生气说:“丫的们,造反了?今天老子非要关了这间厂!” 吴红想起行政部李经理讲的话,见到情况果然复杂,便问李洋:“前天你和王俊丽跟田特助来,说了什么?”王俊丽反问:“想怪我们说错话?” 吴红又问了一遍。李洋说:“招集开会,通知今天要整改。” 田家庆回忆道:“离开时一切好好的?” 孙明就说:“到厂不下车,反倒让人觉得有鬼。” 赵青附和:“就是,就是。” 王兴国不以为然说:“急,急急急!到公司就催,做事一点没章法,肯定没好事。来这么多人虚张声势激化矛盾。” 田家庆没主意,恼羞成怒连连叹气,露出他那本事小脾气大的公子脾性拍腿嚷:“啊啊啊!不能‘拉屎往回缩’吧?那会助长歪风邪气!” 见车上个个瞅着别处不言语,便埋怨:“没有一个见过世面!” 自己下车朝厂门走,其他人也只好跟上。

田家庆到了厂门斥问道:“干嘛堵门?想闹事吗?带头的送公检法!” 人群开门让道,怒目而视相送。富家‘秧子’田家庆,心怂嘴不怂,虚张声势喊:“干嘛呀?干嘛呀!光天化日急赤白脸?没王法了!” 王俊丽紧赶几步附耳道:“田特助,这些人不是厂里的。”

对方出来位黑胖汉,挺胸拔背捋捋‘寸头’,后脖子上挤满肥肉,皮笑肉不笑对田家庆说:“嫩芽小子?王八羔子?野兔崽子?你吃糠都算浪费粮食,因为那是喂畜禽的。认得你隔房三大爷吗?见到老子不问句好?果不其然你颠来了?进屋瞧好正等着呢?” 拥着进到会议室,田家庆一瞧就呆了,小叔被绑头湿湿的落满茶叶,肩有烟灰眼睛半闭倔着生气,地上有些碎瓷片。

田家庆上前想松绑,被抓住后领猛一拽,“啊呀”一声回头寻。孙明立即指着说:“就是这位黑瘦猴子!” 这人半点不胆怯,胸口一挺上前说:“老子弟兄们,供应沙石钢材水泥,不能总欠吧?遇上个痞子,有法做生意?今天必需结欠款,不然关了厂子找谁去?” 又一位胖汉说:“他欠村上的电费,累积已有小十万。” 蒋志刚生气说:“‘民凭契约官凭印’,别想空口说白话,非法绑架是刑事罪,各位知道吗?” 一位男儿女象衣着鲜亮的到面前,嬉笑轻浮的样子,笑扯扯抚蒋志刚,尖声细气靠近问:“刚毕业的娃娃吧?细皮嫩肉的书呆子,不是老子调戏你,看见没?我正举着铁沙掌,信不信扇你十个臭嘴巴!知道吗?他狗日的诈货款。” 说完举手想要打。王兴国忙挺身,拦住赔笑道:“我们刚从公司来,就是为了处理问题,咱们坐下好好说?” 这人朝他翻翻眼:“早去干嘛了?和娃崽能谈啥,啊?啊……?滚蛋!晚了!咱先封厂后分东西,就像当年打倒土豪分配田地,收回村里这块地方,腾笼换鸟租给好人。” 田家庆听了气冲冲说:“走!” 手一挥先走了。

他们走后不一会儿,会议室爆发一阵笑,众人忙给田家庆的小叔松绑。刚才翻眼那人问:“田大哥,兄弟演的还能行?” 田家庆他小叔说:“我的兄弟吔,行行行,太行了!哼,一帮嫩小子,也想玩真的,看我作不死他们!”

田家庆小叔叫田成钢,一直生活在胡柳庄,自幼顽劣性情乖张,不肯念书专好逞强,众畏其悍,遂成村‘王’。

那年他刚十七岁,爹爹是位村支书。

这年初冬,他爹求回招兵名额,给高中毕业回家务农的大儿子田成文,就是田家庆现在的爹。二儿子田成钢,得知情况怒砸水缸,提酒蹲在家门口,朝着横道破口骂:“俺娘没了,没人疼了,死毬算了!” 边喝边嚷直捣祖宗,村民知其异,尽作远处观,不敢笑其痴,皆因田家旺。

顽童近戏投坷拉,家人惧而招。

田成钢从后晌吼到月上村东槐树梢,凶势借酒而增高。此时风起尘扬,田成钢吃口土,朦胧见人立于前,没瞧仔细棍击而昏,打断一腿,从此瘸了。

田家庆他爷爷,九年前在县医院对田成文说:“你那跛弟如今孤身,是同胞嘞!” 遗憾咽气。

田成文后来发达了,在村里开间预制厂来照顾他,哪想这人各有习性,田成钢刁滑无理混惯了,害田成文至此没断了烦恼。

回公司后孙明讲:“事情变得很复杂,它就明摆在那里,因此俺们要复杂起来,社会真的很不简单。” 王兴国撇撇嘴:“哟,非常宝贵的劝诲,算特别正确的大废话!” 蒋志刚便说:“处理问题要经验,我们不能够没有。” 赵蓉拥护王兴国说:“孙明讲的是大废话,蒋志刚讲小废话。” 说完朝着王兴国笑,白胖的脸上很兴奋,很得意,眼风充满着鼓励。

田家庆气得要找他爸爸,被吴红拦住并问李洋:“你们共去厂里几次?拖欠的事知道吗?” 王俊丽抢说:“又不是查账。” 吴红反问道:“那去干啥?” 田家庆愤怒激动慌张地说:“你们不知道,我爷爷长期任支书,小叔算个‘干部子弟’,在村里可是块材料,都是谁呀竟敢绑他?再耽误,怕出事。” 周静急得说:“让你报警你不报,赶紧想法救人呀!” 吴红琢磨说:“这事想着有点怪,欠钱就绑人?是三番五次才动粗?此前供商有交涉?这事财务该清楚,去问问?” 田家庆就叹:“嗨,老子去关这间厂,就是因为水泼不进针插不进,从来都是一本烂账。” 周天洋见田家庆已焦头烂额,嫌众人尽扯没用的,便问道:“瞎扯蛋能有用?就我们这帮小年轻,再议三天也白搭,空谈误大事。” 孙明撇嘴棱眼问:“周天洋?别躺着说话不腰疼!那你说个好办法?” 王俊丽琢磨半天突然说:“咱们可别上了当!” 众人闻言望着她。王俊丽接着说:“我也是猜的。老话讲,‘事巧须当心。’ 你们想想啊?那帮人来的咋这么巧?既然来要钱,要不到才绑人,明知我们是总公司的,不抓住要钱,至少该威胁,如滚回去拿钱取人什么的。田厂长没堵着嘴,他也不求救?我劝大家多个心眼。” 孙明立即说:“所以嘛,俺开始就讲社会相当不简单,现在王俊丽也看出来。” 言毕皱眉,若有所思。 王兴国同意:“王俊丽的话有启发!” 赵蓉附和说:“报警!警察一去就穿帮。” 蒋志刚摆手说:“不妥,若是装神弄鬼,警察去了他们肯定接着装,没意义,再说警察一般不参与民间经济的纠纷。若是真的来要账,弄不好会激化矛盾,一般情况是,拘禁超过24小时才立案。” 田家庆听后哑巴了,敲着桌面想一阵,起身就走了。

室内没人知道做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