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一章 1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7-29 点击数:161次 字数:

1

鲍平建一夜未睡,开完晨会开车去了大华建材城。他把车停在建材城东门,掏出手机拨打叶溪电话。叶溪接到电话有点奇怪,问:“有事吗?”

鲍平建说:“我想跟你聊聊。”

叶溪看看左右说:“我刚上班。”

鲍平建说:“我已经到建材城东门了。”

叶溪犹豫了一下说:“好,我这就过去。”叶溪和同事打过招呼,攥着手机去了东门。

鲍平建看叶溪走出东门,从车窗探出头挥手招呼叶溪上车,“嗨,这边!”

叶溪绕到车右侧拉车门坐进副驾座。叶溪刚坐稳,车就开了。叶溪说:“诶,我还上班呢。”

鲍平建笑道:“借我半天,我给你开工资。”

叶溪说:“你,”车颠了一下,叶溪急忙抓住车扶手,吐出后面的话,“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强硬!”

鲍平建说:“带你去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聊聊。”

四十分钟以后鲍平建的车驶进枫栌香郡别墅区,驶进东北角那个有着一幢棕红色房顶灰白色墙体的小楼的院落。

“这里比较清静,平常只留老刘一人打理......”鲍平建停好车领着叶溪走进小楼,边走边介绍。叶溪跟在鲍平建身后一直不说话。二人穿过大厅上了楼梯走到二楼,走进一个小客厅,老刘送来沏好的普洱茶,关上门离去。

门关上,屋内的气氛变得沉闷,鲍平建斟茶,叶溪扭头观看墙上的装饰。

鲍平建看着叶溪好看的侧影说:“我对你的印象一直定格在17年前的那个下午,我和你在幼儿园门口分手去单位值班。然后就是两个月前的那个晚上,我去你家找你。这中间隔了17年,这17年来你经历了什么?我很想知道。”

叶溪抖了一下回过头看着鲍平建,说:“不管什么,都过去了,让一切隐没,从新生活不好吗?”

鲍平建说:“我试着隐没过去,甚至已经忘了,可过去终究是个迷,不打开看清楚,无法安宁。”

“打开了又怎样?”叶溪把头转向右面盯着墙上的画说:“一幅画坏了的画,你会厌恶的。”

“不,不管那是一幅什么样的画,我都不会厌恶。”鲍平建端起茶杯送到嘴边又放下说,“17年前我被关进电机厂小黑屋里的那个夜晚最想见的人就是你,我想告诉你,我没偷铜排你一定要相信我。但我没见到你就被移交给公安局。那时我还想见你,跟你说,别怕,事情会弄清的,关不了几天我就会出去。再后来我被判了十年,进了监狱,我还想见你,我要告诉你,别等了,找个好人嫁了吧!可你一直没出现,他们带给我的消息是你嫁人了,嫁给了蒋毅。我愤怒了,你嫁给谁都行,但不能嫁给蒋毅,所以我还想见你,我要你当着面告诉我为什么嫁给蒋毅。可真见到你时,我却没问。我自己都说不明白为什么没问,可能是岁月把我磨老了,磨得皮糙肉硬对你的爱早已淡去。直到昨天,我产生了一种冲动,冲动的想立刻见到你,问问你当时为什么嫁给蒋毅,这么多年你过得怎样。”

叶溪看着墙上的画一动不动,大颗的泪珠从脸上滑落。

鲍平建不看叶溪继续说:“我知道你因为我一定受了不少苦,你嫁给蒋毅有你的苦衷,曹伟力强暴了你,你.....

“不!”叶溪转过头,满脸是泪,“不要说,不要说了!”叶溪疯了似的哭叫:“为什么,你为什么偏要说出来!你知道了,你厌恶我,你就在心里厌恶好了!为什么要说出来?”

鲍平建慌了,他从未见过叶溪这样,他奔过来抱住叶溪,说道:“我没厌恶你,我怎会厌恶你?我是心痛!”

17年了,这块伤疤我藏了17年,不敢告诉任何人,包括蒋毅。可你,你又把它扒出来,血淋淋地抛到我面前!”叶溪趴在鲍平建怀里“呜呜”地哭着。

“我错了,我不该说出来。”鲍平建搂着叶溪,吻她的头、脖颈。叶溪慢慢地平静下来,离开鲍平建坐到沙发上。鲍平建抽出纸巾递给叶溪,叶溪接过纸巾擦干了泪水低着头问鲍平建:“谁告诉你的?”

鲍平建说:“姚燕彦。”

“姚燕彦!”叶溪抬起头,眼睛通红,“你们不是已经订婚了吗?她怎么会告诉你这些?”

鲍平建给叶溪倒了杯茶说:“说来话长,那天......就这样,曹伟力在我的逼迫下说出姚燕彦指使他到我面前诬陷你的事,我就去诈姚燕彦,姚燕彦恼羞成怒把曹伟力供了出来。”

叶溪说:“我没猜错,是他俩合伙耍弄了你,你听信了他俩的话,才在那天晚上去我家闹。”

鲍平建咬着牙说:“曹伟力,那混蛋,我饶不了他!”

叶溪说:“别,你先不要动他!”

鲍平建问:“为什么?”

叶溪看着鲍平建说:“鲍哥,你对蒋毅可能有些误会,他真的没害你,那天晚上他是想......

鲍平建打断叶溪的话,“算了,不说他了,那些事已经过去了,何况他已经死了。”这两天鲍平建想了很多,曹伟力17年前就背叛了他,那之前曹伟力对他说的话就很可能会像这次一样是在欺骗他或者陷害别人。在蒋毅的事上他不再相信曹伟力,但也不完全相信叶溪,因为叶溪终归是蒋毅老婆。现在他最想听的是叶溪为什么不让他动曹伟力。

叶溪固执地说:“蒋毅活着的时候就怀疑那晚可能是曹伟力在你车上做了手脚,他临死的时候还对我说,铜排可能是曹伟力放上去的。”

鲍平建惊愕:“曹伟力?”

叶溪说:“是,很可能是他陷害你,我们还怀疑他在把你移送给公安局、判刑等问题上都使了反力。”

“为什么?他为什么对我这样?”鲍平建瞪大眼睛问叶溪。

“嫉恨,”叶溪看着鲍平建不解的眼光说,“他先是嫉妒你,然后转为恨,嫉恨之火早把他变成了没有人性的魔鬼。17年前我在街上徘徊的那个清晨,突然悟到了这一点。”

鲍平建和叶溪谈了很长时间,谈的很好,鲍平建始终没问叶溪为什么会嫁给蒋毅,叶溪也没说。对鲍平建来说那已经不太重要了,叶溪今天还能和他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就足够了,他不能让叶溪尴尬。

鲍平建陪着叶溪享用完老刘做的饭菜后把叶溪送回大华建材城,又回到溪澜宾馆处理失火后的一些事情。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十一章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