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六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7-27 点击数:391次 字数:

光阴似箭,转眼入冬。

胡同口街面开杂货铺的吴奶奶,戴灰色驼绒风雪帽,下穿黑棉鞋,躬身驼背跩着八字,急忙来到14号院,伸脖往里瞅,直腰哼哼顺足了气,举起红色铁皮话筒,沙声哑气扁嘴呼喊:“李洋电髮(话),不应揍(就)挂。……,” 重要事情喊三遍,然后昂头扁嘴走。

李洋蜷在被窝迷糊,翻身起来大声应道:“来了,来了!” 顺便瞧眼墙上的钟,上午十点三十二分。

穿衣下床到杂货铺,掀帘进去边喘边笑感谢道:“谢谢吴奶奶,这屋真暖和。” 问完左右瞧,没有电话机。吴奶奶握着掸子努努嘴:“唔?唔?挪您身后窗台了。” 李洋转身拿起听筒急忙问:“谁?我李洋。” 电话里问:“咋才接?你住深宅大院啊?” 李洋听出是王俊丽,解释说:“冬天多么寒冷啊?休息日若没约,我一般都是深居简出。” 王俊丽笑问:“又冷又饿睡穷大觉吧?十点多了!” 李洋哈哈哈笑:“知我者,唯君也。不论贫富懒觉平等世界公认,有时间还非睡不可。哎?告诉你,越穷梦越好,王俊丽?这是上帝赐予的,我们一定要珍惜。”

“真是人懒嘴勤快!哎李洋?你到底住在哪?我在这里转八圈了,再转就有‘不测风云!’ 脏拉吧叽破旧房,住鬼的地方,全是黑人黑户吧?人口密度乐死坏人,吓死好人。”

“这里是著名的 ‘蚂蚁国’ ,告诉过的不知道?怎么冒险寻来了?你该事先打电话,我去共交车站接。”

“那有啥意思,一点不惊喜。”

“没听说呀?这是民间人才储库,存量大极了,很难单个搜索啊?大城市都有,是第五十七个少数民族,据说要归 ‘罗姆族’, 一般又称‘吉普赛’人。我呆的屋有十二个‘货’位,本人约占两立方吧,您来坐哪啊?总不能当着其他才子,坐在我的上铺吧?那样显得多傻呀?”

“真的假的呀?这里贼多吗?常常被偷吗?”

“太有了。他们从来不说偷,永远只说拿,绝对不骗你!”

“不相信。”

“嗯……?嗨!”

“那也行,快来吧?我在邮电所。瞅着感觉不太好,像在伊拉克共和国。”

“行!俊丽亲亲,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急往你处。千万别动地方啊?” 李洋放好电话转身说:“吴奶奶,钱。”

“好嘞,撂窗台吧?大冬天的尽拽词?找到对象了?她到底看上你哪点?”

“吴奶奶,我去了?”

李洋兴奋异常,弯来拐去喜奔。

快到邮电所,见王俊丽站在门前电杆旁,纯白色的毛线帽,鹅黄色的大围巾,红色羽绒服,青色牛仔裤,黑黑亮亮的长筒靴,提着编织袋,正‘鹅头鸭脑’引颈观瞧,破旧景象衬出她的艳亮美。

李洋缓步,十分恍惚,周围淡出。此刻世间这般美丽,他痴迷地瞧啊又瞧,竟然忘了眨眨眼睛。

王俊丽转头望见,挥手跳脚大声地喊:“是我是我就是我!过来过来快过来!” 见李洋一副呆痴样,生气地嚷嚷:“在干嘛呀?傻里傻气瞅什么啦?慢腾腾的不愿过来?真的就是我,你认识的王俊丽!” 挺胸梗脖婀娜多姿。

李洋鼓大眼珠挪到跟前,咽口唾沫诚实地说:“今天你美得使人怀疑,都不敢相信是凡间了。” 王俊丽冻得脸蛋粉红愉快地说:“谢谢这位穷苦坤士,彬彬有礼富有教养,‘心怀鬼胎’恭维女友,这身打扮很好看吗?” 说完扔了编织袋,踮脚转身伸臂展示:“惊喜过望吧?没有想到吧?马上就要落泪了?”

李洋眼珠鼓得还是那么大,那么奇,射出喜悦的闪光。

过了一小会儿,李洋为难道:“我对不起人啊王俊丽?本人只有一个上铺,怎么接待女朋友呢?” 王俊丽轻松愉快道:“知道知道,你早讲过。快把编织袋捡起来,带我随便看一眼,然后有惊喜。” 李洋磨磨叽叽说:“屋里还有好些人呢,去了往哪坐?只是睡觉的地方。” 王俊丽像特别能够理解他,用安慰的囗吻说:“知道了,不就是那‘罗姆族’吗?今天倒要好好瞧。” 李洋很无奈,捡起编织袋,吞吞吐吐说:“他们肯定不高兴。”

“那就跟他们告别!”

“睡街边?”

“李洋李洋?你是世上最笨的猪,让告别就告别!”

“别别别,别这样,好点的我租不起。”

“那就让你多笨会儿,咱走吧?”

“有不要钱的好地方?”

“少问,走,听话?”

七转八拐到了李洋住的杂院,王俊丽探头朝里看,嗤笑说:“人不是猪,也住矮屋?连个烟囱都没有,外面多寒屋里多冷?到处乱得不成个样,我不进去糟心了,限半小时收拾走人。不!十五分钟必须出来,今天若不搬,我在门口等,一天两天十天,饿死冻死自己。”

“你家没有疯病史吧?”

“我有痛心病!”

“我说王俊丽,别开这种玩笑行吗?村东有家涮羊肉,很可能是其他肉,我破釜沉舟请你蹭,报答仙女来人间,行了吗?咱们现实点。” 王俊丽抹泪说:“来前也想过,可没想到这么惨,身临其境难受极了,能舒坦吗?你个呆子信不信?急了我就冲进去,别逼迫我帮着收!” 呜呜哭起来。

院里都朝他俩看。

李洋拍手背转圈儿,急火火质问:“朝哪搬?搬的起?”

“本想商量去不去,都水深火热成这样,还用商量吗?”

“我实在不明白?”

“所以你是大笨蛋!但愿不是装。” 王俊丽一个劲地呜呜哭。

“你看你看,都望咱俩瞎琢磨。王俊丽!到底咋回事?”

“收拾好走人,路上说。不!到了说。”

“你看他们多好奇,这会闹出误会的。”

“不走是吧?那我进去,哪间……?不说是吧?我自己打听。” 扭身就进。

李洋一把拖住她说:“王俊丽!为什么不能讲明白?”样子非常地生气。

王俊丽怎么扯也掰不开,气呼呼地说:“你不信任我!?”

“信,肯定信!王俊丽?咱不这样闹给人看,你说好吗?”

王俊丽泪眼巴巴说:“我大姑去了加拿大,她在城里有套房,不想出租,想请人守,前提条件是保持清洁,我就匆匆来商量。”

李洋差点全信了,将信将疑问:“真有这种好事情?”

王俊丽头一扭,斩钉截铁说:“我的话,是假的?!”

“那好你咋不去呢?分明只是来看我。”

“都说猪很笨,但是有人更加笨!明明知道我和小姑住一起,拿编织袋来为装破烂。”

“原来早就预谋好了?还口口声声说商量。这么大件好事情,砸在头上我犯晕。”

“那就别再傻着了。”

稍顷,李洋收拾好三大包,像中了大奖被拥出来。同屋们说了好些羡慕话,叹些职漂的艰辛,末了握别互道珍重,含泪挥手依依辞过,拐过弯还喊珍重。

同为职漂,离情深深。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