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隧道里的爆破声声
本章来自《石板路弯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07-26 点击数:282次 字数:

1970年夏天,我从生产队来到崇山峻岭中的中秋院工地,当上了爆破手。这里的生活和劳动都充满着惊险和刺激。令人感到充实和兴奋。山上工地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这一点被我们的队长给说准了。
  山上中秋院工地的隧道工程,已经从室外地表面的土方开挖,转入了隧道施工。突击队员们每班四个人轮流挥动着二锤打钢钎,两人一组,一人掌钎,另一人用二锤打钢钎头,另一组轮换着在一旁休息。以最原始的人工打炮眼,填装炸药雷管起爆。在隧道里炸石头。
  开始进洞时,岩石的质地比较松软,打起钢钎来进度也比较快,第一天就打进两三公尺,掏出了近六十立方米的松软石,隧道里伴随着钢钎二锤的打击声,还有每班作业起爆产生的的爆炸声,在寂静的山林里回荡着。特别是深夜,整个大山都熟睡了。

我们的工棚处在崇山峻岭之中,在皎洁的月光照射下,显得那样祥和,那样幽静,山谷里的泉水叮咚响声,更加充满着无限遐想的神话意境。隧道里传出来钢钎二锤的打击声,显得格外富有另一番诗情画意。显现出那么浪漫
  转入隧道施工的两天以后,困难开始出现了,刚刚打进十来公尺,隧道里的岩石开始出现较硬的状况了,只掏出了五十多立方米的次坚石,
  第三天,困难逐渐加大了,隧道里的岩石不但更坚硬了,而且岩石层的走向不再是水平方向,而且是从上向下拧成45度倾斜角度,我们打的炮眼由原来已经熟悉的垂直打法和水平打法改成向上成45度仰角的打法,打炮眼的打法变了,装雷管炸药的方式方法也加大了困难,粉状炸药仰着向上装,炮眼里的炸药也装不上,即使是装上了也填不满,也根本无法夯实在,每天由于打炮眼的打法变了,装炸药爆破的次数增加了,而掏出的岩石却愈来愈少了。
  第四天散会以后,困难明显加大了,隧道里的岩石比以往更坚硬了,每天由于打炮眼的打法变了,装炸药爆破的次数是第三天的两倍,而掏出的岩石却愈来愈少了,不足2立方米。带上山的钢钎全部都打秃了。突击队员的双手都打起了血泡,胳膊都因为天天超强度地甩着二锤,胳膊都肿了吃饭都端不住碗。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在那个时候,我吃饭的时候,就总感觉得端不住碗。两只胳膊突突突地直发抖。
  每天干活下来,谁都无心多说话,突击队员们又遇到了想象不道的困难,由于长时间在高山隧道里,天天干着打石头抬石头搬石头的重体力劳动,每天走山路,带上山的鞋早就磨得不能再穿了,我和突击队员一样,在大山里的工地上,每天被迫都打着赤脚走山路。再加上天气变化无常,特别是在高山的密林深处,雨量相当充沛。山里经常是雨淋淋的,山路太滑,蔬菜和粮食经常送不上来;下了工吃饭没有蔬菜,只能将就着,吃着豆瓣酱和盐水泡饭,后来发展到盐也成了俏货,紧张起来。我们的体力严重透支,以至于打钢钎甩二锤的速度被迫下降了
  突击队员们开始军心浮动,说怪话越来越多,原来那些激动人心的歌声已经听不到了。打架的事情也开始出现了。整个工地上人心开始散了,不少人趁外出办事的机会,下山回家就再也不愿回来了。山上出工干活儿的人愈来愈少……

       几天以后,公社的扬社长和武装部的周部长,组织了运输队,带着粮食和蔬菜,领着公社干部和各个大队的干部们,出现在我们工地上,给我们的中心院工地上又带来了一线新的希望。
  中午休息时间,公社的扬社长和武装部的周部长在竹笆子工棚里召开了生产动员会,做出了新的计划安排,他们手里拿出半截被我们打秃了头的六轮钢钎,让到会的人们轮流传看着,他们都再三地强调指出:突击队员们手中的钢钎已经都打秃了,靠着这些被打秃的钢钎,想要完成如此巨大的工程,那是根本不现实的。必须要组织一些石匠和铁匠上山,负责给都打秃了的钢钎进行淬火,必须要保证,让突击队员们手中的钢钎必须保持锋利,公社和各有关大队必须做出保证:让山上工地上的人员,能够正常生活和劳动条件。
  这次公社的领导上山,还发给每个突击队员,一人一双高筒的劳保胶靴,我们不会再打着赤脚走泥巴路了。突击队员们的脸上又有了笑容,人心算是稳住了,我们终于又可以放手干了。整个会场又出现了往日的欢腾景象。公社的扬社长向大家宣布了一个消息:“过几天公社要召开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工地上要选派积极分子参加,大家先议论一下,选好以后,就下山到公社去开会,”
  几天以后,我作为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下山参加公社的大会的名单已经确定。但想到我所在的施工小组一共四个人,一下子要走两个人下山,都到公社去开会,对现场工作会有影响,就向工地领导提出,会议我就不参加了,留在山上,加上另外两个人,三个人组成一组继续施工。在公社开会的代表资格保留。
  工地领导接受了我的建议,并书面向公社的领导做了详细说明,由下山到公社开会的其他三个人交给公社的领导。所以公社召开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我没有参加。只是会议代表的资格被保留下来。在这次会议上我又被选为出席洪雅县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的代表,会议可以不参加,但洪雅县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会议代表的资格保留。
  从那以后,公社的扬社长和武装部的周部长经常上山到工地来看望我们,有了铁匠,木匠,石匠的专业技术的配合,炸药、雷管、导火线等材料源源不断地从山下背上来,隧道里的爆破声和钢钎二锤敲打声又在山林里回荡,施工进度加快了,伴随着突击队员激动人心的歌声,隧道里的爆破声又响了……
  随着隧洞施工的不断进展,计划就是没有变化快。我们这一带高山的密林深处,受到雅安地区连续降雨的影响,竟然连续不断下了二十多天的雨,进山的小路被雨水泡烂了,爬坡的梯坎小路大部分都泡软了,已经得承受不起行人的重量。只要人踩上一只脚,山涧小路上的泥土就一直往下垮。人就是打空手也走不上来,何况山上的采购和运输队,他们还要背着沉重的物资。根本就上不了山。
  下面的粮食和蔬菜送不上来,工地上的蔬菜和粮食就成了大问题,大家只能靠吃胡豆瓣加盐水来下饭。突击队员的体力严重透支,困难越来越大。严重影响施工。大家在山上端着白茬茬的盐水泡饭,根本吃不进去,端着碗就想扔出去,恨不得找个理由打一架出出气,这不,说来就来,大吵一架的机会到了。
  一天中午,在吃午饭的时候,炊事员端出来能让大家吃的只有米饭,没有菜,前两天还有辣豆瓣可以下饭吃,今天就连辣豆瓣少的可伶了。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质问炊事员:“你是做饭的炊事员,脑袋都是方的吗?硬是只会做个饭,一样菜都做不来了?让大家光吃白饭啊。”
  炊事员苦笑道:“现在我反正是已经都说不清楚了。现在我只能给大家鞠躬,实在是对不起大家了。大家看,这个棚子里,哪里还有菜吗?”
  有人急了,大声质问道:“那采购呢?他是干啥吃?他才是光吃干饭的。把他喊出来问。”
  采购员也急了:“这能怪我吗?接到连到下了那么多天的雨,山上的路都给山洪冲垮了,大家都晓得,这周围团转是二三十里没有人烟,你们要我到哪儿去买菜吗?我现在是身上有钱用不出去呀。”随着,采购员眼巴巴地望着大家,希望得到大家的谅解。可是大伙儿把头都扭到另一边,谁也不愿意理睬他,更没有人愿意去听他解释些什么。急得他抱着头,哇哇地大哭起来了。
  大家看着采购员这么难受,人家说得也完全都是实情,埋怨他的语句和声音顿时小了很多。
  这时候,汪乡长发现我没有参与他们去吵那个采购员和炊事员,他看着我捧着一本《三国演义》,(这本书是我从大队会计那里借来的。)坐在炉灶前。在那里看书。就突然冒出一句:“小石头,你在看的是什么书?”
  我不解地回答:“三国演义啊。”
  汪乡长笑着说:“你刚才看到的是哪一段。”
  我坐在灶前的木矮板凳上,手里翻着那本《三国演义》,很疑惑地回答道:“曹操带领三十万大军攻打一个城池,两三个月久攻不下,粮草已尽。士兵们严重不满,群情激愤,曹操见状,把这个管粮草的小官儿头给砍了,挂在军营大门口示众。给这个小官儿安的罪名就是说他贪污军粮。其实所有的将官和士兵,都知道这个管粮草的小官是个好人,他不可能有机会贪污粮草,但是,曹丞相已经这样定了,大家面面相视无言。”
  汪乡长转过身来,向大家说了几句话。大家好像都开窍了。
  请看下一节《山上的萝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 隧道里的爆破声声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