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五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7-25 点击数:379次 字数:

自打田家庆身份公开,孙明就不想当队长了。

昨天半夜,他在林里自卑地说:“赵青啊,小赵呀?现实常常扇我脸,这回俺算没面儿了。大家以为俺跟董事长很熟悉,连田家庆是他孩子都不知,说明把俺当外人,还有什么可得意?” 赵青漫不经心说:“认识这猴孙,算啥有自尊?若非工作不好找,这辈子他甭想见咱。” 圈住孙明抚头拍背紧安慰。

“有事压心不卑不行。呜,呜呜呜。”

赵青见他情绪低落,抚摸他的后脑勺说:“孙明孙明,你是一位好孩子,真是特别地那么好。哟哟哟,哭急了?听见关心酸酸的?更屈了?别哭听话啊?想靠就靠吧?来来来,靠靠靠!女人的胸脯是男人的哭墙,顶顶能够撑人挺人!我的奶奶生前说,‘人长大了总有几件压心事,别总想,活着活着就过去了。若是遇到迈不过又躲不过的,咋想你也过不去,白发愁。’ ”

“几人能做到?”

“可也是,那就陪你愁愁吧?分忧算升华,可以加深两人友谊。”

“小赵你们呀,只知王兴国欠债,其实俺欠的比他多。他是欠银行,省吃俭用按月还,日子有熬头。俺欠村长的,要用一生来偿还。唉……,唉……!”

“村长很有钱?借了很多吗?”

“这咋说?还不上的再少也多,还得起的再多也少。”

“讲禅?”

孙明抬头恨着夜空,望了好一会儿才说:“若知要用幸福作价,就不念这个卵蛋学!” 赵青不高兴,推掌孙明说:“太抽象了不想听,具体点,要么回去睡,熬夜受冻干嘛呀?不就想听身世吗?” 孙明陷入沉思说:“那年俺大学将毕业,回家说再读几年研究生。俺爹惊得愣愣磕磕撂下活计,半晌急赤白脸嚷:‘前头还莫日弄清,卖房卖地逃债去?怎么了狗嵬子,念完还想念?谁捣鼓的勾勾心?这是扔馍套狗嘞,老子日他个骚孙!’ 俺娘苦脸说:‘活祖宗,明儿吔?你把家都读垮了,快找事做,屋里还有弟妹呢?’ 可惜那时不懂得,就怄气,成天躺着装,假装不想再活了。”

“后来呢?”

“赵青你想?俺家祖坟没有冒烟,却传来传去是座发坟,愣呆呆出个大秀才,进了国子监,风光念大书。俗话讲,‘学成文武艺,买与帝王家。’ 那是能做大官的,景象厉害了,村里羡,俺家惯,总有上门说亲的。这天前晌午,‘胖猪’村长跩呀跩,叼烟一冒一冒的,低头背手寻摸来。俺爹瞧见就心虚,跑去赊了烟酒菜,笑咪咪讨好作揖说,‘嘿嘿嘿,嘿嘿嘿,村长来俺家,贵足踏溅地,您是俺家大救星。’ 村长烟瘾特别足,将烟拿过装兜里,撇撇嘴巴说,‘这话可当真?人穷胡折腾,羊脸肉有啥吃头?晌午带娃去俺家。’ 说完转身跩走了,都没进咱屋。” 赵青抱紧孙明膀子:“不像村长,像个地主!叫去干啥?”

“俺们村和城里反着,借钱不还就当孙子。俺爹重又备上鸡蛋枣啥的,叫俺提上忙去追,临出门时狠狠心说,‘明儿他娘,抓只蛋鸡!’ 俺娘不住唠叨,弯腰展臂围捕。”

“村长是个党员吗?”

“唉……!党是好党,这员不是个东西。跟爹麻利去,村长住大宅,备下酒席有鸡有鱼刺鼻的香,吓坏了俺爹,站在屋外不敢进去,抖抖索索勾勾地盯着直叨念,‘俺娃这就找事做,勤勤恳恳还上钱。’ 村长像是没听见,上上下下瞄俺喊,‘芬啊,出来。’”

“谁是芬啊?村长娶的臭婆娘?”

“她叫赵树芬,俺小学同学,村长家的大闺女。她欢欢喜喜跑出来,头扎金色结,穿着大花裤,脚蹬真皮鞋,肥得肉直颤,笑眯眯地瞅墙壁,两腮羞出红,嘴角陷酒窝,不敢直瞧我,叫俺爹大叔。村长问,‘嗯……?咋叫的,快叫爹。’ 以后发生的,你该明白了?现在芬是俺老婆。”

“钱就不用还了吧?这个芬她漂亮吗?”

“俺用婚姻做代价,读完研究生,如今已然有了娃。这几年推忙不回村,去年又说忙,今年不能再推了,俺也想妞妞,她都三岁了。”

“故事一般,没典型意义,只算个别极端现象让人闹心,不爱又不说,你是宋朝状元陈世美?表面看是婚姻危机,其实是个道德风险,孙明你没理。”

“就是因为穷,不顾一切拼大学,一步走错全搞砸。人都希望美好生活,哎!俺该咋说呢?”

“行了行了,因势而为,少发形而上的牢骚。当时借机读完研,这是故意的,事后找理由没用,欠了什么都得还,关系到诚信。你这个行为属道德范畴,当年同意和芬结婚有目的,欺骗生活要怨就怨自己吧。希望从今聪明起来,再不干那只顾眼下不管将来的蠢事。”

“该你讲了湖南妹仔,说说吧?”

“今天累了,下次讲。”

她抱紧孙明“叭叭”重吻,动情地说:“同是天涯漂泊者,异性间要多慰藉。佛说‘相见即缘‘,今宵相亲相爱吧?未来还有路。”

于是两人仗着夜色行动起来,最终没有控制住,干下那件七弊八利男女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