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三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7-20 点击数:462次 字数:

这时王俊丽挥舞抢话:“唉? 唉唉唉! 叽叽喳喳的年轻人,都闭嘴,听我说。请都瞧瞧孙明吧?小眼滴滴滴,贼光直闪烁,眨天又眨地,肯定在盘算!孙明?是不是觉得将降大任到头上?” 李兰有同感,闭眼合十说:“阿门……!我主告诫,命运作弄人时,必会让他看见机会,使妄其形,而后诛之。‘人将亡,必疯狂。’ 命运拯救人时,必会让其得到机会。此语送给孙明自勉。”

这晚的酒喝得很狂,尽兴而散。

孙明下夜与赵青分手,悲伤难过独坐一阵,抽泣之哼游荡林间,时强时弱似鬼呜咽。 他望天悲凉:“爹……?娘……?还有俺的娃,都都几年了?今儿个过年俺定来家。” 虽然离人有段距离,终被察觉让哨兵轰走。

清晨明丽,万物复苏,林间鸟儿起劲撒欢,山间薄雾飘行如烟。

李洋出帐仰叹山光,挺胸深吸清甜空气。

他昨夜得梦关系男女,私梦王俊丽赤身卷曲,千呼万唤倔不回身,便去翻转,见其闭目嘴巴微张,似在羞笑。通看一遍分分明明,无处不充盈,‘青春荷尔蒙’在他体内大量分泌,激起强烈生化反应。男儿正当年,哪能控制住。不想竟然百般依顺,似有万千女儿柔情。

是以相应躁动,潮落而止。

李洋亢奋而醒, 察觉那里糟糕,赶紧退裤擦净羞处藏于枕下。细探王兴国呼吸匀称睡得正好,心才稍安,之后辗转有不酣之憾。漆黑之中鼓眼渴望努力回想,那番情景历历在目依有趣欲,只是没有梦里真切,因渐困顿,抛开睡了。

啼鸟闹,吵好觉,见旁仍酣,便轻手轻脚穿好去洗。见到几处正拔营,寻思更有早行人?昏昏欲睡到得溪边,空气清新顿觉开窍。‘流水淙淙,岸草带露,刹那心爽。‘ 李洋蹲下浸湿短裤,哪料溪水冰凉刺骨,惊得“啊呀!”打个寒颤,内心很快活,于是酝酿,再而诵读:“昨夜洞房喜红烛,梦里风流双燕舞。醒来识得山野里,清澈小溪欺生疏。” ’噼哩啪啦‘就听鼓掌:“打油诗真好听!” 他面容羞愧顿觉脸烫,又听见喊:“不许过来!” 辨准正是王俊丽,疑为天讥更加羞窘,哪敢回头,心想这下坏定了,她定来盘问。因悔叹诗,自嘲乐极。

不一会儿,王俊丽果然笑嘻嘻‘矜持’来,轻踢李洋问:“哎,老实之人很不老实,掉进什么美梦了?竟风流得一塌糊涂,以假当真了?哎,我问你?年纪尚小不求进步,居然梦起洞房来了,她是谁呀?” 去蹲身边“嘿嘿”讽笑,乐罢又问:“嫩黄瓜?傻小子?早就知道‘洞房人‘的权力义务?你没猴急逼迫她吧?” 见李洋羞怯把头扭开,牵他耳朵拉回来问:“扭不动了还使劲,躲什么?那位梦中妙人儿,是亲爱的吴红吧?” 问完发现水中短裤,顿时羞得也红了脸,从指缝间偷看说:“啊呸,呸呸呸!看来你这坏家伙,真的进过洞房了。” 李洋羞道:“王俊丽,为啥一早跟踪我?”

“自然会有合理解释。哎哎?真的梦见吴红了?”

“不是吴红。”

“那是外国性感明星……?当今名伶……?某天挤地铁时‘惊鸿一瞥‘……?李洋呀李洋,这可不健康。”

李洋哪敢说实情,又快支吾不过去,因羞而怒被迫喊道:“别瞎问,行……吗!?”

“行,怎么不行?太行了!不想说我走。关于你梦里结婚的大喜事,要让大家来分享,我去告诉众人们?” 说完不起身,笑等李洋话。

“做梦的自由都没有?”

“随便把人梦进洞房是自由吗?也许算吧。李洋李洋,我可记下你的破诗‘梦洞房’了,让我多知道一点,好吗?不说名字也可以,她在六位女生中吗?”

李洋埋头不讲话。

只一会儿,王俊丽又点头说:“这就是在了!既然说了不是吴红,我作为剩下五人中的,有权察明你会不会把我梦进洞房?你若说不出是谁,怎能排除本人被你结婚了?” 李洋知道她在下套,不接话茬,回头瞧看翻动的嘴唇和俏皮的眼神,回想比较眼前真人更丰满、更生动、更活鲜。进而忆梦,脸热心跳血液沸腾顿觉恍惚,魂被‘春心妙鬼’拖入‘藤萝曼草’仙境,周围渐次虚化。

他像雕塑僵硬了,只有心在‘嘭嚓嘭嚓。‘

王俊丽瞅着他的痴傻样,好奇又担心,一心探实情,问过也逼过,知道非吴红,这才放下心,欲无止境还想探清。忽见李洋双眼火辣呆痴恍惚,直愣狠巴,毫无顾忌死瞧自己,眼似带剪神若饿狼,以为要发作。俄而顿悟,羞红了脸,低头偏见水中短裤,臊得脸热头晕心跳,小溪停流鸟儿不鸣,嘛也不知僵在那里。

于是两人相视良久,眼是心灵的窗口,两情若是相悦时,只需瞧上一会儿。王俊丽低头说:“我没怪你梦洞房。” 话语一出早被李洋拖入怀中,惊得她“哎呀!”,顺势就依了。

这厢情迷,那方有意,正值青春上好年华,加之天生动物属性,血气充盈谁能把持?自然一番‘春’的动静。

终于累了,双双喘息。

王俊丽羞答答埋头浅笑,脸颊润红真似密桃,抿嘴用指划脸道:“哼哼哼!羞羞羞!原来你是真疯子,吃人啦?” 李洋怯笑说:“心憋想使劲。” 神态已经不恍惚。 王俊丽的脸和耳朵全都烫,像多吃了花椒面,嘴唇麻得跳,其他几处也作痛,小声害臊道:“下狠捏?你人其实不老实!” 讲完轻捶,神态安然。

此时林鸟重闹,溪水哗哗。

心既已安,她美滋滋问:“李洋我没事,你也没事吧?”    

“没事没事。” 李洋有些不自在。

王俊丽瞅着溪,言辞恳切情意深长地说道:“记住‘小木屋’是点燃爱情的地方,‘此情定会成追忆。‘”

“这地名是孙明起的?”

“也可以,反正是记忆。”

两人没话了。

过了一会儿王俊丽问:“想结婚? 怎么偏偏梦到我?”  

李洋侧过说:“肯定没想,自己就梦。”

“反复动过坏念头?洞房大不大?”

“没梦见房子,只有一张床,什么床单呢?总之不是格子花。”

“李洋李洋?现在人人梦房子,你咋不梦呢?”

“暂时不可能的事,我就想得少。”

王俊丽听了很高兴,故意问:“可能的事就想得多?”末了愉快地笑笑说:“我来帮你洗短裤。” 这才发现不见了,两人沿溪往下找。李洋着急道:“就穿一条来军训。” 王俊丽脸热,勾头含羞说:“除了我,没人知道你穿空心。” 这时听见朗读声,李洋斜眼辨别说:“蒋志刚在喊!咱快绕,不找了。” 王俊丽偏头想了想,不老装老说:“也许早就发现了,不能逃,咱过去。” 故意扯开嗓子喊:“谁一早在林里叫。” 回头见李洋不肯去,拉他说:“明就明了你怕啥嘛?” 其实她盼大家明白。

两人找到蒋志刚,见他站在巨石上。王俊丽悄声说:“瞧这傻哥,没有发现。” 于是扶着李洋肩膀大声问:“哎哎哎!蒋先生,你把天都吼亮了,想气死天下的雄鸡?出来多久了?”

蒋志刚见到他俩便发愣。

李洋问:“以前尽背铿锵有力的雄辩篇章,怎么改读‘再别康桥’?不当律师了?”

蒋志刚还在愣。

王俊丽走近望着问:“蒋先生,蒋先生……?!你有鮮花一样的未来,遇啥事了不能排解?爬的高度倒不低,估计有足够的加速度。” 蒋志刚眨了眨:“我纳闷?” 李洋吓得问:“纳闷什么呀?” 蒋志刚望着天空说:“你们这是第三起。先是周天洋,很晚才回来,说和李兰谈话了。我半夜起来尿,发现孙明跟赵青,正合二为一‘吭哧吭哧‘。现在你俩一起,我就琢磨不透了,异性粘合到底什么起作用?和生物化学有关系?是特殊的‘繁衍激情’?谁的发明?诱哄人人乐此不疲?爱情真是客观情绪?异性相吸是个真理?人类进化到现代,它受价值覌念左右!文明即主观,条件具备不可控,连锁反应是必然?奇妙啊真奇妙,冥冥之中有神马?” 蒋志刚从巨石上面蹭下来,拍净之后问两人:“出来约会的?” 王俊丽赶忙说:“我吃烧烤拉肚子,和他撞上的。” 嘻嘻嘻傻乐,表情不从容。 李洋假模假式笑,目光闪烁问:“老兄怀疑啥?” 蒋志刚就说:“是奇怪,不早了,回去吧?” 于是三人回营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