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二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7-18 点击数:429次 字数:

常识谆谆告诫我们,酒是一种神秘东西,吸收进入血液之后,能够迷乱动物性情,使其做出不合规的事情来。

孙明重新又开一瓶,以酒盖脸扫视叫嚷:“俺心中块垒,借酒浇之!” 说完扬头猛灌,末了“嗨呀”出口大气,接着又说:“俺这两年,一遍一遍仔细察看,不屑不惯有厌世之颜,不敢倦,非好之,惧怕之。忧思今日深叹求职若入古蜀!是以有忧,战兢兢叹无情。闷饮淒凉夜深独灯,悲农民父母无门无路不得荫护,此为运乎?命乎?更悲操切,世人浮躁,随波逐流染习不少,渐失初心不敢自认,惶恐其中未敢违遵。仰天问助,愿展小才上报国家下饱妻儿。举酒拜天企降大福,深躬揖礼是谓敬也。” 孙明认真鞠完躬,持酒东张又西望,但见星月被叶障,一时泄气深长叹息:“哎……!天瞧不见,说也白说!那日得一打油,今夜与众共勉,‘为米折腰岂非汉?无奈身遇困屯时。” 言毕咂嘴,仰叹遥望:“试想当年韩信钻裆,忍辱方能负重远行。” 半醉不醉,模样远古,煞有介事。

众讥之。

赵青问:“孙小队长,你有几个孩子?” 孙明作沉默状。 蒋志刚笑对众人讲:“从犯罪学的角度看,人突然受到强烈刺激,比如孙明吧,当众挨了大耳刮子窝心脚,已是囧到极点了。出于人的身理本能,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心理出现短时失常,异常激动语无伦次,言词过激举动失当,属‘心因性临时精神病’。本律师建议,暂时不要去惹孙明,精神失常者在法律管制范围以外,过会儿他会好,不用太担心。”

众思考,既而笑。

吴红又取一瓶,托蒋志刚顺给李洋,问:“每人计划几瓶?少不少?” 王俊丽瞅吴红又去拿肉串,还做出温情兮兮样,顿觉厌烦,凝眉竖目侧身挡住,一把抢过恼巴巴说:“我看看,哎呀呀!是串肥肉嘛,腻味活人,恶心死人!反正吴红喜欢胖的,留着自己吃。” 一语双关递还回去。 吴红听出话外有音,怕闹将起来反倒砸了自己的脚,心烦王俊丽,于是笑道:“自古就有你这种人,平白无故就吃飞醋,酸得腮帮抽。” 王俊丽反驳:“哼!自古也有你这种人,……” 忍住没说下半句。 李兰瞅着地面说:“异性情感有很强的排他性,是‘丛林时代’传下来的‘繁衍基因’,有时甚至非常恶毒,是天生条件反射,类似犬齿动物护食凶相。它不属于道德范畴,至少几百年内依旧这样。” 这时田家庆回来说:“那两位‘党卫军‘,用的是赝品,真货他们买不起。” 就去拿啤酒。 王俊丽突袭问:“开会乱跑啥,啊?因为你爸是董事长?” 打他一个冷不防。 赵青慢条斯理问:“为什么搞不伦不类的军训?请问你爸是否变态?” 李兰也问:“你爸有很强的支配欲吗?” 周静也问:“你为什么对身份保密?不认为需要解释吗?” 王兴国生气道:“你那窝子都认为,打工的是穷傻瓜?” 赵蓉气得鼻息哼哼,没好气说:“田家庆,田家庆……!别伸着你的细脖子,东瞧西看傻卖萌,假装不明白,想变呆鹅吗?我严正请你立刻回答!” 周天洋虚虚着眼不满地说:“我都懒得问这小子,自我以为是个啥物?哼,井底之蛙!” 李洋呵呵笑:“讲吧讲吧都知道了。” 吴红瞧见田家庆窘,替他解围:“好了好了,斗地主打土豪开申讨大会?问得这么急,怎么开口呀?” 田家庆很尴尬,扬头灌酒抹嘴说:“痛快,痛快!我马上回答。”

田家庆告诉大家:“我和你们一样,属于被选择的。不同点是公司与你们为契约关系,双方相互需要,你们用劳动换取报酬,公司付成本得到服务。你们被选择的条件是职业技能和服务满意度,公司被选择是依据你们权衡后的现实值和期望值。我被我的家族选择,准备低调进入,从基层做起,所以不声张。” 赵蓉气问:“东拉西扯?上选修课吗?” 王兴国笑咪咪说:“承认你爸是谁事就完了。” 吴红说:“他已默认了。” 周天洋关心地问:“你在公司什么职务?你家股份又占多少?”田家庆选择性回答说:“股权占大头。” 周静释然,喜悦貌,说:“那就不用费劲了,现在时兴所有权和管理权分开,发达国家证明这是先进模式,你家必须观念与时,赶快聘支职业团队来管理。一般正常情况是,舍得合理管理成本,获得大的管理效益。想想吧?富裕人家的萌娃。” 田家庆答:“你说的是公司发展高级阶段,那时计划靠预算推动,资产所有者,必须做好观念准备资金准备。但公司处在初级阶段,只能自力亲为。” 孙明问:“你爸说没说,聘用合同签几年?” 田家庆说:“好像一年一续。” 赵青失望道:“哎!永远的临时工。” 蒋志刚说:“最好第一次签一年,第二次签三年。” 王兴国问:“月基本工资是多少?绩效怎么算?” 田家庆答:“具体我不太清楚。” 周天洋就撇嘴:一个熊孩子,嘛事答不上,瞎耽误功夫。” 赵蓉壮着胆子问:“军训发给差旅费吗?若是没有大家可能忍不住!” 赵青就笑,说:“唉呀别吵,这年头,要看得准进得去站得住,边干边瞧,不行开溜。” 她对田家庆说:“我们真的不太容易,有活撅起尻子就干,公司目标与我们的温饱不是正相关,我们关心薪酬条件公不公平。” 赵蓉点头道:“田家庆,必须当众说清楚,免得回公司,咱就没了发言权。听我爷爷讲,财主很狡猾。” 孙明观察了这半天,瞧出田家庆是弱主,他七七八八暗琢磨,认为他老爹能弄出局面就不简单,可能担心二代弱,愿花精力扶他上道?定是如此。不期而至的机会,使他很亢奋,运气可遇不可求,难免想这又盼那,机会来了就抓住,跟着感觉朝前闯,康庄大路或出现。于是厉声问:“叽叽喳喳个球呀?想干嘛?啊?啊……!?要干就干,不干滚蛋!田家庆俺拥护你。” 田家庆说:“吴红算第一,你算第二。同学们,今天很高兴,再去买些啤酒来,今晚的钱由我付。李洋王兴国跟我去。” 起身就走。 王兴国“啊嘁”打喷嚏,恭顺听从的样子,唯唯诺诺说:“得令得令!”,和李洋跟去。

留下的人重又热闹。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