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一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7-16 点击数:378次 字数:

女生凑齐,听完吴红一番说词,再听赵蓉气愤的话。王俊丽说:“我先声明,不帮私仇,不过来前咱议过,路上收拾孙明小子,这个家伙总在使坏。大学毕业跨入社会工作难找本就不顺,当中再有搅局的,人生道路阻力增大成功率低。我要让他知道知道,不能够做文明发展的绊脚石!上纲上到这种高度,也就不算欺负人了。本姐因此挥泪决定,参加戏弄这兔崽子!” 周静接嘴说:“如果‘整顿’一个人,反而因此很高兴,要么我们是坏蛋,要么孙明是坏蛋。可是我们确属好人,所以呀?孙明一定是坏蛋!” 赵蓉击掌赞叹道:“嘿!嘿……!听听都听听,讲得心里多亮堂!” 李兰插话说:“有种情绪叫愤怒,因极度不满而产生,是态度,可表达。一人愤怒不可怕,一群愤怒很可怕,以众欺最可怕,它会导致盲目暴力。巨大教训虽已过去,仍需慎之又慎啊。” 王俊丽讥诮:“学哲学的啰嗦妞,你在呱呱啥?‘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简单点,说态度。” 李兰眼望群山振作地说:“现在先要搞清楚,孙明和工作难找没关系,他也是职漂,恰巧相遇了。他的素质缺陷,成了共同麻烦,可以严正告知,警告劝诫而已,鲁撞私会必伤赵青,人被羞辱情绪难控,本人认为时机不对。” 赵蓉斜眼扇鼻质问:“哎哎有酸味?她吃多了在打饱呃?是替谁讲话!” 李兰反问道:“你说呢?这点道理都不懂?孔子曰:‘生而知之为天才,学而知之为人才,学而不知为庸才。’”  周静挤了半天眉,环顾左右说:“听起来很对,可是让人不痛快,其中恐怕有毛病?” 王俊丽也说:“本来我们找到理由武装思想,名正言顺要干一场,哪知李兰的‘右派‘言论,解除了我们的思想武装。电视节目讲,‘有文化的反动派,最最难对付。’ 此刻看来,这话顶真。争论到此,举手表决?” 吴红想想说:“慢!的确不该伤害赵青,算了?” 话刚说完赵青出现,她很诧异:“商量什么?咋不叫我?” 赵蓉起身拍打屁股瞥视她问:“你有喜事敢叫我们?” 众人便散,撇下赵青独自纳闷。

女生回营地,听蒋志刚在喊:“凑钱买串,买啤酒。” 王俊丽瞅李洋窘迫,故意笑眯眯地大声说:“头发没干,烤肉烟大不去了。李洋…...!去买咱两的,到我这里来拿钱。” 又掏钱又招手,特别的那么有‘表情‘。孙明说:“田家庆愿先垫,领到工资一块算,谁也别想吃白食。”

到了小卖部,李洋田家庆数啤酒,孙明蒋志刚去排队。王兴国洗了衣和鞋,光脚裹着毯,像穿修士袍,他和周天洋在旁等,空气弥漫着栀然味。吴红跟去突然想到,王兴国家是贫困山区,该算队中第一穷,如今他还背着学债。便对大家说:“我看有人不用出钱,其余分摊。” 孙明冲口说:“‘救急不救穷,救穷不救奢。‘ 咋说也不能摊酒钱。自古以来享受快乐都有成本,需付代价,它反映人的经济价值。吴红?早晚嫁人的傻妮!你发善心赏他瓶酒,能提高他的经济价值?哼!都耍赖等行善,那么谁努力?鼓励都当叫花子?可笑!无知!愚蠢!痴情!若见人吃肉心里发慌流了口水,这很好嘛?非常非常好,可以激发他。‘君子知不足耻而奋起,常人知不足忧而追之,庸人怨而怠,小人铤而走险。’ 家喻户晓的道理,吴红你会不知道?俺怀疑你的动机不纯,怀疑那人父母就懒,没有把他教育好,哼!” 孙明图痛快,信口开河没留面,王兴国很无奈。李洋过来气愤道:“狗日的孙明!是个啥意思?今晚你要享受出个种猪样?找臭骂的?我父母懒吗?什么狗屁耻而奋起?工作在哪?大学毕业找不着北能不穷吗?很可耻吗?还忧而追之,朝哪追?啊!怨而怠指谁?讥指下岗的?我的父母老老实实辛苦多年,下岗失业发句牢骚不行吗?还说什么‘铤而走险’?老子今天走一回,抡掌扇你狗日的!” 说完挥手扇了一掌。

四周愕然。

孙明此时眼冒金星,脑子里面空白一片。等稍解缓,他感觉四周熟人们的、陌生人的惊讶状,羞愤难忍啊地大叫,意思是要大打一架。其实他心里很知道,众人围着打不起来,便可着劲地‘张牙舞爪‘,虚张声势外强中干,被蒋志刚抱住还假挣扎,’吃‘了李洋的窝心脚。

终于平息,大家回到帐篷区,喝啤酒,吃烤肉。

旁边蓝色帐篷两位小伙过来问:“也是军迷吧?服装真统一,八七式陆军士兵战斗服,不属于特种兵。” 王俊丽奇怪道:“军迷?谁是军迷?” 其中稍胖的中等个说:“就别装了,这位美女是在谦虚?许多国家都有军迷。采石场昨天开完我市第六次军迷交流会,有好几十类军兵种,扮演者有美国兵、德国兵、苏联红军、中国红军、八路军、曹操的兵、刘备的兵、清兵、袁世凯的兵、国军等。上面说了不允许有日本丘八,你们真的不知道?假装吧?” 田家庆说:“知道知道,我爸妈昨天都来了,他们是军迷。我爸穿原装正宗五五式中国人民解放军少校常服,我妈是二战苏军护士,戴船形帽。总之吧,各种行头全得很,想咋换就咋换,你俩呢?” 其中一人说:“我们是德国党卫军。” 田家庆就跟去看军服。大家目送他们走后很奇怪,说回去好好打听打听,然后就没兴趣了。

孙明宣布:“大家边喝边开会。今天的‘木屋会议‘不是我要召开的,是田董事长语重心长嘱咐俺,’小孙呀,军训路上开个会,名字随便取,只说两件事。第一告诉大家军训是我安排的,有现实意义。” 赵蓉打断道:“有现实意义?我看一点意思也没有,大家都说说,意义是个啥?” 李兰说:“玩不像玩,练不像练,瞎胡耽误。现在工作都没有,试用期一月给一千二,青春宝贵不能折腾。” 孙明的声音更大了,继续说:“第二点,独生子女娇生惯养,若连这点苦头都吃不下,将来怎么勤奋工作?传达完毕,话有学问,大家体会。” 他的口气像副董事长,扫视到李洋就撇嘴,心怀怨气道:“其中个别粗鲁笨蛋,就算能够吃下苦头,将来定难融入集体,要慎重考虑。” 王俊丽为帮李洋顺气,上一眼下一眼,又瞪又瞟斜眼打量,未了指着孙明问:“你这肥猴子,不可信的那么精,这个会议干嘛要来山里开?出发以前咋不开?没有道理呀?真的假的?” 蒋志刚就说:“量他不敢假传‘圣旨’,这小子回去肯定汇报,大家防着他,表态都说军训很有大意思,坚决支持提高咱的服从性。” 吴红不听夸夸其谈,开瓶啤酒递给李洋,选串羊肉送给他说:“喝你的,吃你的。” 这才抬头问:“孙明?董事长的‘太子’是谁?” 赵蓉冷眼噘嘴说:“你问这二货?他知道个屁!” 孙明笑笑说:“俺一直怀疑田家庆。” 大家很吃惊,只有吴红在暗笑。

周静想起说:“在釆石场听小子说,这次不过瘾,再来好好玩一天,问我来不来?他包了,像口袋里面很有几个。” 王兴国裹紧毯子说:“一讲真像,疑点有三。一、今天到了采石场,不见有人很奇怪,他说营房在土丘后,一定是来过。二、他给了少尉张纸条,一切似乎很顺利,那张纸条谁写的?三、田家庆说,舍得钱能打四零火箭弹,他怎么知道?” 赵青就补充:“这孙子嘿!长得和董事长还真像。” 大家不约而同地“哦”一声。孙明感悟道:“八九不离十,他可真叫阴。” 吴红说:“等真神回来显形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