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章 3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7-15 点击数:284次 字数:

3

姚燕彦是一个果断的人,有了计策便开始行动。鲍平建每天晚上都要去医院看父亲,没时间关注她,她正可以用这段时间行动。

姚燕彦用了两个晚上跟踪曹伟利,弄清了曹伟利的拉活规律。第三天中午姚燕彦去国美买了一部手机,一个号码卡,回来时在负二层电梯厅碰到杨展。杨展看她挎着紫色皮包一副匆忙的样子问:“怎么了?这么急!”

姚燕彦说:“嗯,没事,刚回来!”说完拐向右面往小屋去的甬道。

“刚回来,大中午的?”杨展望着姚燕彦的背影纳闷。

姚燕彦回到小屋,关紧门,把皮包扔到床上,拿起凉杯倒水,手机响了。姚燕彦放下凉杯赶紧接电话。

电话是左茜打的,左茜说:“你没去餐厅吃饭?”

姚燕彦说:“嗯,我在外面,在家乐福买东西。”

左茜说:“我说呢,怎么没看到你。诶,这两天忙什么哪?跟鲍老板粘乎上就忘了我了?”

姚燕彦说:“哪能啊,我下午去看你。”

左茜说:“来吧,我下午正好闲着。”

姚燕彦挂了电话,喝了两杯凉开水,坐到床边,从皮包里取出装手机的盒子。她把盒子里的东西倒在沙发上,找出号码卡装进新手机,按照说明书试了两遍后,把手机装进紫色皮包,然后起身把皮包放到矮柜上,觉得不妥又拿起来锁进柜子里。

姚燕彦把皮包锁进柜子后,走回床边看着床上的东西想了一会儿,弯腰把说明书、耳机、等乱七八糟的接线又装回盒子,把盒子塞到床铺底下,躺到床上休息。

姚燕彦躺了一会儿还是无法使兴奋的大脑平静下来。她就是这样,骨子里似乎藏有争胜善斗的基因,平日淡雅沉静,一旦遇事便紧张兴奋,调动起全身的细胞,投入战斗。上小学时她学习很好但从不举手发言,可一旦老师提问她,她便兴奋的浑身战栗,瞬间集中所有智慧,回答的完美正确;工作后也是那样,什么事都不挣不抢低头做着自己该做的工作,一旦别人干不好领导交给她办,她就会竭尽全力干得精彩;公开场合讲话、社会上与人交往都是如此,给人的感觉文雅沉稳侃侃而谈,实际上她内心很紧张。

姚燕彦也仔细地分析过自己,她觉得生活让她不得不温和、文静、适应别人;但孤傲,偏激,神经质、渴望出人头地,身体里滚动着一颗躁动不安的心,才是真正的她。姚燕彦在仔细地分析过自己后,有些悲哀,“唉,多亏了爹妈还给了我一个聪明的大脑。”聪明,是姚燕彦一直引以为骄傲的。

现在姚燕彦的大脑在不停地转,接下来她要走的每一步,会遇到什么问题,怎样应对。那些情景她已经在脑子里演绎过很多遍,可还是反复上演,无法抑制。她只好翻身下床,洗洗脸,化了个淡妆,去办公室。

古粉宁见姚燕彦进门,笑着说:“姚姐,鲍总找你。”

姚燕彦问:“什么时候?”

古粉宁还未说话,从里屋走出的总办主任说:“刚才,好像有急事,你过去看看。”

“好!”姚燕彦转身出门,去8018房间。

鲍平建正坐在老板台前看一份文件,听到敲门声,喊:“请进!”

姚燕彦推门进屋问:“你找我?”

鲍平建说:“嗯,吃中饭时没见你,你去?”

姚燕彦走近鲍平建说:“我去家乐福买了点东西,回来后睡了一会儿。”

鲍平建审视着姚燕彦问:“没什么事吧?”

姚燕彦笑笑,“没,就是有点累。”伸手拿起桌上的杯子去给鲍平建沏茶。

“嗯,这些日子是忙了些,接会,给邬总办那个展览,东配楼检修,一大堆事,各部门都......他们找不到我就麻烦你”鲍平建望着姚燕彦的背影说,“你下午帮我给邬总送点东西,送完就早点回家休息吧!”

姚燕彦沏好茶,端着杯子走回鲍平建身边,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倚着鲍平建身子问:“晚上还去医院?”

鲍平建揽住姚燕彦的腰说:“晚上谈父亲的事,他天天闹着出院,我们也怕他总在医院住会起疑心,想先接他出院回家住些日子,下月6号再去肿瘤医院做手术。

姚燕彦眼睛湿了,鲍平建第一次在办公室这么对她,和她谈家里的事,她靠紧鲍平建,嘴贴了过去。

鲍平建猛地推开姚燕彦,瞄了眼房门,正襟危坐。姚燕彦暗笑。鲍平建弯腰从老板台下面的柜门里取出一个礼盒,递给姚燕彦说:“你现在就去,我给邬总打过电话了,他3点左右在办公室等你。”

邬总在海淀,姚燕彦给邬总送完东西就回了莱茵国际。

傍晚六点来钟是教工楼小区门口一天最热闹的时候,大门两侧被卖东西的小摊及临时停放的横七竖八的各种车辆站满。曹伟力的夏利就隐没在那些车辆中,现在他正把车一点点往外挪。叶溪刚走进小区,他的心安稳了,他要多拉几个活弥补这两天的损失。

此刻姚燕彦正坐在小区对面的味多美看着曹伟力。味多美与小区隔着一条小马路,店面不大,靠窗摆了几张桌子,主要经营蛋糕、面包、咖啡、西式糕点。

姚燕彦已经来了好一会儿,要了杯咖啡,边喝边观察马路对面。她看着叶溪走进小区,看着曹伟力把车挪出停在靠近小区大门的马路边上,便走出味多美走到马路对面假装打车。

曹伟力看到一个漂亮女人伸手打车赶紧从车窗中探出头喊:“去哪儿!”

姚燕彦走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副驾座说:“香山饭店。”

曹伟力瞄了姚燕彦一眼,说:“一百?”

姚燕彦脸上露出不屑,说:“行!”

车驶过闹区进入主路向西走了十多分钟右拐进入一条宽敞的大路,这是一条刚修建的两车道马路,中间的隔离带种着玫瑰、小叶黄杨,路两旁一片灌木。

“你认识叶溪吗?”姚燕彦突然问。

曹伟力一惊侧头看了姚燕彦一眼,没回话。

“还有鲍平建。”姚燕彦的声音冷静冰凉。

曹伟力颤了一下,还没回话。

“你强暴过叶溪。”

“你!”曹伟力的手在颤。

“还给她拍了照,用照片恐吓她,17年前你还做过对不起鲍平建的事!”姚燕彦的语速越来越急不容曹伟力有一点思索。

“吱-----嘎”车停到路边,曹伟力盯着姚燕彦问:“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能说出这些,你就应该知道我对你已经了如指掌。”姚燕彦靠在椅背上,双手抱在胸前,平静地看着曹伟力。

“你,你想干什么?”曹伟力问。

姚燕彦收回目光,“想跟你谈谈。”

曹伟力被姚燕彦的气势镇住了,缩头团在椅子上不出声,他在飞速思考,身边这个女人是谁,她知道我这么多,我对她却一无所知,看样子她是有备而来,她想干什么?她......”

“走吧,我们找地方谈谈,你也听听我的来意。”声音大而坚决。

十多分钟后曹伟力和姚燕彦走进西山脚下的一个小饭馆,姚燕彦要了一个包间。

“我姓姚,是鲍平建的秘书,”姚燕彦眼睛看着别处首先开口,“还是他的现女友。我几乎了解他的一切,特别是他和叶溪的过去以及他们的感情,”姚燕彦收回眼光,“所以我不希望他见到叶溪,更不希望叶溪告诉他你所做过的事情。”姚燕彦说到此看向曹伟力,“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利益是相同的!”

“是,是!”眼睛一直跟着姚燕彦转的曹伟力终于松了口气,死灰似的脸色有了些活气。

“所有你要帮我做件事,也是帮你。”姚燕彦盯着曹伟力说。

“什么事?”曹伟力问。

“跟鲍平建说,你发现叶溪不是好女人,她跟很多男人有染。”姚燕彦看曹伟力半张着嘴瞪大眼睛看她,解释道:“鲍平建一直把你当成他最忠诚的哥们,说你拉车时看到叶溪跟个男人走进饭店,你为了他跟踪叶溪合乎情理。”

“太唐突了,”曹伟力说,“就这么去跟鲍平建讲,凭鲍平建的智商他不会怀疑我别有用心吗?

“当然,不能这么去说,要找机会,有证据,做的自然巧妙。这些我会安排。”姚燕彦递给曹伟力一张纸片,“你记我一个手机号,加我微信,我把证据发你,剩下的等我电话。”

曹伟力拿过纸片说:“你让我再考虑考虑。”

姚燕彦说:“你没有考虑的余地,你要不干,我就把你的事告诉鲍平建,赢得他的好感,或许我还有拴住鲍平建的机会。”

“你!”曹伟力眼露凶光。

“哼哼”姚燕彦笑笑,说:“别动歪心思,我既然来,就留了后手。你应该懂得。”

曹伟力快崩溃了,并不是干这件事有多大风险,干这件事对他利大于弊;主要是姚燕彦的气势,让他有一种被人掐着脖子强喝水的屈辱与无奈。但又能怎么样呢?被人掐着脖子喝水总比丢了命好。


  
上一章:第八章 2
下一章:第八章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八章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