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7-12 点击数:106次 字数:

孙明阴脸展臂,像鹰捉鸡,一步步朝赵蓉逼去,胖脸小眼坏笑着说:“哈哈,哈哈哈!又白又粉的肥妞呀,蒋志刚!想好法子了?动手吧。” 赵蓉吼:“敢!” 孙明嘻笑道:“接受危机训练吧?的确残酷难为情,间谍早晚要过这关。肥妞啊,升华吧。” 伸手假装没捉住,又扑又扑。 赵蓉一一躲过,吓得“啊啊”直叫。周天洋说:“太低俗,为啥这样做?孙明你可是男的?这样违法了!” 孙明轻视他:“直隶省的庄稼娃,懂个屁!不把她拾掇成对敌广播小喇叭,我们就完了,知道门外早就埋伏好了吗?就等你出去。” 吴红怒道:“丧心病狂!这是侮辱她的理由吗?“ 孙明瞥眼吴红讥讽道:“忍屈受辱是必须的,这点你最懂。假慈悲!” 说完将赵蓉抓住,又故意被挣脱,玩七擒七纵,想让她一叫再叫渐入高潮。 蒋志刚明白孙明的苦心,但还是胆怯地说:“换个女生动手吧,女生跟女生算斗殴,男的下手算流氓。” 说完就喊赵青上。

孙明恶狠狠地说:“今天偏要自己动手!” 大跨一步逮住赵蓉,扬头笑,像妖怪。 赵蓉哭了。孙明察着说:“也行,赵青,来!俺教你咋整。” 说完挨了吴红枪托,又挨李兰一脚,气得转身就吼:“你俩智商非常低吗!啊?先天不足?发育不良!啊?毫无道理胡乱善良,愚蠢之极!假戏真做,俺这是计,不然咋办?、谁告诉俺!笨得猪都能被活活气死!老子简直无法忍受!” 吴红卑视地问:“这叫计?是你存心不良吧?” 李兰也说:“就是,输赢又有什么关系,他就乘机侮辱异性,不玩了,彻底不想再玩了!” 孙明吼:“不想玩的通通滚去吃枪子!” 赵青劝:“不要激动,情绪用事只能弄砸。都听我说,孙明的计策道德水平确实很低,还好不是真动歪心,否则我也不能答应。话说回来,指不定真管用,不妨试试嘛?除非谁有好的主意。” 赵蓉鼓眼气愤道:“凭什么拿我试?赵青咱俩都是女的,为啥不试你?你臊得起,我可臊不起。” 孙明解释说:“俺急中生智,想逼赵蓉呼喊救命,喊得越怕越响越好,哄他们进来,然后反客为主占据主动。这个计策不好吗?胜利后道歉不行吗?全搅了。”

大家安静了一会儿, 蒋志刚扭向旁,谁也不看悄声说:“这个计策的确不算怎么样,有漏洞,外面不上当咋办?” 吴红这时大声说:“孙明也是真敢乱想,这算什么急中生智?完全是他惊慌失措出的烂招。” 赵青听后哧溜笑了,朝着孙明讥讽说:“睿智的孙……小队长,这个计策是有点臭。不过你能积极主动想办法,这样就很好,有主人翁精神。提个建议,让赵蓉押着假投降,枪却在手里,见机行事。” 大家一时也想不出别的招,沉默片刻,决定了。

赵蓉十分高兴,赞成道:“行!真是太行了!我先缴了你们的枪,一个个给我双手抱头排队出去,哈哈哈!不入兔窝,焉得兔崽。” 就去收枪。 孙明厉声问:“收一个试试?领导拿你当作料,竟认为自己是盘菜。信不信俺马上翻脸?” 吓退了赵蓉。蒋志刚突然兴奋道:“有面罩!” 大家迟疑一下,立即明白,立马欢呼。 自然先给赵蓉套上,孙明还想塞她的嘴,赵蓉又是求饶又是保证,这才算了。

戴好面罩后都不认识了,赵青端着激光枪说:“赵蓉,举手,高点!” 赵蓉马上高举双手。 赵青过去说:“傻胖妞不是这样,双手抱头,走最前面。其他人嘛?双手举枪我亲自押,出发!” 大家嘿嘿笑,举枪排队走出去,不停地朝两边看,连个人影都没有。 孙明纳闷道:“没人受降?” 就听三班长埋怨:“一群小笨蛋,快散开呀!利用地形地物!” 可惜晚了,有三人头上冒了黄烟。

李洋和王俊丽,端枪瞄准碎步接近,到了跟前王俊丽问:“吴红贼丫头,死了没?” 因服装肥大又有面罩,不易认准,她照着一位踢一脚问:“你?谁?” 赵蓉惊呼:"自己人,自己人!” 王俊丽又踢一位问:“你?” 再想找时头冒黄烟,然后李洋也冒黄烟。 孙明爬起感叹:“高科技呀好科技,人类未来的希望!真的一枪一冒烟。骄兵必败,不好好狙击,非来送死,让俺想输都不行,勉为其难。呸!两位憨包。没‘死’的躲哪了?” 孙明又说:没’死’的跟我走,接着玩,他们也剩三位了。”

三个人分散向碉堡跑,搜一座,没人,第二座,第三座,也没人。 蒋志刚轻声说:“兵书云:‘一动不如一静。’ 进碉堡?等他们溜出来?” 孙明皱眉点头说:“嗦嘎嗦嘎,主意大大的好!指处碉堡让他俩去,另指处再指自己,两掌一合表示夹击。蒋志刚竖拇指,拉吴红钻碉堡,孙明去了另一座。

王兴国爬在小山坡的草丛里,大气不出,一清二楚,暗自笑道:“大伯伯我,从北边过去,先收拾孙明。” 于是悄悄退到坡后,使吮奶之劲绕弯狂奔。坎坷使他想起跑酷,可着劲跃,腾战壕,倔犟而多余地翻障碍墙,匍伏爬过铁丝网,钻过水泥管,窜上独木桥,心儿飞翔,亢奋大喘,小声傻乐:“酷爷绝对不是兔子,别去迟了!” 以致冲上土坎发现水塘,抛枪收脚’扑通’摔去,溅起’浆花’。枪在翻飞,砸到头上,‘士兵’突击到此终止。青春当笔’热血’做墨,’活力’当纸,谱出卡通味的‘咏叹曲’,使他懊恼,深深悟到,人不可以得意忘形,仅有盼头切忌发狂,希望仅仅是希望。

田家庆和周静全程观赏王兴国的疯狂,觉得生猛高兴得拍,无法遁形被‘灭‘。

王兴国污泥淋漓,爬出上岸,羞愧被俘。

当天到了宿营地,大家一瞧有木屋,个个惊得眼珠贼亮。这里是野营汇集地,管理非常好,训练淡季对外开放,几十个简易小篷帐,远看林间长满各色大蘑菇。

登记后,男生在指定位置搭帐篷,女生去转小卖部,发现有淋浴,叽叽喳喳嘻嘻哈哈回来拿东西。 孙明疑惑地问:“有烧烤?有啤的?” 王俊丽说:“你不会闻。” 孙明扬鼻深呼吸,说空气中没有,神情实在。 赵青提醒:“人不是狗!问过了六点开卖,有牛肉串、猪肉串、蔬菜串、火腿肠什么的。” 男生大都很兴奋。吴红见李洋愁眉不展自悲埋头,猜到为啥,于心不忍朝他走去。 王俊丽几步抢到吴红前面,疑兮兮笑眯眯仔细察看,问:“又想干啥?” 把她背到身后,望着李洋抿笑,问:“今晚谁敢与我比酒?输了掏钱。” 一时间应声四起,居然有住在旁边的小伙,只有李洋不抬头。

王俊丽笑吟吟地等李洋,见他半天不吱声,故意再问:“还有其他人吗?” 见李洋还是不抬头,过去碰他小声说:“李洋,我只跟你比,保证一准让你赢,他们白起哄。” 说完转身没走几步,回头冲李洋莞尔一笑,显得完全愿意。李洋望着她发傻,吴红去对李洋说:“喝几口?解解乏?” 李洋抹汗说:“想倒是想。” 吴红说:“我请你?” 李洋就点头,望着没说话,满眼是感激。

孙明这时大声宣布:“今晚开会,这个地方有木屋,就叫‘木屋会议‘吧?有重要事情要宣布。” 众人纷纷探问,孙明的口气像老大,说:“关乎大家切身利益。”

天黑前小卖部突然亮了,接着林里多处亮灯,人们先后“哦”地赞叹,野营地有了现代文明。 孙明正在琢磨事,灯光把他吓一跳,忙朝四周看,疑惑道:“嗯?嗯嗯嗯?哪来的电?周围哪也不靠啊?” 心想不好,找到赵青,拉到一旁指远处说:“记住改在哪里!今晚众人酒至半酣,俺眨眼歪嘴为号,悄悄离群而往。” 赵青笑,不答。 偏就被躲在树后的赵蓉听见,去对吴红说:“果然了,正如我等明士所料,两只野鹤相约好了。” 细将经过述说一遍。 吴红点头道:“快叫她们来商量。” 又说:“本不管这种事,谁让他当众侮辱我?俗话讲,‘做人不能狂,当心好下场!’” 怒形于色。 赵蓉随道:“我头一个烦他!什么也别讲,今晚就出他的丑。” 急着去叫人,转身撞到棵树上,“哎哟!”捂头边揉边走,愤然离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