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章 3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7-09 点击数:304次 字数:

3

鲍平建忙了一上午,吃过中饭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姚燕彦的开门声把他吵醒,他从沙发上坐起,揉着眼睛说:“想眯一会儿,还真眯着了。”

姚燕彦说:“刚1点,你再睡会儿。”

“不睡了,”鲍平建拿起茶几上的一叠纸起身往老板台走,“工程部这份材料刚看了个大概,还得仔细看看,唉,东配楼很多东西都要更换。”

姚燕彦说:“其实有些东西可以凑合用。”

鲍平建坐到老板椅上对姚燕彦说:“不,一些关系到安全方面的器件不能凑合。”

“杨展,”姚燕彦本想提醒鲍平建防着杨展趁着东配楼检修捞钱,话到嘴边改了口,“杨展他们都排查完了?”

鲍平建说:“嗯,他们这次干得挺快。”

“是啊!”姚燕彦把沏好的茶放到鲍平建面前,“那你先忙,我出去了。”

“哎,”鲍平建叫住姚燕彦,“下班后陪我去趟帝豪大厦,帮我给我父亲挑个手机。嗯,6点,6点你在车库等我,我们到外面吃饭。”

“好,你忙吧!”姚燕彦答应完,笑着离去。

叶溪请了假,提前三了小时下班,儿子坐的火车四点一刻到西客站,她去接站。

叶溪坐663路公交车从北广场下车,还有十几天开学,北广场人挤人,很多人席地而坐,他们大多撑着伞抵挡太阳的照射,伞下的人脸面油亮,有的在吃东西,有的偎在行李上睡觉,有的哄着吓唬着哭闹的孩子。

叶溪左绕右绕穿过这些人群,走到出站口时,蒋博正向她挥手。

“妈,你怎么刚到?”蒋博跑到叶溪面前问。

“人太多,绕了半天。来,我帮你拿。”叶溪笑着回答,伸手接蒋博的背包。

“没事,不沉。”蒋博说着扽扽肩上的双肩包带。

“走,这边走,我们坐公交车去。”叶溪边走边和儿子聊,她拍着儿子的肩问。“哎,你怎么晒这么黑?”

“瞎跑呗,我和大伯赶集,逮鱼,上山采药,几乎天天出去。”蒋博回答。

“你呀,玩够了,回来该好好学习了。”

“那是,嗯妈,学校怎么样?”

“学校......”叶溪和儿子笑着聊着上了公交车,五点二十到了家。

“妈,这就是你小时候住的地方?”蒋博把双肩包放到椅子上,在屋内巡视。

“是啊,怎么样?”叶溪问。

“不怎么样!”

“臭小子,洗澡去,洗完,咱们到外面吃饭。”

鲍平建和姚燕彦在帝豪大厦二层给父亲买了一部手机,又到三层为姚燕彦选了两套衣服,坐扶梯去四层吃饭。

帝豪大厦共二十八层,四层以上是写字楼,经营者把餐饮、影院,设在四层很有讲究。客人逛累了想吃东西,写字楼的白领用餐请客,都感觉方便;特意来吃饭看电影的人也可以先到下面转转,消费完再上四层享乐。一切都透着商人赚钱为主的精明。

四层的餐饮设置也体现了这种精明,从经营烧烤、涮锅、日式料理的精致小店到经营粤菜、鲁菜、川菜、家常菜的传统酒家,大小十几家。满足了各种口味,各种层次,各种需求的客人。

鲍平建和姚燕彦下了电梯,往右拐,去了西北角的梅州酒家。

正是晚上用餐时间,梅州酒家座无虚席,穿着红色兰花锦缎旗袍的礼宾小姐迎接过来,微笑着说:“二位稍等,那边的客人很快就会用完餐了。”

姚燕彦脸上露出不悦,鲍平建点头笑笑,向四处观望。

鲍平建突然发现叶溪和一个男孩坐在左前方不远处的一个桌位上。叶溪和男孩边吃边聊,样子很亲切。那男孩正侧对着他,脸型凹凸有致,肤色较黑闪着釉光,身材偏瘦,个子好像比叶溪高半头。

“这男孩......叶溪是那么温和恬静,那样子像......”鲍平建似乎看到了他和叶溪坐在春再来酒馆吃饭的情景,产生了一种莫名地冲动,他刚要抬脚走过去,礼宾小姐开口了,“您二位这边请!”

鲍平建被姚燕彦拉了一下,跟着她往前走往右拐坐到一张靠窗的桌位上。

“咱俩换一下!”鲍平建跟姚燕彦换了位置,正好可以看到蒋博的正面。

姚燕彦感觉鲍平建有点怪,心想“怎么了这是?刚才就有点不对劲,现在又要换位置。”但鲍平建不是杨展,对杨展她可以任性,对鲍平建不能。

“这个男孩长得不像叶溪,更不像蒋义。那模样,那神采?”鲍平建仿佛看到了男孩在篮球场上奔跑抢球的身影,看到了他和同学打架的样子,他站起身向蒋博走去。

叶溪背对着鲍平建,她从儿子的眼中发现了异常,回头时,鲍平建已经来到她身边。

“你,你好!”叶溪站了起来,样子有些慌乱。

“你好,我过来吃饭,刚好看到你们。”鲍平建说完看着刚站起身带着疑问的眼神看他的蒋博,问:“这是你儿子?”

叶溪回答:“是,我儿子蒋博!”

“蒋博,蒋毅的儿子!”鲍平建好像刚醒过闷来,黑下脸说:“嗯,这么大了!”

“叔叔好!”蒋博问好。

鲍平建刮了蒋博一眼,没回话。

此刻坐在那边的姚燕彦正翻出前天左茜发到她手机上的那几张照片看。

从鲍平建站起身离开桌位的那一刻,姚燕彦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一直回头盯着鲍平建看,当看到叶溪站起身侧身对着她和鲍平建说话时,她心中猛地一惊,“会是她?是那个和杨展一块吃饭的女人!”于是她马上拿起手机翻找照片。

姚燕彦确定了这个女人就是那个女人时,头像蒙上了一团雾水,“这个女人是谁?和鲍平建什么关系?是叶溪吗?就怕不是叶溪,要不是叶溪,问题就复杂了......还有那个男孩?那个男孩长得可真帅,那么阳光。”

姚燕彦低头思考时鲍平建走了回来,鲍平建看了姚燕彦一眼没说话,坐下闷头吃菜。

姚燕彦给鲍平建倒了一杯茶,问:“遇到熟人了?”

鲍平建接过茶喝了一口说:“嗯,她就是叶溪。”

“啊,她就是叶溪。”姚燕彦心踏实了。

鲍平建看了姚燕彦一眼,低头默默吃饭,他感觉姚燕彦的表情有些怪,既不是嫉妒也不是生气,是什么哪?一时想不清楚。算了,不想了,吃完饭他还要去医院看父亲。

蒋博觉得鲍平建很怪,妈妈刚才有些异样,他瞟了一眼远处的鲍平建,问叶溪:“妈,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叶溪说:“高中时的同学。”

“嗯,挺酷的,他追求过你?”蒋博问。

“你这孩子,”叶溪感到脸上发热,忙说,“快吃饭,吃完我们去买鞋,你的脚长得可真快!”

“吃完了,”蒋博加了口菜放到嘴里,站起身说,“走吧!”

“急性子!”叶溪笑着责怪,叫来服务员结账,结完账和蒋博一起离去。

鲍平建和姚燕彦吃完饭,走出梅州酒家,下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取了车,开车把姚燕彦送到莱茵国际小区门口,说:“我还要去医院,就不进去了。”

姚燕彦说:“好,你主意安全,晚上早点休息。”

鲍平建走进病房时,父亲正躺在床上看电视,男护工坐在旁边玩手机。

护工见鲍平建进来,起身让座,鲍平建说:“你坐吧。”

护工说:“你坐,你和老爷子聊吧,我出去转转。”

护工走后,鲍父说:“这么晚你还来。”

鲍平建拿出手机给父亲,鲍父说:“怎么又花钱,我不要,丢了闹心。”

鲍平建说:“没几个钱,丢了,就丢了。”

“唉!”父亲叹了口气说,“老了,你不用总想着我,赶紧找个女人结婚生儿子。你看我这次是没事,可我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窝回去,到那边我怎么向你妈交代啊!”

鲍平建心里一阵酸楚,嘴上却说:“您别瞎说,你身体好着呢。”拿起手机说,“来,我教您用手机。”

半个小时后护工回来了,鲍平建又陪了父亲一会儿便走了。

鲍平建开车时总是想起父亲的话,想起蒋博的样子,心想要是没有那件事,他和叶溪的孩子也会那么大了。鲍平建回到8017房间,躺在沙发上抽着烟想了许久,他想该考虑结婚的事了,和姚燕彦?唉,不管怎样,应该先跟叶溪聊聊,这么多年了叶溪过得怎样?现在她怎么生活?叶溪那边过的不好,他心里踏实不下来。

叶溪领着蒋博在帝豪大厦转了一圈,买完鞋回到家又聊了一会儿,便各自回屋睡觉。

叶溪躺到床上睡不着,她没想到会在梅州酒家遇见鲍平建,那一刻她有些紧张,特别是她看到鲍平建看蒋博的眼神,竟有些激动。血缘这个东西真是太奇妙了!还有博儿,博儿对鲍平建是那么欣赏,尽管他用调侃的言语极力掩饰,但那小脸上流淌着的欢喜暴露了一切。

“唉,早晚要把博儿交给鲍平建,也不知道他俩知道真相后会是什么样子。”叶溪想着从床上爬了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到蒋博卧室门口,侧耳听了一会儿,听到呼噜声才推开门走进去。

屋里的灯没关,书掉在地下,蒋博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叶溪笑笑,捡起书放到桌子上,拉过毛巾被盖住蒋博的肚子,关掉灯,退出房间。

此刻,姚燕彦也难以入睡,她已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半天。

姚燕彦自从被顾磊甩了遇事总是往坏处想。今天在梅州酒家一看到那个女人和鲍平建认识,就疑惑那个女人可能是为了探查她的秘密而专门勾引杨展的。当她从鲍平建口中得知那个女人就是叶溪时,心踏实了。但随后又不安起来。“叶溪的气质真好,还有那个男孩,那个男孩应该是叶溪的儿子,他怎么那么像鲍平建,莫不是?”姚燕彦感到了威胁,感到她不是叶溪的对手。

现在姚燕彦躺在床上盯着房顶思索,她有些后悔白天没仔细看看叶溪,从她身上捕捉更多信息,“明天吧,从明天开始,我要弄清她的一切!”姚燕彦感到眼皮很累,不情愿的闭上了眼睛。


  
上一章:第六章 2
下一章:第七章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六章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