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八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7-06 点击数:387次 字数:

孙明坐在石头上,边吃罐头边听赵青说笑话,瞧着她的小嘴分合,心猿意马耳渐失聪痴似‘情郎’,打个响嗝眨了眨说:“你勒真得劲儿,讲得不是很像‘段子’,但挤眉弄眼伶牙俐齿神态动人!取个爱称叫‘秀秀’吧?俺瞧着吧,你这女娃青春俏皮,就是个中!俺肚里有词嘞,请听读来,‘二月桃花叫那啥?美得粉嫩晃。俺闹心,蹦嚓嚓,不亲不能呀,多说也没用!穿破衣,啸山林,野奔居。有俺怕谁喃?姑娘颠不颠?过村可没’店‘!” 赵青半点不害羞,睁大眼睛瞪着说:“好你个侉子!这是原始性幻想,说明你的活气大,像只顽皮猴,野居才能治其癫。给你取个小名吧?就叫‘疯猴子’。”

孙明心荡直瞪不眨,神驰恍惚把握不住,架起云雾。

这时头顶哭天喊地,无不惊恐。

吴红侧耳细听说:“对,是赵蓉!” 蒋志刚奇怪道:“怎么一回事?” 孙明急匆匆地说:“别吵都别吵!再听听。”

哭声又传来:“这算怎么回事嘛?明明听见咋不过来?我是赵蓉我受伤了,真的根本走不动了,都别傻着啦?救人一命,七级浮潳。” 蒋志刚和周天洋,拔腿就往山上跑。 孙明说:“听腔调像喊着玩?” 见吴红李兰正恨着,只好也去了。

三位男生搀回赵蓉,找个妥当处躺下。

她偏头就晕状若熟睡,似梦周公。三位女生被她腿上绷带吓住摇着直喊。 好一会儿赵蓉觉得该醒了,眨眨又眨眨,睁大眼睛吃力地说:“见到……,你们……,真的……,很好……,格外地打心眼里面那么亲,你们全部是大救星,真的全部是!” 抓住吴红鼓起眼珠上下左右使劲地瞧,表露呆滞而后疑惑,像不认识诧生生问:“是吴红吗?咱俩前世肯定见过,岂料今朝又再重逢。真的就是你?” 吴红关心道:“腿怎么了?”

孙明登高引颈,神情狡黠小心。

赵蓉偷瞄心中暗骂,‘这肥家伙,心眼太多。‘ 于是喝斥:“喂喂喂,孙明,孙明,孙明……!就你是颗小能豆?不要东张西望的,快过来。” 见孙明回过头,她又再说道:“我实在受不了大累,干嘛呀?非把人搞这么惨?好端端的军什么训嘛?训你妈个裹脚布!孙明是奸巨,不出好主意。” 她想起一路受的累,真就当众‘哇哇‘开。

孙明先一惊,然后指着赵蓉问:“哎?哎哎骂谁呢?有谁不是自愿的?” 赵蓉见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抹着眼泪说:“请大家快过来。对,对对对,最好围近点,我再不敢一个人了。” 发现孙明又东张西望她便喊:“孙明!黄河南边村里的,你咋这么贼?怀疑啥?啊?狗伸鼻子寻找啥?啊?我早说过他们已经走远了。” 吴红问:“怎么扔下你不管?” 赵蓉假叹说:“嗨!他们坚持想要管,可我坚决不肯让。我是包袱,拖累大家,我等你们。” 孙明询问:“攀岩了?” 赵蓉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急急忙忙说:“唔唔唔,不不不,没有没有,那倒没有。” 孙明非常肯定的说:“那就不可能超过。” 赵蓉按照既定谎说:“嗨,是山民领着穿山而过,省不少路。洞中光怪,仙境一般,非常奇妙,奇妙极了。”

众人吃惊,心想竟有这种巧合。

孙明怀疑地问道:“洞里走多久?看不见咋办?” 赵蓉为了争取时间,语速极其慢,用讲传说的迷惑口气以假当真比划着说:“据老山民讲,这一带全是‘喀斯特‘,年代已经很久远。钟乳石你们陌生吗?老山民说,大约需要上万年或几十万年才形成,说也称为岩溶地貌,属埋藏型’喀斯特‘,所以山洞特别多。我们钻的洞不长,近路嘛,太长能算近路吗?不一会儿就穿过了。你问看不见了怎么办?好办嘛?有电筒,在洞里照得很远很远清清楚楚。” 孙明听罢冷笑道:“编!编!傻妞你快接着编?尽瞎话。老山民懂地貌?还有,山洞深处没灰尘,电筒根本照不远。” 吴红也问道:“被扔下不管更是编的?” 蒋志刚笑:“估计受伤也是假的,装伤员?有意思,明白了。”

周天洋与众人齐笑。

孙明说:“骄傲大意,没有隐蔽,他们发现后,派出赵蓉来糊弄。就是说,刚才他们就在附近,这会儿已经悄悄超了,大家想想啊?如果远远在前面,何必派人来演戏。不过走得可真快。马上出发!” 赵蓉大声问:“那我伤得这么重,又该怎么办?” 孙明板脸说:“你都已经暴露了,一起追。” 赵蓉歪头说:“嗤,嗤……!半点也不行,绝对不能够,我有重伤了。” 见大家收拾要出发,上去拽住孙明说:“承认承认,立马承认!现在他们真走远了,不管真要出事情,你们就有大责任!” 孙明四下看着说:“原始树林嘛,什么可能都会有,比如狗熊野狼啥的。听!有声音,怕就跟上,不然活该。” 赵蓉情急忘记了,咬牙跺着伤脚说:“胖姨今天偏要活该!坚决彻底走不动了!缺良心的看着办吧!” 心里却在嘿嘿笑。 赵青上来说:“赵蓉走吧别装了,你是自愿被抛弃,还想再自愿一回?搞阴谋诡计不光明,很卑鄙。蒋志刚?从法律角度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没责任。” 说完朝他暗使眼色。蒋志刚会意,背好背包说:“本人未来是律师,我认为,心智健全身体健康的年轻人,不理众人多次劝告,拒绝任何的帮助,终于使自己处于危险境地,产生后果责任自负。生前承担的刑事责任因本人灭失而终止。债务不因本人灭失而终止。责任人无财产无配偶的,由其父母承担一切经济赔偿连带责任,余类推。” 说完愁容满面,三叹不忍,语重心长对赵蓉说:“你这胖闺女,爹娘白养活。”

众人哄笑而去。

赵蓉喊:“周天洋!你也看着不管吗?咱俩可是河北老乡!”先是赖着不肯动弹,后见他们渐行渐远,气得背包疯追上去。 吴红接住问:“是谁出的破主意?” 赵蓉喘着大气说:“是王俊丽这位丫挺的!根本不管用!” 又问:“真敢黑心不管我?” 孙明笑了说:“人这玩意儿俺最知道,遇事看谁绷不住。” 说完高声唱起来:“说走咱就走啊……,你有俺有全都有哇……。” 赵青捂住耳朵说:“哇,声污染,他在破坏大自然!”

快乐的笑声在山间荡漾。


  
上一章:第十七章
下一章:第十九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