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四十六章 呼唤、信仰、突破
本章来自《阿诺斯的悲伤》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2018-06-30 点击数:2343次 字数:

  五分钟?罗布特大吃一惊。


  是的,山本次郎说,依我计算,五分钟之内,必是一切声色被断绝的时候。


  罗布特默然,他亦知道,那个时刻即将来临。


  更何况,山本次郎长叹口气说,即使真的如我所言,咱们成为空间的主人,也是没用的。


  怎么会没用?罗布特讶然。


  因为咱们的目标,不是在此空间长治久安,而是突破之后远远离开。成为空间主人,无非是不受到伤害,却不能脱困。


  这么说来,罗布特摇头说,还是非常复杂嘛,咱们终归是摆不平它,你怎么说不算是高深莫测的东西呢?


  山本次郎叹息说,只是在理解上不算复杂,可它毕竟跟施法者和被困者有关,谁叫咱俩都不擅长空间方面呢?而且那个施法者显然比咱们强大很多。能够自保,便算万幸吧。不给大伙儿添麻烦,当然更好。眼下,我们只有等。


  等?等死吗?罗布特悠然说。


  当然不是。山本次郎笑笑说,我从来不相信命,更不会等死。因时间紧迫,我们只怕不能成为空间的主人,但是自保应该没问题,那就耐心等着突破吧。


  罗布特沉吟说,等谁来突破?


  莎莉娜!山本次郎想都不想,断然说,还记得她创造的空间广阔无边,连占尘瞬息万里的大鹏鸟也飞不到边吗?


  嗯,有道理。罗布特点头说,看来只有等她来突破这个空间。


  山本次郎说,我们眼下的任务,用心聆听她的歌声,无论声色是否被禁止,都要在心底恒定的相信着,这一点很重要。第二,乘此机会多学习和了解空间,以求下次遇上相同危难时,不会手足无措。


  条理清晰,说得好!罗布特拊掌说,就这么办。


  ☆★


  声色已断绝,没有光没有声音的世界,静得可怕。


  迪巴逊稳坐如山,力量鼓荡中,将气息弥漫,用心去体察周遭的一切。


  可以感受到,仍有两股强大的力量存在,楚天歌和莎莉娜。


  楚天歌的气息强大而稳固,不温不火,不骄不躁,显得平静且镇定,不为外界所动。


  莎莉娜却深不可测,不可捉摸,其广博的气息笼罩四野,直弥漫至无穷。依稀间,其气息和念力,凌驾一切之上,巍巍然为一切主宰,至高无上。


  这是除空间创造者之外,最强大的所在,最强大的力量吗?她能突破这里的一切困扰和阻碍吗?迪巴逊暗忖。


  还好,触觉未失。迪巴逊心头稍宽。五感之中,除却视觉和听觉,其他感官如常,并没有受到限制和剥夺。


  只要触觉健在,便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和气息。可以感受到气息上的和谐共鸣与相互呼应,这让迪巴逊觉得心安。


  只是……只是有些同伴的气息就快感应不到,鹿仙儿、占尘、星晰,她们的气息都已经很弱,很弱,弱到几乎快要消失。她们……她们怎么样啦?她们受到极大的伤害和危难了吗?迪巴不由心生忧虑,忐忑不安。


  可惜迪巴逊实在不擅长空间方面,两眼一抹黑,抓瞎。压根儿不知从何处着手,挠不到痒处。


  然而,相信,只有相信。信念,唯有信念……莎莉娜的歌声在他心头流淌,一字一句,清晰而宁静。宁静则致远。


  是的,只有相信,相信莎莉娜。


  而信念,更是使人们永不抛弃永不放弃的操守所在。没有信念,一切都将失去意义,人生也将失去方向和动因。


  我们所走的道路,我们心中的梦想,便是我们心中最坚定的信念。


  不过,眼下迪巴逊所有的信念,全在于莎莉娜身上。相信她真的凌驾一切之上,相信她能带领大伙走出空间的困局。


  在那个信念里,于空间之上,莎莉娜便是如女神一般的存在。


  歌声依旧,吟唱未歇,莎莉娜的吟唱从未间断,反而更为高远与灵动。


  莎莉娜垂首闭目,力量奔腾,纹风未动。


  她的歌声,仿佛从心灵和灵魂深处发出,通过神明一般的意志,透析重重空间,以至忽略时间与空间的局限,突破一切阻碍而成为永久存在。


  ☆★


  千年的冰川,瑰丽而奇美,存在于魔幻诡异而不可思议的空间里。


  空间无光,且无声无息,然而那份美却真实而震撼,并不因为看不到而稍有逊色。因为美,并不需要亲眼见到,才证明其存在。于是这份美,不经意间影响周遭一切。


  所有的邪恶,开始溃退,虽然可怕如无明地狱的时空仍然顽固如昔且不可撼动。


  风和月,渐渐变得平静与祥和,仿佛受过洗礼,脱胎换骨。


  少女们依旧张扬和娇纵,妩媚无限,极尽蛊惑和挑逗,可她们的心底却已生出一丝丝忌惮,因为那份美,更因为那份寒冷。


  安泽西则灵台清明,渐臻化境,终达物我两忘,超然物外。


  这种物我两忘和超然物外,是意识上的完全和肉身上的彻底舍弃,他的身体,将不会再对外界有任何感知。


  此时此刻,即便把他撕裂或是大卸八块,他亦不会有一丝反应,甚至不会感觉到一丁点疼痛。


  少女们终于叹息。


  一个少女说,我看他不是木头就是老和尚。


  另一个少女没好气的说,什么老和尚?就是砣石像。


  在另一份天空,天,湛蓝,云,如绵、洁白、无尽,在脚下。


  这里,仿佛数万重天之上,远离大地,远离浊世。


  这里,只有清风明月,朗朗乾坤。


  这里,歌声之高远,更在天外天以上。


  安泽西伫立云中,衣袂飘扬,微笑。


  漫步云中,凡尘俗事,尽在身后,万丈红尘,皆在脚下。


  世事、人生,还有什么抛不开、放不下、舍不了吗?没有了吧,完全的。


  唯有一人,曾滞留心中,也唯有一人,曾令他心动。


  那似乎,同样是极其遥远的事情,遥远得近乎快从记忆深处忘记。


  只依稀记得,那个人,冰封了自己。或许在那个时候,她亦冰封在安泽西的心里。


  冰封吗?安泽西不由轻笑,抬头仰望,高空深邃悠远,浩瀚无垠。


  无边无垠的空际唯有歌声温柔娇婉,暖暖的将他包裹,如沐春风。


  莎莉娜!安泽西在心底微笑。内心深处的惬意、高远和自由,随歌声飞驰。


  这里,可以自由飞翔吗?


  曾记否?那个创造种种古怪空间困住伙伴们的声音,除了娇柔唯美得无与伦比之外,竟仿佛亘古永存,与天地同寿。可莎莉娜的歌声,不也一样不知其深远,不知其来处吗?


  这里,莎莉娜便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安泽西坚信。


  ☆★


  天地崩塌,大地被夷平。


  万里河山,尽为废墟。


  天地悲鸣,风在呜咽。


  整个大地,死寂、萧条、荒芜、昏暗,毫无生机。


  千年之后,这片大地仍是寸草不生。仿佛,只有悲惨和伤痛,恒久存在。


  任时间流逝,任光阴如梭,这份悲惨和伤痛,丝毫未减。任时间流逝,任光阴如梭,这片大地,不再产生新的生命,不再进入新的轮回。


  由生到死,由死到生,本是自然界的规律,本是轮回的法则。


  木叶枯落,鲜花凋零,化入土壤之后,成为养分。生长出来,便会出现新的木叶和鲜花,枝繁叶茂,百花争艳,欣欣向荣。


  生命之生生不息,在于此。


  然而这片大地,不再有新的生命。生命的轮回,被阻断。一次死亡之后,不再重生。


  于是,这片大地,仿佛被时间遗忘,不再有任何发生和改变,绝对静止和凝固成灾。


  风与月,同样静止,凝定不动。唯有传说。


  传说,这里曾发生过激战,有人以无上魔法同空间作战。


  这位发动魔法的人是一女子,一位天使一般的美貌女子。


  她绝世的身姿倩影,令黑暗,绽放光芒。


  传说,有位绝世的剑客,剑术通灵,陪伴在那女子身边。


  剑客为梦想、为信念,更为他们所寻求的道路,甘愿随美人出生入死。


  剑客倒下之时,仍在含笑。


  传说,这里的大劫难爆发时,埋葬了那一对年轻男女。


  那对金童玉女被埋葬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惊慌、畏惧或惶恐,他们是坦然的。


  他们,似乎早已堪破生死,了解命运的无常与生命的无奈。


  传说,那个时候,他们正携手同行。


  传说,那个时候,他们很快乐。


  ☆★


  占尘伏在画虎怀中,已不知过去多久。


  慢慢的,身子的疲倦消散,身上的疼痛也极大减轻,这个时候她才有一丝丝精神。


  迷迷糊糊中,画虎一直搂着她。


  搂着她温软的娇躯,画虎觉得心里很踏实,也很放心。


  只要确定她不受伤害,画虎便可安心。


  不过,他自始至终都是有些迷糊的。等他身体里的倦意和伤痛渐却,他仍不能完全弄明白,是自己在休息之后伤痛痊愈了呢,还是只因为怀中抱着娇美的可人儿故觉得自己身高八丈呢?说实话他也不想弄明白,更懒得弄明白。忙里偷闲,能歇一会是一会,想问题他常以为:累。毕竟跌得七荤八素,刚捡回半条命来。


  又过一会,占尘说,画虎,你……你能听到莎莉娜的歌声吗?


  画虎点头说,嗯,可以。


  占尘说,我们歇一会儿,等我治好咱们身上所有的伤,就出去找她,你说好不好?


  画虎说,好啊!咦,你还会治伤吗?


  真过分!为什么我要一定不会治伤呢?难道我会治伤不好吗?


  好,好,当然好!画虎喜不自禁。


  占尘轻笑说,瞧你的傻样。


  画虎呵呵的笑,不由把她搂得更紧。


  占尘娇嗔说,你别……别抱那么用力啊,我都快喘不过气来……


  画虎忙说,好好好,啊,等一会声色被剥夺掉,你怎么治伤啊?


  占尘说,声色被剥夺掉,跟我治伤有什么关系吗?根本就不影响嘛。


  哦,这样啊……


  ☆★


  一千年吗?还是一万年?无法肯定,经过多久。


  岁月的沧桑,历史的年轮,若风过无痕,瞬息间便过千年。


  前世今生的记忆,开始渐渐模糊。


  红尘往事,不足挂怀。曾有的诱惑,早已远去。一切,都已遥远,不留痕迹。


  鹿仙儿心如止水,宁静、宁静……


  千年的寒冰,千年的冰川,仿佛亘古长存,永世不变。


  天与地,和谐。


  黑暗持续,漫延,伸长至无限。


  无声无光的世界,寂静如斯。


  如秋水,如深湖,波澜不兴,平滑似镜。


  鹿仙儿的心,便如此,平整而恬静。


  忽尔间,她已在高山。


  山孤而高,高而绝顶,一峰突兀,拔入云宵。鹿仙儿俏立峰之巅。


  鹿仙儿衣裙飘飘,风华绝代,颠倒众生。然而她是宁静的,不以自己为意,亦不以众生万物为意。她的眼神,清澈平淡,无欲无求,于是那绝世的身影,仿佛石像。又仿佛,是那至高无上的女神,世间万事万法,皆不入其心中。


  倏忽间,她在大海深处。


  大海深邃广阔,不能见其底。海水湛蓝、冰凉。


  她游于深海中。她的娇躯,婀娜柔美,宛若一条美轮美奂的美人鱼。


  这条美人鱼,同样不以自己为意,不以海或是水为意。这是一条,物我两忘,超然事外的鱼。


  鹿仙儿并不在九天之上,然而她却殊途同归的可以自由自在穿梭时空,在任何地方,任何空间,随意飞翔和逍遥遨游。


  ☆★


  指尖的触觉,还在吗?娇躯粉骨尽碎的星晰,心头微微动念。虽然她找不到自己的身何处,自己的心何处,自己的感觉何处。


  那一次大灾难,他们,完全的粉身碎骨?支离破碎的身体,还能再回复,再归来吗?


  刻骨铭心的疼痛已远去,淡了,忘了。


  身体被砸裂被压碎的痛苦,慢慢模糊,随时间的久远而慢慢模糊。然而伤口,却始终不曾愈合。


  触觉,似乎也因此而不复存在。


  不是麻木,而是消失,彻底不再有。


  努力,努力,再努力!星晰很努力的去寻找自己的感觉和身体。可以明确的感受到,自己的脸颊,不,是自己灵魂,紧贴着大地。


  大地,没有声息,没有生命。


  大地,已经死去吗?星晰突然觉得好心痛,好悲伤!大地,不是应该永远生生不息的吗?星晰心中默念,有泪垂下。


  泪珠滴落,娇躯已不在,泪珠,从她的灵魂里滴落。


  一切,都不在了吗?包括梦想和信念!星晰低声饮泣。


  歌声,歌声一直都在,无处不在。即便一切毁灭,即便世界末日,歌声依旧,永不止歇。


  这歌声,忽略所有而强行存在,哪怕是无明的地狱或是没有生命的时空。


  歌声,在星晰的心头流淌。


  莎莉娜!星晰震动,不,梦想和信念仍在,我们的梦想和信念,从未失去!


  星晰陡然清醒,所有记忆,开始复苏。所有的疼痛与感觉,慢慢回来。


  无论相隔多久,也无论距离多远,你们,总能听到我的呼唤,听到我呼唤你们归来……言犹在耳。


  莎莉娜的吟唱在持续:注意到吗?我,一直在你们身边,从未远离,从未抛弃。请相信,道路的前方,必是光明的旅程。每当朝阳初升,太阳的光芒照耀着大地,我们会微笑,大步走在天地之间,勇敢前进。


  星晰笑靥如花。


  ☆★


  听到莎莉娜的呼唤吗?不可见的黑暗中,山本次郎问。他的声音竟奇迹般钻入罗布特的心底。


  听到。罗布特说。


  好!山本次郎说,是时候突破这里继续上路,咱们与她和谐共鸣,出招吧。


  罗布一笑,魔棒反指,点向高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万漠
对《第四十六章 呼唤、信仰、突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