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五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6-29 点击数:394次 字数:

吴红凭着直觉回头,见李兰仍旧蹲在洞口,便关切地问:“李兰,干啥?” 李兰说:“写条。” 于是读道:“李兰等男女六人,屈于生计入洞探路,如若不返,恳请拾者念大学毕业求职不易,酹而哭之。” 念完叠好用石压住,又怕湿了另换高处,这才跟上。吴红过去拾起默念,再瞅李兰正正经经,因笑问:“怎么没有年月日?“ 李兰讲:“据说写上算现行造谣。” 吴红又笑,将条撕碎理解的说:“‘‘彿说 ’境由心造,烦由心生。‘‘ 走吧。”

大家举着火把,跟着孙明往洞里钻,越走越宽,后来竟可六人并行。乳石密垂上下相对,滴水可闻异常安静。孙明迫情,不停捏弄赵青的手,觉其沉黙心知顺然,强烈分泌‘繁衍荷尔蒙’,刺激他那肥壮身体,异常兴奋废话连天,不停傻笑引起回音,再二再三渐弱渐远,仿佛妖怪学舌逗趣宁人悚然。 赵青颤颤微微说:“我起鸡皮疙瘩了。” 说完抱紧孙明膀子,瞅着岩壁巨影在晃。孙明觉到轻微抖动,柔情地问:“头次钻吧吓成这样?这倒也是,前后藏着万种可能,真是刺激!啥时冷风来袭,八百年的蟒精就到!” 说完惊叫:“啊……!阴风来了!” 吓得赵青扑进他怀。

大家听见深处传来“啊,阴风……,啊,阴风……,” 的回音,几番重复渐行渐远,吓作一团痛骂孙明。 孙明高举火把,抚慰赵青:“不要使劲,不要使劲,俺能乘你之危吗?俺能谋取不当利益?” 又拍背又劝慰,兴奋到极点。赵青恨不得把头拱进孙明胸膛,连连声说:“不管不管我才不管!乘吧乘吧你就乘吧!” 她吓哭了。蒋志刚打趣说:“赵青呀赵青?随口乱说的赵青?法律允许当事人在危难之时,做出虚假的表露,不算真的,后可撤销。” 吴红说:“黑咕隆咚的,什么可能都会有。” 大家悚然,借助火光继续朝前,女生颤巍男生不言,‘紧密团结’左顾右盼,高一腿浅一脚,探幽访奇缓慢摸索,吓得‘且行且珍惜。’

据说这人遇到众难,志趣性格彼此投合。

孙明摸到三岔路口寻找半天,终于失望地叹道:“唉,唉唉唉!很古时,俗话讲,‘轻信者活该!’ 坏了没路标?” 摇头懊恼。大家顿时慌张起来,蒋志刚怨:“还不快返!弄巧成拙差壶了(出差错),输定了,孙明老坦儿!(土老帽,乡巴佬。)” 哪知孙明朗朗道:“别急都别急,不许乱,请镇静。记得北宋苏洵吗?他在《心术》中讲过:‘为将之道,当先治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敌。’ 俺等草民虽不为将,但心理素质决定境界,所以一点不要慌张,一点都不能够乱,首先需要冷静思考。俺请大家原地坐下,别浪费火把,暂时熄了吧?” 孙明暗喜纷纷踩灭,连连表扬:“大学根本不是小学,文化程度就是不同!请听仔细。伸手不见五指时,别乱走动以免摔伤,静下心来思考主意。” 说完悄拥赵青离开。

体温可感,她觉奇怪。

不多一会儿孙明觉得距离够了,卸下背包悄悄耳语:“怕啦吗?亲亲俺的心。” 赵青也用耳语反问:“领导是在装神弄鬼?” 孙明又附耳:“嘘……!俺想啥啦?姑娘雅猜?嘻嘻嘻嘻。” 赵青又近,轻轻耳语:“看不见脸?猜不出来!” 孙明暗笑再次耳语:“那就真的很好很好,让队长可劲吮几口?这半天,牵手牵得很心乱。” 赵青笑着贴耳说:“肥哥哥,亲亲手?” 孙明心乱,一把揽怀亲个结实。 赵青初不肯,犟不过依了。后来惹翻她的春情对着开干,不卸背包你七我八占据上风,‘上下其手’ 狂胜孙明。

这时吴红问:“咋办?说话?”

两人捧头,只恨不狠,亢奋不答。

稍时‘巴嗒’一声脆响,两人顿被亮光惊开。

蒋志刚伸出打火机说:“孙明小子,不着调嘿!当众就来荤的了,啊?啊?大家看!“ 李兰察见顿觉不雅嘲笑道:“哇?呵呵呵!他还借古讲今呢? ‘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还说素质决定境界,竟是这样?” 孙明难堪极了问:“蒋志刚,你咋猜到的?” 蒋志刚便说:“赵青胆小,居然不吵?也没反应?我就奇怪。怎么着啊孙小队长?给几分钟当众‘拿活’?然后咱再继续走?”

不知谁已点燃火把,明亮如初。

周天洋气愤地指责:“讲明今天是对抗赛,你俩竟能干下这?孙明呀赵青,说说你俩什么好?就算是对驴,也得有个时辰不是?走着走着想起要干那事儿了?你俩眼里大家全都如无物?俺操你奶奶个穷逼!”

赵青捂脸羞哭了。

孙明不解释,背上背包燃起火把,到了岔口指着说:“看这七八个石子,不会自己排成L,一头指着来的方向,一头就是前进方向,都跟上。” 孙明头里走了,仿佛无愧无疚。 吴红去牵赵青说:“走吧?呆啥?”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下一章:第十六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