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 1
本章来自《真相》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18-06-29 点击数:329次 字数:

      第四章

      1

      叶溪一觉睡到天亮,揉揉眼,起床,去厨房弄早点。

      叶溪妈5年前跟叶溪小姨回印尼时走得匆忙,灶台上5年前的油渍吸了5年多的尘霾已经变成污垢,瓶、罐、锅盖、橱柜落满灰尘,连窗上的那片阳光也变得灰脏。叶溪随手拿起抹布擦窗户,她不想被这片陈旧淹没,她上午还要去两个地方面试。

      叶溪把厨房弄干净,再看表已经七点半了,吃块面包,喝杯牛奶,去卫生间洗漱。

      叶溪没化妆,只涂了点口红。她换上一件白色棉麻上衣配一条蓝底烟色碎花棉麻长裙,一双烟色平跟皮鞋,走出家门。

      叶溪先去了离家较近的大华建材城,她应聘的昌茂公司在大华建材城东北角,紧临东门。叶溪九点半到了昌茂公司,办公室的一个女人瞟了她一眼说:“郭老板刚出去,你等会儿吧!”

      叶溪坐在女人斜对面的皮沙发上等了近一个小时,郭老板还没回来,不免有些着急,第二家面试单位约在十点半,再等就晚了。叶溪起身,笑着开口,“麻烦您,郭老板回来,你给打声招呼,我改天再来。”

      “好!”女人话落,一个精瘦男人推门进来。

      男人扫视着叶溪,女人没等男人开口,说,“面试的,等了一会儿了。”

      “好好,请坐!”男人说着坐到沙发对面的老板台前。

      叶溪坐回沙发,微笑着说:“您就是郭总吧?我叫叶溪。" 

      "好,好!"男人笑着点头。

      叶溪说:"我以前接触过灯具、电器方面的工作,我想应聘贵公司的......”叶溪隐瞒了在深圳做电器、灯具生意的经历,只说自己以前接触过这方面的工作,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面试很顺利,郭老板见叶溪对工资待遇没什么异议后提出,“你能否这两天就来公司上班,灯具部的小袁下月休产假。早来,可以让她多带你几天。”

      叶溪回答:“行,我今天还有点事要办,明天可以上班。”

      郭老板说:“那好,一言为定,明天我们等你。”说着起身送叶溪,他把叶溪送出门口,指着左侧一溜门店说:“这排四间,卫浴、水暖五金、瓷砖、灯具,都是咱公司的!咱公司.......”

      叶溪笑着点头,“嗯,嗯”地应付郭老板。

      叶溪和郭老板告辞后,走东门出了建材城。

      “郭老板是个精明人,那女人?虽然郭老板没介绍,但女人和郭老板的关系不一般,以后要敬而远之......”叶溪边走边低头思索。

      “叶溪!”

      叶溪震了一下,猛抬头,“曹伟利!”对,那鬼叫似的声音就来自前面那个矮瘦猥琐的躯体!叶溪感到一阵森冷,即使是在这阳光普照的地方她仍然感到阴森寒冷,那魔窟似的小屋,那怪笑着的厉鬼又向她扑来,她感到了下体撕裂般的疼痛。不,她不能再怕他。叶溪立刻稳住情绪,像没看到曹伟利人一样,从他身边走过。

      “嘿,”曹伟利急了,“你站住!”曹伟利不能忍受叶溪的不屑,伸手拽住叶溪。

      “撒手,你想干嘛!”叶溪鄙视地看着曹伟利。

      “干嘛,你忘了我手上的东西!”曹伟利脸部肌肉抽搐,推搡叶溪。

      “放开我!”

      “不放,来劲了你!”

      此刻,扬展正往这边走,他看到二人撕扯,疾走两步奔过来,冲曹伟利大喊一声:“住手!”曹伟利和叶溪一惊,同时松了手。

      曹伟利看了杨展一眼,扭头便走,走到前面的夏利车旁,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扬展看着夏利车开走,扭头看叶溪,问:“没事吧?”

      叶溪笑笑,说:“没事,谢谢您!”

      杨展问:“怎么回事?认识?”

      叶溪摇头,“不,”又改口,“啊,认识!”

      杨展笑了,“你看你,吓糊涂了,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呢?”

      叶溪说:“以前认识!嗯......”

      杨展说:“算了,你不愿说,我也不问,我还有事,再见!”说完扭头往建材城走,心想,“这个女人气质高雅,和那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就不是一个层次,他俩怎么会当街撕扯呢?而且还是熟人!那男人是她的前夫?或是她的兄弟?不,不会!”杨展笑了,自己这是怎么了,和姚燕彦一身官司还没撤清,竟为一个不知姓名,毫不相干的女人劳心费力的。

      叶溪望着杨展的背影若有所思,“这个男人俊朗爽快,像极了年轻时的鲍平建,与鲍平建相比他少了些霸气,少了些......”叶溪转身往车站走,边走边想,“这个男人是干什么的,姓氏名谁?我可真是糊涂啊,人家帮了我,我都没问问人家姓名。”叶溪自嘲地笑了,抬手看了下表,“快十二点了,先回家吧,回家吃点东西,睡一会儿,再去看给博儿联系的几个学校。还有二十几天就该开学了,选一个好的学校,办完转学手续,也该叫博儿回来了。”

      叶溪坐958路公交车回到家,胡乱弄了点吃的,吃完躺到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曹伟利扭曲的面孔总在她眼前晃悠。她没想到会这么快见到曹伟利,更没想到曹伟利会变成这副模样,曹伟利本来就矮瘦,现在又长了白发,黑白混杂的头发竖在头上,配一张猪肝色的窄条脸,穿一件灰了吧唧的背心,背心是老头衫?还是?叶溪想不起来曹伟利穿的是什么样式的背心了,她当时太紧张,但她还是努力地想,她想分析出曹伟利的现状,以便更好地对付曹伟利。

      叶溪回来前就下了决心,查出17年前那件事情的真相。叶溪认为蒋毅为那件事一直沉浸在懊悔中,懊悔使他郁闷压抑才得了肝癌,最后在懊悔中死去。查出真相不只是为了蒋毅,更是为了博儿,虽然一切都成为了历史,鲍平建为此坐的牢,她和蒋毅为此经历过的煎熬都不能更改,但还有博儿,为了博儿,她要为鲍平建洗刷冤屈,消除鲍平建对蒋毅的误会。凭她对鲍平建的了解,在没有查出真相之前,她和鲍平建一提蒋毅,鲍平建就会暴跳如雷的。

      蒋毅生前不只一次地跟叶溪谈起他的疑惑。

      一个阴雨天,叶溪和蒋毅坐在窗前又聊起了往事,蒋毅说:“鲍平建绝不会偷铜排,他始终也没有承认偷铜排。那铜排是谁放到车上的呢?曹伟利,从种种迹象分析都像是曹伟利干的,可不应该呀,曹伟利没理由害鲍平建啊!”

      “他还要理由,他就是只狼,一个有着阴暗扭曲内心的恶狼!”叶溪当时脱口而出。

      “你怎么这么说?”蒋毅看着叶溪。

      “嗨,我只是感觉。”叶溪忙掩饰。

      “我也有过同样的感觉,一直没说,我记得他有几次看鲍哥的眼神,恨中带着凶狠,当时觉得奇怪,疑问一闪便过了。鲍哥出事后,我又想了起来。莫不是他们之间有过什么过节?”蒋毅说完看着叶溪。

      “有什么过节,我从来没听说过,曹伟利点头哈腰的一直跟在鲍平建屁股后面,我也没拿他当回事。”叶溪那时一惊,好像突然悟到了什么,还没深想,就被蒋毅的话岔过去了。

      现在叶溪躺在床上,想起她和蒋毅当时的分析,似乎找到了曹伟利害鲍平建的理由。可事情要真是曹伟利干的,只有接触曹伟利,才能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

      “曹伟利就是只卑鄙的狼,要战胜他,就要比狼凶狠,比狼还狡猾。”叶溪回来前就想好了,可刚才突然碰到他还是惊慌、想逃。但下次不会了,下次再碰上曹伟利,她会主动出击。

      曹伟利手里有她的裸照,这是曹伟利当时说的,她并没有见到,这需要弄清。弄清了,有,怎么办?怎么样才能让曹伟利不必再用那些照片恐吓她?曹伟利怕什么?怎样做能让曹伟利露出破绽?叶溪设计着一场战斗,她一定要胜。


  
上一章:第三章 4
下一章:第四章 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四章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